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伦小说

Related Post

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 第一章

“我知道我性格比不上欢欢果断,遇到大事情也学不会取舍。”少女支着下巴,歪头笑起来,“我爸总说我这个人贪心的很,什么都想要,什么都放不下。”

确切的说。

她道理其实都懂,只是做不到。

叶桑说完,横了眼前的人一眼,撇嘴,问道:“你走不走?”

“不走我跟你一起坐着等了。”

少女蹲下身子,支着下巴,一眼不眨看着他。

她穿的单薄,浅蓝色裙摆沾着泥点,雪白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外面,胳膊抱紧,唇瓣泛白,似乎冷的不行。

段靳衍点了下头,“行。”

“走吧。”

他没再说话,抬脚走了几步,叶桑跟在他后面略微松了口气,刚准备跟上时,男人却忽地顿住步子。

叶桑被吓得心头跳了一下,以为这神经病又想作妖。

男人转过身,月色皎洁,他将视线落到了叶桑身上,瞧见女孩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模样,略微偏头,只觉得对方那张毫无血色的脸蛋看上去白的有些晃眼。

段靳衍看着她,轻笑了声,带着莫名的嘲弄意味。

他发现她是真的蠢。

一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蠢货,他还能指望她些什么?

叶桑:“……”

她是真的服了这群聪明人,相处起来简直一言不合就是各种意味不明的笑。

怎么?这群人是指望她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从他们那些阴阳怪气的笑里,看透事物的本质吗?

啊呸。

神经病。

正当她刚一抬头想问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一个黑色的外套忽地落到叶桑脑袋上将她眼睛完全罩住。

小姑娘呆了呆,下意识去拽头上的衣服,她那张带着点婴儿肥的小脸鼓了鼓,抱着衣服,俨然是有些懵逼。

外套带着点清冽的香气,还残留着几分人体的温度,这让原本就冷的叶桑无意识抱紧了怀里的几分。

“穿上,走了。”

他丢下这么一句话,平静看了眼叶桑。

小姑娘也不知道什么叫含蓄,见他那轻飘飘的目光瞥了过来,叶桑抱着怀里衣服犹豫了一会儿,也给磨蹭的穿上了。

她生得本来就娇小,这会儿就像是偷穿了大人的衣服一样,小脸白嫩嫩的,看起来毫无血色。

“我们要走多久?天亮之前出的去吗?”

叶桑看上去有些不安。

“害怕?”男人搭腔地反问了句。

叶桑摇了摇头。

害怕倒不至于。

毕竟现在该害怕的还真不一定是她。

“我是怕段家人把我爸爸逼急了,你叔叔他们出点什么事。”

叶桑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说着,微微垂着眉眼,心里却在想着另一回事。

刚才是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回想一下,这段靳衍是不是对她好的有点过分了?

毕竟对于段狗这种生性冷漠,不干人事的人来讲,带着自己这个拖油瓶就算了,还把外套丢给了自己,叶桑总觉得有些古怪和一丝丝不安。

她略微偏头,忍不住多看了旁边的人一眼。

男人看上去似乎很疲倦,懒洋洋提不起精神的样子,他撩起眼皮子看了她一眼,女孩眸光清润,歪头看着自己,像是毛茸茸的小动物。

段靳衍闭了闭眼,脑袋有些发沉,他根本不想走,或者说懒得走。

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 第二章

很快,哀乐奏了起来,送葬队伍缓缓向前移动起来,绕城一周后从正南门而出。

出城后,女眷们都换上了马车,仇希音和谢氏、凤知南坐了一车。

上车后,凤知南就对仇希音道,“要不要到我怀里睡一会?”

仇希音,“……”

凤知南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她趴上去。

仇希音,“……”

谢氏淡声开口,“公主怀着身孕,有什么话直说就是,我不会去告密”。

凤知南噢了一声,道,“也没什么话,就是见她瘦了许多,想抱抱她”。

仇希音,“……”

谢氏意外打量了她一眼,道,“谢探微眼光不错”。

凤知南又噢了一声,仇希音忍不住问道,“小舅舅和表哥怎么样了?”

“一样”。

凤知南想了想,又道,“谢嘉树还不知道你被你父亲关起来了,你小舅舅说关得好,他早就看不惯你父亲母亲,你这么一关,说不准表哥就会一怒为红颜,直接杀了你父亲母亲,他在旁边捡个热闹看”。

仇希音,“……他真这么说?”

凤知南道,“我不说假话”。

谢氏冷声道,“既然你不说假话,不如你告诉我,宁慎之一直到现在都隐忍不动是为了什么?”

凤知南愕然,似是不明白她怎的连这个都不知道,“自然是为了叫音音看清楚,是你们逼得他不得不动手,而不是他为了功名利禄,连妻子的父母表姐都下得了手”。

谢氏蹙眉看了看她,又看向一脸怔忪的仇希音,冷哼,“你是特意来为宁慎之说好话的?”

凤知南道,“我不说假话”。

谢氏没有再理她,凤知南朝仇希音伸出双手,仇希音连忙摇头,她也就没再勉强,双手垂在膝头,闭目养神。

一路上,三人都没有再说话,下车时,谢氏先下了车,凤知南忽地开口道,“表哥传话来说,叫你不要怕,等他”。

仇希音动作一顿,凝神看向凤知南,凤知南却没有看她,利落下了马车,又伸手来扶她。

仇希音看着她朝自己伸来的双手,不敢置信抬头看向他,凤知南依旧面无表情地朝她伸着手。

仇希音只觉一股磅礴浩大的感情直冲心头最柔软的地方,猛地红了眼眶,只她很快就控制住了已经到了眼窝的泪意,扶着她的手下了车。

孝成宗在帝陵停灵三天,这三天的期间,文武百官和命妇贵女们要完成各种祈福敬拜礼仪。

送葬的队伍到帝陵时恰恰午时,一直到夜幕四垂,众人才总算完成了当日的仪式,回了暂住的屋子,整个过程一直默默跟在仇希音身边的凤知南十分坦然地跟着仇希音进了屋子。

刚进门,仇希音就反手关上门,插上门栓,猛地扑进了他怀里,忍了一天的眼泪簌簌而下。

宁慎之,她的夫君——

宁慎之亦紧紧回抱住她,两人都似乎将全身的力气用到了拥抱对方上,恨不得将自己融入对方身体中。

仿佛过了许久,又仿佛只是短短一瞬间,仇希音猛地抬起头,踮起脚急切去寻他的唇,宁慎之发觉她的动作,立即低下头来。

仇希音甫一接触到他的唇,立即近乎贪婪地将舌头伸入了他口中。

久别重逢,明明她该牵着他的手细细问起他这段日子的遭遇,向他叙述自己这段日子的痛苦彷徨和后悔,可此时此刻她所想的全部竟只是亲吻他,将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永永远远——

原来,他说的真的是真的,原来爱极了一个人,思念极了一个人,所思所想竟真的只化作了一个念头,和他亲近一点,再亲近一点,再近一点……

就在这时,外间仇正深的声音响了起来,“音音?我已为公主另备了住处,请公主移步”。

仇希音浑身一僵,宁慎之双眼隐隐泛红,藏着的皆是贪恋和谷望,他深吸一口气,伸手抚了抚仇希音柔顺的头发,嘴唇动了动,是个无声的“等我”。

随后,他一把抱起仇希音,脚下微踮,两步便跃到了床边,除了仇希音的绣鞋,轻轻将她放在床上,眷恋在她发间落下一吻,稳了稳气息,转身大踏步往外走去。

仇希音坐在床上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扬起唇角,眼泪却源源不绝地落了下来,宁慎之,她的夫君……

……

……

仇希音本以为她会睡不着,不想她刚躺下来就沉沉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她被一阵隐隐的惨叫声惊醒,她忙坐了起来凝神去听,那若有似无的惨叫声渐渐变成了嘈杂的呼喝声,紧接着就有人喊起了走水。

伺候的宫女也惊醒了,点燃了蜡烛,仇希音也不要她伺候,迅速穿好衣裳鞋袜,简单将头发挽了个髻,想想又抓起披风穿上,她要照顾好自己,才不会让宁慎之分心。

穿戴妥当后,仇希音就出了屋子,帝陵地方很大,只来送葬的人实在太多,除了皇后贵妃等寥寥几人,没有人能单独住一个院子,很多女眷甚至好几个人挤一间屋子。

这个时候,院子里已聚了一群人,全都面色惊恐地朝着火的地方指点着说着什么,见她出来,齐刷刷看了过来,有好几人下意识要围过来,却又想了起来,止住脚步,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花越昔分开众人,小跑着到跟前,急声问道,“郡王妃,你知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走水了?”

仇希音回头看向隔壁谢氏的房间,谢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出了房间,在门口的石梯上默默站着,目光看着火光冲天的地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仇希音看向了她,谢氏恍然回神,看向仇希音,“音音,到我身边来”。

仇希音顺从走到她身边站定,花越昔再次开口问道,“仇夫人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左不过是男人们在争权夺利,”谢氏神色淡淡,“我们在此等着结果出来就好”。

花越昔噎了噎,半晌方屈膝行了一礼,“多谢仇夫人”。

本来还惶恐不安的众人忽地全都静默了下去,是啊,男人们争权夺利,她们中有的知晓一些,更多的则是完全不知,插不上手,更帮不上忙,急又如何,担心又如何?

在此等着结果罢!

远处的火光映得整个天空亮如白昼,隐隐的喊杀声配着满院的静默,让这盛夏的夜格外诡异而不祥。

仇希音站得有些累了,索性在石梯上坐了下来,托腮看向天边的细细的银月,心头前所未有的平和而轻盈,那是愉悦的平和轻盈,那是宁慎之啊,他一定会打败所有心怀不轨的人,接她回家。

回家,真是让人一想起便觉得温暖愉悦的词啊!

仇希音默默念了几声,嘴角上扬的弧度加深。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东方破晓之际,一阵快速而整齐的脚步由远及近,直逼院子而来,疲惫的众人瞬间绷紧了心神,警惕看向院门。

仇希音想要站起来,却腿软得厉害,一时竟是根本站不起来。

“砰——”

院门被人粗暴推开,逼仄的院子里,院门一推开,里面的众人便一览无余。

王叔我涨奶了能帮我 第三章

三个月后——

“四哥,你什么时候把皇位接回去?”

懿和轩庭院里,墨景懿与墨元阳隔桌对饮,与墨景懿冷着脸一语不发只顾喝酒不同,墨元阳摆出张苦大仇深的脸,同样的话已经问了不下三回,可对面的人俨然一副听不见的样子。

“四哥?”

“皇位你坐着不好吗?”墨景懿在他连唤数声后,终于抬眼,朝他看了过去。

“我坐着不踏实,毕竟……皇位本不该是我的,而且每天太多事了,我忙不过来,每次上早朝,那些大臣……”墨元阳一脸憋屈,自从大皇兄离世后,四哥是众朝臣心目中理想的皇位继承人,可四哥却硬是把他推上了皇位,他知道,大臣都不服他,只是不敢言说。

“汐儿还没醒,我没心情理朝事。”墨景懿说着朝主卧方向看过去,而后又猛灌了一口酒,“忙不过来只说明你还不熟练,多熟悉就好了。”

“……”墨元阳一脸苦相,这些事是多熟悉就能解决的吗?

“四嫂……”他知道皇嫂是四哥的禁忌,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四哥,可任由四哥这样虚度颓废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然而,不等他找到好的话题,主卧突然传来侍画惊喜的大喊声。

“夫人,你终于醒了……”

墨元阳再一抬眼,对面哪里还有四哥的身影,他像一阵风般卷进了屋里。

四嫂醒了?那四哥是不是就能振作起来了?

这个认知让墨元阳大喜,慢半拍站起身,也跟着往主卧走。

墨景懿冲进屋里,发现慕颖汐躺在床上,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一脸呆滞的样子。

“汐儿?”他小心翼翼地朝大床靠近,而后在床边落坐,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抑制内心的激动,“汐儿,你真的醒了吗?”

侍书和侍画高兴地抱在一起,见四爷已经自己进来了,她们虽然想跟夫人说说话,但也不想在这时候打扰四爷和夫人,眼下他们肯定有很多话要说。

“四爷,长话短说,夫人刚醒,还要好好休息。我们让厨房给夫人准备些膳食。”

她们刚往外边退,碰到进门的墨元阳,忙福身行礼。

“皇上……”

“不必多礼。四嫂确实是醒了?”

“是,不过……四爷和夫人应该有很多话要说。”

“嗯,朕去看一眼,跟他们说一声就走。”墨元阳说着踱步进门,果真只看了慕颖汐一眼,确认她眼睛是睁开的,心里由衷感到高兴,“四哥,四嫂,你们先聊,我先回宫,下次再来看你们。”

“嗯。”墨景懿头也不回地应了声,目不转睛地盯着慕颖汐,生怕一个眨眼,她又睡过去了。

慕颖汐茫然地看着他,她在做梦吗?

她试图抬手,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

“我……”一开口,她的声音也是嘶哑的。

墨景懿立刻给她喂了些水,俯下身轻吻她的额头,小心翼翼地拥着她:“汐儿,你终于醒了。”

“墨景懿?我不是……死了吗?”她刚一开口,嘴巴就被他捂住。

“不许提那个字!”

她费了好一番工夫,才回想起之前的事:“我是在做梦吗?”

墨景懿抓起她的手紧贴自己的脸,让她感受到他的真实存在,因激动与喜悦,眼里甚至有微许的湿润。

“汐儿,你不是在做梦,是真的,你还活着!以后一定不可以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你当初那样做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觉得我能承受失去你?”

“那墨峥……”她与墨峥体内都植了生死蛊,她若没死,意味着墨峥也还活着?

“他死了,三个月前,在羌瞿国山城之上,我们那几剑刺穿了他的心脏,他没撑多久就死了。”

“那我怎么没死?”

他叹了口气,实在忌讳从她嘴里听到那个字眼。

“鬼医救了你。”

“鬼医?”慕颖汐更诧异了,先不论鬼医为什么愿意救她,即便愿意,生死蛊本无解,他怎么救?

“你刚刚说三个月前……所以,我昏迷了三个月吗?”她更茫然了,猛然想起糜大爷对自己的嘱托,她拉着他急切地询问,“小涵呢?你有没有把她从云叶山庄带回来?糜大爷走了,他临终之前将小涵托付给我……”

“汐儿,你刚醒过来,别激动。放心,小涵早已经带回来了,怕她沉浸在糜大爷逝世的悲痛里,我暂时让蓝嫣代为照顾她。我一会就让葛晁传信告知蓝嫣,让她把小涵带回来,她们要是知道你已经醒过来肯定会很高兴的。现在你先别想这些事,照顾好自己最重要,知道吗?”顿了下,墨景懿又摸着她的脑袋询问,“饿了吗?”

“嗯。”只要小涵没事,她就放心了。

她现在一思考脑袋确实很疼,干脆什么都不想,等她恢复了再说。

恰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四爷,夫人,药粥已经送过来了,侍书能进来吗?”

“进来吧。”

侍书搁下锦盘,端起药粥要给夫人喂食,被墨景懿接了过去。

“我来吧,侍书,你先出去。”

“好。”

之后,墨景懿舀了药粥,在嘴边吹凉后,一勺勺喂进了慕颖汐的嘴里。

慕颖汐很快又睡下了,墨景懿守在床边,不舍得离开半步,很担心她刚才短暂的清醒只是虚幻。

慕颖汐再次醒过来已经是翌日的中午,她没有看到墨景懿,询问了侍书后知道他一早便进宫了,至今未归。

她在侍书的伺候下喝完了药膳。

“夫人,你还要再歇会吗?”

慕颖汐轻摇头,她睡得已经够多了。

“侍书,侍画,你们跟我说说我昏迷的这三个月里以及我不在北墨国时都发生了什么事。”她忆起昨日醒过来时墨元阳一身龙袍出现在屏风口的场景,总觉得她错过了很多事。

“好。”侍书和侍画在慕颖汐的示意下,坐在了床边,开始将这几个月发生的事娓娓道来。

这半年来北墨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程太师与羌瞿国勾结的证据被墨景懿找到,墨宇翔蛊毒发作,去寻皇后索要解药,程灵失手杀了他,程家入狱,之后墨元阳被墨景懿一手推上了皇位。

“四爷才是皇位的最佳人选,只是他不当,太后被气坏了。现在他们母子又闹不和了。”侍画小声地朝她低语。

话音刚落,她就被侍书重重拍了下。

“侍画,话不可以乱说。皇位是现在的皇上坐还是四爷坐,轮不到我们来评议。”

侍画吐了吐舌头,不敢再多嘴。

“他为何不当?”慕颖汐却没在这个话题上打住,而是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程灵告诉过她,墨宇翔和墨景懿会反目成仇是因为墨宇翔抢了墨景懿的皇位,他要夺回皇位

文学

所以想借助红莲女的能力,才会在官沙道拦截她的花轿……

她以为,他至少是对皇位有执念的吧,眼下有机会,他又为何放弃?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