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理寺当宠物,与六旬老妇性欢小说

Related Post

我在大理寺当宠物 第一章

“干掉我这个世界破坏者?”

瓦尔德身形微低,对着库洛道:“做得到的话,那就来吧!莫莫·百倍!”

嗖!

当!!

战斗,继续。

刀与拳在这空间之下交织出剧烈的响声。

百倍速度可不仅是移动速度,瓦尔德的出拳速度自然也很快。

虽然他现在受伤了,比起之前的速度要慢了半拍,但是打起来,依旧是和库洛有来有回。

二人几乎都没有位移了,就这么站在那,一个拳头化为残影,一个刀刃转为流光,不断在空间当中碰撞。

双方,用上的只是普通的武装色。

毕竟那种将霸气阶段统合为一的最高级霸气,可是非常耗体力的,只有关键性的一击时候,瓦尔德才会用出来。

饶是这样,瓦尔德也逐渐有点撑不住了。

他在战斗之前,已经用了好几次‘百倍’级别的能力来发射炮击,再加上受伤…

受伤?

砰!!

瓦尔德肩膀上多出了一道伤口,他硬顶了库洛一刀,咬着牙一拳砸了过去,锤在了库洛胸口上,但除了让他有些龇牙咧嘴之外,好像没什么反应。

体力的极快耗费,让瓦尔德也逐渐转为了清醒,这时候他才发现一点异常。

从之前开始,虽然自己的攻击都打在了这个海军小鬼的身上,但是他好像没出现什么大伤势,不…准确说,连个淤青都没有!

而且,自己的动作也开始变慢了,不,不是变慢,而是有一点不顺畅,那种感觉,就像是被这个海军小鬼之前那道像乌龟的幻兽剑术所袭击一样的感觉。

当!!

瓦尔德的拳头再次攻击,砸在了库洛的刀刃上,拳背破开了一道口子,流出鲜血。

他往后退了两步,眯着眼审视着库洛,“你这小鬼,为什么没有受伤?!”

“受伤?!”

看着瓦尔德周身的霸气在逐渐瓦解,库洛露出了笑意:“老子怎么可能会受伤,挨打了那么久,总要开发点别的招式啊!”

说着,他将秋水往身侧一摆,另一只手撑在了握刀的手上,形成了一个十字。

一道玄武虚影,自他体内震荡到体表,又瞬间消失。

他吐出口气,气如箭矢,一下子喷射到地面,将地面的灰尘给吹开。

“奥义,一气混元·霸体玄武刀。”

自很早以前和凯多一战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的躯体和这些怪物有本质上的区别,就算有霸气存在,也无法和那些怪物的身躯相比。

尤其是上次和夏洛特·玲玲一战之后,让他更是痛定思痛,发誓以后要是遇到这种情况,至少不会被打的太惨。

不然就算他造成伤害了,那自己也被伤得差不多了,太特么划不来了。

回去之后,他就在想办法修炼,终于被他开发出了一招。

无明神风流奥义之中的‘玄武’,被他开发出来了。

玄武是奥义当中唯一没有杀伤力的招式,但重在防御,以及可以让人麻痹的剑招。

库洛将这招,彻底的融入了自身。

玄武的防御力不再是那个被强大攻击就能破开的龟壳,而是融入了自身,将身躯加持住了那种防御力,其防御能力虽然比不上‘玄武’的一次性防御,但胜在持久,不管怎么打,他的防御都不会被破碎。

等于就是加强了身躯素质一样。

并且在他被打的时候,对方也会遭受到类似蛇瞳的凝视一样的效果,会逐渐变得麻痹。

这才是他的底气!

瓦尔德打他当然疼了!

但换在以前,这么以伤换伤的话,他现在不比瓦尔德差哪里去。

这老必登虽然看起来老了,但霸气砸人依旧很疼,真要跟以前一样,他还没那么傻和瓦尔德这么持久的硬碰硬。

和这货打这么久,也完全是第一次试验自己的新招。

效果,不错。

现在他老有底气能跟人打硬碰硬的持久战了!

但这一招,是需要换气的,他挨打那么久,纯靠一口气吊着,气没了就要换,重新再来一口,继续保持男人雄风。

但作为大奥义,这一招也蛮费体力的。

幸好,对面这个老货,连霸气都要维持不住了。

呲呲…

库洛将秋水一甩,刀刃上再次浮现了金电之芒。

“老必登,你该上路了!”库洛对着他狞笑着。

“你这小鬼!”

我在大理寺当宠物 第二章

动态海图上失去了金龙号的绿点,郑洋关闭航海罗盘狂奔一天一夜,行程过半,然后开启了一只备用的航海罗盘恢复通信。

仍然是在星空下、宫阙挂着红灯笼为背景,沈璃一袭汉服长裙在亭子里弹奏古筝。

娜娜姐妹在沈璃从家乡带回来的、才种几天的月桂树旁演唱,荷花池飘出淡淡花香,锦鲤不时跃出水面……

为了拍好这一段《海上仙阙》,郑洋特意把船停下,飞到船外先拉了全景和远景作为开头。

昨晚上传的MV引起强烈反响,他们刚刚恢复通信时才发现,这段视频被顶到了“金龙魔王大战巴曼岛”、“总督斗地主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超三炮”等话题之上。

毕竟关注那几个话题的多是超凡者势力,而音乐却是上中下阶层广大普通民众都会关心的,受众更广。

那段视频获得大量赞美,也招来比赞美更多的骂声。赞美的自然是景色、美女和音乐,骂的全是郑洋的拍

文学

摄技术太粗糙,暴殄天物浪费了一段好MV。

所以,今晚他们再拍一段。

“还是太粗了,场景过度没经过剪辑,视觉效果不好!”假小子琳达看完新MV说道。

郑洋不服,争辨道:“这是自然过度,连贯起来才显得真实!”

“但它就是不好看嘛,再加些镜头,我用电脑驳离声音,重新剪辑后再合成!”

“咦,你还有这本事?”郑洋诧异,重新打量这个比自己还俊美的“小鲜肉”。当然他认为自己是阳刚之美,不同的美感。

“为了挣钱,琳达会的东西可多了!”薇娅在旁边说道。

就在这时,主控大厅的船员报告道:“殿下,右侧三海里发现异常,有东西在快速接近。”

郑洋调动诡眼看去,便见五只长“角”划破海面,正往金龙号游来。

“有深海邪异!”他出声警示,把诡眼视角投影到雾墙上。

“这种角……似乎是深海魔角,形似海参和海星结合的八级邪异生物!”某女学霸说道。

几句话功夫,怪物便进入两千米距离,被灵船的感知看到部分形体。

“果然是深海魔角,娜娜你们的歌唱逆天了,连深海邪异都能引来!”郑洋震惊道。

娜娜姐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哪有,我们不唱它也会出现的好不好!”

感知成像投影上,魔角的本体呈灰黑色,像海星一样的圆盘状,但更厚实。它的身体周围生长着无数松果状的触角,长短不一、错落分布了几层,尤其以上层的五只独角分布最像海星。

就连身体表面,也像一块块巨石垒成,充满了力量感。

“这体形,身体就有四百多米直径,那一圈松果状的触角,最长的也有四百米上下,平展开至少能达到一千二百米跨度。”

远古奇虾、七首海龙、荆棘巨蜥的体型在船底下方不断扩大,与之相反,炮台下方数百只储备灵能的大老鼠则不断缩小。

三只深海小弟的最强实力保持着生前的水平,并不因来到外海就获得规则改造。所以在外海,它们的实力等级都降到了七级。

深海魔角明显感应到了它们的存在,动作微微一顿,大量触角舞动。最后,它仍悍然往这边冲来。在它看来,三只低级的小怪而已,就算体型再大,也不过让它多吃几顿。

我在大理寺当宠物 第三章

尽管张恩是第一次进行歌曲的创作,但却有种顺风顺水的感觉,应该正是第一次的原因,才有如此澎湃到写不完的灵感。

灵感一多,便良莠不齐,其实张恩大多数的时间都放在了选择上,以提高作品的质量。

这一写,就写到了天亮,生物钟已经开始报警,他才姗姗睡去,等到他再次起床时,天又黑了,如是一来,他就这样度过了三天颠倒黑白的生活。

到了第四天,他的创作才终于成形,一份合格的歌词出现在了羊皮本上。

张恩轻轻的诵读,想象着节奏,韵脚和情绪,这段时间他听了很多rap,不说精通,但也入门,感觉自己也要成为rapstar了。

当然,再怎么样自我欣赏,还是得交给专业人士鉴赏。

于是乎,张恩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王冬冬的电话。

“喂,是王冬冬吗……恢复的怎么样啦?”

电话那头的王冬冬立刻破口大骂:

“好你个张恩,这么久才打电话来,怕不是在等我死掉啊。”

“我恢复的不怎么样!我爸妈都要把我烦死了,编了好久才把我受伤的事情糊弄过了,我是真的心累啊!”

“你这不是啥事没有吗……如果恢复完成了,就是时候工作了。”

“张恩,你没有心!”

“可以,听你这中气十足的声音,大概是无事了。”

“你现在在医院吗,那我来医院,给你看看创作的细节。”

“喂,喂!”

张恩挂断了电话,全然不顾王冬冬的大喊大叫。

……

……

二十分钟后,张恩骑着电动小黄车骑到了医院。

其实医院很多时候并非那么冰冷无情,人间百态,很多病人都处于恢复期,他们的亲人待在一起,难得的平静,还有说有笑的。

消毒水的味道并不难闻,反倒有着安全的气氛。

张恩提着刚刚买的果篮,走到了王冬冬的病房前,敲响了门,推门进去后,便看见了王冬冬

文学

和他的父母。

“伯父伯母好。”

张恩叫道,露出了甜甜的微笑,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还没等王冬冬出声,她妈妈看见张恩便骤然闪烁着慈祥的光芒,急忙放下手中剥到一半的橘子,迎道:

“哎哟,这不是前几天来拜访的小张嘛!你可不知道,王冬冬有多想你呢!”

“也真是的,我们家女儿就是不小心,居然开车掉进水沟里撞伤自己了……”

好蹩脚的理由……

“伯父伯母,这是带给王冬冬的果篮,这一次来主要是看望王冬冬和聊聊工作的。”

王冬冬连忙接着话茬:

“对啊爸妈,我和张恩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关系,我们真的就是普通朋友……”

“哟哟哟,瞧你们紧张的,我们又没说啥……放心,懂得都懂~”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张恩单独聊聊。”

“害,两个年轻人又能有什么不能听的,真是……”

“行了别说了,我们先出去吧……”

最后,还是王冬冬她爸扯着她妈离开了病房,病房顿时清净了许多。

张恩抄过椅子坐下,还时不时的看向门外,嘴里说道:

“你的爸妈可还真的蛮操心你的……但操心的地方好像不太对,怎么对你的伤这么没感觉……”

“行了,赶快进入正题。”

“怎么样,在经历过这次事件之后,有什么新的感悟?”

“还能有什么感悟……都要吓死了。”

王冬冬拍着胸脯,想起之前的事,眼神还残留着恐惧。

“之前听你讲述,我也有过对鬼的思考,不过我觉得就是丧尸,怪兽一类的存在,可我从未想过,鬼竟然这么恐怖。”

“不仅仅是生死的威胁,而是那种畏惧,被玩弄在某一刻,我甚至希望自己能快点死掉。”

“当我看见我自己的替身时,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人。”

“这是超脱生死的恐惧啊,真想不到你是怎么经历过来的。”

王冬冬感慨,眼下以事后人的眼光分析,已经算是美化了之前的遭遇,在事件中的绝望远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

她看向张恩,明白张恩早已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可却一副没事人的模样,真不知道是真的心大,还是心理变态。

“可是你的表现也很不错了。”

张恩抬起头,他的眼皮层层叠叠的升起,透露着睿智与平静。

“如若不是你在最后关头,竟然敢拿着刀冲进房间刺穿了鬼老头的脑袋,这次事件谁赢谁输还不一定。”

“很可能就是我死了吧。”

“我知道,你就不用再表达客套的感谢了,这一切也是为了我自己。”

王冬冬拍了拍白色的被子,眼睛看向前方,不经意间透露着通透和决绝。

“你死了,我也活不了,所以我才敢冲进去的,也必须冲进去。”

看得出来,王冬冬是一个不太聪明,但很冷静的女人,和她在一起压力不大。

“行了,这些事情终究是太沉闷了,我们还是来聊聊工作的事情吧。”

张恩掏出羊皮本,上面记录了他的一些笔记。

“你什么时候可以进行歌曲创作?我打算在元旦当天发出作品,也就是说,除了歌曲外,mv也得在这十点钟设计完成,所以时间可能比较紧。”

“完全没问题。”

王冬冬从床头的抽屉里取出了笔记本电脑,显然为了躲着爸妈工作煞费了苦心。

“这段时间我用音轨合成了几个Demo,你可以听一听。”

王冬冬给自己塞了蓝牙耳机,然后将另一个塞在了张恩的耳朵里。

“现在是第一个小样。”

歌曲响起,轻微的旋律让张恩稍稍沉醉,他皱着眉头,不是不满,而是意外,为这跳跃的音符意外,这种风格决计不是普通流行歌曲的风格,放在市面上也很难爆火,但并非没有火的潜力,只是人们没有看见它的另一面。

那诡异,窒息,迷茫的一面。

张恩听完了一整首旋律,这才沉沉的说道:

“下一首吧。”

“嗯。”

王冬冬按动键盘,她同样非常紧张,无论是出于哪个方面,个人的职业发展,还是已经完全笃定的鬼的存在,她都要摸索清楚。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