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个月前 (04-09)  未分类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 第一章

我拿着手机露出笑意时,张严心另外一条信息也跟了过来:“顺便告诉你,我爱你!”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复了,张严心却告诉我:“不用回复我,我知道自己爱你就足够了。”

我拿着手机走到窗边看向了远方,那是车站的方向。

我明知道自己看不见张严心,可我却觉得自己能想象出她凝视窗外的模样。

她会不会也在等着我的出现?

这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么?

或许是,或许不是!

我正在沉默之间,白小山推门走了进来:“吴问,叶禅找你!”

我听见了叶禅的脚步声时,头也没回的说道:“你是不是也要走了?”

不是我不想回头,而是我怕听见另一个人的声音。

有时候,人就是喜欢自己骗自己,我明明知道小糖也在,却不想听见她说出同样的话来。

哪怕,我已经猜到了结果!

叶禅道:“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我沉声道:“你是什么人?”

“机密六处行动三组组长叶禅,组员唐淼!”叶禅还是说出了我最不想知道的结果。

我点起一支烟道:“叶组长有何指教么?”

叶禅道:“机密六处存在的意义就是限制术道。官方可以不理会术道之间的争斗,但是不会让你们波及到普通人。卷山龙出山,我们怎么能无动于衷。毕竟,卷山龙是s级的危险人物,所以,我们必须过来见一见新一代的卷山龙。”

我淡淡回应道:“现在呢?看过了又如何?”

叶禅笑道:“根据我们观察,可以把你的危险等级降为D级了,这个级别不需要我们重点关注。”

叶禅声音一顿道:“不过嘛!我很好奇,你怎么揭破了我的身份?”

我平静的回应道:“你不适合演戏,太假。尤其是在三眼门的时候。小糖对于你的失踪半点着急的意思都没有,说明她早知道你会失踪。”

“张严心和小糖都不是能沉得住气的,张严心在议事厅镇定如常,是因为她知道,张文韬在外面接应。小糖没有别的反应,是因为他知道外面有你。”

“这一次,就算三眼门失手,凡堂也不会占到便宜。我说得对么?”

叶禅回答道:“对也不对!我带人守在外面,是为了不让术士的争斗扩大。至于,你们之间的生死,不在我的考虑之列。官方允许术士的存在,也知道术士不会做什么奉公守法之人,所以,我们允许术士在一定范围内的争斗。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懂了!”我深吸了一口气道:“三眼门的事情,你们打算怎么处理?”

叶禅道:“我们的人已经去拦截张文韬了。这次张文韬可以说是触碰到了红线,我们需要执法的时候,不会手软。但是,张文韬的问题不大,关上一段时间就可以出来了。”

小糖也说道:“严心,并没参与张文韬的计划。有我在,她不会受委屈的。”

小糖见我没有说话,低声问道:“吴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我回答道:“猜到了几分,却没去求证。”

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 第二章

最先目睹破坏痕迹地,是第一位被派来检查水密隔舱的值班人员。

等他顺着蜿蜒曲折的金属楼梯

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刚做完回家老公会发现吗

,来到底部交错着的维修通道,打算等进入通往水密隔舱的那条通道时,就在先在门口闻见了一股焦糊的味道。

???

值班人员一脸问号地打开一扇水密门,然后问号变成了震惊。

他眼前是条堆满了各种管线,高度不足一米的狭窄通道。这条通道的下方就是一格一格的水密隔舱,因为无人问津,所以地面上积累了很多从管道接口处滴落的油污。

但现在这些油污在冒烟……

水密门一打开,火辣辣的浓烟止不住往外窜,等浓烟好不容易散去,值班人员才发现通道上方出现一条贯穿着的黑色烧焦痕迹。

说是烧焦也不准确,因为里面并没有燃起明火,那些管线的绝缘材料反而像是被微波炉加热过一样,都变成了液体,冒着烟滴落到地面。

这还往里面钻个毛,就算带防毒面具,也挡不住那些不停滴落的滚烫橡胶。

值班人员拿起通话器准备汇报情况,结果通话器刚打开,赫然发现频道里乱成了一锅粥。

“我这里需要支援,有多个管道压力发生异常情况。”

“轻水泡沫灭火管道压力全失。”

“集控室这里也出现数据异常。”

“报告指挥中心,通往消防与损管总泵室的通道里全是泡沫,我们根本进不去。”

“指…指挥中心……我好像听到消防与损管总泵室那边,有…有什么东西在撞击隔舱。”

“水密门被人切开了,切口呈熔化状,可能是什么高温切割设备。”

“上帝~这处油污被什么东西踩过,这足迹绝不可能是人类。”

“敌袭~”

“快拉响入侵警报,船舱内部出现了敌袭。”

船舱内出现的这一系列状况,上到摸爬滚打了二十年的舰长,下到刚服役的水手,都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遇见,诡异到他们甚至连听说都没听过。

那仿佛被炙热利爪抓开的水密门切割痕迹,那满是油污的维修通道里,留下的非人类足印。

那被轻水泡沫填满的通道里,隐隐约约传来的撞击声……

不到三分钟时间,通往消防与损管总泵室的通道外面就集结了不下二十名水手。但这些人全都一个个牙齿打颤,在那儿你瞪我我瞪你,没有任何人敢上前。

又过了一分钟,负责本次作战任务指挥的马迪克斯匆匆赶来。

他的身后还跟着数十名佩戴呼吸面罩的全副武装陆战队员,他们趟过半人深的轻水泡沫,深一脚浅一脚的挪到人群跟前。

这些水手们排成两排堵在本就不宽的通道外面,瞧见陆战队员带着武器前来后,立刻跟看见救星一样齐刷刷往后挤,把那扇充满恐怖风险的水密门暴露在指挥官马迪克斯眼前。

即使在赶来的途中,马迪克斯已经听取足够多报告,对事情严重性有充分预估并做了足够心里准备。

可当他看见倒在地上的水密门时,依旧觉得自己腿肚子打颤,牙根发抖。

他们这里是高速航行,并保持无线电静默的军舰。

这里是茫茫一片的深海海洋,不是四面受敌的中东地区。

敌人是如何摸上船的?

敌人又是如何快速切割开合金打造的水密门?

那非人类的足迹,还有通道尽头隐隐约约的撞击声……

马迪克斯紧了紧身上防弹衣,然后侧身贴在通道旁边下达命令,“呈战斗队形朝目标区域推进,无论遭遇什么,必须第一时间开火。”

随着命令下达,他身后数十名陆战队员立刻举起武器,猫着腰排在第一名手持盾牌的队员身后。等最后一名陆战队员跨过水密门时,指挥官马迪克斯又赶紧通知所有非战斗岗位的人员,携带一切可以灭火的器材到弹药库和油料库附近戒备。所有战斗岗位队员,分散到全舰通道处把手,不放过任何可疑动静。

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 第三章

天地树神秘无比,乃是天地所生,据闻开天辟地之初最先诞生出一的一种树木,极为玄妙。

在九灵元圣的法宝之中,洛天并没有着急,他有把握冲出这法宝,不过势必会和这九灵元圣发生一场大战,以他目前的战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洛天要趁此机会,好好的凝练自己的神通,通过天地树吸收天地能量,同时察看荒界的情况。

既然你已经有了打算,那样更好,不过,现在你不在,怕是仙神两界又要遭受生灵涂炭了,

云梦清叹息道。

我一个人救不了两界,需要更多的人才行,我现在已经成了众矢之的,不便再强行出头,不然的话,那些人不会出来的,

洛天苦笑道。

那些人不是受伤了么?云梦清自然知道洛天所指的到底是哪些人,不由疑惑道。

具体的情况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洛天颇有深意的说道。

唉,天地大劫,这些人还在勾心斗角,真的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洛天你说的对,你的对手不光是荒界,今后一定要小心,云梦清凝重道。

放心吧前辈,我知道该怎么做,洛天认真的回答。

洛天的神色有些凝重,这片天地有人不愿意看他成长,也在暗中一直窥视着他,一旦自己受损,他敢保证,想致自己于死地的,也许不是来自荒界的强者。

事实证是,洛天考虑的没有错,就在洛天被九灵元圣带走后,那处地方,有不少的强大的神识扫过,似乎在查探洛天的下落。轰轰——

仙神两界发生了强大的能量波动,各处都在大战,荒界的强者如同疯狂了一般,对着两界的强者展开了强大的攻击。

以九灵元圣手下的第一战将六臂金吒为首,带着荒界的强者肆无忌惮,整个两界被他搞的乌烟瘴气。

当然,两界的强者也不乏有强大的存在,袭杀六臂金吒的大军,击杀了不少的人。

九灵元圣手下的大将不少,六臂金吒只是第一,有的手下已经被两界给灭了。

只不过,形势还在恶化,毕竟六臂金吒太强大了,相五级仙王顶峰的存在,目前仙神两界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轰轰——

莽荒世界再次崩溃了,不知道多少凶兽陨落。

嘿,仙神两界?不过如此!

莽荒虚空之中,一个巨大的野人一般强者,高约千丈,看起来铜皮铁骨,一身强大凶兽的兽皮裹身,乱蓬蓬的头发下,是一双充满野性的眸子。

呼啦,哗啦,

此人肩膀上扛着一个粗长的铁链,一手拉着,铁链上穿着不少凶兽的尸体。

有七彩的神禽,还有大如小山,如象般的凶兽,还有的如同巨龙一般。

这些都是实力强大的莽荒凶兽,鲜血能量散发着强大的气息,最低境界也是相当于人类大罗境界的强,随便的一滴精血,都足以让真仙金承受不住,现在却是被打回了原形,化成了本体,如同被野味一般穿在了一起。

而事实正是如,这些被穿起来的荒兽正是这个巨大野人的食物。

只见他在虚空之中停了下来,盘膝而坐,顺手抓起一个凶兽本体,这是一只如同麋鹿一般的凶兽强者,甚至还没有完全的断绝气息,在绝望中,被这个强大的荒界强者,直接剥皮剃骨,同时又引来天河之水,洗把干净,然后升起了一个火架,直接放了上去。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50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