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豪门,小明的快乐生活

Related Post

放荡豪门 第一章

乐生努力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张苍老的,满脸皱纹的老人的脸。

他嘶哑地询问,“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老人说,“前天我骑着三轮车在路边的草丛看见你了,当时你全身血糊糊的,我吓一跳。不过仔细一看你就是外伤,没多严重的。我家里就一个人,就把你带回来了。”

乐生点点头说,“等我好一些了,会拿钱报答你的。”

老人嘿嘿一笑说,“小伙子你安心养伤,我不缺钱,不需要你报答我。”

乐生虽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全身多处的擦伤,一动就疼,让他十分的难受。

又过去了两天,乐生才觉得好了一些,可以下床四处走走。

人偶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如果它能动晚上肯定就来找自己了,多半是被冷子言控制住了。

乐生想着询问了老人,得知了一个很意外的消息。

昨天晚上那片荒地坍塌了,底下的空间自然也没有了。

老人并不清楚他跟其中的关系,只当是故事说着。

传闻那底下曾经是一位古人秘密行动的一个地下室,后来古人惹到了当朝的一位大官,据说死后被分尸,埋在里面。

乐生的身体彻底恢复了,他并没有离开村子,去了一些钱给了一户农家一些钱,让他们帮忙收拾了一座空屋子暂时居住。

那天的爆炸不知道是不是冷子言搞出来的,如果是他,他有可能没出来就被困死在里面了。

冷子言死了,人偶也没能够出来。

时间久了,季浩然的灵魂会怎么样呢?

乐生想要等一段时间,等有新的变化,等他出现。

过去了半个月,村子里的人都认识了乐生。

大家都很好奇他是来做什么的,整天不跟别人说话,也不做别的事情,没事的时候不是睡觉,就是眺望远方。

有的人说他是富二代,可能惹怒了什么人到村子里躲避。

有的人说他是一个作家,来村子里找灵感来了,也有人说他是一个混吃等死的人,所以才什么事情也不会去做…

乐生的生活的确很是颓废,混吃等死形容也不为过,他卡里还有几百万,混吃等死又如何呢?

一天下午,天空灰蒙蒙的,似乎要下雨了。

乐生突然坐了起来,朝荒地的方向猛跑了一段路,他隐隐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

四周安安静静的,没有风,树木,草花都静止不动。

“季浩然,是你吗?”乐生胡乱地走着,他走的累了,失望地往回走,在房子前依靠着休息。

忽然一个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逐渐靠近。

乐生一摇头愣住了,那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笑得一脸的邪魅。

“季浩然,你回来了。”乐生上前,拉住了小男孩的手。

这是一个有血有肉,还有呼吸的正常的小男孩。

小男孩并没有反驳,依旧笑着,他缓缓地用童稚的声音说,“哥哥,你在找什么人吗?是不是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人?”

“是…”乐生松开了他的手,起身说,“不是一个人,他是一只鬼。”

“童童!”一个十七八岁的女人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乐生,拉住小男孩的手说,“不好意思,我弟弟说话不分人的,说了什么奇怪的话,你别介意。”

放荡豪门 第二章

等回到游戏大厅。

张封还未在剩余的半个小时内休息一会,等待下个世界来临,就发现好友私信又随之响起。

等打开,是李认来的信件。

他言,

‘张大哥,不好意思啊!关于您刚才交代的事情,我们这边确实没有发现什么有效的消息。

但我也听唐墨那边说过了..总的来说吧..唐兄弟那边,能帮上您的忙就好..

并且我刚才去唐墨那边了,可是您正好走了。

我正带着这段时间搜集来的复活道具,说亲自交给您..

现在我正在等传送符的冷却,大约还有九分钟的时间,就可以回往游戏大厅。

张大哥要是不忙的话,您等我一下,我这边还有一些好茶,远远比唐墨这里还好的茶,说让您尝尝。

还有我在上个世界内,搞到了一些朝廷贡酒,虽然品级不高,也没有什么加持,可是味道不错。

我这边想尽了不少办法,才搞到了十坛,想给您一

文学

块送过去..’

信件里,李认话里话外,都透漏出不止是唐墨会表明‘忠心耿耿’的善意,就连他也不甘人后。

如今,虽然他没有什么关于清哥的消息,但也抓紧筹备了一下最近收来的复活道具。

并且不止是有道具,就连一些张封喜欢的美酒、好茶,他都非常上心的搞来了一些。

就等着张大哥回来的时候,一块给送过来。

也不难看出,他是时刻记得张大哥的好,也记得之前的恩情种种。

现在他只等个机会,只要大哥说个时间地点,他马上就亲自过来感恩,没有什么身为第一会长的架子。

至于原先多跑了一趟四阶世界,浪费的传送符,区区一些大千点数,还有百忙中多跑一趟,这都是无所谓的事。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人要有敬畏之心,也要有感恩的心。

他现在就在履行他心中信奉的话语。

可也正是他这样的做人原则,上头才越发扶持,他公会内的高手也越来越多。

虽然还比不上唐墨的豪气质量,可是第一公会的名头,确实是在他的身上。

蓝星上的众人认可。

或者说,也是有上头的影子在其中,代表的本就是玩家众人,集体的强盛。

第一公会,不为过。

但哪怕是这样,强如李会长这样的玩家,想收复活道具的事情,也是非常难。

因为总不能听说谁有复活道具了,就像是土匪一样抢吧。

现实的秩序,本就是他们两大公会,和上头牵头在极力稳定。

他们不会自己砸自己的规矩。

可也正是这样,一切按价格、公平,与个人利益为出发点。

对比如今越来越稀有的复活道具来说,哪怕是最便宜的低阶复活道具而言,九牛一毛都不为过。

很多玩家获得复活道具,都想卖个好价钱。

这也是复活道具在蓝星大千的高阶玩家大肆收购下,价格越来越高,已经突破了天际。

十万大千点,只是竞拍的起步价。

可谓是只要哪位低阶玩家爆出来了一个,直接身价过万,鸟枪换炮,装备拉满。

且与同时,张封一边等待李认,一边闲着打开论坛的时候。

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封置顶帖子,目前热度最高的帖子。

【恭喜张神晋级十阶!】

张封看着看着,发现大部分的话,都是追捧的话。

这个没什么看的,再看下一个。

谁知道刚退出来,张封发现原先的帖子,都被玩家们给翻出来了。

如今排行最高的帖子,置顶的七个帖子,是从热度排行第一的【恭喜张神晋级十阶】,一直到第七热度的【恭喜张神四阶】

真够统一的。

正好是从十到四,一个没落下。

全部翻新了出来。

还被玩家们统一默契维持着,保持顺序不变。

但第八个帖子,就是唐墨公会的工作贴。

平常就是一些闲人闲聊,或者一些玩家寻求帮助。

只是现在,或许是自己今日回归,上面倒显得一片热闹。

消息从平日来的每秒数百条,变为了如今几万几万的增加。

可是原先的几百条,虽然少,但都是说的正事。

比如某些小号,喊公会内的大号接晋级任务,或者是贩卖一些稀有道具,很少有无用的信息。

如今,也全都是‘恭贺张神喜登十阶玩家!’

但在下一瞬间,突然一个楼层断开。

张封看到这位名为孟防的三阶玩家,没有说什么恭喜自己的话。

反而在说‘他获得了一件道具..’

瞧见这位不合群的玩家,张封把目光望了过去。

发现他紧随其后,或许是怕破坏楼层,犯众怒,于是就紧接着发言,并且还贴出了一件道具的属性截图。

4564..楼,三阶玩家孟防:

‘“物品:精致的护身符..”

类型:消耗品。

品质:三阶、黄色

特性:复活。

“复活:佩戴护身符后,玩家死亡时,将会复活在当前世界的随机位置。”’

发完截图,他还紧接着在其后发言:‘小声问一句,唐会长,唐大神,这个东西咱们公会收吗?’

4568..楼:‘我不是唐大会长,但是我想说的是..你这个是..复活道具?!’

4..楼:‘楼层尾号28的大哥,你发了啊!’

4..楼:‘亲眼目睹一位土豪的诞生!’

4..楼:‘孟防兄弟的运气好啊!平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张神,现在就在游戏大厅!你还找唐神干什么?你直接私聊张神啊,说不定还能留个眼熟!’

4..五阶玩家贺黑熊:‘我觉得,孟防小兄弟有

文学

这么好的运气,都是托张神的福!’

‘对,黑熊大佬说得对,绝对是托张神的福!’

‘+1’

随着孟防的回帖落,下面清一色都是祝贺与羡慕的交朋友话语。

好似名为孟防的玩家,在这一刻成为了万众瞩目的香馍馍。

如今身在大厅内的孟防,也是第一次在所有玩家面前露了一次脸,不由满脸激动,精神上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并且在他想来,说不定真如那个玩家所言一样。

自己现在忽然来了这么一下,真能在张神那里露一次脸,混了一个眼熟!

可在下一刻。

虽然远在游戏世界内,但时刻关注唐墨公会帖子的李认,就提前联系到了他。

示意三分钟以后在游戏大厅内交易,价格二十万。

这价格远远高于二阶复活道具的收购价格,动作也比唐墨的人都要快上一步。

或者说,唐墨知道了自己这次已经算是为张大哥办了事,那稍后的功劳,就可以稍微让一让。

放荡豪门 第三章

一股大风袭来,那几百个童男童女在顷刻间被掀翻在地。

叶千秋冷然注视着东皇太一。

他没有见过东皇太一。

但是,当见到东皇太一的这一刻,他便知道这一定是东皇太一,从他的身上传来的那股气息,令人极为不舒服。

此时,正值海水上涨之时,巨浪冲上外围的礁石,不时发出使人心颤神荡的声响。

常年不化的云雾随风消散,云雾蔓延到远处的海面之上。

苍茫的烟水里怪影幢幢,恍若海市蜃楼的太虚幻境。

岛边的海滩处怪石乱布,岛身被风浪侵蚀得无比严峻。

狂风卷进礁石的间隙里,浪花四溅,尖厉的呼啸犹如鬼哭神嚎,闻者惊心。

叶千秋的心神在此刻是前所未有的宁静平和。

蜃龙制造出的海市蜃楼魔境幻象,正在朝着东皇太一无尽的蔓延而去。

如果,东皇太一连蜃龙的海市蜃楼也破解不了,那这个东皇太一,也就不配做他的一合之敌。

剧裂磨擦的声音在岛边响起。

一个巨浪翻来,来到了碎石滚动的险滩。

东皇太一就飘在那里,只听得他一声长啸,凌空而起。

一抹阳光破雾而下,刚好把他罩在光亮之中。

此时,海市蜃楼在顷刻间消失。

东皇太一的目光朝着叶千秋看来,二人的眼神交接,天地顿时发生了变化。

天际边,一抹又厚又重的乌云,挟着闪动的电光,带着铺天盖地的气势,正朝着无名岛上票啦。

这股乌云压来知势,看得让人心生寒意。

叶千秋站在蜃龙龙首之上,两手负后,目光如电。

东皇太一朗声说道:“多年前,当我第一次得知你的存在时,我便已经从星象之中算到了你定然会成为我此生最大的劫难。”

“我本以为,当我继承了冥神的力量之后,我们之间才会有这么一战。”

“但是,我好像高估了你的忍耐力。”

傲立龙首,神态自若的叶千秋没有说话。

东皇太一不动声色的破掉了蜃龙的海市蜃楼,已经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实力。

锵!

太玄剑招摇而出,暴涌出一团光雨,接着雨点扩散。

刹那间,叶千秋的身前身后尽是光点。

东皇太一的衣衫本来被海风不停的吹拂着,此时却是静止下来。

只见他一脚轻轻踏上虚空,当即便发出有若闷雷的声音,轰传于天地之间,回响不绝,威势慑人。

整个孤岛好似都摇晃了一下,把浪声风声,全盖了过去。

叶千秋身前的光点倏然散去。

叶千秋身前的太玄剑凝立当空,不动如山。

东皇太一望向天际,好似正在看那天际之中正在朝着这边移动而来的乌云。

“人法地,地法天,道法自然。”

“天人交感,四时变化,阴阳有道,人心幻灭。”

“太玄子,不愧是道家百年来的至强者。”

“单单是这份牵引天地气机的神韵,就已经超过了道家从前的许多大师。”

叶千秋终于开口道:“东皇太一,你还在等什么?”

“如果你再不出手,那你可就没机会了。”

东皇太一呵呵一笑,道:“这么多年来,我曾经见过不少宗师级别的人物。”

“但能像你太玄子这般的,还从来没有过。”

“你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叶千秋淡淡说道:“谁?”

东皇太一道:“玄微子,王禅。”

“初代鬼谷子,王禅?”

叶千秋一挑眉,有些意外。

东皇太一道:“当年,我尚在邹师门下学艺,曾经有幸追随邹师见过一面这位初代鬼谷子。”

“这位初代鬼谷子,也和你太玄子一般,有着强大的神韵。”

“可惜啊……”

“纵使他是天纵奇才,也终究抵挡不住冥神的力量。”

“太玄子……你以为你能战胜我吗?”

“你可能不太了解,东皇太一为什么是东皇太一。”

就在此时,东皇太一全身的黑袍忽然飞扬而起,猎猎狂响,远去的云雾突然绕着他急转起来,情景诡异之极。

叶千秋见状,淡淡一笑,手往后收,好久没有碰到值得让他倾力出手的对手了。

他倒是想看看东皇太一的手段。

此刻,叶千秋的心灵彻底敞开,那一刹间,叶千秋融合入了天地之间。

天际边的雷鸣之声,渐渐传来。

东皇太一傲然立于卷飞狂旋的浓雾之中,不住的催发他的功力。

一股强悍至极的气息,渐渐的从东皇太一的身上散发出来。

东皇太一见叶千秋一动不动,心中多了几分欢喜。

尽管高明如初代鬼谷子王禅,在他全力施为的压力和强劲的气势催迫下,也必须改守为攻。

自他功力大成以来,还从未有人可像叶千秋这般能与他正面对峙这么久,更不要说任他提聚功力了。

他早已经跨过了天人合一的界限,将阴阳术修行到了筑元归基,只差一步,就能冲击传说之中的元丹之道。

此时,整个天地的精气不住的顺着他的毛孔往他的体内流入。

这些精气转化为真元之气,他已经感觉到了冥神的召唤。

但是,想要继承冥神的力量,必须破解开那道封印。

太玄子挡在这里,不由的让他想到了传说当中布下封印的神界正神。

东皇太一深吸一口气,气势在不停的暴涨之中,明灭不定的幽光已经将他的身躯给全部包围。

叶千秋双目神光电射,无悲无喜。

无论东皇太一表现出了如何庞大可怕的气势。

但他的气势总是如影随形,伴随着东皇太一的气势不住增长着。

叶千秋就是想看看东皇太一到底走到了哪一步。

他犹如那一叶轻舟,无论波涛如何汹涌,总能在波浪上任意遨游,安然无恙。

轰隆!

雷鸣声传来,风雨将至。

嘭!

东皇太一终于出手了。

他浑身裹挟着幽光,出现在叶千秋身前丈许处,一拳击来。

这似乎和阴阳家常用的阴阳术法手段不同。

刹那间,无名岛上空,云雾旋飞狂舞。

东皇太一的这一拳,看似平平无奇,毫无花巧,但却是显尽了天地微妙的变化,贯通了阴阳两道的秘密。

饶是叶千秋也不由的眼前一亮,他倒是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奥妙的拳法了。

就在东皇太一的拳头再进了三分时。

叶千秋的眼中爆出无可形拟的精芒,太玄剑早已经化作一道长虹,冲天而起。

叶千秋忽然从蜃龙的脑袋之上跃起,速度激增,有若脱弦之箭,游龙破浪般轰然出击。

叶千秋也挥出了一拳,这一拳直接与东皇太一的拳头隔空相交。

两股庞大的拳力相交,在天地之间形成了一道淡淡的余波,朝着周围不停的散去。

广布岛上的云雾,瞬间被这两道恐怖的拳力所带来的无边劲气给震散。

狂风暴卷起来。

东皇太一急速往后退去。

轰!

一道电光如同金矛一般穿云刺下,在半空之中形成了无数根状的闪光,历久犹存。

朝着东皇太一急速轰去。

嘭!

雷光击中了东皇太一的幻影。

东皇太一的身法之快,绝对是冠绝当世。

他的身形变幻之间,充满了神秘奥妙的味道。

叶千秋见状,不禁感觉到有些神奇,东皇太一的境界好像很是玄妙。

他似乎掌握着一种本不该属于这个人间的力量。

这种力量将他本身的力量无限增强了。

此时,天地失色,乌云盖顶。

滂沱大雨漫天打下,茫茫的风雨雷电中,成为了最好的战场。

叶千秋只要愿意,可以在顷刻之间,将云海之中的雷电给聚集起来,尽数朝着东皇太一给轰去。

但是,叶千秋感觉到了东皇太一身上的那股异样力量,所以,他想要搞清楚,东皇太一到底和神冥两界的神冥沟通到了什么地步。

远处,东皇太一遥遥看着叶千秋。

他已经十分肯定。

这威震天下的大秦国师太玄子,早已经步入了前所未有的超凡入圣的境界。

这天地之间的大势,都已经成为了他强劲无比的后盾。

若非他身上有着那股来自冥神的力量。

就刚刚那一拳,太玄子那澎湃惊人的力量足以将可把他炸成粉末,不留丁点痕迹。

东皇太一没有想到,太玄子不施展道法,也有如此强横至极的恐怖实力。

这让东皇太一有些没有想到。

他双臂招展,高呼道:“吉日兮辰良,穆将愉兮上皇;抚长剑兮玉珥,璆锵鸣兮琳琅。”

下一刻,东皇太一仿佛变成了一个无尽的黑洞一般。

天地间的灵气如同千川百河般朝着他的身体内猛灌而去。

东皇太一狂吸着这天地灵气,身前渐渐凝出一张遮天蔽日,巨大的面孔。

那是一张似人非人的面孔,一张面孔遮蔽天日。

东皇太一再狂喝道:“瑶席兮玉瑱,盍将把兮琼芳;蕙肴蒸兮兰藉,奠桂酒兮椒浆。”

“灵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满堂;五音纷兮繁会,君欣欣兮乐康。”

一股奇妙的乐曲之音从天地之间悠悠传来,仿佛能直接触碰到人的灵魂。

东皇太一朝着叶千秋寒声道:“没有人可以挡得住我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击,太玄子,即便是你也没有能力办到!”

“冥神一击!”

随着东皇太一话音的落下。

一股浩荡磅礴的力量从他身前凝聚而出的那张面孔之中涌现而出。

东皇太一化作一团电光,流星追月一般划过虚空,循着一道包涵了天地至理的弧线,朝着叶千秋杀来。

叶千秋一拳轰出。

东皇太一驱使而来的光球瞬间爆炸开来,变成潮水厅卷般的剑雨,一浪接一浪朝着叶千秋冲击狂涌。

叶千秋周身泛起一层光膜,将这一浪又一浪的剑雨给挡在了外面。

片刻之后,剑雨敛去,东皇太一的身躯出现在半空之中。

他如飞鹰一般急掠升空,朝着山顶急扑而去。

叶千秋见状,顿时明白了东皇太一的心思,此獠想要声东击西,前往山顶,破解封印。

叶千秋飞身而去,朝着东皇太一的后背轰出一拳。

东皇太一心头警兆急升。

他身后骤然出现那道鬼面,将叶千秋的这一拳给挡住。

叶千秋看到那道鬼面竟然能挡住他的一拳,不禁诧异不已。

当即,再轰一拳。

他倒要看看,这股力量到底有多么雄厚。

嘭嘭嘭!

叶千秋连轰三拳。

东皇太一是有苦说不出。

他所拥有的这一部分冥神力量,是有时效性的。

如果不能在冥神力量消退之前,将封印给彻打开。

那他便只能死在太玄子的拳下了。

他现在根本不敢回头。

一旦回头,便更会被太玄子给拖住。

只有硬抗太玄子的拳力,只要冥神的那部分力量还在他的体内。

他就是不死的存在!

天地的灵气还在源源不绝的朝着东皇太一的身体涌入着。

天空之中,轰鸣之声不绝,电打雷击,明灭不休,威势骇人至极。

叶千秋突然速度暴涨,直接横空一跃,挡在了东皇太一的前面。

东皇太一见状,急速闪躲。

叶千秋快攻上去,不让东皇太一有喘息的机会。

一边快攻,叶千秋还一边喝道:“东皇太一,你身上的这股力量,是来自冥界的哪一位神灵!”

东皇太一冷哼一声,道:“关你何事!”

“太玄子,你阻挡冥神的降临,来日定然会受到冥神的惩罚!”

叶千秋道:“你再不停下,我只能直接将你灭杀了!”

东皇太一已经看到了山顶的法阵符文之光,他爆喝一声,倾尽全力,施出浑身解数,轰出浩荡一拳。

叶千秋见状,冷喝一声,“找死!”

下一刻,叶千秋双手捏决。

云海之中,千百道电光激打而下,震破了虚空,强烈至使人睁不开眼来的庞大电光朝着东皇太一迅速轰来。

叶千秋早已经急速而退。

东皇太一感觉到了这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登时心头大骇!

赶紧疯狂的催动体内的冥神力量,想要撑过这一劫。

下一刻,大片云雨雷电移聚至无名岛上空。

刹那间,天地失色。

轰!轰!轰!

千百道雷霆直接将东皇太一给湮灭。

蜃龙匍匐在岛下,瑟瑟发抖。

叶千秋漂浮在半空之中,蹙了蹙眉头。

本来想从东皇太一口中问出一些关于冥界之神的具体事情。

但是,这东皇太一死不悔改,他身上的那股力量,十分诡异。

叶千秋连连轰出了数拳,居然也没将东皇太一打死。

只能是施展天雷将东皇太一给直接灭杀。

雷霆海渐渐散去。

东皇太一的身形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叶千秋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东皇太一的气息。

就在这时,叶千秋却是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太对劲。

他急忙飞身而起,飞到了高空之中,凝望着山顶的天绝地裂大阵。

只见那本来完好无损的大阵,突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一束幽光从那大阵之中直射而出,朝着天际之中涌去。

一股幽深强大的气息仿佛要从那道缝隙之中涌现出来。

一道声音仿佛从九幽地狱之中传出。

“是谁!”

“是谁灭了吾之分神!”

这时,又有一道浩渺的声音传来。

“东流不溢,孰知其故?”

“姜,你过界了!”

随即,一道道浩渺气息从那缝隙之中传出。

一道道战斗余波从那缝隙之中传来。

叶千秋面色一肃,严阵以待。

数十个呼吸之后。

一道金光从那道缝隙之中窜出,出现了一道人影,那是一个浑身笼罩在金光之中身着金边衣裙的绝美女子。

只见那女子衣袂迎风飘扬,似欲乘风而去,她朝着叶千秋微微一笑,然后抬手朝着那破裂的缝隙打入了数道符文。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