9个月前 (02-08)  未分类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收起] 文章目录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第一章

夜色如墨,一轮明月高挂星空之上。

武安府邸。

北苑的一个庭院之中,全身沐浴在月色之下的韩川,安静的盘膝石盘之上,双手捏佛印,五心朝上,不断的运行《龙象般若功》第一层的心法。

轰轰……

他体内微弱的龙象真气在不断的运转,冲击一个个穴位,发出微弱的轰鸣声。

练武者,在上古时代被称为练气士,而武学秘籍基本上就是一群吃饱撑着没事干的人在追求长生不死的时候,衍生出来的产物,大部分的武学心法都是纳天地灵气为己用,形成体内的武道真气。

武道真气又称为内力或者是内劲。

内劲的修炼会渐渐壮大,然后破开体内的一个个穴位,连会贯通身体之内一条条的经脉,萦绕这丹田位置,形成体内的一个周天循环。

武道修炼其实只有两个境界,一个是后天境界,只要有一部武学心法,练成真气,就可以迈入后天武者的境界。

三流武者,二流武者,一流武者,都是后天境界的武者。

后天极限,打通体内的任督二脉,真气在经脉穴道之中运转无阻碍,形成一个周天循环,生生不息,源源不绝,然后领悟天地意境,可让体内的真气发生蜕变。

后天返先天,成就先天真罡,便是先天境界的武道强者。

在这个世界,先天强者就是相当于一颗颗核弹,一身先天真罡刀枪不入,纵横万军阵中,所向披靡,无所可挡。

但是这样的强者,无论是强者辈出的江湖,还是卧虎藏龙的大秦朝,都是屈指可数的。

那个境界距离韩川太远了。

他现在就想要打破《龙象般若功》第一层的枷锁。

韩川不能一直在《龙象般若功》第一层原地打滚,功力不长进,枪法再好也没用,所以他决定今夜冒险进击,打算强行破开体内的经脉,突破第一层境界,进入第二层。

随着他体内的龙象真气不断的运转,冲击穴位,他的脸容突然变得红白交替起来,青筋凹凸,血管浮现,神色变得狰狞起来了。

“不好!”

冲的太猛了,真气失去了控制,韩川只能死命的运行心法。

“噗!”

一口鲜血如箭般从口中吐出,韩川的脸色蓦然之间变得苍白。

“果然,练武还是真要一步步的循序渐进,想要一步登天,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韩川伸手擦掉了嘴角的鲜血,睁开一双墨玉眸子,心中忍不住有一丝苦笑。

他想要强行冲破第一层境界,却被体内的真气反噬,差让经脉受损,幸好他见机快,及时收功,不然走火入魔都有可能。

练武者最忌惮的就是走火入魔。

“龙象般若!”

韩川摸了摸胸前的那一块玉佛,目光微眯,抬头看着皎洁的明月,暗暗的自问:“难道是我对这心法有什么理解不通透,对了,佛法?这本是佛门护教神功,如果有佛法加持,是不是会顺利很多?”

他忍不住拍了拍脑袋:“我这是猪脑袋,这么久怎么没有想起佛法加持!”

……

翌日,清晨。

韩川一大早起来,修炼了一遍苍狼十三枪的枪法,体内昨夜真气反噬留下来的暗伤已经被完全的消去,龙象真气运转,应该是强大了不少,整个人神清气爽。

《龙象般若功》虽然在修炼速度上犹如慢吞吞的蜗牛,但是还是有绝世神功的优的,内劲消耗之后恢复很快,而且伤势恢复的也很快。

一般武者,内伤是很难痊愈的,但是韩川自从修炼《龙象般若功》,任何内伤都不会超过一天的时间。

“图叔!”

他惦记这佛经,整装之后,立刻去寻了南宫图:“我想要问一下,这府中有没有佛经啊?”

“佛经?”

南宫图皱眉:“川,你怎么想起佛经了?”

武安君白起,人称杀神,在江湖上,无论是墨家代表墨门,还是佛家第一门派的无量寺的眼中,他都是邪魔代表,武安府与墨门和无量寺之间关系一直很紧张。

“我修炼的秘籍心法和佛家有关系,所以我想要看看佛经!”韩川坦然的道。

“府里面应该没有!”

南宫图也不奇怪,毕竟武道秘籍千奇百怪,和诸子百家有牵连的武道秘籍府中也有不少,他想了想:“不过武安城的书斋应该有不少,可以却买几卷!”

武安城,是上郡治所,位于武安府邸所在的位置西北三十里。

“这样吧,休沐的时候,我和你去转转!”南宫图道。

“谢谢图叔!”

“不客气!”南宫图道:“我倒是有些好奇,你修炼的是什么武道秘籍,居然和佛家有关系!”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第二章

这头一件事情就是冀州巨鹿郡广宗人郭永前来投奔刘辨。

这郭永是什么人?论说其身份,他大小也算是个冀州士族。论说官职,他大小也是个地方守官,但其还是要比太守、郡丞之类官职先一些。

这么介绍的话,郭永也不为人所熟悉,但他有个女儿叫做郭照,也就是郭女王,历史上曹丕的皇后。当然了,如今的郭女王郭照不过才八岁,以后还会不会成为曹丕的皇后,更不得而知。

可以大胆猜测,自郭永投效刘辨之后,郭照往后的历程必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必然会与历史相左。

郭永家的儿女尚可,郭家族人也不少,虽然在广宗算不上什么大家族,但到底是有些底蕴的,郭永要来投效,刘辨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而话说回来,巨鹿郡已经被袁绍所占据,属于袁绍治下,而作为巨鹿郡广宗人的郭永却是背弃了袁绍而转投刘辨麾下,这或许说明袁绍在冀州也不是尽得人心的。具体为何,刘辨还并不清楚,但是他可以猜测得到,袁绍是重用士族,但是士族之间也是有利益关系的,其中亲疏离间,矛盾纠葛也是多了去了。任人不能为亲,也不能光看利益,或许如同郭永这班的家族就在袁绍治下生存不下去,为求出路,他只得背弃袁绍。

郭永的投效对刘辨来说只能算是开胃菜,有没有都无所谓,肚子非常饿的时候只想吃大餐,而刘辨想吃掉的便是袁绍。如今双方对峙,郭永的投效只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恶心袁绍而已,到底能让袁绍恶心到什么程度,还得看袁绍的心胸有多大。

郭永的四维属性并不让刘辨觉得满意,他只觉得郭永此人有些名过其实,最多也只是郡官的能力,再往上资质就显得不足了。而刘辨为表示诚意,也为了安抚郭永,还是许了他一个邺城令的职位。此外也破格允许郭永的儿子女儿以及族人子弟去并州书院就学,但郭永以为刘辨是要拿他的子女当人质,便索性替他的子女回绝了这项福利,而事后也证明,郭永后来为此举后悔了许久。

英雄人物:郭永(字无查证)。

身份:士族。

年龄:36岁(191年)。

性格:冷静。

四维:武力12,统率22,智力31,政治56。

品质:白色。

评定:无。

悟性资质测试:平庸。

忠诚度:100。

特性:治安,从吏,县官,郡官,忠义,忠君,死忠。

效忠:刘辩。

官位:邺城令。

驻守:魏郡。

提示:经服用全能造化突破丹已达到培养上限,不可培养。这第二件事情便是泰山太守应劭击破了青州黄巾贼寇。

应劭此人之前还是有些名不经传的,但事实上汉末时期他参与过数次大战,汉庭抵御西凉叛军,大战羌人等战役,应劭都是有参与其中的,不过他就是去打酱油的,虽然有过一些精彩的言论,但并没有使得他名传天下。而后应劭就任泰山太守,时下面临青州三十余万黄巾贼寇的袭击,他聚集麾下的文臣武将,全力御敌,结果斩杀敌首数千余,俘虏老弱病残万余人,缴获物资两千余两,这一战可是让应劭成名了。

应劭打仗有点本事,但他更厉害的是经学和法学,并且很有研究。

刘辨颇为欣赏应劭,但他并没有什么机会招揽但应劭,为此也有些遗憾。

而提及黄巾贼寇,至张角三兄弟叛乱至今,黄巾贼寇的影响力就一直没有被彻底的消除,大汉各地依旧残留许多黄巾贼寇势力,也就刘辨治下最为安定,其他地方或多或少都有黄巾势力。青州这里尤其饱受摧残,黄巾势力就如同野草一般,消灭一次,来年又生,不死不灭,很是烦心。

刘辨这是手伸不到那么远,无法去剿灭,而其他诸侯更是势力不允许,都没有决心把这只祸害大汉净土的破败势力给根除了。但说到底,所谓黄巾贼寇不过也是大汉百姓,在刘辨眼里面这些可都是劳动力和生产力,若是能够尽的黄巾势力,则刘辨治下人口可定是要涨几番的。

在刘辨的印象里面,汝南地界的黄巾也很多,何安的护卫何曼就是在汝南跟的何安。据何曼讲述,汝南地界黄巾势力大小三十多支,平常时候他们就躲在深山老林里面,占山为王。大多数还在山里面种田养鸡,自力更生,自给自足,但还是会打劫过往商客旅人,没有所谓的劫富济贫,只有杀人越货。这些黄巾势力彼此之间还相互攻伐,法的吞并小的,小的依附大的,其中龌蹉,数不胜数。

百姓饱受其害,官府又无力征讨,这就使得这些黄巾贼寇胆大包天,任意妄为,四处作乱。

难逃 车厢 (h)by清糖 第三章

三人对番僧的出现毫不惊讶,似乎,他们知道番僧会出现在此一般。

三人中,一个红衣中年男子,正是自并州城事变后,销声匿迹的血月杀手团首领,月君。

一个满脸冷漠的少年,不是别人,乃是刺杀汉王杨谅、司马九曾经的死党司马兴东。

另一个,则是一怪男子。

男子样貌怪异,似乎,仅凭面貌,看不出他的年龄。

他看上去英俊无比,宛若十八岁的少年,亦如四十八岁的中年,皱纹、发色、眼圈等重重暴露年龄的体征,在他的身上,都被淡化到了极致。

若说他是少年,顾盼间,他却给人一种成年人的威势。

可他漆黑而

难逃 车厢 (h)by清糖,小明的快乐生活

随便挽成的黑色发髻,以及没有任何皱纹的面庞,却又给人一种年轻的气息。

“圣皇,你等在此等候贫僧,若不是想要带着你们昆仑虚的徒子徒孙,以多欺少?”番僧双手合十,缓步上前,向奇怪男子招呼道。

“以多欺少?达摩笈多,你在开玩笑么?你我这个级别,人数多少还有什么意义么?”被称为圣皇的奇怪男子道。

“果然,你还是禅宗那套假仁假义。你放生的是海鱼,只能在腥涩的海水中游弋。黄河于它们,无异于炼狱。你的放生之举,令天下又少了三条生灵。”高手过招,攻心为上,两人虽然没有动手,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激烈碰撞的味道了。

番僧便是达摩岌多,禅宗第一人,绰号活佛陀。

此人居无定所,行无定止,来去无踪。

刚才,达摩岌多收到的玄鸽,便是来自李渊的母亲。

达摩岌多一生鲜有羁绊,只是,他无意间见到李世民后,就将李家视为盟友,为李家处理了一些棘手的麻烦。

难逃 车厢 (h)by清糖,小明的快乐生活

达摩岌多淡然道:“禅宗深奥,佛心向善,在心不在行。贫僧放生海鱼,心中通达。海鱼是否能安然回到大海,六道轮回已有定义。”达摩岌多

达摩岌多出身天竺,具体年龄,就连他自己也记不得了。

天下间,令达摩岌多忌惮的人,不多,圣皇,便是其中之一。

昆仑虚神秘莫测,武功、道法都是天下一绝,只有诸子百家的顶层人士,才知道昆仑虚与先秦魔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世人只知昆仑奴,却不知昆仑奴并非一人,而是指昆仑虚三奴主。

昆仑虚三奴主,事各有分,如今,轮到天奴圣皇总领昆仑虚在华夏的事务。

自古以来,昆仑虚以平衡天下为己任,不论达摩岌多为何要进入帝都大兴城,昆仑虚都不会坐视不管。

“圣皇大人,这个邋遢番僧就是禅宗第一人么?据说,当年在北齐宫廷,达摩岌多一拳击杀百余名百保鲜卑,威慑北齐百万雄兵?”曾经闻名并州,让小儿夜不敢啼的月君,在天奴圣皇面前,像个谦卑的学生。

至于司马兴东,更是话都不敢说半句。

天奴圣皇微微颔首,道:“达摩笈多有天下第一刚猛之名。老夫正值三转气晶期,甚至,老夫也没有战胜他的把握。”

“你们不要贸然动手,此战不决生死,不需要无谓刚勇。”天奴圣皇说话间,扫了一眼司马兴东。

司马兴东默默低头,显然,司马九曾在天奴圣皇面前做个异常冲到的事情。

随后,天奴圣皇向月君嘱咐道:“此次,你归顺我昆仑虚,也算归根。红拂曾言,你功法独特,切记,你的徒弟不可有意外。”

显然,天奴圣皇要月君保护司马兴东。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03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