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杂烩大乱炖目录

Related Post

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第二章

李峰乘飞机到了高原的迪玛市。

下了飞机,姚璐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和剧组取得了联系。

因为剧组在荒凉的戈壁滩拍摄,那个地方的信号特别糟糕,所以经常会提示不在服务区。

新恒洁怡则是特别安全,在剧组的拍摄十分顺利。

姚璐让李峰不用担心新恒洁怡,因为公司给她派了专门的保镖。

但是,李峰的心里非常清楚,慕白岚的梦境是真实的。

她既然梦到了新恒洁怡会死,那新恒洁怡一定会遇到危险。

其中,梦境的两个关键讯息是“巨大宫殿”和“黄沙漫天”。

李峰推测,剧组大概率是在戈壁滩遇到了险境。

……

出了机场,需要坐六个时的车,才能抵达拍摄地点。

李峰没有带驾照,所以没办法租车。

出租也车特别难打,好不容易拦到一辆,结果司机嫌太远,害怕路上有危险,说什么都不愿意跑。

只能找了一辆长途公交,一颠一颠地前往了拍摄地点。

好巧不巧,车上有一帮武打群演,也要去新恒洁怡的剧组。

武打群演一共十五个人,看着似乎是一个团队。

“哎,兄弟你也去《葬云天海》剧组啊?”

一个满脸横肉,嚼着口香糖的男人随口问道。

“是的。”李峰随口道。

《葬云天海》是新恒洁怡正在拍摄的一部盗墓剧。

“哟呵,你是干什么的呀?也是剧组的群众演员吗?”男人问道。

“我去找人。”李峰说道。

文学

“嚯!兄弟你挺厉害的啊,竟然认识剧组里的人!”

男人跟李峰握了握手,说道:“我叫周永远,兄弟怎么称呼?”

“李峰。”

“你这名字有点耳熟啊……”

名叫周永远的男人问道:“哎你去剧组里找谁啊?千万别告诉我,你要去剧组里找导演。”

“不是导演。”李峰摇了摇头。

“我就说嘛……”周永远笑了笑。

“我去找新恒洁怡。”李峰接着道。

“啥?你要去找新恒洁怡??”

周永远一脸见了鬼的表情,看李峰的眼神有些怪异,“兄弟,我明白了,你原来是一个粉丝啊。”

“什么粉丝?”李峰纳闷道。

“还装,你是新恒洁怡的粉丝吧?”周永远一副看他看穿了的样子。

“呃,我不是她的粉丝。”李峰摸了摸鼻子说道。

“哎呦,你别再装了,男人好面子,这一点我知道,可是呢,你一个粉丝去片场追星,硬装自己认识新恒洁怡……”

周永远笑道:“我又不是弱智,怎么可能相信这种鬼话。”

“可是,我真的认识新恒洁怡。”李峰有些哭笑不得。

还有一点他没有说,他不仅认识新恒洁怡,而且关系还非同一般。

周永远翻了个白眼,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声嚷嚷道:“哎哎哎,大家都安静一下,给你们介绍个人。”

顿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

“给你们介绍一下,我刚认识了一个很牛逼的人物,他也是去《葬云天海》剧组的,而且他自称……嘿嘿,他自称认识新恒洁怡。”

周永远笑嘻嘻道:“你们大家有什么想问他的吗?”

叶宁远和安许诺树后做 第三章

“绝对不会错,就是梁家的人,因为出手的人功力奇高,使用的也是梁家的撼地金刚那种变态功夫,要知道,梁家的撼地金刚在江湖上只此一家,别无分号。而且鄙人怀疑出手的人就是那位梁家的少爷。”

“阁下是说有传言被收入仙家门派的那位?”

黑面公子叹了口气,道:“不错,不知道他和近日里风头正劲的那个姓钟的家伙是什么关系,他怀疑劣徒曾经与姓钟的那个神秘人物两次被埋伏围杀掳劫的事故有关,所以前来逼取内情。从小锅山的四季谷打探到此地,得到消息才罢手。你们居然把劣徒看成勾结神秘组合的爪牙,真是错得离了谱。”

“在下知道一些有关那位姓钟的神秘人物被埋伏掳劫的消息。”姚越佳左面的一位貌相精悍,装束极为普通的中年人接了一句,声音很低,但中气极浓,“根据本城地下圈子里传出来的消息指称,接连两次设下陷阱围杀他的人都是齐王府所为,至于具体原因没人知道,好像是……嗯,是涉及到了什么传说中的秘宝之类的,不知是真

文学

是假。”

“你们就会听信有心人的嫁祸谣言。”

“这……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不瞒各位,鄙师兄弟四人的师尊目下已被齐王府尊为上宾,如果此事是王府所为,那么我等势必会得到消息,也会积极的参与行动。那个姓钟的小辈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不会在鄙师兄弟四人手里逃生。

所以,此事,鄙人可以断定绝对不会是王府的人所为,说到那个什么秘宝,就更是离谱了。这事儿纵使我信,你们信吗?秘宝只有仙家才有可能持有,不属于凡间物。又不是路边的野草,垃圾,随手就能扒拉出来?诸位,醒醒吧。”

那为梁家的少爷发誓要找出谋害钟小辈的主谋凶手来。他已经得到了些线索,鄙二师弟、三师弟带了劣徒。也已经动身去找其他的线索了。这件事情既然牵涉到了我们。那么我等当然不肯罢休。于公于私,这件事情都要查清楚,这几天不分昼夜,都有人前来讨野火,恐怕有些人已经知道劣徒已经招了供,所以要派人灭口。这些畜生!鄙人要等他们来。”

“黑面前辈。能不能请透露一点?”姚越佳的口气变得友好了。

“抱歉,不能。”黑面公子杨一断然拒绝,“这会妨碍那位的追查行动。如果让他知道消息是从鄙人口中泄漏的,他不把我这下柳庄拆掉才是怪事。”

“呵呵!他敢来拆杨老前辈的山门?开玩笑。”欧政大笑道,笑黑面公子杨一着实言过其词。

“一点也不开玩笑。”黑面枭杨一正色的说道:“我告诉你,他已经拆过一次了。”

“什么?不开玩笑?”欧政也不笑了。

“我等四师兄弟曾经布下九天十地灭绝杀阵等他。”

“结果……”

“结果,我这里落花流水。”

“你说得像真的一样,呵呵!”

“你不要笑,阁下。”赤面公子杨三在旁接口道:“说实话,我等四师兄弟自从跟随了师尊之后,真没怕过什么人,就拿现在来说,你们四海龙行的诸位,不错,在江湖道上也的确是名号响亮,但我们未见得就怕了你们。可那位不一样,那是面旗帜,是标杆,大东山的梁家军之所以驰骋了这些年,一直没有被朝廷剿灭,以至于朝廷现在连半壁江山都丢掉了。谁人敢说跟那个那个仙家子弟没有的直接关系?连朝廷这许多超绝高手都被震慑住了,那我们四公子即使再狂也得有个限度吧?

那天晚上他是独自一人前来的。事先我们已经有所准备,布下了天罗地网,结果……”

黑面公子苦笑着把师弟的话头接过来,道:“结果是,他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境。我郑重告诉你们,天下间绝对没有第二个人。能在我面前强行把我的门人带走问口供,他是唯一的一个。不说了,总之。鄙人栽了就是。进去吧!你们将是鄙人的佳宾,但希望你们进去之后别撒野。下柳庄目下已布下了九天十地灭绝杀阵。你们破不了。眼下城里的任何人都破不了,也许只有一个人破得了。”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