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夜色邦

Related Post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一章

蓝羽望着眼前的魔道剑修以及琅琊剑修等人,眼中有凛冽战意流露而出。

她很好奇,自己的光明战仙体的究极形态究竟有多强,而这,会是一个极好的测试机会。

“来吧!”

蓝羽身上战意冲天,犹如一尊战无不胜的女武神!

她一步跨出,来到一个魔道剑修的面前,手中的天光神杖高高举起,随即猛的砸下!

恐怖的光明战仙元蕴含着其中!

面对这一击,那魔道剑修的脸色大变,举起手中的仙剑要抵挡。

但铛的一声过后,仙剑与人,一同被那股浩瀚的光明战仙仙元给轰成了血雾爆开,死无全尸!

嘶!!

其余剑修倒吸了一口冷气。

“快,不想死的话就联手!”

“这蓝羽的实力不可小觑,更别说还有楚狂人在一旁虎视眈眈!”

原本刚才还打生打死的两大势力剑修在蓝羽的威胁下,顿时摒弃前嫌,联合在一起对抗蓝羽。

“哈,再好不过!”

蓝羽轻笑一声,只有对手越强大,这才能越测试出她体质到底有强大!

“剑气风雷斩!”

魔道剑修催动金仙法,滚滚魔气中蕴含着风雷之力,朝着蓝羽斩去。

另一边,琅琊剑修也是将仙元催动到极致。

“烟雪冻星!!”

无尽的寒气从他们手中的仙剑上喷涌而出,竟是凝聚出一颗大星。

魔道风雷之剑,琅琊寒气大星,两股力量,一左一右,朝着蓝羽夹攻而去,威势浩瀚,撼动星空!

“天神之光!”

蓝羽手中神杖挥舞,一道道光明战仙元喷涌而出,无数道纹在其中交织,形成了一片炽盛的白色光芒。

光芒与剑气轰然撞击在一块。

只见空间猛的炸裂,无数剑气溃散!

光明之力稳占上风,将一众魔道剑修,琅琊剑修给直接掀飞了出去。

修为稍微弱一点的更是直接吐血,仙躯之上,道纹龟裂。

“好强!!”

“妖孽,这绝对是妖孽级别的天骄!”

一些剑修语气不可置信的说道。

妖孽何其罕见?

蓝羽这两年在星空竞技场中闯荡,有不少人都认识她,可对方之前可还不是妖孽了。

这发生了什么?

竟让对方的战力提升得这么快!!

“是体质!!”

“传闻中,羽人一族的至高仙体,光明战仙体可进化到究极形态,可与至尊仙体抗衡!!”

有人猜想到了什么,语气颤抖的说道。

至尊仙体,这比妖孽还要罕见。

几乎每一种至尊仙体,都是妖孽,像楚狂人这种坐拥几种至尊仙体的,更是妖孽中的妖孽!

“便用这一招,结束战斗吧!”

蓝羽淡漠的说道。

只见她凌空而立,双翼展开,无穷无尽的光明之意从她的身上喷涌而出。

无穷光明之力在虚空中凝聚出一条浩荡的长河,浪花迸溅,每一朵都要震碎星辰的力量!

“光明长河!”

蓝羽冷喝道。

光明长河,光明战仙体究极形态的附带神通之一。

其威力之强,比之一些大罗法还要恐怖。

而随着蓝羽实力的增强,这神通,还能够

文学

继续增强!

这便是神通的妙处!

“这样的力量,果然是究极形态的光明战仙体!!”

“不,不!”

魔道剑修,琅琊剑修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惊恐。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二章

听着几名下属的分析,惜雨脸色已经被气的一片铁青,双目含煞,怒不可歇,简直是恨不得立即将这些人给揪出来,全部挫骨扬灰。

那些资源,全部都是属于天元家族的私有财产,同时也是支撑着天元家族发展壮大的基石。

毕竟现在的天元家族也算是家大业大,人口众多,每天都需要消耗大量的资源去养着,一旦资源跟不上,那后果可就相当严重。

而这些被天元家族招募的外来护法,在享受着天元家族给出的丰厚福利还不知足,竟敢得寸进尺,暗地里\\b侵占属于家族的私有财务,给家族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甚至是之前几名监察使的失踪也与他们有着脱不了的关系。

这在惜雨看来,已经是属于罪大恶极的严重罪行了。

只是当惜雨一想到对方是无极始境修为时,心中便生出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虽然她在剑尘走后,暂时掌管了天元家族,可她毕竟修为低下,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护法对剑尘是唯唯诺诺,言听计从。可对于她这位副家主,就没那么尊敬了。

哪怕她是惜氏皇朝的公主,可这样的身份放在南域的这帮始境强者眼中,分量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毕竟这里不是在北域。

“可惜许然前辈不理俗事,一直都在闭关潜修,不然的话,若是有许然前辈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惜雨暗暗叹了口气,发现自己这个副家主,\\b当是真是有些窝囊。

“剑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要是在的话,那家族目前所遇到\\b的一切困境,都将迎刃而解。”这时候,惜雨心中不禁开始怀念起剑尘来。

“你好歹也是天元家族的副家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掌管整个家族的生杀大权,几个护法就将你给难成这样了吗?”

就在这时,一道让惜雨牵肠挂肚的声音传来,只见在水云殿的正殿中,剑尘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那里。

没有人察觉到他的何时出现的,直到他声音传出时,惜雨连同几名下属才发现他的存在。

水云殿虽然是一件中品神器,但器灵早已经臣服剑尘,因此剑尘在水云殿中早已可以来去自如。

“参见家主!”正殿中的几名下属一眼就认出了剑尘的身份,神态间立即露出恭敬之色,纷纷是神情激动的行礼。

惜雨目光怔怔的盯着剑尘,脸上逐渐的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出来,道:“你终于回来了,只是我终究是辜负了你的期望,没有替你管理好家族,导致家族损失了大量资源。”

“资源这些倒是不重要,以家族如今的财富,即便是损失了这点资源也无伤大雅,最主要的原因是你作为天元家族的副家主,还缺乏一份果断力。”剑尘一脸郑重的对着惜雨说道:“惜雨,你要明白一点,我们天元家族与其他势力的权力结构不一样,目前我们家族没有老祖,没有太上长老,家主就是权力最大之人。而你作为天元家族内唯一的副家主,我不在的时候,这个家族的一切大小事宜,自然都是由你说了算。”

“那些投奔天元家族的始境强者,你不仅有选择接受或是拒绝他们投诚的权利,当家族内的始境强者做出了有损家族利益的事情,\\b你甚至也有审问以及开除他们的权利,若是有人反抗,你就让家族内的其他始境强者出手,进行强力镇压。”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第三章

我不明所以,赶紧推开周玖良,问溥皓此话怎讲。

溥皓合起手中扇子点指我和周玖良,说道:“民间娶妻,新郎背妻,媒人撑伞,这都

文学

不知道?尤其是这红伞,乃是为了挡煞用的,通常也只有过门这天能见天日,和合礼毕便束之高阁。不知三少爷与玖良为何要做此怪事?”

周玖良赶紧把伞收了起来,快步进屋去了。

郑道士不解地问金道士,金道士有些无奈地解答了一番。话语中刻意将昨夜钟天师的部分隐匿了去,似乎是怕郑道士知道了会有压力。

郑道士从怀中掏出一个制作了一半的纸人,说道:“你说的是这样的纸人么?”

众人哗然,郑道士又解释道:“昨夜间雷鸣,贫道觉察有些异样,便起身想查看一番,鞋子却不知去哪儿了。俯身往床下看去,便见有纸人拖着鞋子往里藏。”

溥皓对此十分好奇,忙凑上前去听。也难怪他会如此,毕竟这一路上的玄妙他都没有亲自经历过,自然是会这般反应,相比之下,宋渊就淡定得多了。

郑道士看了看手中的纸人,继续说:“贫道抓了一个问话,知道他们是被困于小人上的游魂,便有意解救,但之后便如梦游般恍惚,再回神时,只觉身上潮湿,纸人也不见踪影,床下就剩了这个没完成的,其他几个没了踪影……”

金道士小心地看了看我,闭口不言,我知道他是有意要隐瞒钟天师对郑道士的操纵,便也没有过多解释了。

周玖良放好伞折返,问溥皓邱大人家何时出殡,宋渊答就是明日。他毫不避讳地将合银泰白掌柜和于大人的计划说了出来,嘲讽溥皓虽被拜复兴大清重任,但手下白玉军却不信任他,就算是像于大人这样的弄权小人,也能到处兴风作浪,不把他放在眼里。

溥皓微微一笑,摇了摇手中的扇子,说道:“白玉军本就是借本王名义做自己想做的事,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听从本王的想法,本王也无意做他们的主。倒是玖良你才不把我放在眼里,一边借本王妻弟之名到处招摇,一边又处处隐瞒,要不是宋渊告知,本王恐怕永远都无从知晓你那些奇巧手段啊!”

虽然看溥皓的表情,似乎宋渊告知的并非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但我也不得不警惕起来,是不是对宋渊太没有防备了?或者是对身边的人都缺乏防范之心了呢?

周玖良也不给他面子,质问道:“先别着急给我扣帽子,你先说说,为何要来均都?宋侍卫带信叫你来这种借口就免了。”

“可事实确实如此啊,宋渊上报说血衣之事与铸币司有关,本王自是要与邱大人核实的。但谁知他失踪,现在还被发现了尸首。没能帮上忙,本王也很无奈。”

这回答滴水不漏,我心中暗叹起溥皓的城府之深,远比我和周玖良老道。

“那你倒是说说,我们审问福顺时,你去与何人喝茶?”

溥皓收起笑容,一反常态严肃起来:“这是本王的私事,不便说与旁人。”

周玖良呛火道:“私事?哪种私事啊?与广州农学会有关的私事?还是勾结于大人安插细作监视邱大人这种私事?”

溥皓茫然地问:“农学会?莫非文先生与邱大人的死有关么?”

周玖良被他这反应搞懵了,我立马意识到白赫伦与于大人的勾结溥皓应该不知情,只好将其中关联和盘托出。

听完这些,溥皓踌躇了一会儿,便也不再隐瞒,说自己那日是去密会川滇总兵府的参将了。

宋渊霎时局促起来,抱拳跪拜道:“王爷,宋渊已决心不再追溯身世了,您又何必……”

溥皓扶起宋渊,安慰他说:“本王见到冷参将时,你要带的书信还在他手中没寄出呢!说起来,冷参将似乎年事已高,对过往记忆含混了,交谈间几次喊错本王名字……老天不开眼啊,别说你已放弃追查身世,就算想知道,以他现在的状况,也难再记起了。”

一旁的金道士听罢,有些难过地叹道:“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郑道士忽然问道:“你们说几日后要带那红伞去的地方,具体是什么所在?”

金道士将时间地点详细说来,在场无人对纸人所说地点有什么印象。这时,在院门口候了很久的苗老头走了进来,说他知道那条路,也知道纸人为何会出现在郑道士床下。

我虽有些不满他偷听的行为,但也不好得在此时责怪他。老头有些自责地说道:“都怪我……之前老爷带话来,要我们接待来看茶山的客人,我知道他是想将此地卖掉,便时时议论将来生计。那个被抓去打死的孩子,因为不是本地人,也总是担忧,怕自己刚来不熟悉采茶种茶,终是要被赶走……那时候我便跟他说,让他学做纸人,要是学会了,就介绍他去扎彩铺当学徒……”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