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Related Post

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第一章

随着越往深处走去,院落中的拳压就越是厚重。

叽叽波等人已经是互相搀扶,重重地喘着气,不停地表示“要不行了”。

听着他们的虎狼之词,江临眉头都抽了几下,而身前的这个名为陈霞的少女自然是没有听懂身后几个抠脚大叔的意思。

相比之下,江临就像是个没事人般的往前走,腰板笔直,与身后的群众演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着江临轻松的模样,陈霞说是不吃惊那是不可能的。

陈霞带着江临等人走的路径为“武崖路”,是祖祖辈辈传下来了,就连爷爷都不知道武崖路的来历。

甚至每一个陈族的老人都会拜托自己的爷爷,让自家孩子每年来自家的院落中走上一遭。

武崖路会根据来者的武夫境界,从拳气、拳罡、拳意以及拳心四方面施压!

境界越强,走的路径越长,四者的强度就越大!

从古到今,能够完整走完武崖路的人,毫无意外,除了天才夭折的,最终皆是到了武夫第十境,亦是止境。

甚至隐隐间,武崖路成了族长候选的必走之路,甚至能够走完,基本上就是族长了。

因为每一代的陈族武夫,止境都不会超过一人,能完整走过武崖路的,也几乎只有一人。

可是,这一代却不同。

完整走完这条路的,一共有两个人。

一个是陈悲,另外一个,则是陈嫁。

陈霞还记得族长爷爷给他们的评价,要远远超过“止境”武夫。

也就说,在陈霞的心中,陈悲哥哥和小嫁皆是有希望到达武神境的人。

如果说武夫是一条断头路,那么武神境的武夫则是在绝路走出一条新天地,可以与练气士的十四境一样,做到与天同齐!

而这,也是陈霞觉得江临配不上陈嫁的原因。

由于腰间佩戴着用这条武崖路的泥土与石子炼化的法器,所以陈霞并没有受到武崖路的历练,可以轻松地在这条路上行走。

可是……

陈霞转过头看向江临,这条道路已经是快走到一半了,为什么他依旧是像是个没事人一般?

难道他身上也有自己身上的法器吗?

不可能的,这种法器极少,都在自家手中,他不可能会有的。

就在陈霞疑惑时,江临等人很快便是走过了一半。

这个时候,江临才是真的感觉到有些许的奇怪了。

他感觉到无数武夫真气朝着自己不停地涌来,尤其是那种沉重的拳罡和拳意,这种拳罡和拳意并不是直指肉体的,而是灵魂。

而在自己体内,那条武夫真气火龙更像是受到某种刺激,不停地翻腾,与江临体内灵力不停地发生碰撞。

江临很快便是感到喉咙一甜,赶紧将灵窍尽数关闭。

叽叽波等人依旧是在呻吟,不过走到一半之后,他们是真的在呻吟了。

叽叽波他们虽然是练气士,可是每一个练气士都会锻炼自己的体魄,所以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们也是武夫,不过是半吊子而已。

但就算是半吊子,这一条武崖路依旧是对他们有效果。

说真的,如果不是他们的武道天赋确实不错,如果专心修武也可以有不小成就的话,他们走到四分之一的时候就要垮下来了。

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第二章

第889章答案

杀人诛心,小纪终于被介这番话吓着了,她瞪着无神的大眼睛,倏地抬起头,哭哭戚戚的喊道:“杀了我,快点杀了我………。”

介手指轻轻一点,止住继续流淌的鲜血,面色淡然道:“人就是这样,无论你本身见证过或实施过多么残酷的事情,只有当残酷降临道自身的那一刻,才能真正感受到受创者心里那种畏惧。

现在的你,体会到恐惧了吗?”

小纪轻轻转动脑袋,看着天空中的太阳眨了眨眼,胸脯大幅度起伏了几下,倏地手掌成刀刺向自己的心口。

不过才刺到一半,她就发现她的动作就像被无形的空气阻隔了一眼,无论她多么用力,手掌都保持着一巴掌距离,迟迟无法刺入心口。

介淡淡道:“你今后的生活,是被我关在笼子里,牵往各地游行参观,我会让所有人见证你这个缺胳膊短腿的畸形儿,就像被关在玻璃柜里的马戏团小丑那样。

死!对你来说并不是解脱,为了防止你会继续求死,我看这两条胳膊不如也一并剁掉吧,毕竟那样才符合马戏团里的小丑……..。”说着、介将小纪的胳膊缓缓拉直,再次抬起了手。

“不要!”哭喊声响起,小纪似拨浪鼓一般摇着脑袋,大眼睛里里的汹涌的泪水,抑制不住的往外流:“求求你不要,我………我知道错了。”

介心中一松,终于屈服了,即便明知道不管小纪多么凄惨,对他来说都不过打响指的问题。

但强忍着怜悯,将一个少女如此糟蹋,折磨的血淋淋的,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极其不舒服的。

好在女孩终究是年纪太小,没能抵御住双重折磨。

略微一顿,介露出一个自认为柔和的笑容道:“很好、那么第一个问题,你和那家伙是怎么认识的?”

小纪擦了把眼泪,略一踌躇答道:“我…….我不认识她,是她自己找上我的。”

“哦、说的详细一点。”

“有一天晚上,她突然闯入我家里,问我害不害怕。”

一个陌生人突然闯入你家里,还问你害不害怕?介摸了摸脑袋,心中浮现一抹怪异。

小纪继续说道:“她问我眼睁睁看着那些怪物肆意为祸,一定很害怕吧?还问我有没有想过要除掉那些东西。”

介插话道:“怪物!是指虚吗?你天生就可以看到那种东西?”

小纪抽了抽鼻子,点头道:“是的。”

闻言,介心中将力量感知排出选项,毕竟星可看不到虚。

稍一沉思介继续问道:“你的力量得自于哪里?她的教导?还是说她的赋予?”

小纪摇头:“她并没有教导过我,只是说,将身体借给她,她就

文学

可以回馈给我力量,我现在所掌握的,就是她回馈给我的。”

介疑惑道:“代价呢?不会没有代价吧?”

“代价!”小纪沉思了几息道:“没有代价,不过继承这种力量是要求的。”

介眯了眯眼:“什么要求?”

小纪摇摇头:“具体的我不知道,只知道被选中的人一定要没做过H的事。”

处子!介目光一动,心中泛起一丝丝波澜:“你和她平日里都做些什么?”

“就是铲除那些怪物,然后杀一些四处为恶的家伙!”

快停下了不要了别吸了 第三章

第1496章谁在戏弄谁

刚才苏然的种种表现,不耐烦还有情绪的波动,话语上的遮掩和心虚,都在说明磊风做的很正确,并且还取得了显著成效。

虽然没有让苏然就范。

但是最起码,让苏然紧张了,不耐烦了,情绪波动了,失了定心了。

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本来,这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是让磊风得意的事情。

毕竟,在其他人口中都传神了的苏然,自己第一次接触便取得了成效。

难道不该得意吗。

但是,苏然最后的那句话,却是将磊风建立起来的得意和自豪击得粉碎。

听苏然的意思,是欢迎磊风来此咨询问题。

那语气和话语,就好像是欢迎磊风来此给苏然解闷。

那欢迎的程度十分热情。

不仅能够陪苏然解闷,还可以得到一袋金子,简直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还有最后那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更是让磊风心中晃荡一下没底了。

刚才,到底是谁在戏弄谁?

磊风是越想越觉得不对,越想越觉得心中没底,苏然的那个笑容始终都在磊风的心中,挥之不去。

磊风觉得是自己力压了苏然一头,给苏然施压,取得了显著成效。

但是,现在怎么觉得是苏然故意如此,不过是引导磊风说出更多苏然想听到的,想知道的事情呢?

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像是种子发了芽,再也难以扼杀,难以清除。

现在磊风之前的得意和自豪,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被苏然戏耍了的感觉。

不管是韩清姝的事情,还是风烟的事情。

苏然不费吃灰之力便从磊风的口中得知,而且还得到了一袋金子。

磊风的如此行为,非但没有对苏然造成半点的施压影响,还愚蠢的为苏然免费提供了帮助。

某种意义上来说,韩清姝和风烟的事情,算是他提前给苏然通风报信了。

这无异于打草惊蛇。

韩清姝和风烟,肯定是和苏然有关系的,甚至暗中一直都在联系。

这样一来,若是苏然告密的话。

那磊风他们岂不是更加抓不到韩清姝和风烟的罪证,更加让她们两人逃之夭夭了。

想到此,磊风就内心好似一团火,真的是越想越不该,越想越难以忍受。

自己怎么就那么傻

文学

,明知道苏然和韩清姝和风烟的关系,竟然还如此大摇大摆的说了那么多。

这不是愚蠢是什么!

这不是白痴是什么!

磊风现在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事情一定是这样的,不然的话,苏然不会在最后露出那样意味深长的笑。

那是对磊风的嘲笑!

是在嘲笑磊风的无知!

想到此,磊风心中便是满满的愤恨,马上就把自己的愚蠢忘掉,将一切都归于苏然的奸诈之上。

不是他蠢,而是苏然实在是太过奸诈的缘故,所以,磊风才会上了苏然的当。

而且,磊风甚至都怀疑,刚才苏然肯定是在上下杂货铺中放了什么蒙神香,或者糊涂虫一类的东西。

磊风正是在那些东西的情况下,才会失了理智,乱了神智,才会对苏然说了那么多的话。

磊风一时间想了无数种为自己开脱的理由,不管多么荒诞可笑的理由,都让磊风觉得有肯定的把握和证据。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