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在车上要了我很久

Related Post

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第一章

“金池老友,你这是在做什么?”

黑熊精瞪着眼睛看着趴在床上,双眼放光,看着眼前的一团陈旧布料的金池,有些懵。

“啊!你……”

看到忽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里面的黑熊精,金池也是吓了一跳。

下意识地直起身,将那法海留下来的“锦斓袈裟”往身后藏。

黑熊精看着金池的动作,目光随着那衣服移动:“金池老友藏什么宝贝呢?”

“没什么,没什么……不过是一件陈旧的衣服而已……”

显然,黑熊精的突然出现,让得金池心中有些发慌,整个人表情没有管理好,颇有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现。

“金池老友,你这就不够意思了!”

黑熊精看着他,“本王平日里待你如何?不管是那养气延年的功夫,还是那些驻寿养颜的童阳丹药,可有吝啬过?就连那唐僧肉,都答应分你一份?你就这般辜负本王的信任,得了宝贝一个人享受?”

“这个……大王,这确是不是什么……”

金池还想要说。

黑熊精却是上前,直接将那衣服从他手上夺了下来。

“哎……你……”

金池脸色一变。

但是面对这大妖,他无可奈何。

黑熊精将那衣服在身前展开,发现,确实是一件旧衣。然后又使了一些眼力,也没有看出来,这衣服里面,隐藏着什么,或者是被施了什么障眼法。

“还真是个旧衣……”

他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那金池。

金池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真的只是一件旧衣。”

“好吧……”

黑熊精将信将疑地将那衣服扔给金池,“对了,那取经的和尚……不对,这衣服,是那取经和尚的衣服!”

金池脸色又是一变:“这……”

“你休想要糊弄本王!”

黑熊精再次将那衣服从他的手里夺了下来,然后说道,“昨晚上,本王去那取经和尚的房间里面探查的时候,就看到,这衣服穿在那取经和尚身上。现在,怎么跑到你的手里了?”

“是贫僧见那取经人衣着破旧,沾染了风尘,所以,就让院里人准备了三件衣服送与他。这一件,是那取经人身上的,贫僧觉得,也是因果,便留了下来,算是沾染一点佛气。”

金池解释道。

“不不不!没有这么简单!”

黑熊精却是摇摇头,并没有被这个解释给说动。

他可以清晰地记得,刚开始进来的时候,金池在捧着这件衣服的时候,那种痴迷的表现。

以他的修为,如果只是一件做纪念的普通衣服的话,绝对不会有那样的表现。

这衣服,一定还有其他的秘密!

“金池,到现在,你还对本王隐藏吗!”

黑熊精盯着那金池,“这衣服,如果你真的是想要留作纪念的话,那本王把这衣服给撕了,然后去给你抓了那取经的和尚,身上的任何一块,还有他的骨头,随便一个,岂不是比这破衣服更有佛性?”

说着,他就要抓着眼前的旧衣,从中撕开。

“别别别!”

金池的脸色彻底变了,忙是说道。

“不想本王撕了这衣服,那就说出里面的隐情!”

“其实……唉,其实,这就是那件锦斓袈裟!”

金池无奈说道。

“这是锦斓袈裟?”

黑熊精瞪着两只熊眼,看了看金池,又看了看手中的“袈裟”,有些惊讶,“这破衣服,怎么可能是锦斓袈裟?”

“唉,贫僧之前也不信,但是经过大胆假设,小心求证,已经基本上确定,这就是那件观音菩萨赐给那取经人的锦斓袈裟。”

金池走下来,也是看着那旧衣说道,“说实话,如果不是贫僧小心谨慎地求证,怕是也差点就看走了眼。”

“不可能!”

黑熊精说道,“当年,本王跟着的那个仙人曾经说过那锦斓袈裟,是冰蚕造练抽丝,乃是神女织就,上边有如意珠,定风珠,夜明珠,甚至还坠有佛门舍利,可与日争红,非是凡宝。又岂是这般的破旧之相?”

“大王,贫僧说过,刚开始贫僧也不信,但是现在,却是不得不信。正所谓,宝物众相。那锦斓袈裟,在天,有夺目之光,但是在地,想来也有另一番模样。佛祖着那取经人向西天取经,是有历练之意,自然不会让他穿着华丽袈裟,一路西行。”

金池却是啧着嘴,“所以,这锦斓袈裟在凡间之相,应该就是这般。它不脱俗,乃是最凡贱之相,但是正是因此,才显得它的不凡和真实。正所谓,和光同尘,大巧若拙,大智若愚,便是这样的道理。”

“照你这么说……”

黑熊精也是被金池这一番说话,给说得心中一动,“这旧衣,真的就是那锦斓袈裟?”

“千真万确!”

金池说着,从那黑熊精的手中,拿起那衣服的一角,指着上面的布线纹络,“你看这线条纹理,最为平凡,甚至还有些拙劣的织就手法,但是,这才是真谛,外表的拙劣,才是真正的不拙劣。这是一般的宝衣,仿照不来的。这一处,有一些撕裂,褶皱的痕迹,却是褶皱得这么天然,没有丝毫的做旧,岂是可以随意模仿的?这里,裆部的位置,颜色相较于其他的部位,更重一些,更是绝妙之处。正所谓,细节之处见真章,这里,怕应该是那佛骨舍利,隐化之处吧!在贫僧看来,这袈裟宝衣,是真正的天然若拙,是真的处处见真章啊!”

“这……”

黑熊精看着那金池在那里煞有介事地说着,又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着手中的旧衣。

怎么看,都还是一件破旧衣服啊!

还带着一些些的味道……

自己,怎么就看出来,这些破旧,破损之处,竟然还有这么多的“真章”的地方。

“金池,你怕不是这一次看走眼了,被那取经的和尚给糊弄了吧?”

黑熊精想了想,嘿嘿笑着看着金池,“再说,这锦斓袈裟,乃是观音菩萨所赐,岂能随随便便给你?怕不是被那和尚,随便拿个一件旧衣,给骗了,还在这里自以为是宝贝把?”

金池却是脸色一沉。

你可以说是贫僧小气,有私心,但是绝对不可以这般侮辱这宝衣,侮辱贫僧的判断!

自己没有那福气,无缘领悟到这宝衣的不俗之处,还在这里满口喷粪,简直是不可饶恕!

文学

不过,这样的话,他自然是没有说出口,而是说道:“那既然这样,大王就当贫僧是被骗了吧!反正这衣服,对于大王而言,是件旧衣,没有什么可取的地方,那不如,就直接给了贫僧,让贫僧自己收藏,自己去好好瞻仰这宝衣的风采……”

说着,他就假意要从那黑熊精的手里,夺那衣服。

“等等!”

被他这么一激,黑熊精却是一下子醒悟过来。

他听出来这金池话语里面的意思,看来,这宝衣真的不俗。

“不过,本王还有一个疑惑。”

黑熊精看着他,“据那仙人说,与这锦斓袈裟在一起的,还有一件九环锡杖,也是一件佛祖赐下来的宝贝,为什么本王没有看到那取经和尚带着?”

“大王没有看到那取经人手中的那件拂尘吗?想来,应该就是那九环锡杖在凡间的化身。”

金池扫了黑熊精一眼,手掌却是摩挲着那旧衣上面的质感,感应着上面的纹理佛性气息。

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丫头放松点别夹那么紧 第三章

御兽宗的长老们很负责,也很用心,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给他弄来这么多中域独有的灵兽奇虫。

除了那只六翅金蝉是紫府巅峰的存在以外,还有两头妖禽也有紫府境的道行,一个是拥有青鸾血脉的凤尾鹃,另一个是金瞳火鸦。

秦风对这只六翅金蝉非常看重。

因为六翅金蝉拥有一项非常独特的保命神通,名曰金蝉脱壳!

这种神通虽然比不上替死神通,但也相差不多。

因为六翅金蝉可以再生死危机的紧要关头脱下外壳,替它当下致命的攻击,而它自身却能借机远遁,相当管用,也相当实用。

秦风非常眼馋这门神通。

可惜六翅金蝉不是灵蛇类的妖兽,不然的话他肯定会直接将其跟如意金蛇融合了,现在就能修炼这门神通,这样在接下来的试炼当中也能多一门保命的手段,让他的安全性大幅度提升!

六翅金蝉作为异种灵虫,当然不会只有这么一种神通,其他金行神通也有不少,就看以后春秋蝉能够得到多少了。

至于现在,秦风并没有打算直接将六翅金蝉炼化掉跟春秋蝉融合,不仅是因为两者之间道行相差较大,更因为融合了六翅金蝉以后,很有可能导致春秋蝉直接晋级紫府,即便不能,另外几只灵蝉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了,所以他想先融合别的灵蝉。

除了六翅金蝉以外,另两只紫府境的灵禽也有不凡之处。

尤其是那头金瞳火鸦,两只金瞳当中竟然能够放出太阳真火,显然体内金乌血脉远比秦风以前遇到的那些鸦类妖禽更加浓郁。

这让秦风很是欣喜,有了这头金瞳火鸦,或许很快就能让死亡诅咒乌鸦晋级紫府,然后反相带动诅咒神通也跟着晋级。

毕竟诅咒神通才是死亡诅咒乌鸦的根本神通,只要它的神魂力量和修为境界达到了紫府境以后,很快就能带动根本神通晋级。

以死亡诅咒乌鸦的诡异之处,晋级后的诅咒神通威力将会更加惊人,即便是法相甚至是元神境界的大修士,在它的诅咒下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毕竟有了法则之力的辅佐,诅咒神通的威力将会得到质的提升,若是没有针对性的防御手段,即便大修士稍有不慎也会着了道,只不过因为修为差距太大,很难直接越级咒杀罢了,但也能给大修士带去很大的伤害。

青鸾的情况跟死亡诅咒乌鸦有些类似,甚至被秦风收服以前,在底蕴上还比不上死亡诅咒乌鸦呢,所以秦风也没有着急让它再次融合,稍微缓一缓,即便有神鸟青鸾的血脉传承,进步这么快也需要时间打磨才行!

反正炼妖壶在他体内,什么时候再次帮助它们融合血脉都行。

再说这次试炼

文学

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结束的,没必要因为一时心急从而导致精心培育的灵兽出现意外,万一晋级失败,不但白白消耗诸多资源,他还得另外寻找灵兽才行。

事实上,这几年秦风不断的动用炼妖壶帮助死亡诅咒乌鸦和青鸾融合血脉,他早先在赤炎魔界积累的资源已经消耗了大半,剩下的这些资源已经不容许他乱来了。

灵兽的实力越强,融合的时候所需要的花费的资源也就越多,而春秋蝉同样也是妖丹巅峰,甚至还有时间法则在身,帮它融合消耗更大,所以秦风现在只能精打细算。

他在考虑应该去哪里再弄一大笔的资源回来,若是没有资源,总不能一直消耗里面的灵脉吧?

他还想将灵脉再扩大一些,弄成顶级灵脉,等成仙以后还想把里面的空间弄成洞天世界呢,少了灵脉可不行!

秦风眼睛转了转,觉得以后或许不应该将目光只盯在资源上,也许,可以考虑多收集一些灵脉。

就像灵阳道人祭炼灵阳宝轮的时候那样,不断的将中小型的灵脉融入法宝当中,最终积少成多,把灵阳宝轮内部的灵脉培养成了大型灵脉。

不过,收集灵脉的事情不急于一时。

一来他还不懂这方面的本领,再者他也不想薅碧落的羊毛。

碧落大世界在上古大劫的时候底蕴耗损太大,虽然秦风就算再如何糟蹋,对整个世界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但他也不愿意这么做,能省一点是一点。

而且随着远征开启,虚空万界有的是灵脉任他索取,何必盯着自家地盘上的这点灵脉不放呢?

秦风心里一边盘算着这些事情,一边将那只通体青色,两翅如同树叶的木蝉血脉神通融入春秋蝉体内。

其实,春秋蝉的本体最早的时候也是木蝉,只不过春秋古树的力量太过强大,这才将它原本的血脉神通给压制住了。

秦风想用这只木蝉激发春秋蝉体内原本的血脉神通,让它多一点本领。

不然这家伙空有时间法则在身,斗法之力却太过一般。

除非能够将时间法则修炼到极致,不然这种法则很难直接作用在斗法上,只能当做辅佐的手段来用。

所以这需要它通晓别的神通才行,不然这家伙在战斗上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相反还得让秦风小心看护,否则要是在战斗的时候被人一巴掌拍死了,他可就亏大了!

这世间也就只有这么一只能够运用世间法则的灵蝉而已,春秋蝉若是死了,他可找不到第二只。

大半个时辰过后,融合完成。

秦风抓出春秋蝉观察了半晌,发现这货虽然融合成功了,也激发出了木蝉的血脉,只可惜或许是以前汲取的春秋古树力量等级太高,所以一只木蝉的血脉并没有让春秋蝉觉醒太多的本领,仅仅只觉醒了一门木遁神通而已。

不过秦风倒也没有太过失望,起码春秋蝉也算多了一种保命的遁术,何况他现在也不怎么需要这只灵蝉帮他作战。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