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月前 (04-05)  未分类 |   抢沙发  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 第一章

乱军嘈杂之中,一身白甲银刀的白耳军穿过人群,来到了高顺和周亚夫的战场上,正在和高顺对战的周亚夫顿时心头一沉,他是真没有想到韩军之中,竟然还有人参与两人的对决。

三千白耳军加入了这场战争,顿时发起了群狼战术,拼命的撕咬着周亚夫露出的破绽,孔青在这细柳营中,是除周亚夫之外,官职最大的人,此刻的孔青当即挥舞着手中的青铜剑,虎目瞩目着陈到,神色渐冷道:“将士们!杀!”

陈到却是冷漠的注视着眼前的宵小,将手中的青铜剑倒插在地上,取下背后的长弓,在箭壶上抽出一支冷箭,神色淡漠的瞩目着孔青的方向,面色渐冷,仿佛在看一个活的箭靶。

“嗖!”

长箭破风而去,如夜间划过的流星,看的人心惊胆颤,孔青刚刚解决一个无关紧要的士兵,却是被陈到这飞射出来的冷箭,正中了咽喉,鲜血顺着孔青的咽喉流淌而出,一箭解决了孔青,陈到并未太过的在意,当即拔出怀中的青铜剑,率领三千的白耳兵扑杀到这万军之中。

此刻的周亚夫被高顺牵

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制,无法动身,而细柳营没了指挥,顿时溃不成军,陈到所到之处,皆是一片杀伐的场景。

周亚夫看在眼里,心中酣然,看着面前和自己酣战的高顺,怒骂道:“你这等卑鄙小人!以多欺少!”

“卑鄙小人!以多欺少!”高顺正在喝周亚夫酣战!背后却是传来一声质疑的轻声呵斥,之间此人身穿白甲,手中提着一柄提炉银枪,大骂道:“赵章背信弃义!撕毁韩赵二十多年之合约!此不是卑鄙小人!秦!赵!燕举三国之力伐韩!以一国对三国!此不是以多欺少!似尔等这班道貌岸然!满嘴仁义之辈!还敢在这里叫嚣,真是恬不知耻!”

“你………!”周亚夫被此人怼的是有口难言,不由自主的心血来潮枪法偏章!高顺当即抓住机会!一剑刺在了周亚夫的小腹之上,身受重伤的周亚夫,连退数步,看着气势不凡的高顺,以及咄咄逼人的陈到,周亚夫知道自己若在不退走,恐怕细柳营就要覆灭在这里了。

周亚夫当即收枪回了军阵,面露不甘之色,当即大喝道:“盾牌防御!快!”

“将军!咱们在这样下去!细柳营的兄弟们可就死光了!要不咱们撤吧!在不撤真的要全军覆没了!细柳营中的一员副将,黑色的面颊上流淌着血液!神色显得凝重道。

周亚夫取出怀中的药瓶,随口咬下了瓶盖,在自己的小腹上撒了几道白色的粉末,随后撕下背后的披风的布条,周亚夫当即捆绑在自己小腹,开始包扎了起来。

“性命可抛!军心不能灭!我军一但退却,我军的士气将会全线崩溃!今日说什么也不能撤!给我顶住!死死的顶住啊!”周亚夫额头上满是冷汗,但是避无可避道他,只能转身挑起了这军中的大梁。

廉颇和高宠酣战!这才挡住了韩擒虎的进攻,两边各是有不少的损伤,正在指挥士兵作战的李牧,此刻眉头紧缩。

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

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

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啊好疼你们一个一个来 第三章

Ps:今天大年初一,先给大家伙拜个年,今天事儿多,结果直到现在才更新

……

李治呆愣的看着书信,脑袋嗡嗡作响。

刚才还以为各大家族已经将秦寿给抓住了,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消息。

震惊!

愕然!

心中怒海滔天又必须强迫自己冷静。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被秦寿给摸进去的?

他足足愣了有几秒,脸色一变再变。

长孙无忌正对魏征怒目而视,目光之中的意味夺人而嗜。

魏征此时心中也有些疯狂,一直以来自己的名声都是中谏臣,别管其中有没有私心,但是朝中有不平事,自己就要说。

就在俩人间的气氛阴沉到了极致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李治惊诧的声音。

嗯?

长孙无忌猛然转身看向李治,眼中光芒闪烁。

“殿下,出什么事儿了?”

不仅是他,其他朝臣也全都看向了李治,目光惊疑不定。

这还是第一次见殿下如此失态。

“……”李治没有说话,而是咬着槽牙将手中的书信递给了宦官。

秦寿?

这家伙,简直太作妖了!

宦官双手接过,然后转身走到了长孙无忌身边,递了过去。

长孙无忌疑惑地看了宦官一眼,伸手将书信接过,大眼看去,然后猛然愣住了。

“怎么了?”关陇一脉的一个官员问道。

“赵国公,出什么事儿了?”

“……”

褚遂良等几个与长孙无忌相近的人不由靠近了一些,往书信上瞅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赵郡李氏被秦寿袭击,家主李巢和数十个家族子弟皆被杀……

这……

群臣皆惊!

场面陡然间安静了下来。

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了李治为何会有刚才的反应

秦寿偷袭赵郡李氏?族长和架子子弟死伤惨重?

不是说各大家族都派出了人,还有各城池和屯戍部队也都出动了,如此的兴师动众,可最后却是一个这样的结果?

以至,这一瞬间所有人都不愿相信!

朝中的赵郡李氏的官员此时闻听消息,脸色一下子全变了,眼睛充血的冲着李治说道:“殿下,这是真的吗?”

李治看着赵郡李氏的官员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一个家族那么多人,竟然还能偷袭了,这能怪谁?

但这话他没法说,因为现如今自己还得仰仗这些人,只能强压着心中的怒气。

此时的魏征站在长孙无忌的对面,看不清书信上的内容,原本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长孙无忌等人的表情,不由也有些懵。

耶?

咋了这是?

但随即,他从各大家族的表情和言语中听明白了其中的事情原委。

魏征挑了挑眉,然后默默的退了回去。

只是

他的动作被李治的眼神注意到了,眼神幽幽的看着他一眼。

“魏大人,秦寿如此行径,你还觉得他很无辜吗?”

李治的眼神寒若冰霜,直直的看着魏征问道。

所有人的眼神都瞥向魏征,都听的出来,李治对魏征语气中的冷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46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