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月前 (04-08)  未分类 |   抢沙发  9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收起] 文章目录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 第一章

老船夫和青航对唱两句后,便停了下来,青航也似乎看出一些东西,没有再多调侃白素贞和许宣。

反倒是让许宣进来,只是先前的举动已经让许宣面红耳赤,白素贞看出对方面皮薄,也是开口说了两句。

许宣方才小心翼翼的重新入了船内,但不知是不是因为先前调侃的缘故,许宣再看白素贞的时候,心中有着一种莫名的心动。

二者对视片刻后,青航恰到好处的引出话题,聊着聊着,青航突然开口:“许相公对西湖如此了解,可是本地人士?”

许宣闻言,不知怎么的,开口道:“我祖上一直居住在钱塘一带,世代以贩卖药材为生。今日本是外出游玩,不想偶遇风雨,三生有幸遇到贵人,不知道二位又是从而而来?”

对许宣身世了如指掌的白素贞并没有多听,只是呆呆的看着许宣,见到他讲完,便点头道:“原来是这样啊!”

青航在边上看的直摇头,轻声笑道:“姐姐,人家许相公报完家门,向你问话呢。”

“向我问话?”白素贞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青航已经对着许宣开口道:“我姐姐名叫白素贞,祖籍巴蜀芙蓉,只因为家中二老归天,没了依靠。巴蜀近来也有些动乱,听闻江浙一带乃少有的人间净土,世中桃源,便想着来西湖投奔亲人,却不想亲戚已经搬家,现暂居在清波门内。”

说完,青航又是对着白素贞一阵夸赞,说白素贞从小就聪明,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到这又是话锋一转,直言前几年家中无二老先后离去,白素贞接连守孝,一来二去,都成了大姑娘。

“这次前来投奔亲人,本也是向着请他们家中老人为姐姐张罗一下,不想,哎……”青航说完,又是一阵叹息。

许宣闻言自然是出声安慰,二者一来二去,聊了不少,等许宣到了地方,青航又是开口:“许相公,我看这雨一时之间,也是停不下来,你既有急事,且先拿伞回去,日后有空,送回清波门便好。”

听到这话,许宣急忙拱手致谢,走的时候一步三回头,下船的时候更是差点摔倒,还是老船夫扶了一把,方才安稳落地,出糗的许宣在青航调笑的目光中匆匆离去。

“这许相公,也是有心人啊!”老船夫笑了笑,也没有撑船离开,而是同白素贞等人一起看着许宣的背影一点点消失。

等到许宣的背影完全看不到后,白素贞面色微冷,看向老船夫道:“敢问是哪位同道来西湖游戏人间,同我开这等玩笑?”

“姐姐莫急。”青航一看,便知道白素贞是真的有些生气了,毕竟这些年来,白素贞一直有意识的拉开自身和许宣的距离,唯恐修行界的恩怨波及到对方。现在看到一位可能知道她和许宣关系的修士,自然警惕起来。

唯恐二人斗起来的青航赶忙开口,一边握着白素贞的手,一边看向老船夫道:“你是玉宸请来的吗?刚才我唱的那两句,你对的词我听玉宸说过。”

“我乃玄冥。”老船夫说着,身形一晃,显露出玄冥身神之身,立在船尾道:“玉宸察觉到许宣命中有一劫,因为自身不方便前来,便让我来给他他送一样东西。”

龙烟、丹元、皓华、玄冥和常在是玉宸经常派遣出去的身神,因为名字缘故,一直被人怀疑是玉宸的身神,但五者表现出来不次于一般阳神修士的实力,又被人视作是阳神境界的尸解仙。

玄冥当初和白素贞见过面,对其白素贞还是比较放心,只是现在她听到许宣未来有一场需要赐下宝物才能应对的劫数,不由心中一紧,急忙开口道:“敢问玄冥真人,许…许相公会遇到什么劫数?”

“你同他缘分到了,日后必然因果纠缠,其劫数我不好同你多说。但你无需担心,这劫数虽涉及到生死,但有了我赠送的东西守护,他最多也就是会受到一些惊吓罢了。”

“这样就好。”白素贞闻言,松了口气,而后又是想起玄冥开始的那句“你同他缘分到了”。

白素贞不由面色微微泛红,有些羞涩的问道:“不知道真人最开始那句,是玉宸真人所言吗?”

玄冥看着白素贞,笑着点了点头,略带调侃的语气,道:“你真的很喜欢许宣啊!我原本还以为你作为修行千年的白蛇,专研太阴之法数百年,对于情爱之事应该看得清,哪怕真的生出感情,也应当是日久生情,不想你如此轻易就陷了进去。”

“情爱之事,哪里是你看得清便能操控的?”白素贞看着许宣离去的方向,没有多说什么。

玄冥闻言,便化作一道清光遁入虚空,留下青航和白素贞二人。

在玄冥回归本体玉宸之处时,青航看着白素贞道:“姐姐,既然玉宸都说了你和他的缘分到了,那么我们快点去清波门准备一下吧。要不然,那许宣连个还伞的地方都没有。”

听到这话,白素贞又是低声喊了句:“青儿。”

“好!好!好!我不说还不成吗?”青航伸手一挥,一道人影出现,化作玄冥先前那副老船夫的模样,撑着船向着清波门而去。

那清波门本身是天柱山一脉在西湖边上的外围驻地之一,属于凡人和修士混居的一个特殊地段,青航入内后,也不需要多做什么,只是简单的嘱咐了两句,一系列完整的资料和府邸便准备妥当,当日白素贞和青航便入住其中。

另一边,许宣回到家中之后,便有些魂不守舍,许宝莲见状颇为忧心,自己这个弟弟她也清楚,在父亲去世前很是有些灵感。听父亲所言,自己这弟弟很可能是修士转世。

许宝莲并不在意,她只知道许宣是自己的弟弟,一直以来,她都是顺着自家弟弟的喜好,并不强求他修行。此时见到许宣如此,难免有些担心。

边上的李公甫见状,又不对许宣调笑道:“我们菜都快吃完了,也不见你说两句,也不怕我日后欺负你姐姐?”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 第二章

黑暗。

无尽的黑暗。

血色。

漫天的血色。

黑暗如水,淹没一切,血色如火,仿若焚烧一切。

如此一刀。

惊天地泣鬼神。

仿若北长青一刀将这璀璨光明的人世间斩成了血流成河的幽冥地狱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

无尽的黑暗渐渐消散。

血色也不再焚烧。

乌云不再翻滚,雷鸣减弱,狂风暴雨也随之停止。

当海浪不再咆哮,鎏金海域也平静下来。

北长青伫立在虚空之中,漫天的魔气如这黑暗般正在消散,疯狂暴捩的道韵也逐渐归于安稳,重天的杀气也变得若隐若现。

当一切的一切都恢复如初,他的神情也不再像先前那般冷酷决绝。

过后。

北长青缓缓睁开眼眸,眸中的血色正在渐渐退却,眼神看上去还有些许茫然,也有一些彷徨。

这茫然彷徨就如同沉睡了万年之久,突然苏醒过来一样,记不清自己是谁,也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亦如大梦初醒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自言自语轻声呢喃道:“这……就是魔道吗……”

北长青以前从未入过魔。

也不知入魔是什么感觉,更不知魔道为何物。

只在古籍中看见过这方面的记载,说是一个人若是入魔之后,会丧失自我,不知善恶,没有道德,六亲不认,成为一具邪念魔欲的傀儡。

此次入魔,让他真正体会了一把魔道二字的含义。

比想象中要可怕多的多。

但也比想象中要爽的多的多。

可怕是因为一旦入魔,真的会丧失自我,而且越陷越深,若非他一直修炼无为心经,摒除诸般邪念魔欲,又悟得大佛明王经的话,能够及时斩断诸般邪念魔欲,恐怕会彻底陷进去,根本出不来。

入魔之后亦是真的很爽。

是的!

爽!

入魔之后,不知善恶,没有道德,六亲都不认,连自我都丧失了,自然也没有任何烦恼。

没有烦恼,也就没有羁绊,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杀的血流成河,良心也不会过不去,因为压根就没有良心。

古籍中记载,入魔之后,修为都会一路暴涨,各种神通道术信手拈来,而且诸多历史都已然证明,很多无上法术都是一些古之大能入魔之后参悟出来的,如鼎鼎大名的斩天拔剑术,如大日吞天术等等……皆是人魔大能创造出来的。

以前,北长青不懂。

现在他懂了。

入魔之后,丧失自我,差不多就等于进入了一种忘我状态。

这可是佛家传说中可遇不可求的境界。

那些修炼数千年的古之大能,生平能够进入一两次忘我境界,已是得天眷顾,而入魔之后,等于永驻忘我。

也难怪入魔之后,会越陷越深。

那种忘我境界,谁不想永驻?

不过。

这玩意儿想想就行了,切莫痴迷。

永驻忘我境界固然很爽,但是,长期以往,必会气尽人亡,因为入魔之后,精气神一直都会处于一种兴奋……甚至可以说是燃烧状态。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 第三章

许道离开筑基使用的洞室,来到另外一旁,因为这间洞室修建的低矮,他必须低下头颅方才可以走进去。

于是他干脆趴在门洞旁,直接伸手将放在里面的蚍蜉幡给抓了出来。

拿出幡子后,许道轰的盘坐在地上,他将手探进蚍蜉幡当中,随便的抓拉出一件东西,放进口齿中就大嚼起来。

除了一早准备的能够炼制“心头血”的药材之外,许道随身还带有其他比较珍贵的药材,其中有灵草、灵果,也有妖兽骨骼、血肉,全都经过了炮制,并且被封印在玉盒当中,以保证药效不失。

此时抓出这些东西,许道连盒子都不曾打开,直接就连盒带药的扔进口齿之中,就像是嚼碎冰糖一般,咬得咯吱响。

咔咔的声音不断响起。

他吞吃东西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是许道仍旧是感觉到腹中饥饿无比,头脑中只剩下“吃、吃、吃吃!”的念头。

到了最后,他甚至从幡中抓出大把的符钱,然后放进嘴巴里面嚼动。

幡中的符钱都是最低等的符钱,由赤铜炼制而成,此等金属之物虽说灵气满满,但并不是吃食,按理来说许道应是嚼动几口就会吐出。

但让人惊奇的是,他在塞入一把一把的符钱之后,牙齿竟然也能将其咬碎掉,并发出吱呀的酸牙声音。

口齿动作间,赤铜符钱内里的灵气爆发出来,混合着铜屑,被他一并吞进了腹中。

除去炼制心头血和布置聚灵阵之外,蚍蜉幡中还有大几千的符钱。

但是在许道的大口吞吃之下,没有过多久,幡中的符钱竟然也都被他一扫而空,最后除了些书本杂物之外,已然只剩下两物。

没有多想,许道躬身盘坐在显得有些低矮的洞室当中,他再次伸出手,从幡中将其中一闪烁着金光之物给掏了出来。

此物一出现,洞室当中立马就响起大叫声:“哈哈哈!俺老蜈蚣终于得见天日了!”

原来被许道掏出来的金光之物,正是被他囚禁在蚍蜉幡中的金光蜈蚣,内里寄托了老蜈蚣的阴神。

老蜈蚣大笑着,声音有些疯疯癫癫,显然是这些时日以来,它被封闭五感关在幡子里面,关得已经精神失常了。

它的笑声还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意,但是这股喜意没有出现多久,老蜈蚣抬头一看见四周的场景,以及抓住自己的庞然大物,它的心神就狠狠的战栗起来。

只见一尊目中猩红,浑身苍白色的人形狰狞之物,正盯着它。

此物盘坐着,靠在岩壁上,身高估摸着已经超过一丈。

“它”的体表长出了一块块的鳞片胶状物,浑身的筋肉结实,面孔依稀还是人的五官,可是眼皮当中复生出了一双透明眼睑,覆盖在眼球之上,透露出淡漠冰冷的气势。

呼哧!

狰狞巨物吞吐呼吸着,每一吐纳都能在洞室中掀起风声,身上的气血胶结缠绕,又好似一个大火球装在洞中,让人汗水直冒。

老蜈蚣看清楚眼前出现的这物,它还以为自己是出现幻觉了,但是眨巴眨巴眼之后,身子立刻僵硬,重见天日的喜色消失的一干二净。

“妖、妖怪!”它惊叫出声。

浓浓的灵气从狰狞人形的口鼻间吞吐到金光蜈蚣身上,吹打得老蜈蚣身子直哆嗦。

它想要赶紧逃到一边去,但是它的身子正被对方牢牢地抓在手中,一寸也逃脱不了。

而且更让老蜈蚣惊骇的是,对方张开了布满尖牙的大嘴,呼哧之间,便要将它塞进嘴巴里面。

老蜈蚣能够看见,狰狞人形的口中还有着嚼碎后的骨茬等物,显然对方正处在吃大餐的过程当中。

也就是说,此物抓着它,并且张开大口,是真要将它嚼烂,一口吞下肚。

“道友且慢!”老蜈蚣疯狂的鼓动身上法力,想要从狰狞人形的手爪间挣脱出来,但它身上的百十来只细脚不断踩动,都硬是挣脱不了一分一毫。

就在它要被送进口中的前一刻,老蜈蚣凑近了瞧,忽地从眼前妖怪的面孔上瞧见了熟悉之色。

它脑中念头翻滚,立刻记起来:“这厮、这厮是那龙宫当中,走进塔中的道徒!”

轰!老蜈蚣结合起眼前景象,赶紧的惊叫出:“入魔!”

“道友且慢!你入魔了!”

这叫声出现,抓着它的狰狞人形之物陡然停住了动作。

寂静熟悉,人形巨物淡漠的目光紧盯着老蜈蚣,口中嗡嗡出声:

“魔……贫道正在筑基,只是腹中饥饿罢了,何来入魔之说?”

此声色铿锵,落在老蜈蚣的身上,震耳欲聋,还透露出金属摩擦的感觉。但是在老蜈蚣仔细听来,这声音分明和在龙宫中擒获住它的道徒有九分相似!

“果真就是这厮!”老蜈蚣心头震动,“难怪这厮会大变模样,原来它正在筑基,种下灵根!”

为了小命着想,它丝毫不敢耽搁,赶紧就又叫到:“未入魔,便不要吃俺!俺也是道人,万不能同类相食啊!”

听见这话,狰狞人形的呼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被两个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

吸声突地停住,“它”的复生眼睑睁开,露出一双漂亮精致的眼睛,竖起的瞳孔陡然恢复成了圆瞳,其黑白分明,目似点漆。

狰狞人形的身子定住,眼中的淡漠之色减少,让被抓在“它”手中的老蜈蚣心神紧绷,冷汗直冒。

一阵闷声响起:“入魔?”

此声正是从狰狞人形之

霸道总裁拔不出来、被两个黑人玩得站不起来了

物口中传出,“它”眼神低垂下,陷入思索中。

听见这话,老蜈蚣心中生出一股狂喜,它的精神陡然舒缓,自以为寻到了生机。

其身子摆动,口中连忙乱叫到:“你不能吃我、不能吃我!我是人、你不能吃我!”

如此尖声叫在洞室当中,重复数遍,细小孱弱,有若废犬呜咽。但是听者有心,落在了许道的耳中,却恍若洪钟大吕,发聋振聩!

没错,此狰狞人形之物,正是许道。

种下龙种心头血之后,他体内的真气突破上限,气血冲刷融化着胸膛当中的血丹”,肉身立刻就开始了变化。

以人身为基础,他体内的经络得到扩宽,皮膜变得坚韧,筋肉变得结实,甚至骨骼也开始生长。

而表现在外的,则是他的身形陡然胀大二三倍,成为了一个小巨人,体表并隐隐有鳞片生出,肤色苍白,黑发如瀑,头角峥嵘。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479.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