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月前 (04-05)  未分类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攵女乱h 第一章

前尘旧事,纷至沓来。

那股锥心的痛苦,几乎将她淹没。

陆明玉用力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眸亮得惊人:“丁管家,请三皇子殿下去练武场,就说我在练武场里等他。”

丁管家松口气,应声而退。

绮云满心欢喜,正要说话,陆明玉的眸光扫了过来:“你不用跟来了。”

绮云又是一脸“我懂我懂”的笑容:“是是是,奴婢就不去碍小姐的眼了。”

陆明玉无心多言,转身去了练武场。

这个宽阔的足够容纳数百名亲兵一同操练的练武场,在京城赫赫有名。练武场边有十余个武器架。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挝,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

陆明玉随手挑了一把长剑。

剑柄一入手,久远又熟悉的强大自信涌上心头。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略显低沉的少年声音,在身后响起:“小玉。”

陆明玉面无表情地转过身。

手腕一抖,长剑挽出剑花,直指来人。

……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少年身影。

少年身着玄色锦衣,肩阔腰窄,身高腿长。一双剑眉,目如朗星,挺鼻薄唇,十分英俊。

她记忆中的李昊,是身着龙袍肃穆威严的模样。眼前的李昊,却正年少,俊美不凡,曜目如天上烈日。

那双略显深沉冷漠的眼,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如春风化冻,漾起清浅的笑意:“小玉,你拿剑对着我做什么?”

昔日,这笑容令她沉醉。

现在,她只想一剑劈了这狗男人!

陆明玉冷冷道:“去拿刀!”

不管如何,先揍他一顿,出了心头这口恶气再说!

李昊一头雾水。

小玉这是怎么了?

前些日子还好好地,他邀她一起骑马打猎,她没有忸怩,很快应了。今日怎么忽然横眉冷对?莫非是生他的气了?

小玉性情率直,心胸疏朗,偶尔不高兴,当场就会发作,绝不会忍到下一回。

所以,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昊略一思忖,自以为猜中了陆明玉的心思,微微一笑,上前几步:“你也接到

攵女乱h|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

了赏花宴的请帖吧!”

“母后设赏花宴,主要是为了二皇兄选妃。和我其实没什么关系。你别恼。”

说到这儿,顿了一顿,看着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柔情:“我和母妃说起过你,母妃说了,会私下求父皇母后,为你我赐婚……”

话还没说完,那柄雪亮的长剑就直刺而来。

李昊猝不及防之下,躲得有颇有几分狼狈。

陆明玉毫无玩笑之意,一剑接着一剑,剑影寒芒闪动,皆是要害。

李昊骤然落了下风,连连闪避,无暇再张口。他被剑影逼退至武器架边,无奈之下,一个翻身,取了一把长刀。

有了擅用的兵器在手,李昊心神方定,不再狼狈闪躲,挥舞长刀格挡。

大魏尚武成风,连闺阁少女都以骑射为乐。几位皇子,皆自小习武,个个都有一身好武艺。

李昊骑射出众,身手骁勇,在一众皇子中也是佼佼者。平日练武过招,侍卫亲兵们哪敢真得和皇子动手,总要不着痕迹地让一让。

李昊和人动手比试,从无败绩。

陆非和李昊相熟,私下曾随口说笑过:“我在四妹手下,过不了百招。殿下身手略胜我一筹,不过,也不及四妹。”

李昊有风度地置之一笑。

在他看来,小玉骑射确实远胜寻常少女。不过,真动起手来,绝不可能是他对手。

攵女乱h 第二章

攵女乱h 第三章

话音未落,就传来一道清冷的讥笑声,“欣赏他找死的本事吗?

攵女乱h|宝贝我要吃你的花玫瑰核

赭色锦袍男子,“……。”

温兄说的也没错。

他们是纨绔,但平常最多也就找点打,不像季家少爷,一上来就直接找死。

可能是因为有个护短的爹,没怎么挨过打吧,太平镇又是个小地方,县官最大,横行霸道也没人敢管,可这里是京都,天子脚下,要这点觉悟都没有,迟早会英年早逝。

煜国公府三少爷吃了药,但胸口还隐隐作疼,但更让他不爽的还不是内伤,而是……

他拿起茶盏猛然灌了一口,然后吐掉。

一连漱了七八回,还不够。

“添茶。”

天蓝色锦袍男子奇怪道,“药有这么苦吗?”

就算再苦,一两回什么味也该漱没了,温兄这样子不大对劲啊。

这么反常,他不得不多想了下,就想到男子之前被扑倒的事,眼睛猛然睁大,“该不会是被……。”

男子一记眼神瞪过来。

天蓝色锦袍男子忙把嘴闭上了,只是脸上的笑容那是越来越大,活像一只迎风绽放的盛世牡丹。

赭色锦袍男子眼睛在两人之间来回的打转。

怎么感觉气氛不大对劲?

明明他就在,人家说话也没有背着他,总感觉自己疏忽了什么?

两人本是要送煜国公府三少爷去四海书院的,现在受了内伤,只能把他送回煜国公府。

两人有负煜国公夫人所托,但平老夫人再生气,应该也不至于在自己亲孙子被砸伤后还要杖责他。

三人前脚出药铺,后脚一坐在那里喘了半天气的小厮也起了身。

药铺小伙计道,“哎,你好了?”

小厮理都没理他,径直离开。

再说和顺侯世子被季清宁踹桌子赔钱的事一阵风传开,所到之处,无不大笑不止。

也有笑不出来的,比如和顺侯世子本尊。

本来赔钱就够憋屈的了,谁想到这事还会传的人尽皆知,让他沦为笑柄。

为了找回面子,和顺侯世子不得已把煜国公府三少爷拉出来做垫背的,人家煜国公府三少爷被砸的吐血都放季家少爷一马,他一个侯府世子给人赔礼又算得了什么?

一句话,倒是成功把大家的嘴给堵上了。

毕竟这是事实。

季家少爷被拎着脖子带走,一顿饭的功夫就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是他们亲眼所见。

能让煜国公府三少爷这般忍耐,看来季少爷是赵王府小郡主准夫婿无疑了……

和顺侯世子把事办砸了,又丢了脸,赶着去消茂国公世子的气,添油加醋,把自己脑补的部分说与茂国公世子听。

茂国公世子怒不可抑。

这时候,小厮推门进来。

茂国公世子问小厮,“赵王府当真要把檀兮郡主许给那季家小子了?”

小厮有点懵,“没听说这回事啊。”

“那煜国公府三少爷怎么就这么轻易放过了那季家少爷?”茂国公世子的贴身小厮问。

小厮正是在药铺装病偷听的那位,忙道,“是那季家小子狡猾,趁着肃宁伯世子他们不备,趁机跑了。”

“他走的时候,煜国公府三少爷都还没醒啊。”

小厮还没说完,和顺侯世子的脸已经像是被人打翻了颜料盘似的了难看了,尤其茂国公世子瞥过来的眼神,让他浑身都不自在,好像自己脑门上刻了个大字——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44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