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尘剑柄番外污,限量版黄鹤楼

Related Post

避尘剑柄番外污 第一章

时隔多年,崔琅嬛再度踏入未央宫,不得不说与当年的心境截然不同。

当年她是身负重任而来,强敌在前,虽说宫里宫外都有人照应,但还是不免仓惶担忧,而今一切尘埃落定,再走在朱墙黛瓦的宫闱甬道,颇为气定神闲。

到昭阳殿,是荣姑姑亲自出来迎她。

荣姑姑上了年纪,这些年身子不大好,总是缠绵于病榻,萧煜巡幸洛阳时她也不曾跟去,倒是音晚回宫之后她的病渐渐好转,歇不住,非要侍奉左右。

她将崔琅嬛引入内殿,便领着宫人们齐齐退下。

过了最炎热的时候,天渐寒,棣棠菊开得正好,花叶尖瘦,纤秾有度,摆放在窗边正是相宜。

崔琅嬛敛衽朝音晚鞠礼,两人相视,还未说话便俱是一笑。

美人如秋水照花,昳丽动人,笑起来鬓边珠络细碎响动,更添风采。

音晚还记得当初崔琅嬛与自己相伴深宫的场景,后来她打定主意要跟耶勒走,怕连累崔琅嬛硬赶她出宫,彼时还以为再无相见之日,不曾想兜兜转转两人又回到了这里。

音晚先开口:“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崔琅嬛的笑有些微飘忽,但随即恢复如常,颔首:“一切都好,娘娘呢?”

“我倒不是一切都好。”音晚认真思索,笑说:“有些不好,有些好,但到如今大多也都好了。”

她这般真诚,崔琅嬛不禁喟叹:“其实我也不是一切都好。”

人与人之间寒暄似乎说得最多的便是“一切都好”,这四个字听上去简单,若要达成何其艰难,相信世上大多数人都是做不到的。

一旦起了个头,两人之间的谈话便随意亲昵了许多。

“我近来时常回忆从前,我受润公之托进宫帮他对付谢太后,我表面沉静,其实心里是害怕的。那个时候我总盼望着事情能快点过去,想着等一切都过去就好了。可如今我却不停的在怀念那一段辰光,虽然惊险,虽然艰难,可我离他那样近,与他同悲欢共荣辱,多好。”话说到最后不禁染了些许怅惘之情。

她神色痴痴,看得音晚心里怪不是滋味。

其实在召崔琅嬛来之前,音晚曾问过父亲是否有这方面的意思。在谢府偷听的不算,她和萧煜猜度的也不算,父女两面对面坐着,推心置腹地谈过一回。

也就是这么一回谈话,才让音晚真正明白何为“我心匪石不可转也”。她原先以为父亲鳏居多年是痴情执念以自苦,可父亲只淡淡一笑:“不苦。伊人未远,此情不渝。我与你母亲的过往足够我用一生去回忆,足够了。”

那个时候音晚便知道,有些人哪怕再美好再痴情,可来得晚了,终究只能道一声遗憾。

她感慨于父亲的痴情,亦怜悯崔琅嬛的一片痴心,冲她轻摇了摇头:“可你不能一辈子活在那几年的回忆里,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崔琅嬛早就听说润公来了长安,恰又在这个时候皇后召她入宫,她原本是存了一丝丝希望的,听音晚这样说,猜出了几分,眸色霎时黯然,满目寂落。

音晚将梁思贤的事说与她听,言罢,又道:“其实也不一定就是梁思贤,旁人也行,只要你喜欢,只要人品才学好,只要不辜负你的品貌年华,那就都是好的。”

崔琅嬛目光轻邈,淡淡凉凉若水,似是有些出神,也不知听进去没有。

音晚不忍心再说别的,只劝她放下执念,大好年华实在不该继续凄凄自苦,便让宫人送她回去了。

傍晚时萧煜回昭阳殿用晚膳,忙不迭问音晚结果如何,音晚敲上去无精打采的,手托着腮幽幽叹道:“不如何,琅嬛当然不愿意。”

这几年萧煜的性情温和了许多,也渐渐学着去体恤别人,若是私心论,他自然希望自己的心腹爱臣能觅得佳人,成就良缘。可这种事,关于女子终身,他和音晚又是这等身份,若是拿捏不好,反倒成了逼婚。

那崔氏女已经够可怜了,他可下不去这个手。

因而萧煜宽慰音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不行便不行,缘分不到强求不得。”

话虽如此,却终归给音晚添了心事,长吁短叹,连晚膳有她爱吃的茭白火腿和茴香羊脯,她都没有多吃一口。

萧煜瞧着心疼极了,抚着她的肩将她揽入怀中,心疼道:“我可真是闲的,没事揽这活干什么,瞧把我的小晚晚烦恼的,那是人家的姻缘,你烦恼个什么劲儿?”

音晚在他怀中仰头,一双眸子在烛光下亮莹莹的:“我想起我爹爹了,我倒现如今才明白,原来爹爹真的那么爱娘亲,很爱很爱,都说女子痴心,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痴情的男人啊……”

萧煜笑了,抵住她的额头,辗转厮磨着,柔声说:“男子也好,女子也罢,都是人啊,是人就会有心、有情,有难以割舍视若珍宝的人,这又有什么奇怪?”

音晚的睫毛轻微一颤,凝睇着他,问:“那你呢?你会像爹爹爱娘亲那般爱我吗?”

她从十几岁时就是一副沉稳端庄的世家女子做派,鲜少会问出这般孩子气的问题,语调柔缓,含嗔带娇,倒真像情窦初开痴痴迷迷的小姑娘家。

萧煜将她往怀中深拢,爱怜至深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血,轻声道:“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不可相比。”

是呀,他们的结局并不好,阴阳相隔,情深难寿。

音晚垂下眉目,听萧煜那清越如丝竹的嗓音响在耳畔:“可是我能向晚晚保证,我对你亦是此情不渝,此生此世唯卿一人,誓同山河。”

唯卿一人。

避尘剑柄番外污 第二章

北狄王并没有在大周养太久,只堪堪养了一个来月的时间,其实是还需要再养一养的,只是大凤传来了噩耗,萧皇后的身体不好了。

所以秦未央不得不提前动身要赶回去。

长宁也是脸色都发白了:“六妹,母后的凤体怎么了,她不是没什么事吗?”

“四姐,一切都等我回去后再说,你且好好养着,你现在月份不小了,你切记要避免情绪波动太大。”秦未央只能安慰道。

长宁眼泪直接掉了下来,道:“六妹,你跟四姐说句实话,母后她……她是不是……”

到了这个时候,秦未央也瞒不住了,轻叹道:“自打去年开始,母后的身体就大不如从前了,我用了不少好药,母后的身体却无法承受得住,上次我出宫的时候,母后就让我不要跟四姐你说,担心四姐你承受不了,四姐,母后跟记挂你,你一定要稳得住。”

长宁眼泪不断往下掉:“到了这种时候,母后还记挂我,是我不孝,嫁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连这种时候,都只能派人跟你回去,自己却无法回去。”

“四姐你放心,还有我们呢,我们会照顾好母后的。”秦未央说道。

安慰了长宁,第二天,秦未央就启程了。

北狄王甚至都不知道,还是今天一天都没看到她人,问了才知道,原来她都回大凤去了。

他是不知道,但凤博却知道,凤博跟她一路过来,到了半路上,这才让她自己回大凤。

“表哥,接下来,我可能要为母后守孝了。”秦未央到底还是说道。

凤博‘嗯’了声,其他的他并未多言。

文学

秦未央知道她表哥听明白了的,所以便带着冰叶还有长宁派回来的人,一起回了大凤。

她赶回来的时候,萧皇后几乎是已经油尽灯枯了,便是大罗神仙来了,都救不了。

“怎么会这么快?你们没有给母后好好服用药吗?”秦未央回宫来看过之后,不由道。

“是皇后娘娘自己不愿意喝药,皇后娘娘都是为了六公主你。”紫苏抹了眼泪,说道。

萧皇后这时候睁开了眼睛,说道:“紫苏,你说这个做什么。”

紫苏便没有多言,想要扶着她主子坐起来,不过萧皇后已经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就那么躺着。

“长乐,好孩子,你过来。”萧皇后轻声道。

秦未央眼眶微红,便也过来跪在床前,道:“母后可是听说了京城那些流言蜚语?”

“别听紫苏的,母后的身体你是知道的,早死晚死,不差于这一时,母后喝药喝怕了,也是真的不想再喝了。”萧皇后说道。

秦未央悲戚道:“母后,是长乐的错。”

“你别自责,跟母后说点开心的事情,你四姐她怎样了?你这样急着赶回来,恐怕是吓到她了吧?”萧皇后叹气道。

“四姐的确很伤心,不过母后不用太过惦记四姐,我出发前给我一个朋友送了信件,她是个医术极好的女医,是得到我大姨母亲自传授的,说她是我师妹都不为过,她已经前往大周,有她在,四姐必然无恙。”秦未央道。

避尘剑柄番外污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