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月前 (04-05)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第一章

燕铖:“……”

听了身后女人这话,他一时无言以对,只当作什么都没有听见,就拉着小姑娘往外走。

但叶七七听了女人那话就能十分但困惑,那个阿四是谁?

怎么听都感觉那位美女姐姐似乎是话中有话似的。

“六哥哥,阿四是谁呀?”

叶七七扯着男人的袖子,不解的问道。

燕铖听小姑娘问出这话,几乎想都没有想就脱口而出道:“一个男人。”

一个男人。

小姑娘脸上的神情更加的疑惑了。

玉姬瞧着男人牵着小姑娘的手走到了门口,又道了一句:“殿下,慢走。”

燕铖依旧是没有理会,回想起方才玉姬的提议,只觉得十分的荒谬,让阿四假扮铖女人跟他演一场分手的戏码,亏得他们几个想的出来。

玉姬带着笑的看着两人离开,纤细素白的手指拨弄着手里的算盘,算了一下今日的收益,甚是满意。

“又是一万两到账了呢。”

玉姬一时太过于高兴,连同少年何时进屋的都没有注意道。

直到她听见一旁传来了声响,她喂抬起头,看见一旁正将竹篓从肩上拿下来的少年。

今日少年许是运气还不错,采到了整整一筐的草药。

就在玉姬正打算说些什么,就见少年的目光突然的转向别处,紧紧的盯着不远处桌子的两个茶杯,一看便知定是有人来过了。

察觉到少年的那眼眸中闪过的困惑,玉姬回答道:“方才来了两位客人罢了。”

听了这话,少年这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当着别人面玩弄人妻

才缓缓的收回了视线,蹲下身子在竹篓里摸索。

玉姬见他这番样子,不由轻笑的勾了一下唇。

没想到这少年脑子是撞坏了,但是这警惕性倒是挺高的,非得什么事都知根知底的。

想着,她正要拿起一旁的水烟吸上一口,可刚要碰到唇,一旁的少年突然的伸手抢走了她手里的水烟。

玉姬:“?”

就在她即将要发脾气时,少年突然的将一株草药递给了她。

玉姬皱了一下眉,面容颇有几分的不悦,但见少年塞到她的手上,她不得不拿起那颗草药。

可没想到仔细一看,少年强行的塞到她手里的草药竟有几分的眼熟。

“戒烟草?”

她不解的问。

“嗯。”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第二章

哎哟娘诶,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大概就是说她吧?

罗紫薇进来时,就看到何氏挺好看的小脸,皱得很苦瓜似的,便道,“呐,这是娘攒下的精米。

今早上熬点稠一点的米粥吧,再将昨天剩下的鸡肉,掺上一颗大点的菘菜炒了。家里不是还有一点咸萝卜吗?洗干净了,切了细丝就中。”

“娘,哪来的精米啊?”看着净白的精米,何氏第一次失态了,喊得嗓子都有点破音了,尖锐刺耳,却充满了惊讶的欢喜。

罗紫薇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喊啥喊?叫魂呐?让你做你就做,哪来这么多废话?蠢货。

精米这么贵重,咱家不花钱买,谁能好心给你?真是,这要不是老娘我精打细算地过日子,你想**米?喝西北风都够不着。”

何氏挨了暴骂,不但没觉得难过生气,反而还挺高兴。她都有两年没吃过精米了呢,这回,可得好好吃上一大碗。

等到云家其他人都起来,闻到精米的饭香味儿,又引来一阵就惊呼声。

小木昌站在灶房门口,咬着手指,扑闪着亮晶晶纯净的大眼睛,望着锅里飘散出米香得浓粥,馋得哈喇子都淌出来了。

今早的这顿饭,可以说,云家哥几个吃得是既满足又不安。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娘那口大米柜子,原来是藏有“宝贝”呢,难怪十几年来,都不叫他们摸,不叫他们碰的。

周氏嘴里吃着香甜可口的米粥,心里却一百个不高兴。

她觉得婆婆有这么好的东西,竟然一点口风都不露不说,连自己给大哥点鸡肉都不愿意,真是越来越小气了。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第三章

网上的事热闹了一天也没消停下,预计热搜还得挂两天。

彦粉们很多人还不接受现实但大部分已经坦然了,“我爱的男孩终于还是牵起了另一个女孩的手。”

这个时候总归要走一些人……粉圈动荡不安在进行“历史大改革”,而正主在睡觉~

清晨第一缕阳光总是格外温暖些,宽敞的卧室内床上落满了光影。

一声电话铃响起,白淼连眼睛都睁不开直接去摸床头的手机,从眼睛缝里看了一眼是她亲爱的经纪人。

范娇总喜欢在她睡觉的时候给她打电话,真是让人讨厌。

窝在身侧人的怀里,白淼接听了电话,不出声听那边说话。

范娇说,“雅瑟和你解约了。”

“雅瑟?哪个?”

“你就一个代言,雅瑟口红。”

“哦,陈骐,正常,肯定掰。”

“你也是作孽惹上了邱杰,再告诉你一个不知道是好是坏的消息。”

“什么?”

“邱杰被陈骐接走了,好像是在家治疗,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

“骐姐有钱挺好的,精神病院环境不好。”

“那你不怕那天路上你老公再被人捅了?”

范娇随口一问听得白淼本来还在闭目休息的眼睛瞬间睁大,上次中毒事件范娇和唐九彦遇上了,后来的事她从白淼这也有所耳闻,她是觉得有点不太安全,现在白淼也这么觉得了。

就在两人都沉默的时候第三个声音响起,唐九彦说,“正好我也想把他送我的还回去。”

这……影帝大大果然没忘仇。

没和范娇多聊,白淼挂断了电话,拄着头看着刚刚醒的人,“你可真记仇。”

“你帮他说话?”唐某人脸色几乎是瞬间沉了下来。

白淼可无奈了,她话还没说完不要这么着急生气呀!

手动将唐九彦的嘴角向上撑起白淼说,“我喜欢你记仇。”

还以为要说什么,唐九彦轻笑一声,“下次一句话放一起说。”

“德行!”白淼忽然把盖在唐九彦身上的被子向下拉了拉露出胸口那明显的疤痕。

唐若昀竟然让咱影帝大大留疤了!

白淼不说话就盯着他的伤疤看,唐九彦也不知她想什么便说,“你要是觉得丑,我可以纹个你喜欢的图案。”这是诸葛唐朔昨天给他出的主意,当时他的想法是头给他打歪,后来他真把他给揍了……

不过要是白淼不喜欢这疤的话,唐九彦是可以纹身的。

回神,白淼连连摇头,还要嗔怪一句,“我什么时候说丑了?你怎么随便给我扣锅呢!我可不接受!”

“我只是有点心疼你,无妄之灾。”白淼忽然有点小悲伤,唐九彦却很快给她灭了情绪,他说,“无妄之灾谈不上,反正我看他也不顺眼,情理之中意料之中的结局而已。”

“呵呵。”白淼翻了一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当着别人面玩弄人妻

个白眼,“您倒是真看得开。”

俯身落了一个吻在疤痕上,白淼说,“若真有下次,我帮你还回去。”

……

下午剧组拍摄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44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