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月前 (03-21)  未分类 |   抢沙发  67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乱小说总目录 第一章

杨间这两天安排了一下公司的事情,给冯全,童倩他们制定了一份值班表,也加强了大昌市的安保力量。

被人打到家门口的事情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刘小雨也快速的适应了自己的工作,一切又都恢复到了正常运作时候的状态。

期间。

杨间听说张伟在公

乱小说总目录,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

司成立了一个新的部门,叫大昌市信息部。

他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群精神小伙,好吃好喝的供着,整天带着他们在大昌市内乱转悠,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收集城市各个角落的可疑信息,暗中守护着大昌市。

不过对这事情他也没有去多管,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公司也不在意这点资金。

今天。

杨间如往常一样下班开车回家。

车上坐着张丽琴还有刘小雨。

刘小雨撑着脑袋,心不在焉的看着车外,忽的问道:“杨间,你说王珊珊的皮肤怎么那么白,那么嫩?她到底是怎么长的。”

“怎么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杨间不想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我只是比较感兴趣而已,随口问问。”刘小雨说道。

杨间却思考了一下道:“灵异力量影响了她的身体,改变了她的体质,你没有发现王珊珊的身体很凉么?心跳很慢么?这种身体机能按照普通人的标准根本就没有办法维持正常的生存需求,但是她却活的好好的。”

“这种情况之下,如果灵异力量不出问题的话,以王珊珊的状态可以保持着一种近乎于停滞的生理特征。”

“什么意思?”刘小雨追问道。

杨间道:“意思就是,哪怕过上十年,二十年,王珊珊依旧是这个样子,她不会衰老,而且寿命会比普通人还要长。”

“这么神奇?”一旁的张丽琴睁大了眼睛。

这么一说,不知道要羡慕多少女人。

“有代价的。”

杨间瞥了一眼:“一旦灵异力量失控,亦或者失效,王珊珊立刻就会变成一具死尸,她的生命一半是靠灵异力量维持,一半是靠身体维持,两则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这个平衡点在我的手中。”

刘小雨点头道;“这个我知道,鬼奴的资料我看过,如果你出了问题,王珊珊肯定是会没命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我也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张丽琴却突然说道。

保持永远的年轻,还有生命和杨间连接在一块,这对她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反正普通人涉及到了灵异没有人保护也是死路一条,能和杨间的生命捆绑在一起,这对很多人而言是一

乱小说总目录,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

个天大的机遇。

忽的。

就在聊天的过程之中,杨间突然一打方向盘,将车停在了应急车道上,然后神色一下子变的凝重了起来。

“怎么了?”刘小雨差点被晃倒在车厢内。

杨间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张丽琴,你开车送刘小雨回去,我还有点事情就不回去了,另外可能会离开几天,消息不要传出去,就说我在家玩游戏。”

“好,好的。”张丽琴愣了一下,她立刻从副驾驶位子上挪了过来。

“现在就开车走。”杨间说完,头也不回的往旁边一条小巷走去。

刘小雨急忙道:“有事记得通知我。”

张丽琴没有多言,只是看了一眼杨间便立刻一踩油门开车离去了。

她了解杨间的性格,这个时候任何人多说一句话,多耽误一秒钟,都是愚蠢,而杨间恰恰最厌恶的就是这种没有眼力价的蠢货。

所以,张丽琴果断离开,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车刚刚走。

杨间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里面传来了李阳的声音:“队长,邮局的路又出现了,要去么?”

此刻李阳还在观江小区。

杨间接通电话回道:“去,带上两根鬼烛。”

这次得到了沈良送来的一批重要物资,其中就有红色的鬼烛,这次他打算用上。

“好,那么队长我们邮局见。”李阳说完也挂掉了电话。

乱小说总目录 第二章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乱小说总目录 第三章

回去的路上,晏抚放开了防护,任由凛冽之风,冲撞着自己。

姜望实在没有办法说些什么,只能陪着他“撞风”。

在急速飞行之中,若不加以防护,迎面的风如利刀、如重锤,是熬苦的事情。

细说起来,晏抚的亲事,竟真论不出一个对错来。

晏家与柳家,的确是先结的亲。

但若说晏家翻脸无情,也苛刻了些。

柳家老爷子仓促离世后,是晏家出手帮扶了一把,才勉强稳住家势。

柳神通被杀,扶风柳氏未来已失的情况下,仍然是晏平出面帮忙施压,才让列为顶级名门的田家付出更多代价。

晏家真正决定退亲,是柳玄虎不堪大任,柳应麒这一脉已经彻底撑不住家名,将要发生移嫡的时候。

这是太正常的事情。

本来日渐衰落的柳氏就已经匹配不上晏家的门庭了,晏家怎么可能让嫡脉嫡子娶一个柳氏的支脉女子?

宣怀伯柳应麒死死抱着晏家不肯撒手,变成现今这副样子,大概也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他的老父亲死去了,他为之骄傲的儿子死去了,剩下的一子一女,都不足够支撑家名,眼看着就要丢失这一脉的荣誉,放眼望去,只有一个亲家拿得出手……

被退亲的柳秀章,自然是无辜的。她什么也没有做,生活就陡然一落千丈。

温汀兰又有什么错呢?柳家变成这样,不是她害的。

而晏抚……

婚姻大事,他怎么能够自主?

除非他说,他的一切都与晏氏无关。

但怎么可能无关?

就像他自己所说,他生于晏氏,长于晏氏,学于晏氏,得于晏氏。也只能死于晏氏。

远的不说,若非是晏家的权势在,晏抚何以能够随意递帖到政事堂去,轻松帮姜望解决黄河之会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好像大家都没有错。但最后,很多人都伤了心。

在凛冽的风声中,姜望不由得问道:“晏抚,你真正爱的是谁?”

“哈哈哈。”晏抚忽然笑了。

猛然加快了速度,更激烈地撞进风中。

只留下一句问话,遗落在身后——“我爱谁,重要吗?”

除了呼啸的风声。

无有回应。

……

……

长生宫,演武场中,一场较量刚刚结束。

裹着一身雪白狐裘的少年,望着自己骨节分明的右手。

掌心是一团闪耀着的雷球,其间变幻万物,生灭不息。

他轻声叹道:“表兄你这雷玺,真是穷极天地之理。”

雷占乾没什么形象地仰躺在地上,喘着粗气道:“不也都在你掌中么?”

“咳,咳。”姜无弃咳了两声,右手轻轻一送。

那团雷球脱离了束缚,猛然一挣。

雷光显化,成为一方印玺。

下为四方之地,上为闪电之形。

极见霸道与威严。

径投雷占乾而去,落入他的内府中。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40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