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破一个十四岁的处

Related Post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一章

当下安娜便急忙给亚德里恩喂下一粒疗伤丹药,没一会,亚德里恩便醒了过来!

醒过来的亚德里恩看到自己跟前的安娜,当下也是急忙问道:

“大小姐,那个箱子…………”

可是还没等亚德里恩说完,安娜便朝他挥了挥手,然后说道:

“亚德里恩管家,你不用担心,箱子并没有丢,你还是先安心认真疗伤吧!免得落下什么病根,到时候就不好治愈了!”

说完,安娜便指着不远处还漂浮在半空中的箱子!

顺着安娜所指的方向望去,看见那箱子还在那里,亚德里恩心里也是松了口气,当下便盘腿坐下来,然后开始运转体内的灵气疗起伤来!

见亚德里恩管家闭目开始疗伤,安娜也站了起来,然后手一招,顿时不远处漂浮的箱子便直接朝她飞了过来,然后落入安娜的手中,只见她手一转,手中的箱子便消失不见!

“安娜替我盖尔家住谢过奥黛丽姐姐,玲儿姐姐,这次要不是你们,恐怕这次押送的货物就被抢走了,而且,我还可能会陨落以此!你们不知帮了我家族,还是我的救命恩人!”

将箱子收入自己的空间中,安娜便走到奥黛丽等人的跟前,并朝着她们鞠了一躬,然后一脸感激的说道!

“呵呵!不用客气!相遇就是缘分!况且这只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奥黛丽摆了摆手,然后笑着说道!

“哼哼!坏安娜姐姐!明明是琪琪打败那个怪人的,你居然不感谢琪琪!琪琪会很生气的!”

而旁边的琪琪,见安娜只感谢奥黛丽姐姐她们,并没有感谢自己,一想到那个怪人可是琪琪打败的,当下便嘟着嘴,一脸不满的说道!

“额!对对对!安娜姐姐最应该感谢地是琪琪,要不是琪琪打败了那个怪人,安娜姐姐就会被那个怪人打死了!还有安娜姐姐也感谢囡囡!”

闻言,安娜也是微微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以是便急忙说道!

“嘻嘻!不用客气!这是琪琪应该做的!”

闻言,琪琪学着奥黛丽挥了挥手,然后一副我非常大气的说道!

而小囡囡听到安娜也感谢自己,当下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笑的那双大大的眼睛都眯了起来!

“对了!安娜姐姐,你是要去冥城吗?”

“嗯!这次押送的地点就是冥城!”

闻言,安娜点了点头回道!

“奥黛丽姐姐!我们是不是也要是去冥城!那我们跟安娜姐姐去怎么样?要是有怪人再来抢安娜姐姐的东西,囡囡就可以打败他!”

小囡囡朝着旁边的奥黛丽问道!

“好呀!”

闻言,奥黛丽想了想,然后点头同意道!

毕竟,跟安娜一起同行,应该也花不了多长时间,而且,安娜是自己等人来冥界,一个个认识的人!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是小囡囡的提议,自己可不能驳了这两个小家伙的性质!

她自然能看的出来,为什么这两个小家伙为什么要跟安娜同行,还不是为了一样碰到别人来抢东西,然后打败怪人!

“嘻嘻!”

见奥黛丽同意,两个小家伙脸上又再次露出了笑容!

而安娜在听到小囡囡等人,要跟自己一起去冥城后,心里也是不由一喜,因为有了小囡囡等人的跟随,她确实不需要担心货物在被抢了!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二章

所有的星辰都被白昼之光吞没。

明亮的光中,红色的影子高高悬浮,使得金乌都黯然失色。

赵襄儿从深埋了许久的柔软中恋恋不舍地抬头。

他们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变了。

周围不再是皇城的上空,而是一片白得虚无的世界,他们像是站在冰面上,上空是与冰雪相映的火。

等到骤然亮起的光芒散去,视线才终于一点点回到瞳孔里。

三人终于看清了来者的模样。

那是一头巨大的、不可描述的神秘之鸟。

它的每一片羽毛都有人那么大,若是真身展露,它张开翅膀的模样说不定可以覆盖整个赵国。

它不似凤凰那样拥有七彩的羽,它的身上只有红色,深浅不一却纯粹的红。

它的身体表面像是一个随时喷涌岩浆的巨大的河流,火星四溅,灼烫骇人,岩浆之流按照一个具体的,恢弘的轮廓不停地流淌变幻着,无法叙述它每一时刻的具体模样。

这是或许是朱雀的影。

它的神话形态包裹在了熔浆里。

但即使如此,它带来的威压依旧无穷无尽,那是视觉和心灵上双重的压迫,金乌在看到它的第一眼,便仓皇地顺着宁长久的眉心躲进了紫府里。

金乌还是幼雀,没有直面朱雀的勇气。

赵襄儿向着这只火焰燃烧的大鸟虚影缓缓走去。

大鸟之上,一个宫装女子缓缓地走了下来。

宁长久眉头皱起。

他发现,这个宫装女子与赵襄儿朱雀国中的侍女如出一辙,只是她带着更多的威严与灵气,宫装的长裙好似金色拖动的影。

“参见殿下。”宫装女子对着赵襄儿行了一礼,平静开口。

赵襄儿看着她,问道:“你是来接我回去的?”

宫装女子点头道:“是。”

赵襄儿问道:“我能留下么?”

宫装女子摇头道:“不可,这是娘娘的圣谕。”

赵襄儿蹙眉道:“你……也叫娘亲娘娘?”

“嗯。”宫装女子道:“其实很小的时候,我就在你身边保护你,一直到你十三岁为止。”

赵襄儿沉默片刻,觉得微微不适,她问道:“那十三岁之后呢?”

宫装女子道:“接下来的三年,娘娘为你安排好了所有的道路。”

“所有的道路?”赵襄儿微惊,她看了宁长久和陆嫁嫁一眼,成婚时略施粉黛的眉眼在连续的大战之后花了,看上去却很是可爱。

宫装女子道:“半个时辰之后,我会接引殿下去崭新的地方,那是一个在法则边缘建造的小国,你在里面完成最后的磨练,七年之后,朱雀神国大门开启,殿下便可回去,见到娘娘。”

“娘亲……”赵襄儿犹豫了一会儿,道:“这些隐秘让他们听到了,娘亲会生气么?”

她生怕自己问了出格的问题,然后连累宁长久与陆嫁嫁被什么“死人最能保守秘密”的理由给抹杀掉。

宫装女子道:“你若信赖他们,娘娘便没有意见。”

赵襄儿螓首轻点,松了口气。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赵襄儿问。

“接引殿下回家,解答殿下的疑惑。”宫装女子一板一眼道:“殿下可有疑问?”

赵襄儿想了一会儿,认真道:“我有疑问。”

“请殿下发问。”宫装女子恭敬道。

赵襄儿道:“娘亲是谁?”

宫装女子道:“娘娘是朱雀神国的国主,朱雀神。”

……

天地没有异响,但每个人的耳腔中都听到了雷声。

哪怕是早有猜测的赵襄儿,在真正确认此事之后也有些心驰神摇。

南州是世间的一个小州,赵国更是南州一隅的小国,而朱雀神……是世间十二位最强大的存在之一,自己竟是她的女儿?

“我是亲生的么?”赵襄儿疑惑道。

宫装女子道:“殿下是娘娘创造的,娘娘创造的所有生灵皆是她的女儿。而你,是她喜爱的一个。”

赵襄儿看了一眼捏在崭新的冰与雷构筑的羽毛,问道:“我也是这样的存在吗?”

宫装女子道:“此乃无可奉告之事。”

“那你说一些你知道的。”赵襄儿道。

宫装女子道:“我只负责回答疑问。”

宁长久盯着她,忽然发问:“我与襄儿的婚约也是娘娘亲自订下的吗?”

宫装女子冷冷道:“我只回答殿下的疑惑。”

赵襄儿想了一会儿,认真道:“我想知道,娘亲给我安排的命运,与我走过的命运,是否一致。”

宫装女子道:“你多次偏离了轨道,到最终还是走到了这里。”

赵襄儿平复心绪,问:“那你可以告诉我,娘亲给我安排的命运,原本是怎么样的吗?”

……

宫装女子说起了娘娘最初规划的图卷。

朱雀之影撑起的翅膀遮住了他们。

这片领域,除非白藏有心窥视,否则没有人可以看到此处的内容。但鱼王的计划失败,白藏虽为国主,应也不会继续深入而为,公然与朱雀为敌。

“十三岁那年起,你在殿前击败了荣国而来的二皇子和他的侍卫,真正开始修行,之后你的所有境界都会随着娘娘事先安排好的点缓缓向前,直到你十六岁。那时候的你达到了通仙的顶点,因为血统和能力特殊的缘故,你的通仙足以比肩长命。”

“这也是你履行婚书的年份。”

“这一年,娘娘早在瑨国设置了天启,九月,瑨国天启诞生,瑨国国君自以为得到神谕,在神灵的安排下创造出了一个杀人的木偶,开始策划将这个神灵降生的载体带去赵国。她安排了乾玉宫的一系列事,包括自己的死亡。”

赵襄儿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

这些事情在这两年里,她已经猜测得七

文学

七八八了,此刻听到宫装女子确认,她也并未觉得惊奇。

但她还是有一事无法想通:“若是我接纳了那份婚书呢?那之后的命运轨迹岂不是改变了?”

宫装女子答道:“娘娘安排的是你拒绝婚书的道路,若是你接下,那么赵国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娘亲会送你去未婚夫所在之处,后面的安排与另一位存在有关。”

赵襄儿握紧了宁长久的手。

他们对视了一眼,无需言语,他们也都知道,若是不经历这些,以他们的性格,这封婚书根本就是形同虚设的。

赵襄儿道:“那么这封婚书的意义何在?”

宫装女子道:“我不知道。”

赵襄儿秀眉微蹙,心想自己这个夫君也太便宜了吧?有和没有都一样?

赵襄儿继续问:“后面的呢?”

宫装女子道:“杀人木偶被瑨国潜入的杀手想方设法地投入了乾玉宫中,策划了许久的混乱在秋天的第一个月发动,乾玉宫大火,娘娘连同那些侍女被‘火’烧死,只余下几枚棋子事先逃逸出去,其中一位给了你一封秘信,你慢慢想通了许多事,明白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之后,你心中的复仇之焰燃起,开始精心布置起了复仇的计划。”

“在你很小的时候,你曾经‘误入’过古井,那是娘娘的安排,她就是为了让你看那头老狐一眼,这是未来你终将面临的大考。过去,五道境界的神魂难以打灭,只因为那位神明还活在世上,它庇护着所有当年与他相关的妖,但是这些年,他的力量越来越弱,而神国的镇国之剑已可以将它们杀死。”

“那么……为何神国之主不将那些镇杀的大妖都杀死?”赵襄儿不解道,那些大妖对于国主来说应是隐患才对。她也是现在才明白,那柄供奉在赵国的仙剑,居然是朱雀神国的镇国之剑……

宫装女子回答道:“将镇国之剑带出神国非常麻烦,而且在外面的世界每使用一次力量便会消耗一部分,如今在十二神国之外,隐约还藏着一个恐怖的敌人,所以国主不愿意让镇国之剑离开神国。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因为那一位还活着。五道之妖杀与不杀对于国主不重要,那如今他还活着,就很重要。”

赵襄儿道:“圣人?”

宫装女子道:“是。”

“圣人是谁?”赵襄儿问。

“一个将死之人。”她所能说的只有这么多。

赵襄儿没有追问,她继续道:“之后娘亲的安排呢?”

宫装女子道:“之后你开始实施杀死所有敌人的计划,而娘娘给你安排的最大敌人,便是杀死那头老狐,于是你打算借刀杀人,在放出老狐的同时,让它按照你的计划,清除掉那些必杀之人,最后以皇城作为决战地。”

“你按部就班,先杀死了乾玉宫之乱的主使,将雀鬼杀人的传言在皇城中散播开来,制造空幻。随后你挟持国师,偷走传国玉玺,打开红尾老君的第一道神魂封印,利用这道封印去杀死巫主。接着你指使宋侧夺走焚火杵,抢走赵复的王位,然后在皇城中与老妖狐进行第一战。”

“这场战斗娘娘只做了指引,并没有替你安排,若是你不幸败给了红尾老君,那娘娘只能给你重塑之后的路,或者……直接放弃你。当然,你是娘娘的女儿,所以你看来惊心动魄的谋划反转,在我们看来失败的可能并不高。”

“之后,你会杀死老狐,然后在生辰宴上遭遇一次刺杀。刺杀你的,便是实现准备好的杀人木偶,他潜伏在生辰宴里,趴在丘离的背上,在你放松警惕之时发动刺杀。那个杀人木偶拥有堪比紫庭境的修为,那也是你最惊险的一次。”

“接着,你会用尽一切手段,在仅有一口气的情况下来到了九灵台,唤出九羽,觉醒力量,杀死那个木偶人。”

“但同时,这个举动会引发墟海里的吞灵者。”

“吞灵者在计划中并没有作为你真正的敌人,它的作用是让你产生对天地的恐惧,这种恐惧会压迫你的道心,直到以后的某一天,化作点燃道种的火把之一。”

“负责杀死吞灵者的是你未婚夫的二师兄。他会在你即将身死之时出现,斩杀吞灵者。”

“至此,皇城对你的考验便算完成。”

宫装女子面无表情地说完了这些。

听着的三人都不自觉地锁紧了眉头,他们互相看了一会儿,都能察觉到彼此目光中的不对劲。

陆嫁嫁曾听宁长久说过他前世的事,隐隐约约能猜到一些变数的原因。

赵襄儿更为不解……那个杀人的木偶,为何从不曾出现?

“这与我所经历的不同。”赵襄儿说道。

宫装女子道:“是,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确实出现了,超出了娘娘意料之外的事。”

……

神国之主乃真正算无遗策的天人,除非是同样层次的人所作所为,否则根本不可能瞒过神主。

宫装女子坦诚道:“变数的发生在那个名为宁擒水的道士身上。那个道士来自临河城,临河城中藏着一个白骨尸魔,他是那个尸魔的棋子,却在娘娘的安排之下入了皇宫,尸魔力量并不完全,慑于娘娘之威,不敢贸然出手,只好悄悄尾随,伺机而动。”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三章

@@@@

喜欢这本的大佬们,我的新书《洪荒之万仙之首》上架了,求支持!!!!

这本没有申请完本,如果万仙之首这本书成绩可以的话,我就为爱发电写完这本

文学

!!!

写书真的很累,每天构思,想剧情,码字,一章订阅才1毛线,还有很多盗版,能坚持也只是因为爱了,所以跪求大佬们支持正版。

拜谢!!!@@@@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