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Related Post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一章

这里非常寒冷,在上山的时候,他看到一路的尸骨,都是些普通人登山路上死去了。

而到了后面,他甚至看到有修行人死了,还死了不少,其中有一个就死个山洞之中,就在现在他所挖山洞的下方,整个人还保持着盘膝而坐的样子,栩栩如生,但是肉身却像冰一样。

对身上有一些法器,隗林并没有拿,对于一个有着八角宫灯和飞剑与剑丸的人来说,很少有能够让他动心的东西了。

一开始,他去采天罡都是出去一阵子然后就回到山洞,因为山顶的风实在是太大了,即使他站在山顶,都是小心不被风吹走。

采食天罡,一直都是夏国修行界的传统,无论修身还是炼宝,都喜欢采地煞天罡的。

隗林之所以不在沪城之中采天罡,是因为他发现在那里,天罡垂落到城中被城中的浊气冲散了。

城中那么多的人,各种气息混在一起,笼罩在城头的上空,即使是太阳之中的罡气也非常的稀薄,所以他才会想到这里来。

地球上将宇宙外落下的叫做宇宙射线,但是神秘侧,则有另一个叫法——天罡。

可能是科技在这一方面认识的还不够。

隗林的肉身与元神都在接受着天罡洗礼。

隗林将这一步叫做洗身、炼神,他心中清楚,只有被洗炼过后,自己的才能够开始真正的采食天罡壮大自己的灵与肉。

而脚下那个山洞之中死了的人,就是没能够承受得了这个天罡的冲刷。

这种修行方式对于他来说,其实也是危险的,高寒以及那宇宙射线对身体的作用,会让元神上出现麻痹,甚至会记他产生幻觉,让他恍惚。

在第三年的时候,他开始出现幻听、幻视,鼻子里更像是闻到了古怪的味道,一会儿像是香,一会儿又是臭、酸,各种各样,有时他

文学

抓一把雪放到嘴里,居然都品酸味来。

他原本已经感觉不到冷的皮肤,突然之间变的格外的敏感,一缕阳光照在身上就变的无比的热。

一缕风吹在身上如刀割,山间偶然出现的雪崩声,也会让他感到惊惧,元神会不由自主的随着这个声音而窜起。

隗林知道,这到了关键的时候,于是他坐在自己挖出来的山洞之中。

全身心的渡此劫。

这是受到天罡冲刷的后果,只有过了这一关,适应了,那么这一切才会消失,对于一个修行人来

文学

说,这就是劫。

隗林坐下的时间心中便生出家样的明悟。

在他们来,这是一个必经的过程,自己不能够一昧的反抗,一昧反抗的话,最后就是完全不接受,在心灵上会崩塌。

但是也不能够完全的顺从,要不然的话,可能会陷入某种疯癫之中,失神失智,或者成了精神痌人。

他必须得在保持自己本心的同时,又顺从于身体方面的改变。

身边一盏八角宫灯,散发着淡淡的红光,旁边的一个石台上摆着一个剑匣,无论是八角宫灯还是剑匣,在这一刻都像是随着隗林的呼吸而吞吐着某种玄妙的光芒。

满天雪花,呼啸的风。

隗林在这里孤坐着,他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闭死关,要么活下来,要么死去,或者疯癫。

一个人想在长时间的定静,是必须要观想的,无念无想几乎不可能,如果做到了,那进入这种状态之下就根本不知道外界的事。

他观想的是日与月,随着洞口传来的太阳光芒散发地温度,他观想着太阳在自己的心中升起和降落,太阳降落之时月亮又升起。

观想圣日、圣月照耀自身,这是地球上道家流传久远的一种观想法。

日夜交替,与天上的日月升迁重叠,他整个人都保持这种定静,而元神与肉身都在发生着改变。

隗林的身体已经冰结了,成了冰块。

突然有一天,发他现自己的身体中的五脏出现变化,先是心脏像是燃烧了一样,向着四肢百骸里蔓延,他努力的保护着观想,任由焚烧,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肺窍之中仿佛起了风,藏在其中的剑丸也似融合进了风中,吹向五脏,吹向周身。

他觉得自己要被分解了,被割成一丝丝,这种阴寒的风,这种如剑丝的风仿佛让他周身再也没有一块是完整的。

隗林依然保持着观想日月升降,终于,当一切都停止,他开始感受到温暖,感受到自己的肉身,当他再一次的睁开眼睛之时,四周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明亮。

他仔细的感受自己的肉身,发现肉身还是那个肉身,但是其中的杂质却像被剔除了个干干净净,整个人也消瘦了许多。

而每一个毛孔都像是能够呼吸一样,浸润着天外而来的能量,只是他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饥饿,这不仅是来自于肉身,还是元神,他知道,自己需要去补充能量,而唯一能够补充自己的能量的地方就只有天外。

但是前往天外是有着极大的风险的,他的元神在可能适应了宇宙射线,但是依然不够深厚,量上依然不足。

他一步跨出,来到了山顶,身上的元神法光隐隐之间竟是呈现七彩色,如虹光。

他没有什么长啸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因为此时的他看着天空是如此的平静,世界明亮空旷,于是张口一吐,一团白光飞纵而出,刹那之间已经到了九天之间。

正是夜晚之时,剑丸在天空如一轮明月,散发着皎皎光辉。

这剑丸在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祭炼完了,不需要刻意的去镇压着会不会割伤自己的肺了。

随着他的念头,那如皎月般的剑丸飘忽飞纵,一会儿在东,一会儿在北。

此时同样在这片山中隐修的看着天空的剑丸,一个个无比的震憾,只觉得真正的仙家手段在面前出现,当他们要寻找是谁时,那皎月又突然消失了,而隗林也已经离开了这里。

他悄悄的来到这片喜马拉雅山脉,挖了一个洞,有所成之后又悄然的离开。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让这山中静修的人知道,曾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这里。

隗林提着灯笼,在虚空里行走,第一步都有数十里路,如果有人此时正抬头看天空,会看到高高的天空有着一点红光一闪一闪的前进。

当天晚上,天初亮之时,他回到了沪城的灵馆之中。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二章

癫狂中的陶轩野蛮的撞开了挡在身前的木质房屋,坚硬的符箓宝光在两根巨大的獠牙面前简直像是鸡蛋壳一般脆弱。

虽然不明白眼前那个必须死的人族小崽子怎么一下子变成了两个,但这并不妨碍它将其抹杀。

粗长的尾巴用力横扫,这一招速度虽快,但前摇着实有些大,在他扭动身体的一颗,那小崽子便一人跳起,一人趴下,将攻击路线让开。

虽然理智已经不清,但靠着野兽的本能,陶轩用力向后一甩,抡到一半的尾巴凭空折转,直接将跳起的那个人族抽成两段。

但是那人族居然没有溅出他喜欢的鲜血,反而快速萎缩,坍塌,最后变成一根断成两节的毛发,飘落下来。

“吼!”陶轩发出极其愤怒的吼声,哪怕已经失去了理智,他仍旧记得这个屈辱的画面,就在几天前,他就曾经被这样的一个分身引走,而代价,却是十好几个后裔消失的无影无踪。

“杀!”强烈的杀戮欲望让陶轩的狂性越发明显,脚下猛地攒出,一张大嘴就朝着地上那个咬了下去。

然而地上这个人族显然要更敏捷许多,居然在他獠牙及身的那一刻伸出手来,直接抱住了一根獠牙。

“吼!”

陶轩用力甩动身体,但这个人族包在牙齿上却是异常的紧,无论怎么甩动也无法抛开。

举起一只爪子对着那人拍下,那人却立刻松手,借着甩动头部的惯性猛然抛飞数米,反倒是陶轩一掌排在獠牙之上,牙床震荡不说,爪子也被锋利的牙齿拉出一道血痕。

暴走的巨兽开始了疯狂的破坏,大尾巴几乎无差别的甩动,周遭十几米的范围瞬间被夷为平地,而那人族才刚刚从地上爬起。

扑击!

又是一次扑击,不过这一次,那人族并没能成功躲开,陶轩的身体实在是太大,对于一个人族而言,就算反应过来,也没有时间脱离这身躯覆盖的距离。

数十吨的重量狠狠的砸下,一连串的骨骼破碎声在陶轩的耳中是那样的悦耳。

然而这种大仇得报的兴奋感转瞬即逝,因为身下那人族,同样变成了一根发丝。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已经气炸的陶轩发出了连同大地都为之震颤的声音,敏锐的嗅觉和气息感知再一次找到了那个人族。

虽然不知道那是否还是个分身,但是不要紧,不管是不是分身,杀了再说。

此时陶轩的脑仁里基本没有杀掉冯雪之外的任何想法,他的一切行为,为的只有杀死这个从灵魂深处憎恨的目标。

虽然现在的他,甚至无法理解这份恨意的来源。

……

撞开房屋,撞开掩体,撞开障碍,撞开一切拦在身前的物品,哪怕境界跌落蜕凡,大妖的身体仍旧不会立刻衰退,普通防御符箓加持的工事几乎没有半点阻碍他的可能,在身后留下一片废墟之后,陶轩觉得那个人族越来越近了!

没有?应该就在前面才对!

陶轩并不算灵光的理智有些迷茫,野兽的本能驱使着他继续搜索,但直到他靠近之后,才注意到,那个深深的坑洞地步,那个该死的人族,正在里面一脸挑衅的望着他。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第三章

董笙论也不着急,也不催促,他就安静的望着黑大麦,只是始终有一些玄气在黑大麦的身边游动着。

黑大麦的心里很纠结,血滴上去了,自己以后可能真就要任由白小米摆布了,要是不滴自己就没有以后了。

它本来在玛胡森林里面过得好好的,在那一片区域也没谁找他麻烦,也算得上一个山大王了。

但是如今却落到了这般田地。

此刻的黑大麦特别想给自己一个打耳光,好好的没事在家呆着不好吗?非要乱跑。

在一声极度悲伤的叫声之后,它还是将自己的翅膀给啄破了。

当黑大麦的精血落到纸上的一瞬间,白小米感觉自己和黑大麦直接多了一些莫名的联系。

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东西将两人绑在了一起,也没有谁压制谁的情况。

此时黑大麦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而董笙论也奇怪的看着白小米。

白小米摸了摸自己的脸问道:“怎么了师父,我脸上有东西吗?”

董笙论摇头道:“没什么,你的选择挺特别的,好了既然如此就准备筑基吧。”

他没有想到,黑大麦也同样没有想到,精血滴在纸上之后它就一直呆在了原地。

为什么?

刚才黑大麦精血落在纸上的一瞬间,白小米没有想着要让它成为自己的宠物,仆从之类的。

在白小米的心里最希望的是和黑大麦成为朋友,两者没有主仆关系的朋友,没有谁能够控制谁的生死,完全平等。

所以契约落成的时候,白小米并没有成为黑大麦的主人。

原本可以得到一只言听计从的妖兽的,但是此刻只是给黑大麦加了一条不能伤害白小米的约束而已,而同样白小米也不能伤害黑大麦。

黑大麦望着这个准备筑基的少年心里觉得怪怪的。

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妥当了,白小米脱去所有的衣服一下子就跳进了石锅之中。

“调息运气,吸收药液中的能量,去冲刷你的经脉。”

董笙论在一旁提醒道:“很痛苦也得忍着,别乱了气息。”

石锅中的白小米尽力的控制着自己不要抖动,但是着刺骨的冰凉却在他的毛孔中四处乱串。

这是升龙草中的蛇毒带来的冰凉,不过持续不了多久火气就占据了上风。

刺骨的冰凉在褪去,药液渐渐温暖了起来,但是温暖带来的不是舒适,而是更大的痛苦。

火气和蛇毒搭配是十分玄妙的,两种东西此刻同时刺激着白小米。

仿佛置身在滚烫的沸水中,同时感觉有许多小东西在啃噬着自己的血肉。

白小米咬着牙,尽力的按照基础练气法运行着玄气,但是运行的速度已经慢了许多。

而且随着火气的聚集温度渐渐的升高,蛇毒也越来越活跃,白小米的脸已经被烧得通红了,药液看上去也接近沸腾。

好在这个时候玄果中的玄气被火气给逼了出来,大量的玄气流到药液中,稍微阻隔了一下白小米的痛苦。

但是这个时候白小米得开始吸收药液中的玄气了。

而且吸收的绝对不止是玄气,还有火气和蛇毒,它们夹杂在玄气中一同被白小米吸入体内。

玄气、火气、蛇毒,在白小米的经脉中四处乱窜,不断冲击着白小米的经脉。

此时火气和蛇毒交织在一起如同烧红的银针一样,在白小米的身体内外同时折磨着他,而玄气则给白小米提供了一点点微薄的保护。

当然火气和蛇毒也不是无往不利的,当他们四处乱窜一头扎进白小米体内那团神秘东西里面的时候,立马就消散了。

神秘东西轻而易举的就将火气和蛇毒给吞掉了,如同它以前吞掉白小米体内的玄气一样。

唯一不同的或许就是,吞掉火气和蛇毒的时候,神秘的东西好像少了薄薄的一缕,但是几乎看不出什么差别。

白小米的身上渐渐浮出了一些黑色的粘液,体内的经脉也在火气和蛇毒的双重刺激下拓宽了许多。

看着白小米身上浮出的粘液,董笙论又取出了一份药材丢到了石锅之中。

他面色有些凝重的望着白小米,此时是最为关键的时刻,经脉已经扩张到一定程度了,十多枚玄果提供的玄气保证让玄气也不成问题。

但是白小米的情况实在是有些特殊,那神秘的东西三位师父都猜测有可能固化了白小米的部分经脉。

也就是说即使那东西消失了一部分,白小米的经脉有一部分很难拓宽。所以才想到用升龙草和火气来试试。

但是即使如此也无法确定这种拓宽是永久性的还是暂时的。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