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大杂乱|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Related Post

全家大杂乱 第一章

“慌慌张张地成何体统?没瞅见本公子正在忙着糊……劝说务观先生吗?”夹谷清臣的数万大军已经被堵在了长安城里,完颜雍就算是想要派兵驰援也还得花点时间,鱼寒根本就想不出这时候能有什么意外能够让田不知做出如此丢脸的举动。

“佑川急报,魏王于十日之前率军抵达!”眼见得因为自己的到来差点就让混蛋公子说了大实话,担心随后遭到报复的田不知可不敢稍有耽搁,直接就把发生在战场之外的变故给说了出来。

“啥玩意?那倒霉孩子找抽是吧?敢打佑川的主意?”本就对大宋朝廷不敢完全放心,刻意留下了娘子军镇守佑川,但在鱼寒看来率军突袭的可能是吴挺也可能是襄阳某位大将,但绝不应该是跑去属地捣乱的魏王。

“魏王此番率军多少?”跟鱼寒的想当然比起来,对大宋朝廷忠心耿耿的陆游更明白皇室禁忌,也特别担心急于拨乱反正的魏王会因为没把握好时机而坏了收复中原的大计。

“这……”或许是为了避免过度刺激到鱼寒,田不知没有直接说出魏王大军的数量,只是在稍作犹豫之后伸出了巴掌晃悠着。

“五万?”虽然并不赞成魏王在这时候对鱼寒下黑手,但来犯之敌的数量还是让陆游少许送了口气,毕竟他非常清楚娘子军的强大远超世人想像,魏王想凭借这么点兵力就威胁到佑川只能是自讨没趣,而只要家人无恙鱼寒这小混蛋就不太可能立即率军回撤。

“务观先生这也实在太小瞧魏王了!”摇着头,虽然陆游的估计确实应该属于合理范围,但依旧与田不知得到的消息之间还存在着不小的差距。

“莫非是五十万大军?魏王如此穷兵黩武且对吾等下手行,难道就不担心……”虽说是被排挤了那么多年,但凭借陆游对于政务的了解也能大致估算出蜀地民众的承受能力,仅是攻取佑川就动用如此大规模的军队数量显然有些超出了合理范围。

如果魏王真能为逞一时之能而罔顾国计民生,陆游也觉得将来势必需要建议孝宗皇帝好好考虑一下皇位继承人选的问题,否则真要把江山社稷交给了这么好大喜功的皇子手里,恐怕……

“务观先生,您老这可真……”陆游还在忙着为大宋朝廷的未来而担忧,前来做出汇报的田不知却露出了有些哭笑不得的表情,显然是这个猜测确实有点不太靠谱。

“赶紧说那倒霉孩子带了多少兵马,再敢拖延信不信本公子把你踹进长安城去?”田不知的表现足以证明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严重,鱼寒这才放下了些许,否则这小混蛋或许还真能直接下令全军让大宋朝廷付出难以承受的惨痛代价。

“五个,魏王此行就领了五个倒霉蛋!”对于自家公子的威胁,田不知从来都不敢真正做到无视,闻言也是立即说出了那个让他自己都感到好笑的答案。

“你小子找抽是吧?就五个人,你也敢说是领军来犯?”差点就被田不知的这个回答给气得笑出了声,但考虑到还有陆游在场,鱼寒也只能强行换上一副愤怒的表情。

全家大杂乱 第二章

“小兰,我们还要继续打下去吗?”

汪斌问道。

“不用了,刚才小兰说过,少爷可以回家了,小兰这边已经无法给少爷的成长提供帮助了呢。”小兰强颜欢笑,心情明显不好。

“你还没告诉我,怎么才能让洛兰大陆不崩碎。”汪斌道。

“其实只要少爷回去了,跟家主说一句,把洛兰大陆招回家族,有家族气运庇护,洛兰大陆将会越来越繁盛。”

小兰笑道。

汪斌心心念要救她,她心里挺高兴的,其实想洛兰大陆这种小地方,汪家不一定看得上眼,不过汪斌肯为他开口的话,她还是有可能回到家族的。

“家族在哪里,我要怎么回去?”

汪斌问道。

“少爷出去,到洛兰大陆上,晋级仙人境,然后会有接引神光降下,那时候,少爷就可以跟着接引之力回到家族。”小兰道。

“好,我先出去,到时候带你回家。”

汪斌笑道。

“多谢少爷。”

……

海面上,漆黑的云层开始散开,紫色的雷电也停止攒动。

空中,突兀的出现一道身影,正是汪斌本人。

此时的他身上散发着极强的压迫,海面上的修士一退再退,最终退到了岸上,才勉强抵挡得住这种层次的压力。

汪斌就那么立在虚空,就好像跟天地融为一体,天地就是他,他就是这片天地。

这种玄妙的感觉出现在每一个看向汪斌的修士心中。

“渡劫成功了?”

云飞扬飞身来到汪斌身边,郑重的问道。

“是的,三位尊者的修为灌注,如果还不能渡劫成功,我也太差了。”

汪斌笑道。

“恭喜你,飞升以后,还会不会回来?”

云飞扬又问道。

渡劫期和仙人境,虽然只是一个境界的差距,但是其中的差距是无比巨大的。

仙人境,也就仙人了,虽然还是人,本质上已经完成脱胎换骨,生命层次更高。

云飞扬很担心,汪斌成就仙人境之后,他们会见不到面。

这些年,他俩一直在一起,一起进入洛兰大陆闯荡,一起建立五域派,一起扶持青山帝国,有太多共同的记忆。

“第一次飞升,没有经验,也不知道能不能再回来,不过你放心,能回来我会回来了,洛兰大陆不会崩碎,我会想办法,你加把劲儿,快些渡劫,到时候我帮你说几句好话,让你成功渡劫,成就仙人境。”

汪斌笑道。

“切~本长老会稀罕走后门,你很洛兰大陆的意志很熟吗?”云飞扬问道。

“特别熟!”汪斌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很快渡劫。”云飞扬承诺完,就飞走了,他知道,接下来是汪斌飞升的时间。

……

“突破吧……”

汪斌感受着天地意志的加持,体内的修为再次暴涨,同时他对天地运行的规则也有了一丝明悟。

他悟了!

忽然一股极为温和的力量以汪斌为中心,向四周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扩散出去。

被这股力量扫到的人或事物,不约而同的知道一个消息:有仙人境强者出现。

大陆上,虚空中,不知从哪里涌现出阵阵悦耳仙乐,人们听的是如痴如醉。

这时候,东部地区的海面上,出现一道金色的巨型光柱。

这道光柱正好把汪斌笼罩在其中,一股无形的不可抗拒的力量拉着汪斌往上提升,越来越高……

全家大杂乱 第三章

“扑嗤“一声,利刃入体的声音轻响,德容却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痛楚。

文学

怎么回事?德容来不及仔细思考,他奋力用手中的大剑格开了面前兽人的战锤,然后把大剑送入了对方的胸膛。

解决了面前的敌人,德容马上回过头来——不出所料,罗宾就站在他的身后,身体微微倾斜着,同样的制式双手大剑穿透了另一名兽人的脖颈。

“哈哈,罗宾,你又救了我一次!”德容开心地拍了拍战友的肩膀,半开玩笑地说道,“没想到这么多年,你的身手却怎么下滑嘛!怎么,你这个园丁平时还兼职做护卫吗?”

在手刚一按上罗宾的肩膀时,德容才感到一丝不对劲——太软了,罗宾的身子上,仿佛全无支撑的力道一般,被自己轻轻一拍,就是向下一垮。

德容的心中涌起了不祥的预感,他连忙扔掉了手中的武器,一把将罗宾正在缓缓倒下的身体抱住,同时还大声喊着:“罗宾,你……”

罗宾身体向后仰倒在德容的身上,德容的话音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飞禽一般戛然而止,只能发出“嗬嗬”的意义不明的嘶吼。

在罗宾的胸膛上,一柄战斧造成了巨大的创伤;兽人的力量是如此巨大,那柄战斧的半个斧头都砸进了罗宾的胸膛。

制式的板甲没有能够

文学

抵御这一次攻击,创口边的铁甲塌陷着,中间是被锋利斧刃切割开的裂口;鲜血从裂口处不断涌出,很快****了罗宾红色的激流堡战袍。

“咳……”罗宾的嘴角冒出了带着气泡的血沫。他的左手抬了抬。想要抓住德容的臂膀。却终究没有成功。

“罗宾,你不要说话……”德容的泪水止不住地涌了出来,尽管心里明白自己是在战场上,尽管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拿起武器,阻止那些兽人们继续侵犯自己的王都,可是德容怎么能抛下罗宾不管?短短的几分钟里,他已经救了自己两次了——而且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德容并不是养尊处优的老爷兵,他的实战经验很丰富。不然也坐不上宫廷侍卫队长的位子。从罗宾此时的伤势来看,德容知道那兽人的战斧已经深深地伤害到了罗宾的肺部,罗宾嘴角不断流出的鲜血中满是气泡就可以印证这一点。

阿拉希高地上极少出现法师,连牧师也很少。前不久,激流堡仅有的一支牧师队伍,也被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召集到了洛丹伦王城,因此激流堡的城头并没有牧师的存在,至于医生……就算是最好的医生,也难以治活现在的罗宾了。

“嗬嗬……”罗宾的喉头处传来一阵响动,这小小的动作对现在的他来说也过于激烈。更多的血液从他的嘴角和胸口处的伤口流出。

“你……记住,你的命……是我的。可别被那些兽人拿去了……”罗宾勉强说出了自己想对德容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知道……我知道……”德容无能为力地看着自己的战友一步步走向死亡,血污的激流堡战袍上又增添了新的色彩,在明亮的月光下红得耀眼,宛若死亡玫瑰在肆意绽放。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