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Related Post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第一章

李青猛地转过身,从口袋里掏出五十枚灵石丢在桌上,伸手

文学

就要往烧火棍摸去。

那掌柜的眼睛一亮,手速更快,在李青摸到烧火棍之前一把将烧火棍按住,嘴角浮现出奸笑。

“你这是什么意思?”李青的眉头一皱。

“一百枚灵石。”掌柜的眯起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脸色铁青的李青。

“你还坐地起价?!”李青有些怒了,看掌柜的那欠揍的表情,强忍住内心的怒火。

相信老祖……这一切都值得!

他深吸一口气,将储物袋中最后五十枚灵石重重的拍在桌上,一把抽过烧火棍,狠狠的瞪了掌柜的一眼,转身就往店外走去。

掌柜的这次没有阻拦,而是直接收起了面前的灵石,又慢慢悠悠的躺在了椅子上晒起了太阳。

李青边走边打量着手里的烧火棍,怎么看都看不出有什么玄机,不由得小声问道:“老祖,这当真是宝贝?”

“怎么?你信不过老夫?”纪千明的声音有些不善。

“不敢不敢!李青永远相信老祖。”李青心中大定,将烧火棍揣好,乐呵呵的往自家的方向走去。

躲在影子中的纪千明沉思着,将神识一遍一遍的在李青手中的烧火棍上扫过,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奇怪,分明就是一根破烂飞剑啊……难道真是自己看走眼了?

事实上纪千明让李青买下这根烧火棍,并不是因为他发觉了这烧火棍有什么不凡之处,相反无论他怎么看这烧火棍都是一根垃圾飞剑,但真正让纪千明改变主意的是那个掌柜的本身。

纪千明无法看穿他的修为,只能勉强感觉到这掌柜的相貌身形都是假的,而且不知为何,对方给他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

所以,纪千明选择让李青赌一把,反正用的也不是他的钱。

嗡——!

就在李青转过了半条街准备

文学

回去的时候,十几道紫衣身影从天而降,剑气森然,径直落在了李青面前。

“紫极圣地的人?”李青一愣。

这十几人大多都是通玄境修为,只有一两人是太虚境,带头的那个太虚境修行者李青认识,他是紫极圣地荒木座下的大师兄,身后的似乎也都是同一师门的弟子。

看到这十几人不善的目光,周围的离阳圣地弟子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味,不自觉的让开了一圈空地,李青的心也沉了下来。

“你们想做什么?”李青抱紧手中的烧火棍,有些紧张的问道。

“是他吗?”大师兄转头看向身边。

之前跟着钱郑多来讨债的跟班弟子指着李青,点头如捣蒜,“对,就是他,他就是李青,他偷袭杀死了钱师兄!”

噌!

十数柄长剑出鞘,荒木老祖座下的弟子同时出手,冷笑着向李青冲去,澎湃的杀意席卷整条街道。

嘶!!

见到这阵仗,李青倒吸一口凉气,撒腿就往身后跑去,但他毕竟只是个通玄境的外门弟子,无论是功法还是法宝都远不及这些亲传弟子,很快就被追了上来。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第二章

何员外去府君庙罚恶殿,对着宋判官神像报上陈元的名字,一通祈祷刚完,罚恶殿的庙祝就来找他,说是陆判官吩咐,为何员外请一尊府曹校尉像回去,并吩咐不收分文香油钱。

听了殿主的话,何员外愣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作为府君信众之一,何员外清楚,请一尊府曹校尉回家,没有五千两的香油钱,想都别想,若还想将请回家的府曹校尉留上两个月,那一万两香油钱都是少的。

回过神的何员外自然是千恩万谢,并且硬捐了两千两的香油钱。

在这个过程中,罚恶殿的庙祝对他是客气到恭敬,和他们往日里的高高在上的作风大相径庭。

常在庙里走动的何员外,对府君庙的神汉的嘴脸十分清楚,这些明显的变化让他对陈元的来头更加咋舌。

实际上,陆判官之所以吩咐殿主不收香油钱,就让何员外请神像去,并不是要巴结陈元什么,以陆判五品正神的身份,除非知道陈元是某个天王嫡系,否则不至于去巴结他。

他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感谢陈元上报城中有妖怪的这件事情,毕竟清除城中妖魔是府君庙的责任,若是那狐妖在城里闹出什么事端,也是府君庙的失职。

另一方面,府曹校尉丢失了狐妖的踪迹,要想抓到狐妖,在何府守株待兔,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但何员外那里知道陆判官的心思,他只道陈元的面子已经大到了这个地步!

对着陈元千恩万谢之后,何员外先是提出要给陈元换一个大一些的院子住,被拒绝后,又说要给陈元安排两个贴身的丫鬟……

连续拒绝了何员外几次后,陈元见他大有不做点什么就不走的架势,便提出让何员每天多送些美酒佳肴过来。

……

大约是何员外请府曹校尉神像时不够低调,从那天以后,狐妖就再也没有来过何家。

七八天后,何明少爷的身体恢复了一部分,回到了林先生的课堂上。

知道是陈元救了自己,何明回来之后,就突然变成了陈元的狗腿子,整日里跟前跟后,大哥、大哥的叫着,搞的学堂里人人对陈元侧目。

好在这位高情商的何少爷就算是化身狗腿,也是极有眼色的狗腿,跟前跟后却不会让人厌烦,不用陈元开口就能猜到他想要什么,把陈元伺候的舒舒服服。

怯意的日子就这么转瞬即逝,府试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原本陈元对府试就很有把握,经过这些天林先生的指点,再加上虚拟梦境空间中的学习,他就更是信心十足。

考试的过程毫无波澜,陈元的自我感觉也是极好。

到了放榜的日子,陈元并没有去府学门前看榜,而是和何少爷一起在园子里吃着水果,听着曲子,等着下人回来汇报。

快到中午的时候,被何少爷派去看榜的贴身贴身小厮何青,连滚带爬的跑了进来,他边跑边喊着:“中了,中了……少爷,陈少爷都中了……”

何青冲进陈元和何少爷听曲的亭子里,扑通一声跪在何少爷面前,气喘吁吁的说道:“少爷,您……您中了……甲等第九名!”

手指在湿润的缝里滑动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