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书包网h文

Related Post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第一章

《宫少》2019年4月1日正式开始更新连载,历时一年零五十八天,终于在此刻画上句点。

今年是我来云起的第三年零一个月,这本书也是我在云起完本的第三本书。

小声bb一句,那啥,我以前挖的某些坑坑不算,嘿嘿嘿嘿。

不管如何,一段漫长的旅程终于结束,原谅我手速渣更新渣的任性,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好啦,还是那句话——

山高路远,咱们山水再相逢,谢谢小公主们的不离不弃。

·

关于番外。

简介中的网红马甲,我决定不写,原因在正文中回答过的。

还打算写两个免费的番外,电竞马甲和宝宝综艺,当作送给读者宝宝们的福利。(完结后见到突然更新,就是免费福利番外哟~)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第二章

纸包里的东西就是昨晚那只莲花龛里的。

经过香火焚烧后,王瞎婆子亲自将其交到江执手里。

而对于昨晚的情况,江执边吃饭也边给盛棠讲述了一遍,可谓是声情并茂……

事实上,用嘴巴去说的远不及亲眼见着的精彩。

用江执的话说就是,现场如果架一摄像机,那就是妥妥的恐怖片片场。

话说那王瞎婆子利用隔热防燃物质上演了一出戏法后,接下来的时间里就是个人秀了。

当时后半夜。

森森的暗意,连月光都被遮住了,周围又没路灯,如果不是眼前那堆火和江执手里的手电筒,那绝对是两眼抓瞎一团黑。

就在这么个时刻,王瞎婆子浑身颤了半天,再开口时就是个女人声音。

要说这嗓音吧,挺魅,挺撩人的。

绝对能把男人心勾得痒痒的那种。

可是,江执绝对相信,没几个男人能在这种情况下会对这种声音心里发痒,因为,这声音是从一个满脸沟壑皱纹的老太太嘴里出来的。

王瞎婆子从蒲团上站起来,嘴里还咯咯地直笑。

朝着江执这边过来。

一步一步的,很能准确判断他所在的位置。

直到在他面前站住。

脸抬得挺高,从这角度看,就像是在跟他对视。

江执没躲没避。

借着眼前的这点光亮看着王瞎婆子。

那一刻江执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跟着王瞎婆子来看“热闹”的人没什么下文,甚至还被司机师傅再提及时有嘲讽之意。

普通百姓如果见着这些,不用进行到王瞎婆子状似被附体这一环节,就单说前面的“戏法”部分可能就叫观者肝颤了吧。

江执就是想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王瞎婆子开口了,还是那道女人声——

“你以为请了她,你们的问题就能解决吗?想得简单。”

江执笑得清淡,“你是谁?”

“我?”王瞎婆子(女人)又是一阵咯咯笑,“我就是被你徒弟带出来的啊,她阴气重,我跟着她最合适。”

“你想跟到什么时候?”

王瞎婆子(女人):“跟到……她精气

文学

耗尽为止喽。”

说到这儿,

文学

她掩唇笑,笑得瘆人。

江执想了想问她,“你是怨灵还是仙家?”

“是怨灵,也是仙家喽。”王瞎婆子说着,面露凶恶,却又是一副娇滴滴的姿态——

“你们打扰我修行,尤其是你那徒弟,我得要她去死才行啊。”

“别啊。”江执不紧不慢的,“她如果死了,你信不信我能让整个墓都塌了,到时候你连修行的地方都没有。”

王瞎婆子(女人)一愣,很快冷笑,“你撒谎,你有这么大本事?那可是汉墓,是古墓呢。”

“你都把我心爱的姑娘给弄死了,我管它什么汉墓古墓的。”江执神情转冷,“我不管你是人是鬼,还是什么仙家不仙家的,谁给我找不痛快,我就会让她也不痛快。”

王瞎婆子(女人)抿嘴,良久后说,“你在威胁我?”

“对,我威胁的就是你。”江执冷淡,“今晚我是花了钱的,既然有人愿意从中调和,你最好就给我识相点。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守的就是规矩,真把我惹恼了,我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话至此,他忽而又一笑,“或许你附我身上,看看是你能报复得了我,还是我能折磨死你?”

王瞎婆子面色异样。

嘴角像是在抽动。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第三章

领御,客厅里。

双清放下了手机,刚才又拨打亦朗电话了,依然处于关机状态,她这原本阴沉的心情变得更差了,“这孩子,存心气我呢?”

“别想这么多了。”盛世林拄着拐杖轻轻一叹,看到妻子忧心忡忡的,她轻声安慰,“都这么大的人了,不会有事的。”

双清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是生气了吗?”

“……”老爷子陷入了沉思,“也说不准。”开始从自身身上找原因了,“做为家里的一员,其实我们所做的任何一个决定,都有必要跟他先说,这是一种最基本的尊重。”

双清若有所思,“如果是说恩善母女住进来这件事情,跟盛誉时颖也没有打招呼呢。”

“他们不闹情绪,是因为他们是成年人,一直在尊重我们。”对于这一点,盛世林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感觉他们对这件事情也有自己的看法。”

“啊?”双清吃了一惊,仔细一想,也觉得有可能。

因为自从这对母女住进来以后,盛誉小颖吃完晚餐除了散步就是上楼,很少和大家聚在一起。

很多的时候,连早餐都没吃就走了。

客厅里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双清有点进退两难了,原本是好心好意帮忙,现在一看……好像在帮倒忙啊。

“老公,你说……我是不是给亦朗添堵了?”双清也意识到了些什么,她内心越来越慌。

盛世林神色凝重,“亦朗最近心情不好,可能看谁都不顺眼吧。”

“那他这把自己封闭起来,连家人都不见,咱们也帮不了他啊!”

盛世林拿起手机拨打宝贝孙子电话,居然有铃声传出来?他赶紧开了免提,小声说道,“通了通了,亦朗的电话。”

双清欣喜万分,从他手里接过了手机。

没一会儿铃声结束,手机那端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爷爷。”

“亦朗,你在哪儿呢?”双清屏息问道。

过了一会儿,才再次传来他的声音,“奶奶。”

双清急中生智,声音虚弱地说道,“亦朗啊,奶奶生病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盛世林转眸,有些吃惊地看向她。

亦朗没有说话。

“奶奶胃不舒服,浑身泛力……”

“让姑父看一下吧,有病就别拖,家里有这么大一个活神医呢。”他轻声打断。

双清一点也听不清关心与担心,她顿时感到心寒。

“盛亦朗。”于是,很严肃地唤了他的名字,“你这是什么态度?奶奶生病了,你难道都不回来陪几天吗?”

“家里不是有恩善陪着吗?”手机那端的男生淡淡地说。

“你……”

“奶奶,我还有事,先挂了啊。”

通话结束后,盛亦朗暂时把爷爷的号码也加入了黑名单,没错,他用这样一种方式抗议着。

再次拨打,已经打不通了。

双清真的好生气,但也很无奈。

大口大口呼吸着,最终揪住了胸口,一股钻心的疼朝她袭来。

“老婆子,你怎么了?”盛世林赶紧扶住了她,开始着急地唤人,“快来人!管家!管家!”

“快通知顾之!”

然后,这里就忙成一团了。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