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漂亮的老师8,半夜撩老公的污情话套路

Related Post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二章

再一个,因为海城的地理位置,想着海城这里是浊河的入海口,家人若是来找她,最有可能会找到此地。

所以,自己留下消息绝对错不了,只是要麻烦谢大鬼王了。

看着面前广袖轻袍,俊美文雅的谢大人,肖雨栖只能硬着头皮,厚着脸的上前请求。

她也是没有条件,只能创造条件上。

给谢大人留下口信,想来只要大丫姐姐,或者戚叔他们之间,随便哪一位跟着家人出来找自己了。

只要找到海城来。

想来谢大人也能帮着自己联系上对方,然后帮着自己报个平安信。

如此,自己也能安心去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完成那些必须由自己去亲自完成的任务,不必半途而废。

拜托了谢大人帮忙,得到了谢大人真诚的保证后,肖雨栖收了已经收完小乖乖们的胖胖,两人一鬼,在谢大人的微笑目送中,离开了这个让人心里发痛的海城。

肖雨栖与纪允出了城,两人的事情却没完。

某人还记挂着,自己大全内那么多的粮食要分发下去呢。

再去找傍晚时,提醒他们的那位好心老伯之前,肖雨栖只能再度劳动小乖乖们,请她们把大全里的粮食,分送出去给城外各处聚集的灾民。

“纪九,我先让小家伙们去给灾民送粮食,一会再去找那位好心的老伯,回头忙完了,趁着天亮之前,咱们再找个地方给你上药休息可好?”。

在谢之重领着他们去收刮无良富户的时候,肖雨栖不仅仅是收获了粮食,她还收获了富户们的财宝,以及顺了人家的库房,找到了自己急需的烈酒与药品等等。

便是上等的老山参,她都收获了足足五只,端是发了大财的。

纪允对此完全没有意见。

不仅对自家小姑娘要把粮食送出去没意见,对于要先送粮,然后再管自己的决定也完全没有意见。

唯一有意见的是……

“可,都听你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纪允看着已经开始分派粮食,一队队源源不断搬运粮食送出去的小家伙们,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若是可以,栖儿,能不能不要把我看得见你好朋友的幸运给收回去?”。

在看到过这个世间不一样的风景后,他觉得,其实能一直看到也挺好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若是以后小姑娘身边的这些伙伴倘若出什么问题,自己看得见的情况下也能不抓瞎,更能有效的以防万一。

毕竟小姑娘对好朋友这样的存在,信任度可比人还高。

他不理智一些,帮着防范着,万一……

这个要求嘛……肖雨栖当即耸肩表示,“这个我就没办法了!”。

即便这货的胆子再大,再不怕自己的伙伴,不怕时刻见到各色恐怖的鬼怪们,自己也没法给他一直开着阴阳眼呀!

这玩意可是有时效的!

先前给他开,那是因为当时的情况特殊,又跟自己熟了,知道鬼怪们的存在,不怕他害怕。

如今他倒是上瘾了,只可惜。

“我跟你说,阴阳眼有时效的,而且你自己都说了,人跟阴气接触多了对身体不好,所以六个时辰后,你就看不到啦,哈哈哈。”。

年轻漂亮的老师8 第三章

曾大夫才不在乎有没有重伤,他在乎的是凌画许诺给他的酒,有好酒,他自然乐意跑腿,也乐意为她干活,她说救谁就救谁,只要有一口气,他就能救得活。

更何况,榻上躺着的这个人用的毒,本来就出自他手。

但是,他还是要陪着凌画和萧枕演戏,装模作样为萧枕诊治一番,装作十分棘手的样子,将人的心都给提了起来。

曾大夫好一番看诊后,又看了萧枕的伤势,回身对皇帝拱手,给出一句话,“能治,也能解毒,就是费劲些,怕是要一两个月,才能将他身上的毒素除净。”

这是凌画早就交待好的时间。

凌画的打算是,最好让萧枕自己下的狠手受的这一回伤,物超所值,让皇帝与他父子二人关系近些,虽然萧枕已对皇帝不报亲父子之情的希望,但她觉得,皇帝的助力,若是能够借上,那将省事儿不少。

萧枕在京外已做了初一,她在京城要帮他做十五。

皇帝闻言面上明显松了一口气,“你有多少把握?”

“小老儿敢说八成,这天下,怕是除了小老儿,没人能解得了这个毒,这个毒出自百年前的毒圣之手,因太过歹毒,毒圣被人所杀后,留在世上的仅有流落在外的少许,小老儿年少时,看祖父耗尽心血为人解过这个毒,没想到如今又让小老儿碰到了。”曾大夫装的很像,很高深莫测,“陛下若是信得过小老儿,将二殿下交给小老儿就是了。”

皇帝问,“解了毒后,可会落下什么病根?”

“不会。”曾大夫大手一挥,“只要用心养着,定能活蹦乱跳。”

他邀功地看向凌画,“小画当年伤的重,如今活蹦乱跳,都是小老儿给她养回来的功劳。”

皇帝看了一眼凌画,见她肯定地点头,皇帝颔首,“不错,从今日起,你就住在宫里,为萧枕解毒吧!”

曾大夫断然地摇头,“小老儿不住在宫里,小老儿还有药园子要照看。”

“一个药园子而已,朕派人帮你照看。”

曾大夫依旧摇头,“小老儿可不

文学

放心,药园子里的草药,都是珍贵品种,养死了一株,小老儿心疼死。”

皇帝皱眉,看向凌画。

凌画想了想,装模作样问曾大夫,“给二殿下解毒,需要几日?”

曾大夫立即说,“今夜一夜,我就能给他清除大半毒素,此后三日一泡我特制的药浴,七日换一副药方子。”

凌画闻言对皇帝说,“陛下,曾大夫不喜拘束,不如这样,今夜让他留在宫里给二殿下拔剑治伤解毒,明日一早,让他回府,但有需要时,他再入宫帮助二殿下清理毒素换药方子。”

皇帝点头,“也好,朕给你一块出入宫门的令牌。”

曾大夫没意见,“成。”

皇帝对赵公公吩咐,“将二殿下送去怡和殿,他养伤期间,让他住在怡和殿。”

赵公公一惊,连忙点头,“是。”

怡和殿是位于陛下的帝寝殿最近的殿,昔年高祖做储君时曾住过,后来先皇们懒得去御书房时,便临时用来接见朝中大臣偶尔处理朝事之用。

赵公公带着人抬了萧枕,曾大夫提着药箱跟着,一行人匆匆去了怡和殿。

凌画觉得自己可以功成身退了,对皇帝说,“陛下,臣发热了,臣先告退了。”

皇帝这才发现凌画是有些病态,对她关心地问,“怎么发热了?”

“染了风寒,已有几日了。”凌画道。

“你身边不是有这个姓曾的大夫吗?怎么小小风寒,还任其几日不好?”皇帝纳闷。

凌画叹了口气,“臣自当年落了个病根,每到秋冬便要染一两次风寒,发热一两回,以前曾大夫一副猛药下去,臣最多三日就好了,但如今臣已嫁给了小侯爷,总要爱惜身子,以备孕事儿,自然不能再用猛药伤身了,温和的药吃下去,见效慢,要每天半夜烧上一回,七八日才能好。”

“难为你染了风寒发着热还夜里出来奔走。”皇帝知道凌画这三年来掌管江南漕运不容易,就是因为她不止有手段,有本事,还有坚韧的毅力,无论是遭遇刺杀受伤,亦或者病倒,都不曾耽误事情,这些他都是知道的,就因为知道,才更清楚,找一个能与她一般接手江南漕运让他不操心的人,何其难找。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