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hhhhh,先生你是谁免费阅读

Related Post

2hhhhh 第一章

弗莫尔诸神的圣数是【七】。

在祂们的统治时代,凡人、魔怪、精灵等的所有种族在死后都要经过七重的伟大审判,衡量他们信仰的纯洁度,以决定他们来生是否能够重生在【彼世】。

所有数字里,弗莫尔诸神认为【七】具有一种强大的力量。

祂们创造了【七】,以【七】来重塑旧世界,支配生命,并将这个这个神秘且古老的符号,装饰在祂们的神国和庙宇里,让凡类们都去敬畏它,崇拜它的力量。

《犹希亚斯七奥书》,意旨开启精神内无所不在的【七】。

七奥义象征亡灵死后所经历的七重伟大审判,而每一重奥义内,又都包含十三个高低不同的阶位。

七重奥义,十三阶位……

这是《犹希亚斯七奥书中》凡物登神的必然之路,每一次修行上的进步,【七】的力量都会被觉醒,开始改善身体,而修行《犹希亚斯七奥书》的生物,也将越来越接近那个古老的深海神族。

当所有的十三阶位都通晓,七奥义也被完全修行成功,那时候的《犹希亚斯七奥书》的修行者,无论他之前是什么种族、什么生灵,都将被【七】的力量彻底蜕变成弗莫尔,进化为,那个曾将奴役旧世界的深海巨人。

与其是凡类登神,勿宁为是生物血脉在【七】的引导下,进化为弗莫尔。

《犹希亚斯七奥书》是【白】对弗莫尔诸神曾经的研究成果,而这种被无数旧世界魔法师趋之若鹜的禁忌知识,因为滞后和不稳定性,也很快被【白】所遗忘,弃之无用。

也直到今天,他才第一次。

正式修行这门被自己所创造的血脉魔典……

============================================

嘶…

属性面板模糊又凝视,方框底部的属性值剧烈变化,与此同时的是无数道细丝般的寒流,割开了皮肤,涌入身体。

难以言喻的,黑暗的,混沌的寒冷将他吞没,恍惚间海水在他的头顶,群星从海中孕育,巨兽和生命们都出生在一片原始的海里。

白术不由自主张开嘴,喉咙里喷出了一股冷气。

他望向床铺对面的穿衣镜,镜子里的人全身衣物皮肤都被一层白霭缓慢包裹着,那层朦胧的像光一样的白霭挤压着他,从虚无里生长出来,刺激着身体里每个器官、每根骨骼。

像是一个蛋壳,他正被容纳其中。

他知道,亚述·阿登波罗体内的【七】被开启了。

“只是第一奥义书的第一个阶位,就要消耗735点属性值,真是高能级的世界啊。”

他看了眼自己现在重新凝实的属性面板,其中的最底部的【属性值】一栏,精确显示了现在还剩下的属性值数目。

在低能级的宇宙,735点属性值甚至足以将某些技艺推动到进无可进,再无前路的地步,而这个数目对于《犹希亚斯七奥书》这部血脉魔典而言,也仅仅,不过是餐桌里的前菜。

“即便是【白】看不上的东西,消耗也大的惊人啊,也不知道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能不能开启第五奥义书。”

至于完全修成七重奥义书,将亚述·阿登波罗的身体进化成为深海巨人。

对于这个念头,白术在心底从未设想过。

那惊人的消耗,恐怕将这个物理宇宙吃空,也远远够不上奥义书所需边角料。

“先不管了,接下来继续开始。”

白术不再多想,意识再度点在七奥书后那个“+”上:“那么,提升第一奥义书的第二个阶位……”

房间里,包裹他的那重白霭更加厚重。

全身的血管和肌肉都在呻吟,一种类似于淤泥蠕动的声音从他骨髓深处传来,像贪食的巨兽寄宿在身体内部,正吮吸着每一滴养分。

“第三阶……”

“第四阶……”

“第五阶……”

白术毫不犹豫的继续往上提升,属性值以一个瞠目结舌的速度极剧下落着,飞速减少。

在达努神族之前,弗莫尔曾奴役了旧世界无数岁月。

无论是力量、智慧、魔法……这种生物都没有明显的短板,都在食物链的最顶部的一端。

到现在为止,白术的身体已经出现了细微的异变。

他的衣物早已毁坏,那赤裸的身躯肌肉块块分明,坚实而有力,充满了别样的力量美感。

原本因病弱而白皙的肤色此刻带着妖异的光泽,在顾盼之间,流露出一股原始的,神秘不似人类的魅力。

“唔……相貌变了点,也长高了一点啊。”

白术抚摸着自己的脸颊,穿衣镜里的人,也同步露出一个完美无瑕的笑容。

他将手掌轻轻贴向眼睑,在一阵短暂的瘙痒后,两个眼球瞬间僵硬石化,咕噜噜从眼眶滚落到地,然后在几秒的停顿后,化成了灰色的粉尘……鲜红的如触须的肉芽从眼眶最深处慢慢爬出来,很快重组成了两只全新的瞳孔,白术擦去眼角的几滴血渍,感知着身体的变化。

肌肉纤维变得更粗壮,骨骼变得尤为坚固。

体内的【七】开启后,力量空前的被增强了,一股混沌的、黑暗的力量蔓延了他的全身,为他所掌握。

身后原本牢固的混凝土墙薄脆的像是纸糊,白术控制着自己的力量,轻轻将小指刺进墙体。

2hhhhh 第二章

这是王庆民第二次死亡。

令他有些无语的是,两次死亡,全都是由虚无生命带给他的,虽然虚无生命一方的强者也随之一起消亡。

这也证明了宇宙战争的残酷,以王庆民这样的能力都有殉落的危险,更不用说其它的强者。

第一次死亡,由复活戒指发挥作用,王庆民也借着那次感悟突破恒星五级。这一次死亡,却是由王者神戒的复活作用生效了。

此时的王庆民,说没有死亡,却已经在这个世界完全消失。说他死亡,过了不长时间他还会重生。

不过,王庆民却是有了重大的收获。

就是借着在浩然那里感悟到的那种能量波动,王庆民的灵魂却是发生着巨变。

那种力量波动就如同一个引子,带动王庆民的灵魂开始向着更高的层次前进。

无数的宇宙空间无法阻挡王庆民的探视。

王庆民首先往人类所在的第三十四层宇宙看去。

人类已经成为天罗星河系和人马星河系的主宰,但相比较起整个第三十四宇宙空间无数的星河系,人类依然显得如此渺小。

基因核力武装的开发,让人类彻底走上了兴盛的大道。

王庆民的视线落在天罗星河系的中央处几处小太阳星系中,那是人类从各个星球上选出来的天之娇子学习成长的基地。

无数各形各态的基因核力武装在这里此起彼伏。经过这么多年的开发,人类已经掌握了开发基因核力武器。再配合上基因核力武装,这才是人类得以称霸两片星河系的根本。

王庆民很快将视线移开人类的区域,硕大的第三十四层宇宙空间,出现的生命种族数也数不清。

他看到,一只全身毛绒绒的白虎从一颗星球上跳到另一颗星球上,巨大的身形在宇宙中划过一道道白光,这是一只星空巨兽。

还有无数的星河系正在发生大战,一起起侵略和反侵略的战争正在暴发。

几名恒星二级的强者正在第三十四宇宙随机地巡视,他们对于这种星河战争视而不见,只有那偶尔出现的行星九级的强者,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和关注。他们的任务就是保证这些已经成长起来的行星级强者可以继续成长到恒星级,而后将他们最后带入这最终的战场。

得益于王庆民在前方的几次行动,后方一片稳定,王庆民又将视线扫向虚无生命一方。

似乎过了许久,又似乎是一瞬。王庆民的神识已经穿过了五十三层宇宙空间,真正到达了虚无生命的生存区域。

第五十三层宇宙,正在渐渐地膨胀。

无数的强者和生命正在全力抵抗这种膨胀,然而却只能减缓,无法彻底阻挡住。

穿过这些忙碌的生命,再后往就是虚无生命的大本营,虚无空间。

王庆民凝视着一片片的能量星云。

这些散发着淡绿色光芒的能量星云,里面无数的能量凝结成的星球在宇宙伟力的作用下形成一个个的小星系。

无数的虚无生命就是在这些星系中的星球上诞生。

他们的能量分为阴阳两极,如同实体生命的雌雄,通过两种能量的能源本源结合会产生新的能量体,虽然这些能量都是如同一团浓稠的气态样子,弱得不像样子,但可以感觉出来,他们都有智力,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生命。新生的弱小能量体跟他们的父母一起快乐地生活着。

虚无生命的生存空间是空中,跟大部分实体生命生活在地表不同,他们能量凝结的星球不停地散发的能量就是他们成长的源泉。跟实体生命不同的是,他们的越是高贵的存在,居住的越是在深深的地下。因为那里星球散发的能量最多。

虚无生命的文明传承是一件件凝结的如同晶核一样的晶体,里面刻印着无数的能量感悟和对能量的应用。

王庆民只是一瞬间的扫视,就如同过了无数年一般,将虚无生命的社会构架和文明结构全部了然。

庞大无比的力量继续前进,穿过了无数的虚无生命能量星云。

相比实体生命的多层宇宙,虚无生命的生存空间无疑要大无数倍,现在王庆民还没有见到他们的边际。

终于,在穿过最后一片能量星云后,王庆民迎来一片漆黑。

这才是真正的虚无世界,没有能量星云,没有实体星河系,更没有多层宇宙,连时间线都扭曲在一起。

这里是真正的死亡区域。

哪怕是至尊强者到了这里,因为混乱的时间线也会撤底迷失,直接在此完全消亡。

借着那股感悟到的能量波动,王庆民继续前行。

这次真的没有时间感觉了,王庆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但真正实际也可能就是一瞬。

前方开始出现橘红色的光芒。

那不是一点点的橘红色,而是如同一道墙一般,遮天蔽日,一眼望不天边际的橘红色的光墙。

这是终级宇宙的终点么?

王庆民只是扫视了一眼,然后心下一横,向着这堵无边光墙冲去。

光墙外面,到底是什么?

然而,一直无可阻挡的能量波动终于遇到了阻碍。这道光墙十分坚韧,如同一个拉不断扯不动的橡皮,仅仅依靠神识的力量,似乎很难穿过这道屏障。

还没等王庆民再继续尝试,一股无比巨大的吸力开始从后方传来,王庆民的复活时间要到了。

神识的力量开始随着能量波动快速返回。

就在王庆民神游整个宇宙海的时候,第四十三层宇宙空间已经开始了一场激烈的厮杀。

“空”化成的空间小球,简直横冲直撞,九名虚无生命至尊强者根本不敢与之接触,纷纷化为能量体躲避。这使得“空”的满腔怒火全部化为了无用功,只能发泄般的在宇宙中乱窜。

“影”的身形在一名至尊强者的旁边显现出来,随后刺目的光芒从他手中发出,将那名虚无生命至尊强者劈开成两半。

但是,虚无生命的本体是由能量构成,很快分开的两道身影又在另外一处汇合,重新恢复成那名至尊强者的身影,虽然他的能量看上去衰弱了不少,但离消亡还差得很远。

“影”完成一击后,立即再一次隐入虚空。

整个第四十三宇宙空间此时已经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混沌,整个宇宙空间已经在刚才浩然的自暴中撤底消亡。

战争继续着,但此时的双方已经知道,再打下去已经没有必要。

王庆民和浩然已经撤底消亡,剩下的人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如果是一对一,没有人是“影”的对手,而且“影”的攻击是完成一击后立即循走,如同刺客一般。但“影”的攻击有缺陷,虽然可以给对方造成很大的伤害,但却无法伤到对方的根本,想要消亡对方更是不可能,除非那名至尊级虚无生命强者跟他一直消耗下去,被他一次次地斩杀才行。

正当双方准备掩旗息鼓停

文学

战时,意外出现了。

宇宙中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光点。

这个光点瞬间拉伸,一个人影从里面显现出来。

王庆民重生了。

无论是正在横冲直撞的“空”还是一直隐身待战的“影”全都惊呆一样停了下来。

他们以为王庆民已经殉落在这里了,没想到王庆民居然再一次出现在宇宙中,而且看上去没有一丝一毫的损伤。

他们这两人是惊呆,而虚无生命一方已经有些崩溃了。

他们惊恐地凝视着王庆民的身影,根本没有想到会有生命在刚才浩然那样的舍命攻击下存活下来。

“既然会再次复活,那就再消亡他一次。”这时,流彩却是大吼一声道。

他的话再一次激起了众人的战斗的信心。

是啊,王庆民是很强大,但现在他们一方可是有着足足九名至尊强者,哪怕全都与之拼命,也可以杀掉他九次,再说了,不相信他还会再次重生。

“影”和“空”飞速地聚到王庆民身边,由于王庆民是最新重生,所以两人看到的是全副武装状态下的王庆民,那种强大的力量让他们真正认识到什么叫做江湖代有人才出。

“嗯?”王庆民是第一次见到“影”,但是“影”却给他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同样,王庆民在“影”的眼中也是这样。

“系统的感觉,对方拥有着另一个强大的系统。”两人同时想道。

然而此时却不是交流的时机,外面还有九名至尊级虚无生命强者正在虎视眈眈,大战又一次一触即发。

王庆民转头看向对面的九名虚无生命强者,他突然觉得对面九人和自己三人一样,都有着不得不参战的理由。

他毕竟见识到了虚无生命的诞生,成长的一切,心中对生命有了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对方也是一种真正的生命,有生有死,有思想,有感情,更有自己的文明。无论如何,他没有权利把这种生命全部消亡。

他知道,这种思想是危险的,“空”和“影”为之奋斗了一生,付出了一切,所以他不会说出来。但是他却可以消及地对待这场战争。

2hhhhh 第三章

“蜈煞妖尊被冰极寒域重创,这么好的机会,烟云妖尊为什么不对它动手?”肖执向蓝霜妖尊的残念传音道。

妖类的世界有些残酷。

在妖类看来,弱者是没资格与强者并肩的,妖类之中的强者,一旦实力大跌,下场往往会很凄惨。

之前的那只大白鸟,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蓝霜妖尊的这道残念,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而这时候,那蜈煞妖尊被冰极寒域重创,实力也大跌了,肖执按照经验来判断,觉得烟云妖尊大概率会对蜈煞妖尊出手,结果,他的判断失误了,烟云妖尊非但没有对蜈煞妖尊出手,还一副夫唱妇随的姿态,跟随在了蜈煞妖尊身后,肖执故有此一问。

冰冷女声沉默了一下,回答了肖执的这一疑惑:“蜈煞的自愈能力很强,它现在的模样看起来凄惨,实际上,它还保留着大部分的实力,没你想象的那么虚弱。”

“原来如此!”肖执有些恍然。

冰冷女声继续道:“更何况,这里是山寒狱,在这里爆发战斗,能够快速杀死对方还好,一旦陷入持久战,可是很危险的,战斗时闹出来的动静越大,便越危险,越会引来极端的气候。”

肖执闻言,心中不由一凛:“剧烈战斗,会引来极端的天气?”

“不错。”冰冷女声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

肖执继续发问:“像蜈煞妖尊之前那样,肆意爆发气机,大肆搞破坏,也会引来极端天气?”

“你觉得这么做与剧烈战斗有区别么?”冰冷女声道:“在山寒狱,除了那些空间相对稳定,适合渡劫的地方之外,其它的地方,这样做都有可能引来极端的天气。”

肖执点点头,将蓝霜残念所说的这些,暗暗给记了下来。

他之前还打算,若是有机会的话,可以在这山寒绝域里,找几只妖尊来练练手,以此来熟悉一下元婴境的战斗方式,现在想想,还是算了,这么做,实在是太危险了。

他是一个很稳重的人,除非是局势所迫,逼不得已,要不然,他是不会涉险的。

去而复返的蜈煞妖尊,在收了它的那几截残肢之后,便一言不发的灰溜溜的离开了,烟云妖尊也跟着它一起离开了。

肖执没有跟过去,蜈煞妖尊走后,肖执贴地飞行,来到了之前蜈煞妖尊残躯坠落的那片区域。

他仰着脑袋,睁着一双金光灿灿的大眼睛看了好久,结果,什么异常都没看出来。

冰冷女声道:“引来的极端气候,一般都持续不了多久的。”

“好吧。”肖执放弃观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逍执,我已经帮你突破到元婴境了,接下来,你该兑现你的承诺了。”冰冷女声提醒了一句。

肖执扭头看了它一眼,笑着道:“放心吧,我可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你指路吧,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那就好。”冰冷女声道:“往这边走。”

说话时,冰雪莲的一枚雪白晶莹的花瓣动了动,指向了一个方向。

肖执也不废话,身形一晃,于低空中,向着冰雪莲所指的那个方向飞去。

实力突破到了元婴境之后,肖执的赶路速度相较于之前来,快了至少数倍!

飞了一阵之后,肖执心念一动,身形陡然悬停在了离地丈余的低空,他面露喜色道:“你醒了?”

“嗯,醒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回应了他。

空气微微扭曲波动了一下,一名穿着黑色府卫服的青年,出现在了肖执身旁,向着肖执躬身抱拳,笑着道:“恭喜恭喜。”

“同喜同喜。”肖执同样笑着向这青年男子抱拳。

这突兀出现的青年男子不是旁人,正是伥妖李阔!

随着肖执渡过元婴天劫,突破到了元婴境,身为伥妖的李阔,也躺赢成为了一位妖尊,成功从一名最弱的巅峰妖王,进化成了一位最弱的妖尊。

即便是最弱的妖尊级,那也是妖尊级,随着伥妖李阔的苏醒,肖执的身边算是多了一个妖尊级战力,实力又涨了不少。

“你是……伥妖?”冰冷女声道。

“是的,在下李阔,蓝霜妖尊,我们之前见过一面的。”伥妖李阔向着肖执肩膀上的那朵冰雪莲微笑着颔首。

刚刚蜕变成为妖尊的他,心情很不错,对谁都是笑脸相迎。

不知不觉间,时间又过去了几个小时。

“前面是冥龙妖尊的地盘,绕过去,绕远一些,不要被它发现了,冥龙妖尊可是极端仇视你们这些人类的。”冰冷女声道。

神隐状态下的肖执,漂在了离地丈余的低空中,眺望着前方,还没等他开口,飘在他身旁的伥妖李阔便先一步开口询问道:“这个冥龙妖尊很强么?”

冰冷女声道:“冥龙妖尊可是一位巅峰妖尊,哪怕在山寒狱中,那也是霸主级别的存在,你们千万不要去招惹它。”

“这么强的么?”李阔吃了一惊。

肖执果断道:“走吧,我们绕道走。”

这可是一位巅峰妖尊啊,生性谨慎,性格稳重的肖执,只想离它远远的,越远越好。

一晃眼,又过去了大半个小时的时间。

一座巨大冰山的脚下。

肖执在这里停了下来,道:“我们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冰冷女声冷声道:“逍执,你可是元婴武修,以你的身体素质,哪怕不眠不休一个月,也不会觉得累吧?”

肖执瞥了它一眼,道:“累倒是不累,可走了数小时,我体内的真元力剩下已经不多了,得补充一下真元力了,我身上的灵石已经用完了,我得找个地方,将王九峰储物戒指上面的禁制给破解掉,里面应该会有灵石。”

冰冷女声沉默了一下,道:“那你快点。”

“好的,我会尽量快点的。”肖执答应了一声。

又一个深洞被他不费吹灰之力的开凿了出来。

深洞之中,肖执盘腿而坐,手里捧着一枚颇为精致的储物戒指。

这是元婴修士王九峰死后,遗留下来的储物戒指,储物戒指上存在着一层禁制,这层禁制颇为复杂,哪怕肖执现在已经是元婴修士了,想要破开它,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