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在车里想要你:女人为啥进去就老实了

Related Post

宝贝在车里想要你 第一章

罗曼站在返回牢房的传送旋涡前,环视着四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自从囚犯们开始接任务之后,这座监狱就仿佛变成了一座自由都市。

不但牢房的们全部打开,不再强制关押,就连那些手掌一样的狱卒,都仿佛变成了菜市口买菜的大妈,只顾着招揽囚犯到自己的柜台接取任务。

可以说,除了越狱或者触犯某些规矩,囚犯们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积分足够,甚至可以去佩姬姨妈的厨房要求定制晚餐。

不过对此罗曼毫无兴趣,先不说他现在身负巨债,就是有钱,也不想去品尝所谓的定制晚餐,他对于佩姬姨妈的厨艺已经彻底绝望了。

而对于现在的局面,罗曼也丝毫不觉得乐观,因为在他看来,现在的情况一点也不像是在坐牢,反而更像是临死前最后的疯狂。

心中思索着,罗曼跨过了传送旋涡,回到了自己所在的牢房走廊上,这几天他可是不眠不休的在实验室里忙碌。

现在他的精神力和特殊体质都被封印,在这种情况下连续的高强度工作,无疑让他的身心都感到了疲惫,此刻他只想回到自己的牢房,好好的睡上一觉。

昏暗的走廊上依旧安静无比,墙壁上时不时睁开的浑浊眼球勉强驱散了一些黑暗,当罗曼来到了属于自己的牢房外时,却骤然停下了脚步,轻轻皱起了眉头。

只见在牢房内,所罗门正依靠在他的床上,一脸津津有味的吮吸着一管深褐色的营养棒,看到罗曼回来,所罗门立刻露出一副亲切的微笑,友好的说道:

“哈哈,梅林,我的朋友,你可终于回来了,我就说你不会那么倒霉,刚来就死在任务中,怎么样,这段时间过的好吗?”

听着所罗门自来熟一样的问话,罗曼轻轻揉了揉眉心,然后依靠在门边,懒洋洋的说道:

“呵呵,谢谢关心,所罗门,我很好,如果你没有出现在本该属于我的床上,并且还一脸陶醉的啃着那管不明混合物的话,我想我的心情应该会更好一点。”

所罗门从床上跳了下来,然后冲罗曼摇了摇手中的营养棒,一脸诧异的说道:

“不明混合物?你是说这根我花了足足三十积分,排队请佩姬女士专门制作的钴禄味极品定制型特供营养棒吗?”

“钴禄味?那是什么鬼?我觉得直接说是那玩意都不会有人怀疑吧?”

罗曼太阳穴跳了跳,微微后仰,尽量让自己不动神色的离所罗门远一点,然后才说道:

“好了,所罗门,你专门到我的牢房等我,不会就是为了给我推荐这根特制营养棒吧?”

听到这里,所罗门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神色也略微严肃了一些,说道:

“当然不是,梅林,不知道你感觉到了没有,这所监狱眼下的情况有些不正常?”

闻言,罗曼提起了些精神,所罗门所说的,也正是他现在感到疑惑的,其实,这个问题应该也算不上什么机密。

可惜罗曼来到这所监狱的时间太短了,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收集信息,不过相信只要再过一段时间,熟悉了这里的环境,想要了解这个秘密也并不算什么难事。

宝贝在车里想要你 第二章

听到王腾的话语,乌克普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个人类竟然知道它是什么种族,并且还能够准确的说出它们这一族的特点和能力。

知道也就算了,偏偏还要问一下其他人。

搞得它以为王腾并不知道它们魔脑族的存在,在它放松下来时,又打碎了它的庆幸。

这人到底是怎么个奇葩,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啊!

佩姬和温德尔等人也是无语了,实在有点不知该如何形容王腾。

与此同时,王腾所描述的魔脑族特征也是让他们悚然一惊,感觉头皮有些发麻。

这魔脑族竟然可以蚕食吞噬他人的灵魂,并占据其身躯,实在是极为诡异与恐怖。

他们都忍不住退后了几步,生怕被谛奇身躯内的魔脑族黑暗种盯上。

“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惊讶。”王腾看着乌克普,嘿嘿笑道。

“我说过,我并不是魔脑族。”乌克普冷声道。

“死鸭子嘴硬。”王腾摇了摇头。

“王腾,谛奇堂哥他是不是已经被吞噬了?”一旁奥莉娅面色苍白的问道。

此刻她已是手足无措,她与谛奇关系极好,如果谛奇被吞噬了,她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不错,这具身体的人类已经死了,被我吞噬的人,从来没有一个能活下来的。”乌克普狞笑道:“他的身躯在我吞噬的所有人之中,算是顶尖的,我的运气还真是不错。”

奥莉娅闻言,顿时捂住了嘴巴,一双大眼睛瞬间就红了起来,眼泪在其中打转。

“哭什么!”王腾轻喝一声,用手指戳了戳奥莉娅的脑门,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就你这样还想出来闯荡,何况黑暗种的话,能相信吗?长点脑子行不行。”

“我……你还骂我。”奥莉娅眼眶之中的泪水顿时就流了下来,委屈无比,哭着哭着,突然愣住:“等下,你的意思是,谛奇堂哥没死?”

“我不是早就告诉你了,他没死。”王腾没好气道。

“真的?”奥莉娅不大相信似的问道。

“我骗你有好处吗?”王腾道。

“对哦!”奥莉娅呆呆的点了点头,急切的说道:“那你快点救他啊,万一再迟一点就被这头黑暗种吃了呢。”

“放心吧,谛奇的灵魂本源不弱,这头黑暗种没那么容易吃了他。”王腾淡淡说道。

“人类,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对这一切如此清楚。”乌克普死死盯着王腾,问道。

到了这种地步,它也知道欺骗对方没有任何用处了,因为这个人类对它的一切真的是掌握的一清二楚,就仿佛把它给切开了研究一番似的。

任谁遇到这种事,感觉都不会很好。

仿佛自己在对方面前没有了任何秘密。

“别多想,我就是个普通人。”王腾平淡的说道。

“……”乌克普。

神特么普通人!

我信你个鬼啊。

普通人能知道魔脑族的存在?普通人能够知道它眼下占据的这具身体的真实情况?

当它傻吗?

乌克普撇过头去,不愿意再看这个人类的面孔。

呸,贱人!

“怎么样,我的两个选择,你考虑的如何了?”王腾也没再废话,问道。

“哼,你不用故弄玄虚了,你根本奈何不了我。”乌克普冷笑道。

“唉,最终还是要我自己动手,很麻烦的诶。”王腾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乌克普顿时心中一提。

难道这个人类真的可以把它从躯壳内揪出来?

但是这不对啊。

除非是比它强大很多的武者,并且还要精通灵魂之道,否则根本就不可能把它从躯壳内拉出来。

因为它们魔脑族占据躯壳之时,并不是

文学

简单的侵占躯壳的识海,而是以一种诡异的方式进入躯壳,而后与躯壳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就像是彻底变成了躯壳的灵魂一般。

试想一下,将一个人的灵魂体从身体内拉出来,这是何等的困难。

想把它们魔脑族从占据的躯壳内拉出来,也是一样的道理,绝对不比前者简单多少。

宝贝在车里想要你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

文学

”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