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肉一对一到处做、秋霞特色AA大片

Related Post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第一章

“今封尔章楶为枢密使,一等功勋,特进龙图学士,浦城侯,食禄食禄一千五百石,世袭三代;今封尔折可适为神策军总管,二等功勋,敏成侯,食禄食禄一千石,世袭三代。今封尔郭成为锐健军总管,二等功勋,卫海侯,食禄八百石……”

陈皮读着圣旨,没空看向下面的群臣。

倒是赵煦,正襟危坐,居高临下,将一群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章楶,折可适,郭成等跪在地上,穿戴整齐,认真的听着旨意。

章惇举着板笏,神情严肃认真。

蔡卞神色不动,仿佛没什么表情。

王存不在,蔡卞后面是礼部尚书李清臣,他脸角有些硬,表情凝肃。

后面的林希漠然着脸,许将倒是从容一些,来之邵紧拧着眉头,苏轼手里的板笏颤动,似乎随时都可能冲出去,大喊‘反对’。

其他的朝臣举着板笏,听着枯燥,漫长的诏书,不断的悄悄对视。

‘军改大略’还没有正式颁布,但在场都已经参与审议,他们不同的反对声,在最高层的坚定意志中被压制了。

太多的人忧心忡忡,对‘兵权’的放松,可能会导致不可预料的后果!

诏书很长,陈皮还在读着。

越来越多的武臣陆续下跪,接领旨意。

他们都被加官进爵,爵位,官职,荣誉,钱粮,田亩等赏赐无数!

足足半个时辰,陈皮才接近读完:“皇天后土,至诚以真,望卿不负,朕也感念。钦此。”

章楶领头,折可适,郭成,种建中,宗泽等抬起板笏,又拜下,沉声道:“臣等领旨,拜谢陛下皇恩。”

赵煦一挥手,朗声道:“众卿平身。”

“谢陛下。”一众人再谢,起身退到一旁。

到了这里,赵煦才算志得意满,笑着说道:“有功必赏,大功大赏!另外,朕在说一点,一年之内,朕对弹劾这些功勋之人的奏本,一律留中。”

朝臣隐约有嗡嗡声,转瞬又消失,没人说话。

赵煦的意思很简单,在这一年内,这些人获得了‘免罪赦免’,除非是谋逆等重罪,基本上不会动他们了。

武将的地位,进一步被拔高了。

赵煦扫过众臣,道:“各种赏赐,要在年底之前到位,待会儿大宴,明日朕为一些卿家送行。‘绍圣军改大略’以及‘绍圣新政纲要’,要在年底之前准备好,明年改元,第一时间发布。”

“臣等领旨。”章惇等抬起板笏,躬身应和。

这些,是早就决定好的事情。

赵煦见他们没有跳幺蛾子,瞥了眼陈皮。

陈皮上前一步,道:“退朝。”

陈皮声音落下,赵煦就起身了。

这是下诏封赏,待会儿还有大宴。

“臣等恭送陛下。”

赵煦径直出了紫宸殿,并没有回福宁殿,而是去了庆寿殿。

朱太妃这会儿正在忙着什么,看到赵煦进来,就嗔怪道:“你一个官家,该忙就去忙,总是往我这跑做什么……”

赵煦嘿然一笑,道:“母妃这是哪里话,我这是来看您来了,怎么还不高兴了……”

朱太妃哼了一声,却又笑着道:“权儿在睡觉,皇后也睡着了,你脚步轻些。”

“诶好。”

赵煦应着,快步转向后殿。

赵煦进门之前就脚步放轻,远远就看到孟皇后侧躺在床上,床边放着摇篮。

赵煦压手,示意宫女不用动,悄步走过去,看了眼孟皇后,就盯着小家伙。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第二章

昆阳之战发生在六月朔日初一,而初二这天,大司空王邑带着残兵败卒在向洛阳撤退,窦融还在向西奔走的路上。

身在常安的第五伦,则刚刚给士卒分发军饷金饼,并完成了公审民贼的事宜,还在翘首东望曰:“秀儿何在?”

虽然第五伦此时尚不知东方胜负已定,但在“定军心、顺民意”这两桩大事完成后,他睡得比前两夜好了许多。

六月初三,第五伦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离开军营,去常安城中,拜会一个人。

当然不是定安馆的黄皇室主王嬿,她在第五伦准备造访的人中,得往极后面排,若王嬿是正儿八经的“前朝太后”,那身份还比较特殊,但前前朝太后嘛……就只剩下尴尬了。

第五伦最先拜访的是,乃是替他将几十万枚金饼妥善看管的故共工,宋弘。

才来到尚冠里的宋府门前,宋弘没有出迎,出来的是其妻子,虽然不可以相貌品评人物,但宋妻确实有些丑。据第五伦所知,宋弘家也是关中士族豪门,三代人都是少府,肥差啊!身为二千石、州牧,家有丑妻确实是咄咄怪事。

但宋妻也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引第五伦及其随从入内后,就见到宋弘一身素稿坐在院中。

“宋君这是……在为新室戴孝?”老王生死不知,这早了点吧?

宋弘摇头:“这是我自己的丧服。”

他看向第五伦:“将军此来,是欲将我,也当做民贼审讯么?”

“宋君对我误会很深啊。”

第五伦道:“前几日大军初入城中,号令不明,有人竟冲撞尚冠里,惊扰到了宋君,此乃第五伦之过也,但请宋君放心,违背约法的数百人,皆已斩杀!头悬于阙上及辕门,以儆效尤,一同被杀的,还有上千名趁乱施暴的新兵、轻侠,城中秩序为之一肃。”

这是实话,宋弘无法否认,第五伦以下克上,大军入城,居然没大肆烧杀抢掠,这军纪可比新朝王师好了许多。

“至于昨日公审的民贼。”第五伦笑道:“每人都有残民大罪,百姓恨不能生食其肉。彼辈生前,宋君平素就不屑与之为伍,难道在他们死后,就愿意自降身份,与之同席么?”

宋弘缄默不言,若非杀他们的是第五伦这叛军头领,他也会去围观并拍手称快。

第五伦对宋弘作揖:“伦今日此来,是想请宋君,救一救常安人!”

宋弘只埋头道:“常安自有安民大将军来救,怎轮得到我这罪人?”

第五伦叹息道:“宋君,从我举义于鸿门,王莽下令常安戒严开始,东西市的米坊,已经断供十天了!”

“人不吃饭,能撑几天?”

宋弘终于将头抬起来。

第五伦道:“禁令已经解除,但关中如今兵荒马乱,粮食运不进来,米价每石快到万钱了!家中有存粮的还好,若是没有,已经饥肠辘辘,就差铤而走险了。”

宋弘冷笑:“如此种种,究其根源,难道不是将军给关中带来兵灾么?”

第五伦摇头:“新室建立十余年,粮食从数百钱一石涨到千钱一石,非我之过,关东已乱,宋君以为,就算没有我,战火就不会烧到关中来?”

宋弘默然,而关中粮食之所以会这么贵,因为供不应求。

第五伦从袖中掏出随身记录的简册给宋弘看:“我查阅户口薄册,发现上一次料民,还是始建国年间,常安共有户八万八百,口二十四万六千二百。”

加上流动人口、驻扎的南北军兵卒,总计约为三十多万,放在后世可能不多,但在这时代,却意味着要以低下的生产力,供应三十万不种田的工商士吏兵,一个郡收上来的租子够么?十个郡都不够!

哪朝哪代都一样,京师一城的繁华,是以周边郡县源源不断输血维持的。

关中虽自古以来有“天府”的美誉,但到汉武帝时人口爆炸,所产的粮食已经不能满足需用,不得不考虑从关东水路调运一批粮食供养首都长安,遂疏通渭水渠道,在水路东端的华阴县建立“京师仓”,功能是转运物资。

而转运的一船船粮食,则继续向西运到常安,存在宫室附近的“太仓”里,王莽还设立五均官来平抑粮价。

宋弘听后道:“太仓不归共工府管,将军找错人了。”

“没错,归纳言(大司农)管。”

“我军已经接收太仓,如今尚有粮食数十万石。”

第五伦记得,当士卒打开太仓门进去的时候,当真是惊呆了,外面的百姓却在吃狗彘食,流民饿死无数,皇宫里粮食堆积如山。这让多是流民佃农出身的兵卒颇为愤怒,又双叒叕吊死了几个太仓粮官。

但那些太仓官员确实是冤枉,京师粮食储备,主要是供应皇宫、军队——比如第五伦的几万南征大军,百姓生计都得靠后。

第五伦笑道:“我军粮食在新丰尚有数万石,足够食用。故而,我欲出太仓粮二十万石,让常安人不至于饿着。我麾下安集掾任伯卿,管四万人的军粮尚可,但若是加上城外士卒、流民家眷,常安周边一共四十万人……”

他看向宋弘:“却需要一位熟悉常安里闾,管过钱粮的大吏协助。”

宋弘知道第五伦今日所来何事了。

“将军抬爱了。”宋弘对第五伦不似前几天那样张口闭口叛逆,只婉拒道:“我已为新帝看了十年内库,如今无事一身轻,不打算替人卖粮。”

“卖粮?”

第五伦哈哈大笑道:“宋君误会了,非粜也,是发粮!我愿称之为……救济粮!”

宋弘确实么想到,本以为第五伦要借机敛财,岂料他却说自己打算做好事。

其实王莽也干过类似的事,去年流民入关者数十万人,王莽遂置养赡官禀食之,就由那个被第五伦枭首祭旗的中黄门王业主持,结果使者和常安官吏勾结,一层层揩油,导致发到饥民手中的食物寥寥无几,最后不得不煮草木为酪。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第三章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