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小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4

Related Post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一章

同一时间

现实时间AM07:03

B市,德馨区,墨檀的公寓

“呼哈……呼哈……呼哈……”

满头大汗的墨檀呼哧带喘地吨掉了半瓶冰阔落,并在下一秒宛若虚脱了一般靠着冰箱滑落到地上,脸上的表情五味杂陈,整个人都跟被玩坏了似的瘫在那里,过了好一会儿才把气喘匀,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

【是我的错觉么……总觉得今天的语宸同学跟平时有些不大一样啊……】

他原地做了几个深呼吸,强行平复了自己的心率,然后有些踉跄地走到了客厅中央的餐桌前坐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妈的,我必须得冷静点,趁晚上开服前好好规划一下后续的行动。”

墨檀死死地咬着牙,强行把脑海中某个少女的睡衣形象封印假想中的保险柜中,拉开面前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了一沓A4纸外加几根颜色各异,上面分别印有‘小兔纸’、‘小熊猫’、‘小公鸡’、‘小猫咪’等可爱卡通图案的油性笔……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纸笔与他那台电脑不同,里面并没有任何玄机,至于那几根笔上的卡通图案,也只是单纯的可爱图案而已,倒不是说墨檀有啥颇为别致的癖好,只是前段时间他去采购的时候正好赶上儿童文具大甩卖,于是就趁便宜给买回来了。

毕竟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哪怕是人格处于‘混乱中立’状态下的墨檀,也都是很会过日子的。

“不过要是哪天语宸同学来家里玩,看到这些玩意儿……”

墨檀满脸蛋疼地盯着自己手中那根布满了可爱小兔几的粉色油性笔,陷入了深深地纠结中,

文学

不过现在毕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生死关头,所以他倒是没纠结太久,也就过了不到十分钟便回过了神来,一巴掌拍在自己的额头上:“正事正事!好好想正事!”

【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严峻的多,明明无论是‘黑梵’、‘檀莫’还是‘默’都才刚刚抵达学园都市,但各方面的发展速度都有些失控了,也就‘檀莫’那边还勉强在计划之中,但双叶对弗兰克·休斯的监视力度却比想象中还要大……】

墨檀皱了皱眉,手速飞快地在面前的纸上写下了自己游戏中三个角色的名字,并在这个基础上不断添加各种各样的相关人物或者事件,短短几分钟就用他那还算漂亮的花体字填满了整张A4纸。

简单举例的话——

【黑梵】-【★语宸★】、【菲雅莉】、【布莱克等代表团其余人士】-【天辉神学院※或许可以委托丑角牌杀死的热情学生※】-必须到场的活动时间表(暂无)-可能需要硬着头皮赴约的线上聚会(连线以默为中心的树状

文学

图,并画有骷髅标识)

总之就是诸如此类的满满一张纸↑

当然,实际内容要比上面的例子复杂许多,比如除了代表墨檀自己的‘黑梵’、‘檀莫’和‘默’,以及知根知底的‘语宸’、‘季晓鸽’等人外几乎每一行被他括起来的人或事件旁都有着大量脚注,比如【菲雅莉】这个同时与自己三个角色都有关联(黑线加粗)的人名下面,墨檀就做了近五百字的注释。

这是只有当前人格下的他才能做到最好的工作,尽管处于‘守序善良’与‘混乱中立’时的墨檀也不是做不到,但在处于那两种状态下的时候,墨檀的思考方式都会有着严重的‘风格’及‘倾向性’,虽然也不是不能用,甚至从某种角度上效果可能要更好,但从综合角度上考虑的话,都远不如当前人格下墨檀所做出的这份兼具着‘关系图’、‘计划图’、‘行程表’、‘备忘录’以及‘图鉴’功能的玩意儿客观。

当然,前提是忽略掉比如【★语宸★】中的‘★’这种意义不明的玩意儿,还有某些被刻意添加在重要事项中的无关内容,比如【天辉神学院】及其后面的‘※或许可以委托丑角牌杀死的热情学生※’。

总而言之,抛开这些小细节不说,墨檀绘制的这份作品质量还是非常不错的。

于是他便立刻开始了进一步的思考……

【危险系数和局限性的话,‘檀莫’这边绝对是最高的,尽管戴安娜……唉,真是造孽啊……】

【所以说,尽管戴安娜因为她的身份并不能自由活动,不至于过多占用‘檀莫’的游戏时间,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游戏时间上午七点到七点半,还有每天晚上十二点左右的时间基本都要留给那边了。】

【如果再加上双叶这个目测这些天只要有空就会监视弗兰克·休斯的变量,至少还要再多准备两三个小时出来,而且就算跟戴安娜打听行程安排,充其量也只能提前一到两天做准备而已。】

【汽水的事也得提上日程,这样的话还得参考圣教联合代表团这边……】

【丑角牌能起到的作用虽然不小,但毕竟还有点不成气候,哪怕弗兰克·休斯是高级用户,在当下这个敏感期也很难做出什么大动作,机会只有一次,只能用在刀刃上,再然后就是……】

“啊,不行了,就到这里了!”

墨檀有些懊恼地挠了挠头发,将面前那张主题为‘檀莫’的A4纸甩到一边,很是自暴自弃地说道:“剩下的等回头我犯病了再继续完善吧。”

在尽可能站在‘混乱中立’人格的角度上专心思考了长达十分钟后,墨檀终于还是撑不下去了,倒不是说他这会儿的脑袋没有‘犯病’后好使,而是他觉得这样思考实在是事倍功半,非但没有效率,而且还可能会产生疏漏。

将剩下的冰阔落吨了个干净之后,墨檀又得心应手地就‘黑梵’即将面对的问题和麻烦进行了一番剖析,并列出了一个完成度极高的临时计划表,将‘黑梵’所能配合另外两个人格的一切事宜都发挥到了理论上限。

片刻之后,他又如法炮制地做了一份完成度与‘檀莫’那份相仿的,专门给‘默’用的计划表,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揉着额角放下了那只小兔几油性笔。

无精打采地站起身来,墨檀一边锤着自己稍有些僵硬的肩膀,一边拖着沉重的步伐走进厨房,手法娴熟地给自己做了一顿色香味俱全但几乎完全没有营养的‘死宅套餐’,并在吃到一半的时候犯病了。

“啧啧,时间紧任务重啊~”

气质忽然变得有些诡邪的墨檀撇着嘴嘟囔了一句,不过他倒是没停筷子,而是用比刚才还要快一倍的速度消灭掉了早餐,然后便抓过之前那张主题为‘檀莫’且仅有不到六成完成度的A4纸,用比狂草这一字体还要更加猖狂的笔迹高速补完了自己之前放弃思考的部分,然后便哼着小曲打开了电视,兴致勃勃地看起了【野猪戴维斯】。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三章

阳光普照大地,在楚剑晨身后拖出长长的影子,在港口站了半个多小时的他活动了一下双腿,望着远处的海面,长长的叹了口气。

涅辛之忆凭空消失后的第一时间,楚剑晨就联系上了正在港口检查后勤设施的维内托,让宪兵队闪电突袭了纳兰飘雪的驻地。

但可惜的是,涅辛之忆的行动力远比他想象的快,宪兵队突入纳兰飘雪的驻地后,看到的只有被搬空的房间,和几张早就签了名字的现金支票。

“行了,就算你再怎么等也没用,纳兰飘雪既然连驻地这个月的租金都有时间算好留下来,就绝对不可能明目张胆的通过港区离开意大利,我想,他们应该走的是那些走私商人经常走的黑色航道,虽然危险了点,但如果加上那个神话级的舰娘的话,那就远远称不上危险。”

忙完手头上的事情的VV好笑的凑过来,伸手推了推楚剑晨的肩膀,试图让他从望夫石的状态里清醒过来:“别担心,我已经通过联盟发出了通缉令,除非他们从此不再出现在陆地上,否则就别想逃脱审判,你就放心吧。”

“可我担心的并不是这种小事啊,VV。”楚剑晨摇摇头长叹一声,随手摸了摸维内托的小脑袋:“你不知道涅辛之忆到底有多恐怖,就算整个联盟团结在一起都未必能打得过她,更别说纳兰飘雪手里其他的底牌了。”

“别摸我的头!你是在羞辱我吗!”

维内托不满的拨开在自己脑袋上磨蹭的手掌,气鼓鼓的冲他吼了声后,才满脸不信的问道:“那艘什么涅辛之忆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再厉害不也就是神话级吗?虽然我不是,但联盟手里可是捏着好几条神话级的战舰,一起围攻的话,就算是她也未必能赢得了吧?”

“如果真的有这么简单就好了。”

楚剑晨无奈的耸了耸肩,他虽然把涅辛之忆的战斗力写进了报告,但很多东西都不敢写上去的他,对于那艘方舟舰的实力描述其实是很模糊的,也难怪维内托并不把这份报告放在心上,对联盟的战斗力有着非凡信心的她并不清楚,那艘身体里面储存着一整个军团的娇弱美少女,几乎拥有轻松抹平地球的能力。

但是这话楚剑晨不能直接和维内托说,别说她未必会相信,光是一个信息的来源他就说不清楚。

还好涅辛之忆展现出来的攻击力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强,也许和那个受限于神秘提督的鲜血王座一样,和纳兰飘雪签订了精神契约的她同样无法完整的输出自己那足以碾平一切的力量。

“要是我手上有艘亚顿之矛就好了………….”一想到这里,楚剑晨就感觉自己是不是受到了非洲圣山的诅咒,好不容易出了艘休伯利安,却偏偏把能增加成功率的机器给爆破了,不然的话,凭借着亚顿之矛和休伯利安的关系,说不定真的能再多一艘顶级的种族方舟舰。

不是说休伯利安不好,或者是楚剑晨贪心不足,而是面对承载着整个星灵文明的超强悍方舟舰,他手里实在是拿不出可以与之对抗的力量。

虽然没有多长时间,但一想到自己在涅辛之忆手里毫无还手之力,连精神力都被死死压制住的无力感,楚剑晨就禁不住一阵后怕。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