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个月前 (02-08)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收起] 文章目录

公车系到3 第一章

刚才被刘太后取笑一句过个生日就能发笔小财的崇祯今日也难得对后宫的嫔妃们大方了一回,从各地进贡上来的寿礼中捡几样珍贵的赏赐给各宫的嫔妃,其余的都交由周皇后处置。

这其中还闹了一点小小的不愉快,因田贵妃对熊文灿进贡那一对珍珠爱不释手,崇祯就顺手就赏赐给了她,令周皇后大为不悦,但当着太后、太妃等人的面周后也不便发火,等到崇祯走后周皇后又从寿礼中挑出一些赏赐了众嫔妃,唯独没有田贵妃的份。

是夜,崇祯到田贵妃的宫中歇息,田贵妃满腹委屈的正想找皇上哭诉一番,但却瞧见崇祯坐在床上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顿时将一肚子委屈的话全都咽了回去,上前劝慰道:“今日是陛下大喜的日子,皇爷为何还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可是外朝又有什么事惹陛下不开心了?”

田妃话刚说出口随即醒悟到崇祯最不喜后宫干涉外朝政事,忙小心翼翼的说道:“臣妾该死,不该问陛下外朝的事。”

不料,崇祯并未怪罪反而拉着她的手让他做到身边来,轻声说道:“爱妃帮朕分析分析桓弟在宫中时脾气一向倔强,不讨人喜,为何短短几年时间就完全变了副模样?”

“原来陛下是为这件事烦心,皇叔自出生起就被关押在宫中,宫中又有个客氏一手遮天,向来看皇叔母子不顺眼,他性子自然急了一些。陛下开恩将他放出宫外,又给他请了老师,过个几年性子自然就好了。”田妃聪敏又善解人意,什么话都是顺着崇祯的心意说,自然明白皇上担心什么。

“是这样吗?陈其猷只是个举子,当初进士落榜后还是桓弟向朕推荐的,难道此人确实有过人之处?”崇祯陷入沉思中,当初任命陈其猷为纪王府长史时礼部的官员皆是反对的,一个连进士都未上榜的人有这么大能力吗?还是说当初桓弟提出的改革湖广盐政的方略也是出自此人之手?

崇祯不由的想起不久前湖广盐运司上奏的折子中提到今年湖广盐运司收入当在三十五万两左右,其中来自食盐拍卖所得为三十万两,盐课收入预计在五万两左右,这还是湖广实施新盐政第二年就取得如此成就,怪不得连陕西巡抚孙传庭都要效仿湖广实行新盐政。

然而这一切都让他陷入矛盾当中,一方面湖广新盐政取得的成效令崇祯大为惊喜,另一方面想到这一切皆来自于自己的亲弟弟又让他极为不舒服,表面上他是相信朱由桓是不会做出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历朝定下的种种限制藩王的措施,都让藩王起兵造反变得极为困难,但他本质上又是极为多疑的一个人,不但不相信朝中的文武官员,就连手足兄弟都无

公车系到3|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法相信。

田妃见崇祯沉默着不说话,正想说些话开解一番却发现崇祯龙袍下穿的内衣袖子已有些破损了,忙提醒道:“陛下,您的袖子都磨破了,快换下来让臣妾给您补补吧。”

崇祯低头看去果然看到袖子已经破损,他一向节俭并不像以前的皇帝一件衣服只穿一次,衣服经常穿到破的不能再破才会让尚衣局重新做件新的,遂一边脱下龙袍一边对田妃说道:“不劳烦爱妃了,明日送到尚衣局让下人们补吧。”

“陛下,还是臣妾来吧,下人们毛手毛脚的补出来不合陛下的心意。”田妃边说着边帮崇祯脱下里面破了的内衣,她一向知道皇上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知道陛下节俭,所以在皇上面前从来穿的都是旧衣服,这也让崇祯对她格外宠爱经常会赏赐一些江南织造局进贡上来的绸缎。

这也是田妃为何一直不讨周皇后喜欢的原因,在陛下面前是一幅模样,在嫔妃们面前又是另一幅模样,因此经常找机会羞辱她。有一次,田妃去皇后住的宫中请安,周后楞是让她在寒冬腊月的宫外呆了一个多时辰,连比田妃晚来的袁妃都比她早进去。

次日,崇祯早早的就来到养心殿,今日他本打算召见几位内阁大学士一起商量一下前不久工科给事中傅元初上奏的关于开海禁的折子,前次朝会上大臣们对是否开海禁争论不休,因此崇祯打算先听听内阁大学士们的意见。

崇祯见前去通传的太监还没回来,此时养心殿中只有曹化淳和几个贴身侍候的太监在,于是将曹化淳叫过来问道:“纪王最近可有异常举动?”

曹化淳听到陛下的话愣了一下,随即就明白过来皇上的意思,小声的回道:“皇爷,据荆州的探子们回报,纪王自从抵达荆州之后就从未离开王府一步,会见的官员除了本地的知府和盐运使宋大人之外就只有熊大人了。”

“哦,熊文灿在奏折中提到过他去荆州与宋一鹤商议来年军饷一事时顺便去纪王府拜见了纪王。”崇祯点点头回道,他曾让曹化淳特意嘱咐过布置在荆州的探子每隔一个月都要向他汇报纪王的动向,包括见了哪些人,有无异常举动,幸好近一年多来并无任何反常之处,这让崇祯稍微松了一口气。

曹化淳悄悄抬起头偷偷打量一眼崇祯,见陛下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小声道:“皇爷大可不必过于担心,朝廷对于在外的藩王可谓是防范周密,各地藩王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地方官员的眼睛,藩王无兵无权又在重重监视之下,无法生起任何风波。”

“说的也是!”曹化淳一番话让崇祯轻松不少,这时见太监在殿外通报大学士们已经在殿外等候了,连忙正正身子让他们进来。

“臣温体仁、程国祥.......见过陛下!”内阁首辅温体仁、吏部尚书薛国观、户部尚书程国祥、兵部尚书杨嗣昌等人一起跪下行礼,工科给事中傅元初是首倡开海禁之人自然也在内。

“众卿平身。”崇祯见几人在殿外冻的浑身打哆嗦,连忙吩咐在一旁侍候的太监道:“去吩咐膳房给几位大学士各准备一碗姜汤。”

“臣多谢陛下关心。”众人连忙躬身道谢。

“今儿本是讨论开海禁一事,但在讨论之前朕有件事问问在座的诸卿。去把昨日纪王进贡的那几样物事呈上来。”崇祯转身朝曹化淳吩咐道。

公车系到3 第二章

扶媚找了个大腿。

而且这大腿还不错。

韩三千曾经的“对头”,叶无欢的儿子叶世均。

叶无欢“死”后,叶世均便顺理成章的继承了父亲留下的一切,坐拥天湖城十万兵马以及大量财富,也算一方富豪。

扶家背依这颗大树,自然喜不自胜,扶天更是扬言,从今往后,扶家和叶家将会强强联合,重登辉煌。

事实上,这一招,也确实有些效果,在叶家和老牌扶家的联合之下,这股势力吸引不少人的加盟。

更有传言,蓝山之巅对叶扶联盟非常的感兴趣,有意将其归入势力范围。

在利益面前,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蓝山之巅见叶扶有所力量,自然看法也不再一样。

面对永生海域和药神阁楼的势力不断扩大,蓝山之巅当然想要拉拢一切看起来不错的势力,以次联合抗衡。

不过,扶天是个狡猾的老东西,既不拒绝蓝山之巅也不接受,转头又似乎和永生海域若即若离,显然,他打的是周旋牌,因为,扶天自己依然还是有野心的。

为了实现他的野心,扶家打算搬家了,搬到了天湖城旁边的水蓝城,想以两边呈犄角之势,互相依靠。

但这并不意味着太平。

反而暗流更加的攒动。

而暗流的旋涡中心,则是韩三千当初所呆的门派“虚无宗”。

虚无宗地处两城交界的群山连绵处,对叶扶两家而言,占据虚无宗,便可以完全打通两城的枢纽,实现互相的支援。

而同时,卡住这一位置,两城一旦互相支援,便可以呈现合纵模式,甚至缓缓发育,控制住整个东南区域。

而药神阁也对虚无宗垂涎万分。

因为叶扶两家能看到如此重要的位置,药神阁的人又怎会看不到?况且,一旦占据这个位置,也可以卡住叶扶两家的咽喉,既不让他们那么强大,又可以瓦解蓝山之巅吞并扶叶两家的心,让叶扶两家只能选择自己。

所以,虚无宗如今看似平静,实际上大战似乎随时会一触即发。

虚无宗最近,也在拼命的找寻盟友,想要试图存活下来。

当江湖百晓生开着盟中制作的船和韩三千依照脑中路线所画的地图,带着这些消息回来的时候,正想给韩三千报告,忽闻后院猛的一声巨大爆炸。

当众人急忙赶到后院时,只见本来好好的炼丹房如今被炸的四分五裂,仅剩一个框架立在原地。

公车系到3 第三章

第769章儿子,以后你就当家吧

王世充:涉猎经史,爱好兵法。开皇年间,屡建军功,拜兵部员外郎、仪同三司。隋炀帝大业年间,负责修建江都宫,参与平定杨玄感叛乱以及各地民变各地,发展河南地区的势力。攻打李密领导的瓦岗起义军战败进入洛阳。得知隋炀帝被杀后,越王杨侗即位,封为郑国公,领军大破李密,招降瓦岗众将。之后,废主自立,建立郑国,年号开明。

武德四年,秦王李世民攻破洛阳,率部投降,免死流放蜀地,途中为仇人独孤修德所杀。

谁也没有想到这位王小姐居然是王世充的女儿,众人是真没有想到,而现在北方真正掌握兵权的居然就是王世充的后人。这盘棋下的有点大啊。

不过现在已经不归程处瑞管了,整个江南在李世民的军队到来之后,各种清理,各种杀!可以说江南迎来了百来年最太平的日子,而这种太平日子也是建立在血流成河之上,各种的杀伐!有些时候血腥暴力也并非不是一种解决办法。

程处瑞也觉得自己挺失败的,原因就是他想兵不血刃的去解决这件事情,并且他还想着或许能收一些有用之才为朝廷所用,最后他发现自己太过于想当然,人如果疯狂起来,在利益的驱使之下,他们根本就不会妥协。

这一次程处瑞又学到了很多东西,所以他现在想法很简单,让自己冷静一段时间,现在他不是“死”了吗?那就继续死下去,他觉得他做一个“死人”也确实不错,这样挺好的。

而且自己又不是后继无人,自己那个妖孽的儿子,呵呵,是时候让他展示一下,自己坐阵后方,让自己儿子好好的得瑟一下。臭小子,真以为自己不知道他的来历,还在那里装。

“老大,我去!你这身体好的也太快了吧,对了,这几天公主要来,您什么意思?”李怀仁又一次押运物资来到这小村子。

“没什么啊,来就来呗,我都想公主了,让她以接大娘子的名义来,我现在还不想“复活”这样挺好,不累,还能在关键时刻阴一下别人。”对于阴人的想法,李怀仁是一百二十个同意。

“说起来老大,这次可牛B大了,那位王小姐,居然是王世充的女儿,好家伙,也是一个牛人,这是时运不好,不然也是如公主一般的女将。来的时候公主让我问你,怎么办,是杀还是留?”

“怀仁啊,我问你啊,你说焦家兄弟怎么样?”程处瑞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问起焦家那二位兄弟。

“我就知道你看上那两兄弟了,不过说起来那两个兄弟还真是不错,目前来看还可以大用,唯一不足之处就是王世充的女儿勾搭那位焦老大,看样子焦老大应该用情了。这样的事情太麻烦也有太多的不确定。”

“呵呵,也是啊,说起来我那儿子现

公车系到3|黑人 尺寸 强行害怕 痛哭

在咋样?”程处瑞今天说话属于没头没尾,李怀仁也是不知所以然,最后笑道:“明天就来了。到时候你自己问了,行了!我可是有任务的,今天就和老大聊到这里,顺便说一句,这次大战可是因您而起的,听说北方也开战了。”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03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