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尘剑柄番外污|现实中的素媛娜英图片

Related Post

避尘剑柄番外污 第一章

北方长墙的安科拉小城堡之中,夏尔正在奋笔疾书。

在人前无比冷傲的女圣骑士阿丽亚娜坐在夏尔的身侧,温柔恬静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不自觉间有些心神恍然。

回响大半年前的初见,他还是个令自己鄙视厌烦的败家少爷,可现在呢?两个人竟然可以安静的呆上一整天却不觉厌烦,这种情感上阿丽亚娜有些享受,又有些慌乱。

阿丽亚娜今天习惯性的来书房找夏尔,夏尔刚好接到了老家来的讯鹰传信,忙于给奥莉芙回复各种应对策略,于是她就在旁边默默的红袖添香温茶伺候,做起了女朋友的差事,。

“卢森的战争结束了吗?奥莉芙妹妹有没有受到教会那些人的责难?”等到夏尔把回信塞进讯鹰专用的信筒,忙完了所有事情之后,阿丽亚娜才关心的问了一句。

“嗯!战争暂时结束了,你阿丽亚娜阁下的名头现在很好用的,不过后面肯定还有一些麻烦需要处理,我们要尽快回家了,奥莉芙毕竟还小,让她做这么多事,太难为她了。”

正在给夏尔倒茶的阿丽亚娜怔了一怔,刚刚爬上美丽脸庞的微笑淡然散去。

“你要回去了吗?我还以为你会接受温布利殿下的举荐,同意担任佛伦斯北方方面军的新任司令官呢!”

“怎么会呢?他们明明是挖了个坑让我往里跳,我跳我就是傻子了,放着南方富庶的领地不去发展,在这终年寒冷的地方喝西北风吗?”

“可是抵御黑暗是我们所有光明信徒的责任,你作为一个真正的神眷者,北方长墙才是最适合你的地方,你会成为全大陆最受人尊敬的英雄。”

夏尔看着逐渐激动的阿丽亚娜,赶紧摆手说道:“我不愿意做什么英雄,绝大部分英雄到最后都是死的很惨的,我宁愿回我的落日城堡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你也别犯傻,赶紧跟我一起南希城,老老实实做你的圣莱蒙教堂执事主教。”

“可是我今天早上已经答应了父亲,留在都伦城整顿曦光教会的骑士团,编练新式火枪队…….”阿丽亚娜低下了头,脸色有些灰暗。

“你要留下来编练火枪队?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那么急吗?在短时间内暗夜世界的那些部落没时间进犯北方长墙了,他们自己争斗还来不及呢!现在没有你代表光明大杀四方的机会了。”

夏尔挪了挪椅子正对着丽娜尔,开始给他摆事实讲道理:“上一次那个吉门尼斯的事情你是不是忘了?因为你那个教宗父亲的关系,你留在这里会很危险,你还要摆出大干一场的架势,咋滴?你是要代表曦光教会跟巴勒霍尔那些人争权夺利啊?”

“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没错,我确实赞成挖光明教会的墙角,但这种事情应该你父亲他们出面才对,就你这么单纯的女子就不要冲在最前面了,和我一样悄悄的使点儿小坏就可以了,人家可都是心狠手辣的老江湖,你玩不过人家的……..”

自从吉门尼斯那次对阿丽亚娜绑架未遂之后,夏尔就一直跟她形影不离相互保护,这会儿听到她要自己留下来,夏尔确实是非常担心的。

阿丽亚娜听了夏尔的一番“叨叨叨”,低着头好半天没说话,到最后忽然崩出一句:“我知道有危险,那你留下来我不就不危险了?”

“……….”

夏尔一阵愕然,好一会儿才明白阿丽亚娜的意思,言辞也算敏捷的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我……留不下来啊!家里还有好多事儿等着我回去处理呢!我现在是一家之主啊!”

“奥莉芙才十六岁,如果不是我这个哥哥总是不在家,他都应该回皇后大学去上学了…….”

夏尔讪讪的解释了还没两句,阿丽亚娜突然站了起来,抬脚就往外走去。

她下了楼梯走过长廊进了自己的房间里,“砰”的一声关上房门,虚软的背靠在房门上,好似比经历了一场高强度的战斗还要累。

“我就只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

幽幽的话语声音很轻,蚊蝇哼哼般几不可闻,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

但是就在她的门外,一团透明的虚影晃了晃,然后再次消然无形。

悄悄的启用刺客天赋跟了下来的夏尔恰恰是个听力敏锐到变态的家伙,在门外恰好就听到了这句话。

“唉!这就是一个缺乏父爱、执拗偏执、外表强硬内心柔弱的傻姑娘啊!”

“我是个花心大萝卜吗?没有啊!”

“我勾搭人家姑娘了吗?真没有哇!”

夏尔连续的扪心自问,总觉得自己没有故意招惹阿丽亚娜,两人的关系走到今天纯粹是一系列的巧合造成的。

“砰!”

夏尔正在琢磨心事呢!阿丽亚娜的房门忽然开了,把正处于潜行状态的夏尔给吓了一大跳。

高挑修长的女孩儿一阵风似的出了门,穿过长廊上了楼梯,一看就是往夏尔的房间而去。

“砰砰砰!”

敲门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夏尔赶紧跟着上楼,小心的找了个角落,装作刚刚走出来的样子跟阿丽亚娜打招呼。

“我在这里!”

“夏尔,父亲突然给我传讯,让我跟你一起回卢森,去解决跟光明教会之间的争端!”

“………”

美丽的脸庞红润水嫩,眼角眉梢流淌着春水般的笑意,就像一朵剥去了花瓣的鲜花,对着夏尔敞开了美丽的花蕊。

夏尔忽然觉得很惭愧,他有些恼恨自己的懦弱了。

“我是个花心大萝

文学

卜吗?不是,但我不在乎是!”

“我勾搭人家小姑娘了吗?没有,但我特么的也不在乎勾搭!”

。。。。。。。。。。。

。。。。。。。。。。。

夏尔在北方长墙又呆了几天,把自己的手下全部聚齐,然后准备离开返回南方。

临行之前温布利和巴勒霍尔得到了消息,紧急召开了一次军事会议,讨论的主题就是要把夏尔强留在北方长墙效力。

“夏尔,国王陛下已经回复了我对你的举荐,只要你同意,马上就可以成为北方方面军的司令官。”

温布利对着夏尔抛出了一根棒棒糖,就像是在竭力哄骗小女孩的怪蜀黍。

“很抱歉温布利殿下,我自认为不具备指挥北方方面军的能力,所以你的好意还是自己留着吧!”

“………”

“夏尔.谢瓦利埃,你作为接受了光明征召令的贵族领主,必须听从教会的安排,其他的贵族至少要服役到冬天来临之前…….”

避尘剑柄番外污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避尘剑柄番外污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