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烫撑满了主人,将军摇晃提起腰臀撞击

Related Post

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第一章

等到路易斯重新回到城堡的时候

文学

,过道里早已空无一人。他给自己念了个幻身咒,以防半路一不小心杀出一个费尔奇就不太好解释了。

梅塞丽斯的办公室在城堡大厅的二楼,那是以前弗利维教授的办公室。自从这个老矮人精灵年纪变大了以后,邓布利多特意将其安排在了拉文克劳塔楼附近。

路易斯快速地向楼上跑去,尽量不去吵醒旁边的画像。当他终于来到位于六楼的胖夫人画像面前时,他看见那个胖夫人正把手指放在嘴前,朝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怎么了?胖夫人?”

他疑惑地盯着胖夫人看,只见那个画像捂了捂自己的耳朵,用手指着里面,做出了极为痛苦的表情。

“出事了?有人在里面吵架?”路易斯不解地问,“那你总得让我进去吧。”

胖夫人无奈的摊了摊手,随后懒洋洋地问着路易斯道:

“口令?”

“米布米宝。”

胖夫人画像让开了一个身位,他顺着那个洞口钻了进去,正好听见一个响亮的巴掌声。

“怎么回事?”

路易斯一下子怔住了,因为他看到公共休息室内的气氛有点紧张。

哈利,弗雷德,乔治,纳威以及罗恩站在一起,在他们对面则是同年级的霍格沃茨其他男生。

赫敏面孔极为愤怒,她的一只手被罗恩拉着,另一只手落下,路易斯看到在她前面的正是西莫。

“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弗雷德向他解释着,“哈利刚刚与西莫吵了一架。”

“那是因为他在针对我母亲。”西莫抬起头来,脸上有明显的巴掌印。

“《预言家日报》上的那些鬼话,他妈妈还真的信了。”

哈利气呼呼地说着。事出之因,还是皆因为预言家日报的谣言。

西莫斐尼干和迪安托马斯跟哈利的关系不算太好,但同在格兰芬多也不能说差。都是每天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学生。

迪安倒还好,他是麻瓜家庭出生,家里的人也并不看预言家日报,自然不知道所传的是何事。

但西莫不一样,爆破鬼才身体里流淌着的是巫师的血,对于预言家日报所引导的态度便是巫师界大部分巫师都接受的态度。

而且,还是西莫主动问哈利,那三

文学

强争霸赛的最后一个晚上,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

哈利当然把事实说了出去,但他不相信,还说他母亲差点不让他来霍格沃茨。

邓布利多是个老傻子而哈利则是个小骗子,就连当时在场的路易斯他们也没放过。不过由于路易斯有尊魔令的原因,预言家日报并没有在此多做手脚。只是说路易斯当时昏过去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二人的争吵愈演愈烈,以至于赫敏和罗恩送完新生回来的时候,正好听到情绪激动的西莫说了一句极为难听的脏话。

罗恩率先站了出来,他毫不客气的站在了哈利一方,并用级长的头衔压制着西莫。可这家伙并不吃这一套,似乎哈利说他的母亲就已经触犯了他人格的底线,剑拔弩张之下似乎要抽出魔杖打起来。

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啊好烫撑满了主人 第三章

紫衣女子现在羞愤异常,面前的耳重以前是她最看重的手下,现在却对她做出如此侮辱的事情来,紫衣女子眼中的火焰越来越盛,甚至都快要冒出火来了,以手杀向耳重的剑招,在愤怒之下更见威力的打到了耳重的身上。

一招打中的耳重的手臂上,把手臂给斩下来了。

一招打中耳重的左眼上,直接把他的左眼给打爆了。

一招打中耳重的胸口上,在胸口打了一个洞,在这时死死的在紫衣女子身上的耳重在这一招之下,终于动了,被打飞了出去。

现在紫衣女子身上就穿着两件衣服了,一个是一双袜子,还有就是保护私秘的内裤了。

然后紫衣女子起来,伸出手掌真气涌动,化为了一条白绸,把床上的床单给卷了过来,然后向着身子一绕,把美妙的春光给遮挡住了。

随即紫衣女子眼睛中带着杀意走向耳重,她要把耳重大卸八块,五马分尸。

“皂隶大人不要啊,刚才我的身子被控制了,所以我才对你进行了……”正在这时一直疯狂不说话的耳重开口中说话了,这也是耳重刚才发现的,当他知道能说话了之后,马上就向着紫衣女子求饶了。

“被控制!”紫衣女子脚步顿了一下说道:“占了我便宜,竟然还敢骗我。”说着的时候俏目一厉。

“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被有人用邪恶的法门把我控制了,让我极尽丑态。”耳重哭丧着脸说道。

“我不管你控制没控制,今天你对我做出的事情是事实的。”紫衣女子说道。

“我对你做的事情,只是隐隐的感觉到一丝,那个邪恶之人在控制我的时候,还把我的精神蒙尘了,所以我对你做出的事情并没有多少印象。”耳重说道。

本来耳重想要说他什么也不知道,可是刚才他的求饶已经表露出来他知道一些刚才的经过,所以耳重只能说感觉到了一丝,他已经尽量的把自己的意思说的没有看到,希望副皂隶真的相信吧。

还别说,经过耳重说了这些话,本来怒气冲天的紫衣女子,怒气还真缓和了不少,不过也只是缓和,她的怒气并没有消。

“你感觉到的这一丝是什么。”紫衣女子说道。

“只是冲上你的时候模模糊糊感觉到了,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耳重说道。

“那你在脱离控制后,为什么向我求饶。”你求饶了不是表明你做贼心虚吗,所以紫衣女子说道。

“当我醒我了之后我看到你要杀我,当然我要向你求饶了。”耳重一脸委屈的说道。

紫衣女子一窒,不过随即说道:“你两个手的两个手指给剁了,这件事就暂时结束了。”

之所以紫衣女子放过耳重,是了解一下事情经过,看看为什么耳重会被控制,而且控制后对她做出了这种事,这幕后的人不能让他好过,不过虽然紫衣女子放过了耳重,但是一想到耳重摸了自己的胸,就一阵恶心,所以要把他的两根手指给斩了,以做惩罚。

耳重听到了之后,脸上露出狠辣之色,看到桌子上有一个茶杯,然后一捏,把茶杯捏成了两半,然后两手把食指伸出来了,拿着一半的茶杯向着手指一划,鲜血喷出,两根手指掉落到了地上。

本来他想要斩小拇指的,可是这样耍滑头一看就不是诚心的,说不定更惹怒紫衣女子,所以他斩了食指。

看到耳重的动作,紫衣女子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好似耳重只是做了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随即说道:“好了,说是谁给你施展了这么邪恶的法门。”

“我也不知道,我正向执法堂回来的时候,突然就这样了。”耳重说道。

“有没有怀疑的人。”紫衣女子说道。

“没有。”现在耳重还有些懵逼呢,还没有猜出是谁对他出手。

“那你把你被控制之前和之后一天内所做的事情说一遍。”紫衣女子说道。

像会这种诡异法门的强者,如果被耳重冒犯了,那么他们肯定会立刻报复,毕竟像有能力傍身的强者都有一定的傲气,报仇不会隔夜的,所以才问出了一天之内经历的事情,只有可能耳重在一天之内得罪了什么人,受到了那个人的报复。

耳重听到了后心头一震,明其的紫衣女子的意思,随后把一天所经过的事件事无巨细的,一件件的说了出来。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一个黑色的乌鸦站在外面大树的树枝上,显着明亮的眼睛在看着他们,

…………

而此时独孤培现在在关着的房屋里,十分的不安,感觉有一层层的乌云萦绕在他们头顶之上。

这主要是他的大舅哥耳重给他带来的,他和耳重毕竟是亲戚关系,自然的十分了解耳重,耳重疯的那样,以前的时候耳重可没有这种病,可见耳重是被人阴了。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