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月前 (04-09)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第一章

“茂公不要灰心,我们不需要打赢大宁,只需要能打赢草原上那群狼崽子就好。”尉迟敬德,望着北方幽幽道。

作为带兵的将领,说出这样的话有些丧气,但是没办法,真打不过啊!

如果他只是一位普通的将领,他不惧与大宁龍卫一战,可作为李世民的左膀右臂,他深知自己不能意气用事。

“草原啊!”李绩揪了揪下巴上不多的胡子。

玄甲军被李世民交给了段志玄来率领,李绩一开始是不服气的。

不过听了尉迟敬德的话,他好像明白了李世民的用意,很显然,李世民是希望他能够在草原上发挥自己的才华。或许李世民正是要借用尉迟敬德之口,来点醒他。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世民有什么话不再愿意和他明说了,这让他有些灰心。

似乎看出了李绩疑惑,尉迟敬德装作不经意的说道:“殿下说了,将来会让小世子去草原上磨炼几年。”

尽管小世子是谁还没有正式定下来,可是作为李世民的亲信,已经知道李世民的心中人选,那就是在长安降生的李宽。

册封李世民的圣旨下来后,李世民立即册封李宽的生母崔氏为燕王妃。

而原秦王妃杨氏母子早已经被打发去了长安,目的就是为给崔氏铺路。

所以现在李宽能不能成为世子,最大的阻力可能就是大宁的皇帝了。

只要大宁的皇帝不反对,李宽将是世子的不二人选。

李宽成为世子,尉迟敬德是举双手赞成的。

原因很简单,当初正是他护送崔氏挺着大肚子到长安避难的,所以他与李宽有着不错的私人“交情”在里边。

而李绩是李世民准备留给李宽的“左膀右臂”,尽管李世民现在还很年轻,但他已经在未来进行准备了。

从这也能看得出来,李世民对李绩的看中。

李绩也是绝顶聪明之人,听到尉迟敬德提到了小世子,立即明白了其中的道道……

初春的北方还是有些冷的,尤其站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内裤奇缘目录

在空旷的原野上,有点冻脸。

风从对面吹过来,一抹靓丽的红色出现在尉迟敬德和李绩的视线中。

时间不大,马蹄声响起,一支庞大的车队闯入辽东诸将的眼帘。

让尉迟敬德和李绩错愕的是,车队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出现了一阵骚动……

过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车队才再次出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李秀宁故意想让尉迟敬德等人多等一会儿。

不过尉迟敬德和李绩两人都猜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再次启动的车队,已经看不到那一抹红色。

这一次是昭妃省亲,而不是李唐的公主领兵凯旋而归,李秀宁就这么带着人冲在前头,显然是与礼法不合的。

要不是李建成让人给李秀宁传话提醒,李秀宁差点忘了这一茬,再晚一步,她就要带着近身侍卫“杀到”尉迟敬德等人面前了。

到那时候,等在那里的大宁礼部官员非崩溃不可。

不过经过这一段小插曲,刚刚龍卫给尉迟敬德等人造成的心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内裤奇缘目录

理压力被卸去了一大半。就连普通的士卒也一下子对那位传说中的“平阳公主”感觉亲近了许多。

“外臣尉迟敬德,李靖,恭迎昭妃娘娘……”

在礼部官员的指引下,尉迟敬德等人躬身施礼道。

隔着一里地,李秀宁自然无法听到尉迟敬德和李靖说了什么,但有人负责在中间传话。

同样,李秀宁的话也会通过几次中转,传达到前方将士们的耳中。

这一套程序都是礼部事先就演练好的……

等到车队再次出发时,道路两旁已经被完全封闭了,于公于私,李世民都不希望李秀宁出事,所以安保工作做到了极致,就差让人将老鼠洞都掏一遍。

进了辽东地界,李建成的马车不能再混在省亲的队伍中,李世民派出了薛万钧和薛万彻两兄弟负责护卫,缓缓跟在昭妃的车队的后方。

李秀宁并没有出面阻拦李世民的人靠近李建成,她清楚,有些事情是李建成必须面对的。

李世民没有给李建成难堪,在礼节安排得很周全。不过按照规矩,李建成只能等昭妃入城后,他才可以入城,所以他暂时只能被安排在城外的一处皇家别院里。

李建成也想开了,见到薛家两兄弟,他提都没有提过去的事,就像不认识一样。

当初他安排薛万钧和薛万彻两兄弟来辽东,就是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可惜,造化弄人,他终究是棋差一招,最后反而成全了李世民。

李世民不计前嫌,还能重用薛家两兄弟,李建成不得不佩服李世民的魄力。

“殿下,燕王本想亲自前来迎接您的,但您也知道,此事燕王也做不了主……”薛万彻脸有点红,见到了旧主,终究是有些心虚。他才不相信左右两边没有李世民安插的眼线,若是李建成破罐破摔,说出点什么不合时宜的话来,他们就要坐蜡了。

在刚接到命令的时候,薛万彻甚至怀疑,李世民是不是想借他们两兄弟之手除掉李建成。

他们也不敢问啊,也不知道该向谁请教,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来和李建成相见。

李建成闭着眼,微微晃动着脑袋,好像睡着了似的。

过了一会儿才开口,“燕王有心了,可是建成愧不敢当。你们如果有机会,代建成和燕王说,建成现在只想做一个普通百姓,如果能为父亲尽一尽孝道就心满意足了……”李建成语气很平和,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情。

“殿下的话,我们一定带到。”薛万彻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气。

他们真怕李建成想不开,现在辽东的氛围很不好。

其实一开始局势已经稳定了下来,然而随着一些世家涌入辽东,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局势,一下子变得动荡了起来。

辽东上上下下出现了许多杂音,有人不满李世民向大宁称臣;有人不满李世民制定的一些政策;还有的纯粹是吃饱撑的。

到不是大家对李唐有多么的忠心,而是很多人为个人的前途感到焦虑。

作为李唐的臣子,他们原本都是人上人,可是这些东西在大宁是不被承认的。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双性受合不垅腿攻 第三章

见到艾伦威尔逊,现在被黎吉生视为仕途上的转折点,他出生于一九零五年,足足比艾伦威尔逊大了二十多岁,其实到了现在在级别上也就艾伦威尔逊一样罢了。

做过驻锡金和不丹的官员,一直为了大英帝国奋斗,却谈不上位高权重,至少和艾伦威尔逊相比,也就相当于艾伦威尔逊在海得拉巴做专员时候的级别。

这一点艾伦威尔逊无法帮助对方,毕竟他花钱了,而且还花的不少。才让巴伦爵士,最终用他的钱办他的事,成了海德巴拉专员。

和他相比,黎吉生显然就是太抠,肯定是把钱看的太重,才导致仕途停滞不前。

当然现在不同了,按照历史,在英国退出次大陆之后,黎吉生会被印度雇佣,在印度政府任职,因为有在高原的工作经验,成为印度渗透的先导。

巧合的是艾伦威尔逊也看重黎吉生的工作经验,直接把尼泊尔、不丹和锡金的事务合并,任命黎吉生一个人,做北方三国的专员。

这是因为目前,英属印度殖民政府已经出现了离职潮,不少人都在都想要快些回国,防止在印度独立之后,陷入失业的尴尬境地。

现在英属印度留下的公务员有两种人,一种人是早就捞够了,并不在乎英属印度结束之后去哪,反正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

第二种人,是初出茅庐的年轻公务员,像是安迪、爱丽莎和艾伦威尔逊这种人。

因为年轻对未来不患得患失,认为就算是英属印度结束,也能够找到下家。并且并不排斥去其他殖民地工作。

恰恰像是黎吉生这种年龄在四十左右,不老又不年轻,有一定地位却谈不上位高权重的公务员中坚力量,是离职返回本土的主力军。

为了站好最后一班岗,最近殖民政府也在进行机构精简工作,不丹锡金尼泊尔的机构合并,专员调回英属印度,让黎吉生成了英国对三国的共同专员。

在和北方三国代表依依惜别之后,艾伦威尔逊也和新任北方专员进行了一次深谈。

虽然他没去过三国,但作为一个键政专业的专员助理,这难不倒艾伦威尔逊,就好像真去过一样,大言不惭的给指导意见。

其实只是说一些简单的道理,防止黎吉生被印度收买。让黎吉生做三国专员,有点苏秦挂六国相印的意思,也是这个因素。

“你终究是大英帝国的公民,要明白为谁服务。”艾伦威尔逊以二十多岁的年龄,像是老师一样教导着四十多岁的黎吉生,“一旦英属印度独立了,说不定印度人会拉拢你。希望到时候你能够明确,到底是英国的利益优先,还是印度的利益优先。其实对于不丹锡金尼泊尔三国,你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这三个国家一定会给你最好的待遇。方便和大英帝国联系,避免被渗透或者吞并。”

“在处理三国的事务上,也要秉承着,把其他邻国当成敌人的心态来考虑。这三个国家不是没有被各个击破的可能,只要持之以恒没什么是做不到的。”

艾伦威尔逊记得,锡金被吞并的时候,锡金境内的尼泊尔人就起到了重要作用。

印度和尼泊尔达成一致,对锡金渗透,然后煽动尼泊尔人倾向印度,最终公投吞并了锡金。

所以本次的身份识别工作,黎吉生是在所在的国家,排除其他国家的干扰,可不仅仅是对印度,有些利益还是先分明白比较好。这样以后才不会给印度见缝插针的机会。

趁着现在大英帝国还在,把隐患都清除掉,顺便在三国之间明确的进行划界,分清楚了,才能更好的面对印度。

划界也包括和印度的边界,阿里真纳已经同意在这件事上配合,派出穆盟的代表加入划界的工作,现在压力全在国大党那边了。

不用说,靠近不丹、锡金和尼泊尔的地方,没有一个是和平教徒占据人口优势的行省,这一次殖民政府、穆盟和国大党三方派出的代表进行划界工作,国大党处在一对二的处境当中,是绝对搞不出来幺蛾子的。

艾伦威尔逊已经授意,如果三国境内的民族问题有隐患,可以互相谦让一下,比如锡金境内如果有尼泊尔的居住区,就直接划给尼泊尔,然后从英属印度的一些地方找补。

黎吉生表示明白,一定会把北方三小国的隐患尽力摆平,形成共同面对印度的局面。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50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