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月前 (02-10)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第一章

李战天望着虞姬的背影消失在街巷的转角处,心中顿时五味杂陈。

说句实话,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自己根本不想去让一个女人孤身犯险。

不过,眼下的情形太过危急,一步走错,就可能会满盘皆输。

所以,自己必须争取到虞姬的支持。

尽管,在她答应自己之前,他自问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正是听她说了自己的梦想之后,李战天才敢向她提出这样的想法。

纵然如此,直至此时,手里牵着马缰的李战天,依旧有些晕乎乎的。

他没有想到,虞姬会这么爽快便答应了自己的要求。

这个女人,李战天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她了。

然而,如今的形势,根本容不得自己想那么多。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赶紧回到军中,随时掌握咸阳城周边的情况变化。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现在已经有除了自己和两路楚军之外的第四路兵马接近了咸阳。

要不然,鬼叟想要在这样的形势下虎口夺食,无异于痴人说梦。

至于这些兵马来自哪里,李战天并不知晓。

当然,眼下的自己也关心不了这么多。

至于虞姬,既然他都能调动那么些人在树林里试探自己,想必她在这咸阳城也有落脚的地方,安全肯定不成问题。

而且,李战天知道,这个女人在某个时候肯定还会来找自己。

这样想着,他飞身上了战马,一骑如烟,绝尘而去。

正当此时,西楚大军的中军大帐之中,霸王项羽目光炯炯地坐在一条黑色的长案之后。

面前,摆着一坛子美酒,和几样下酒的爽口小菜。

坐在右侧下手的,是西楚军第一谋士,亚父范增。

不过,此时的大帐之中,还有一个人。

这个人生得一头花白头发,满面红光,看岁数,应该比范增还要小一些。

不过,也应该已经过了花甲之年。

然而,让人诧异的是,就是这么一个来历不明之人,却坐在了范增的上首。

这样的情形,着实让人感觉有些奇怪。

要知道,范增在西楚军中的地位,可是仅次于霸王项羽的存在,比之那些武将都高了不少。

而这个人能够坐在比范增更加尊贵的位置上,足以说明他的身份必然惊人无比。

此时此刻,项羽的手中握着一只兽耳云纹酒杯,里面倒满了醇美的酒浆。

看了看范增,又对那满头花白头发的老者微笑着示意了一下。

随即,项羽开口道:“亚父,咱们一起敬孟先生一杯,预祝我们的合作圆满顺利。”

范增见状,立马端着酒杯满面笑容地起身道:“好,我就陪项王一起敬一下孟先生,霸王的大业将成,确实可喜可贺,值得庆祝,哈哈哈……”

那位孟先生见此情形,眉头一挑,当下也站了起来。

“能让我见证霸王的宏图伟业,也算是我的福气,来,咱们干一杯!”

一边说着,那姓孟的老者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

不过,下一刻,他原本矍铄的眼睛周围顿时泛出了些许红晕。

甚至,坐下时的动作都有些摇摇晃晃。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此人的酒量应该一般。

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范增与那姓孟的老者互相搀扶着离开了大帐。

而霸王项羽,则一个人留在了中军帐中。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第二章

凌源元年十二月初一,开封府城。ΔΔ『.M

吴邵刚再次下达了对大元朝廷全面进攻的圣旨。

情报署搜集到的情报,忽必烈已经处于最为落魄的时候,沂水之战结束之后,大元朝廷的蒙古铁骑几乎损失殆尽,实力大大的削弱,漠北草原的海都终于按捺不住,撕毁了与忽必烈之间的协议,在漠北草原再次兴兵了,这个时候,忽必烈已经没有足够的实力,保证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镇压海都的造反。

忽必烈已经两次派遣使者前往开封府城,想着与大明王朝议和,但都被吴邵刚拒绝了,一统天下是吴邵刚的目的,是不可能改变的目标。

山东之战,明军的损失也是颇为惨重的,特别是在漠南草原征伐过的明军军士,损失过了五成,这对于明军来说也是不小的打击,不过沂水之战,归顺的不少蒙古铁骑的军士,编入到了明军队伍之中,这些人经过数月的改造,很快融入到大军之中,逐渐成为了明军的主力,在接下来的征伐之中,将要承担重要的作战任务。

大明王朝控制的地域,早就过了原大宋王朝控制的地方,山东以及大名府等地,已经被大明王朝占据,大元王朝控制的地域,仅仅剩下燕京以及燕京以北的地方。

实力已经无比强大的吴邵刚,不需要有什么担忧的地方,可以放手灭掉大元王朝了。

此次征伐,由左丞相李庭芝为统帅,统领三十万明军作战。

吴邵刚不可能继续御驾亲征了,毕竟朝中的很多事情,都是需要他亲自处理的。

唯一让人感觉到吃惊的是,此次的征伐,太子吴瑞坤随同大军征伐,其在大军之中虽然没有任何的职位,可身份让人绝不敢小觑。

这是吴邵刚苦心的安排,必须让太子立下功劳,将来才能够统领朝政,否则坐享其成,对于吴瑞坤来说也是不利的。

凌源二年正月初十,吴瑞坤和李庭芝率领的大军,占领了河北。

明军几乎没有遇见什么像样的抵抗,所过之处,各级官府望风而降。

凌源二年二月初五,明军进入到燕京,直逼大元王朝的京城大都。

这一次明军作战颇为谨慎,这是因为吴邵刚有要求,不可毁坏大元王朝的都城大都,就算是耗费一些时间,也要保全大都,因为吴邵刚已经计划将大明王朝的都城迁往大都。

开封府城作为都城的确是不错的,可随着时局的演变,开封府城的地理位置,已经不是特别适合作为都城了,大都则不一样,能够很好的控制北面,特别是漠南草原与漠北草原,还有东北一带。

穿越的吴邵刚,内心有些某些特定的情节,这是所有人都不可能知晓的。

凌源二年四月初十,进攻大都的战斗打响。

收到太子吴瑞坤以及左丞相李庭芝的奏报之后,吴邵刚一直都很是冷静,让吴邵刚颇有些叹气的是,明军大军已经逼近了大都,可漠北草原的海都,依旧还在与大元朝廷作战,如此关键的时刻,同为蒙古人的海都,想到的不是蒙古人的荣誉,而是自身的位置,这让吴邵刚颇为遗憾,也就是这一刻,吴邵刚彻底下定了决心,在灭掉大元王朝之后,大军一定要深入到漠北草原,彻底灭掉海都。

朝中的氛围早就不一样了,几乎都是欢欣鼓舞,所有人都知道,灭掉大元王朝只是时间上面的问题了,大元王朝已经没有与大明王朝抗衡的任何力量。

与其他人情绪不一样的,就只有阿珂察与绿珠两人了,两人毕竟是蒙古人,对于大元王朝的担心还是存在的,尽管说后宫不准干政,可阿珂察还是数次给吴邵刚提及,期盼吴邵刚千万不要在大都或者漠北草原大开杀戮,阿珂察有这样的担心,也是很正常的,毕竟蒙古鞑子在中原以及南方犯下的罪孽,罄竹难书。

其实不用阿珂察的提醒,吴邵刚也不会大开杀戮,但要说一个人都不杀,那也是不大可能的,譬如说忽必烈,吴邵刚就绝对不会放过,忽必烈此人是一代枭雄,只要还活着,就能够掀起来风浪,故而是绝对不可能活下去的,此外就是某些蒙古权贵,特别是秉持蒙古人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快穿之女配紧致h

至高无上的那些蒙古权贵,大概也是不要想着活命的。

蒙古亲王之中,除开末哥亲王,其余人想要保全性命,都是有些困难的。

这不是吴邵刚心狠,而是历史的必然,每一次王朝的更迭,都会有无数人丧命,每一个新成立的王朝,都会想方设法的除掉对王朝有重大威胁之人。

大明王朝也不会例外,吴邵刚想着让天下平定下来,就要狠心除掉威胁。

这期间也有人提到了大宋皇室之人,这一点吴邵刚到不是特别的在乎,大宋皇室之人的孱弱,给吴邵刚留下了异常深刻的印象,这些人的存在,不会构成任何的威胁,相反彰显出来吴邵刚的大度,以及大明王朝绝对的自信。

可蒙古权贵就不一样了,山东之战,以及之前的战斗,给吴邵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伯颜开始,阿术哈必赤兀良合台合丹等等,每一个蒙古亲王以及蒙古权贵,都不存在归顺和投降,都是死战到底,走投无路之际,无一例外的选择自杀,这种宁死不屈的选择和气势,让人胆战心惊,蒙古鞑子的骁勇,的确不是传说。

面对这样的对手,绝不能够心软,否则就是对自身的无情。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 第三章

此时的左良玉反而冷静了下来,冯紫英不会参与具体的指挥,整个城头上的较量都交给了他,一千多休息的士卒补充了上来,使得整个迁安北城墙的火铳兵密度几乎增加了一倍。

迁安城不比卢龙,整个城墙周长不过五里多不到六里,但是却是南北城墙宽,东西城墙窄,这样的分布主要是有利于交通。

接近三千士卒汇聚在城北墙头,密密麻麻,整个气氛凝重而压抑。

城墙下是多达三倍有多的蒙古兵,这种一拥而上,对于火铳兵来说,瞄准这个环节就可以省下了,关键在于装弹填充和射击的频率。

这个时候也就是要考验火铳枪管之质量的时候了,无论是从西夷进口来的Musket重型火铳,还是现在永平府按照Musket重型火铳仿制的鹰嘴铳、斑鸠铳,冯紫英都是首重枪管的质量。

他很清楚在战争中,需要连续击发的火铳能否保持战斗力,一个在于士卒的训练,一个在于火铳的质量,而火铳的质量关键就在于枪管。

正因为如此,整个永平新军的火铳配备都是极为苛刻的,筛选出来不符合标准的火铳如果要按照庄记或者朝廷兵部的要求都算得上是绝对合格甚至优良的产品,但是在永平的精钢产量已经不再受到限制的前提下,冯紫英当然对这一点的要求不再降低,所以可以说是绝对保证质量。

伴随着一道道命令下达,整个永平新军都迅速行动起来,前面部队重新整队集结,阵型变得更为密集,而后边加入进来的形成了第二波攻击线。

当第一道攻击线因为连续射击导致枪管太热需要适当休整时,那么第二道就推上去,如果当局面变得更为紧急时,两道攻击线便可合二为一。

而摆在第三道的就是侯承祖的水兵营,冯紫英将水兵营分成了左中右三块,作为预备队以便于能随时策应各方。

漫卷而来的士卒在进入三百码范围内便开始遭遇火铳的密集攒射,相较于前一阶段的有所克制,此时连作为预备队的水兵营都加入了射击。

按照之前的设想,水兵营作为预备队暂不参加战斗,但是看到敌军的密集程度和凶猛攻势,左良玉和侯承祖都果断地改变了决定,决定利用在射距上的优势,先行利用火铳威力,最大限度的削弱内喀尔喀人的攻击力度。

三千多支火铳次第响起,在三百码到一百码之前形成了一道密集的死亡屏障。

每一波爆响之后的烟雾背后,都是数百上千颗金属弹丸卷起的猎杀风暴。

奔行在最前方的士卒往往已经丢开了木盾的掩护向前狂奔,而这一波猎杀风暴如同一记鞭子抽打在初生的麦苗上,瞬间就抽折一片,只剩下痛苦的呻吟和呼号。

因为木盾的迟缓使得在保护他们的同时不得不降低速度,而这又给了城墙上的火炮带来了更多的轰击威胁,

杂乱合集2全文阅读|快穿之女配紧致h

士卒们在越过三百码这个心理位置之后便会主动丢开木盾保护,加快奔行速度。

相较于那一炮轰下带起的一路血槽,士卒们内心宁肯经受那弹丸的打击,虽然在火铳弹丸造成的伤害其实远胜于火炮,但是其视觉上的刺激却要低得多。

因为近万人步卒发起的攻势,内喀尔喀人无法再利用骑兵的骑射优势来给城墙上的永平新军造成杀伤,单单是依靠部分步弓手的抛射,其力度远不及迅雷而过的骑射带来的杀伤力。

孙二柱无暇顾及汗珠浸渍眼角带来的刺痛,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瞄准,射击,收枪,擦拭枪膛,装药,填弹,再瞄准,射击,……

队长许亮已经阵亡了,喀尔喀人的一支箭矢直接射穿了他的左眼眶,深入脑中,当场就断了气,什长王壮也在旁边一具火炮炸膛时削去了半个脑袋,使得刚刚升任什长不到一个时辰的孙二柱又担任了队长。

不过此时的他已经没有资格像寻常一样喊号司令了,取而代之是哨长在背后声嘶力竭的不断怒吼,而他则像寻常一样附和着哨长的命令,不断重复,并让自己和周围的伙伴们跟自己一起保持着射击的节奏,使得整个射击变得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流畅,一直到某一个同伴被飞射而来的箭矢射中,由另外一个接上来的士卒取代。

侯承祖深吸一口气,在完成了第一阶段的配合打击之后,水兵营便退了下来,他们要让自己的火铳保持着最好的状态,以便于在最关键时刻发挥一击必杀的作用。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10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