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个月前 (02-11)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收起] 文章目录

军警雄液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军警雄液

军警雄液 与子乱系列小说

第二章

这一嗓子,着实是把周言吓了一蹦。

嗓门大不大倒是另说,主要是这声音......还真的是个女的啊。

咱们大概描述一下这位‘大姐’的身材哈,身高大约是和林溪差不多,一米七五左右,但是林溪高是高,却很是纤细苗条,但是眼前这位可真的是看不出一丁点女性的柔美,整体身板子的宽度与厚度都比林溪要壮实老多,由于摩托防护服比较紧身,甚至能隐约的看出对方胳膊上的肌肉轮廓。

就这么说吧,要是周言和这大姐打上一架,那他估计最多能坚持三分钟,然后对方就得跪下来求他不要死。

什么?你问‘为啥穿的是紧身的衣服,之前却没看到胸?’

练健身的男人,胸基本都比女人大,这不是常识么?

随着这大姐的一嗓子怒吼,那位轿车里的司机也是不敢多犹豫,赶紧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也对,万一他躲在车里装没听见,人家来气直接把车给卸了咋办?

“大姐......对,对不起!”司机一下车,就赶紧道歉。

这司机穿着一身休闲服饰,看起来也都是名牌产品,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

“叫谁大姐呢!”女人又是一声怒喝!

“对......对不起......”男司机在这暴力女人面前也是不得不怂,但是看不见对方的样貌,所以没办法确定对方的年龄,但是咱有一说一,就单凭这粗狂的嗓门,叫一声大姐应该不过分。

还好,就在这人拿不准对方的称呼的时候,这位‘大姐’也是将自己的头罩给摘了下来。

一头乌黑的长发瞬间披散下来,白皙的皮肤也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在头盔里憋了太长时间,微微显得

军警雄液 与子乱系列小说

有些发红。

这是一张很美的脸蛋,不论是皮肤,五官,还是下颚的线条,都很是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特别是那双眼睛,明亮,眉骨很高,带着很明显的东欧风格,愤怒之余,更是显露出一种别样的魅力。

就这个脸蛋,放在任何一个女人的身上,那都是值得骄傲一辈子的资本。

可是......偏偏长在了这么一副身体上......就像是把一个美丽少女的脑袋砍下来,然后安在了一个农民工的身上一样,显得格外的突兀。

而随着这少女将头盔摘下来,周言和那位开车的男子也都傻眼了,俩人盯着少女的漂亮脸蛋,怔怔出神。

“你他娘的看什么呢?!”

见司机盯着自己的脸出神,少女又是一声暴喝,上前就抓住对方的衣领,而且还直接举起了沙包大的拳头......那感觉,就好像是对方盯着她全身上下最不满意的地方看一样。

而就在这拳头即将往司机小哥的脸上招呼的节骨眼上

“哎~别打别打!

突然的,一个一听就上了岁数的声音传来。

几人朝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就见一个老人一颠一颠的跑了过来。

这老人估计也七八十岁了,个头很矮,最多165,脑袋上白花花的头发,厚重的眼袋下面是零星的几颗老年斑。

而这个老人,算是12城区侦探协会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一个人物了。

今天是周言第一次来侦探协会,否则,他肯定也认识这老头子。

军警雄液 第三章

打算什么她没说,又问我肯不肯帮她,我当时不肯,但也没说死。

前王爷实力犹在,即便找到阿良,他们也不一定能在一起。

我用这话拖延,月娘半信,我说我也急,为当王妃,把当皇妃的机会都放弃了,她还不信我?

这下她全信了,如果是红姑,肯定巴不得让她离开,没理由不帮她找情郎。

她信我是有难处,说王爷那边她去解决。

女人狠起来,那是真狠,我替前王爷默哀三秒钟。

等她走了,我把茶楼门一关‘今日歇业’。

回到房间我又把房门关严,窗户也上,坐在铜镜前,默念阿良的名字。

我扮演红姑的角色,但没继承她的记忆,不过我发现使用铜镜不需要记忆,帮前王爷找王妃时连名字都没说,铜镜就主动搜索到目标,找阿良应该也没问题。

只是月娘确信阿良还活着,我没她那么乐观,不知道目标死亡,铜镜会不会找到他的尸骨。

该着我想什么来什么,想着尸骨,镜子里就映出尸骨。

我看着埋在土里的骷髅头,如果镜子没出故障,这应该就是阿良,我不能让月娘看到,她受不住这打击。

万一她铁了心要回现实世界收尸,我们麻烦又大了。

癞蛤蟆金金跟我相处十载,我们已经混的很熟了,但它头脑比较简单,思考不了复杂问题。

和它聊聊天气可以,让它给我提建议,一起商量对策不行。

我在茶楼给它安排了工作,当楼里没顾客的时候,它就负责四处搜查,我还惦记那失踪的‘黑’人和隐藏发声装置呢。

楼主走后戏楼再没传出过戏腔,可我觉着最开始听到的声音和楼主无关。

楼主唱戏我听过,声音位置固定,就在台上,不是整座戏楼在发声。

我坚信楼里有隐藏的区域,大的地方我和大伦都找过了,小地方人进不去,我就派金金钻进去看,比如排水沟、烟囱。

通过我们的不懈努力,终于在戏台下边,找到一件东西。

当时金金吓得俩眼一翻,昏了过去,戏台底下的空间矮,大人趴着钻进去转不了身也不好退出来,里面是支撑戏台的砖头柱子,我估计别人检查就是看看里边有没有东西,或者敲敲柱子,看砖头是不是空心的。

别人已经检查过的,我也不放过,果然就有发现,当时金金昏过去,我拽着它身上系的绳子,把它拖出来,缓了半天它才醒。

一问才知道,它在戏台下边看到了一张人脸,立刻就吓晕过去。

它说人脸不是活人的脸,是人的面皮。

我按它说的位置,从戏台上边,撬开地板,就发现在地板朝下的那面,贴着一张人皮面具。

人皮早已风干,上面挂着灰,也亏的金金检查得仔细,这东西和木头都浑然一体了,不贴近仔细看,很难分辨。

有脸就有手,有手就有脚,有了成果就有动力,于是我在金金的帮助下,从犄角旮旯里,搜出若干碎片,拼出一张完整的人皮。

人皮风干得不像话,好像晒了三年没收的菜干,我泡了许久才让它多少恢复些本来面目。

也是它原本就做过特殊处理,没有腐烂,泡一泡还能泡开。

拼到一块是个完整的人,一个身材苗条的女人,她的头发也被金金找到了,在烟囱里挂着,一绺一绺的,被烟灰包裹着,都是黑色,混一块同样极难辨认。

再说烟囱细,人进不去,金金是坐网兜里吊着下去的。

它最辛苦,所以我答应给它奖励,它要的奖励不难,但挺让我意外。

它不吃虫不喝水,只要月饼,还得是枣泥馅的。

我之前励志做美食主播,学了不少菜谱,国内外面点的方子也收集了一大堆,其中真有月饼方子。

但我不确定癞蛤蟆能吃这个,咱不懂兽医学,别回头把功臣吃死了。

金金在百宝格里没吃没喝,照样能活,这要是吃死了,那多冤。

好在它没事,开始吃一口,后来吃半块,最后吃一块,活得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

只是这个世界没有红枣,只生长一种白枣,或者应该叫它白色浆果,像蔓越莓一样的东西。

金金不太满意,但也能接受,它还是想吃红枣泥,我答应它回现实世界给它补。

在陈清寒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我这边已经完成搜索任务,并且我将割裂的人皮重新缝起来,头发也给粘回去了。

“金金。”我这个工程实施的时间有点长,真正完工是在月娘来找我帮忙之后。

把人皮重新缝好,套到和真人等高的木偶上,再给它披件衣服,看着就顺眼多了。

但金金很害怕这东西,我给它缝一个斜挎包,这样它在包里,我挎着包,走哪都能带着它。

它害怕就会缩回包里,我跟它说那是人皮,不是真人,没什么可怕的,可它说就是这样才害怕。

它让我把人皮放起来,我拒绝了,我费劲弄这个,可不是为了练针线活,我把它摆出来有用。

金金泪眼婆娑地说妖不怕、鬼不怕、活着的芙蕖最可怕。

“会编顺口溜,你还说自己头脑简单。”我抓着布包一捏,攥得蛤蟆呱呱叫。

这一夜,和十年前的那夜有些相似,山雨欲来的夜。

人皮打扮完,城里就开始刮风,妖风一阵阵的,把接上的行人全刮回家去了,商铺关门,家家户户紧锁门窗。

最先起变化的是戏楼,那些亮眼的灯笼全部熄灭,它变回我们刚来时的样子,昏暗阴森。

金金在布包里发抖,它又开始哭,说它害怕到想上大号。

我用手掌按住它,沉着道:“别怕,有我呢。”

它果然不抖了,又变石头了,全身僵硬,像凉透的死尸似的。

陈清寒在边境和妖兽苦战十年,前天刚把它们彻底消灭,全军休整一天,昨天出发往回走,今天还在路上。

没有一个月回不来,今晚皇城若是出事,他准赶不及。

“唉…我惹祸的本事不小,看来宝刀未老。”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19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