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717透视,哦宝贝你趴在洗手台上

Related Post

f717透视 第一章

赵宏元打开关押刘玉虎房间的门,迈步走了进去。

见有人进来,刘玉虎眼睛动了动,见是赵宏元,刘玉虎撇过头,再次出神地盯着前面。

赵宏元没说话,看了看桌上的几份报纸,正面朝上的都是关于刘广安车祸的报道。

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赵宏元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拿出一根点了起来。

“能不能给我也来一根?”刘玉虎突然开口。

赵宏元闻言,把烟搁桌上,又把打火机扔过去。

两人就这么静静地抽着烟,彼此都没说话。

一根烟快抽完,赵宏元深吸了一口,把烟头掐灭,仿佛和老朋友聊天一般,慢慢地说着:“刘玉虎,在这里头地滋味不好受吧?”

刘玉虎没吭声,吸了口烟,瞥了瞥赵宏元,一副无视的姿态。

赵宏元不以为意地笑笑,道:“刘玉虎,你爸死了,你以为你还能平平安安地出去吗?不用做梦了,你要能出去,早就出去了。”

“你不用拿话激我,我说过了,我没犯罪,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你们早晚得放我出去。”刘玉虎吸了口烟,咬牙说道。

“呵呵,你当我们是傻子呢?”赵宏元再次点着一根烟抽起来,“刘玉虎,把你转移到这里,你还不明白上面办你的决心有多大吗?你以为你在上头有人就能把你运作出去?之前在办案基地,虽然我不知道我们内部谁在给你传递消息,但眼下把你转移到这来,还有人能够给你递话吗?你所认为的那个神通广大的大靠山,现在怎么还没能把你放出去?醒醒吧,别再执迷不悟了。”

刘玉虎听着赵宏元的话,没有吭声,一口一口不停地吸着烟。

看着刘玉虎的肢体动作,赵宏元眼睛眯了眯,刘玉虎心里慌了,动作有些慌乱。

这时候,赵宏元不介意再添一把火,道:“刘玉虎,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件事,你爸车祸一事,目前也是我在负责调查。”

“你什么意思?”刘玉虎手上的动作一顿,盯着赵宏元。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爸车祸一事,并没有那么简单。”赵宏元同刘玉虎对视着,一字一顿道,“你爸出车祸死亡,并不是一起意外,而是有人蓄谋策划,这是一起谋杀。”

“你……你说的是真的?”刘玉虎瞪大了眼睛,声音发颤。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赵宏元说道。

“是谁干的?”刘玉虎脸色变得煞白。

“谁干的不清楚,现在还在查。”赵宏元看了刘玉虎一眼,意味深长道,“刘玉虎,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你爸死了,你觉得对谁的好处最大?”

“你想说什么?”刘玉虎死死盯着赵宏元。

“我不想说什么,我们是讲纪律的,没证据的事岂能乱说?”赵宏元呵呵一笑,“你自个想想吧,如果你爸是被人蓄谋杀害的,对方既然会杀你父亲,回头是不是也有可能会杀你?”

“你……你胡说八道。”刘玉虎两眼发红,大声吼了起来。

“如果你真的觉得我是在胡说八道,至于反应这么激烈吗?”赵宏元盯着刘玉虎,“你在害怕什么?”

“没有,老子怎么会害怕?”刘玉虎歇斯底里,“老子是刘玉虎,天不怕地不怕,老子怕过谁?”

“嗯,那你就在里头慢慢熬着吧。”赵宏元笑了笑,站了起来,“等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找我。”

赵宏元说完转身就要离开,快到门口时,刘玉虎突然喊道:“我要见我姐,你能帮我安排吗?”

赵宏元眉头皱了一下,下意识就要拒绝,转头看了看刘玉虎,赵宏元心头一动,突然改变了主意,道:“我可以帮你安排,但这事也不是我能做主的,需要上头批准。”

“好好,只要能安排就好,我等,我可以等。”刘玉虎忙不迭点头。

赵宏元走了出去,心情没来由好了几分,他能感受到刘玉虎的恐慌和害怕,哪怕对方嘴上说得再硬,但肢体语言却是骗不了人,何况跟刘玉虎也算是打过一段交道了,他知道刘玉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对付,只要断了对方心中的念想,刘玉虎的心理防线可能就崩溃了。

回到监控室,赵宏元吩咐手下的队员:“刘玉虎可能坚持不了太久,一旦他开口了,立刻通知我。”

“赵队放心,有什么进展,我们立马给您打电话。”队员笑着点头,随即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问道,“赵队,那个刘广安真的是被人杀的吗?”

f717透视 第二章

王林再也不敢迟疑,赶紧说道:“我不是武者,只是人上人组织的外围成员,我真没干什么坏事啊,求你放过我。”

“你知道我是侦缉队的?”

苏烨问道。

“知道知道。”

王林连连点头,谄笑着说道:“您全国这么有名,在武林也是天之骄子,我师兄也经常提起你,赞誉有加啊。”

屁的赞誉有加,其实是满脸不服和不屑。

苏烨问道:“你师兄是人上人组织的?”

“对,他是!”

王林回答道:“我师兄是一名武者,今年二十八岁,我的风水术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原来只是个普通的算命先生,这些风水阵都是他教的!”

说完,赶紧拱手求饶道: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我的一切都是我师兄教的,我做的一切都是我师兄让我做的,他自己从来不动手,所有事情都是通过我的手来做的。”

“我是工具人,对……我只是一个被推在前面的工具人!他就是个王八蛋!自己吃饱喝足,把我给坑了!”

苏烨冷冷一笑。

果然如此。

“说说吧,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坏事?”

“我,我做了……不,我师兄逼着我做了很多事。”

王林看着苏烨,一脸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一开始帮我在富豪圈闯出名堂后,有很多富豪来求财,求子,求福还有求命的,这其中有一富豪些是在米国有上市的公司的,后来都被我师兄跟米国的机构给做空了。有一次我师兄喝醉了对我吹牛逼,我才知道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为人上人组织转了很多钱,还说以后也要让我成为人上人,我当时就严词拒绝!因为我知道,我来自于人民,自然要……”

“停!”

苏烨目光一凝,说道:“你是说,你师兄负责帮人上人组织赚钱?”

“对!”

王林连忙点头,说道:“我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他对人上人组织的了解更多,你想要了解人上人组织就去找他,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啊,你饶了我吧大爷

文学

!我可以帮你约他出来!只要你放了我!”

“不需要!”

苏烨冷笑。

果然是不入流的组织。

竟然用这种不入流的把戏来骗钱。

“既然你师兄在人上人组织的地位很高,那你们师父的地位应该更高吧?”

“我师父,我……”

王林突然尬住了。

从他的眼神里,苏烨看到了一些茫然和莫名之色。

“你师父是谁?”

苏烨逼问。

“我不知道。”

王林突然苦笑一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师父,我能入门也是我师兄代收的,我很少听师兄提起过师父。”

苏烨点点头。

果然。

一个工具人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

王林的眼神已经告诉他答案了。

“啪!”

手掌一挥。

直接砍晕王林。

“用我们华夏人的钱来祸害我们华夏

文学

和中医?”

深吸一口气,苏烨站起身来,脸色阴冷。

本以为侦缉队从人上人组织中清缴出来的物资和财产都是米国提供的,没想到其中有一部分居然是从华夏这些富豪们身上坑蒙拐骗来的。

这个人上人组织,还真是无处不在啊,无所不用其极啊。

估计还一边坑着富豪们的钱,一边以人上人的姿态骂他们的傻逼。

“啧啧,只要是人,总有所求,不管高低贵贱,富豪也如此。”

苏烨提起王林,走进山林。

不需要王林帮他诱来他师兄。

他要守株待兔。

找了一个相对隐秘而又平坦的区域盘坐下来。

苏烨直接拿出了上品灵玉。

盒子一打开。

浓郁无比的灵气散发出来。

“不愧是上品灵玉中的极品。”

感受着这股精纯而浓郁的灵气,苏烨微微一笑。

“从这种气息来判断,这一块上品灵玉就足以抵得上一座大型下品灵玉矿脉了。”

没有丝毫迟疑。

闭上双眼,苏烨立刻运转浩然功法,开始疯狂的吸取上品灵玉中的灵气。

“哗啦啦……”

浩瀚的灵气流,疯狂灌入到他体内。

经过先天灵经的锤炼化为最精纯的灵气,在苏烨的控制下不断的朝着右脚涌流过去。

上一次吸收三省人上人物资的时候,他右脚的脚趾、脚背、脚踝以及脚后跟都已经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

随着当下大量灵气的吸收灌入,右脚的金色开始快速加深。

不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

此时,上品灵玉的能量仅仅被吸收了五分之一!

继续!

大量精纯的灵气迅速顺着小腿向上延伸。

很快整个小腿骨就隐隐的覆盖上了一层金色的能量。

开始渗入骨髓。

知道整个骨髓全部变成金色。

金色能量再度往大腿骨攀爬蔓延上去。

当上品灵玉中的灵气被吸收得差不多的时候。

f717透视 第三章

王芝贤紧紧拉着申林的手,一种从来没有的沮丧感,让她很想哭。

好在有申林在,她才抑制住这种沮丧。

有些事情,虽然是事实,但那也是自己内心的伤疤,不愿意人说,自己也不想在人前提起。

已经上了车,但申林见王芝贤还是死死抓住自己的手,就知道,这件事对王芝贤的影响。

王芝贤的眼神忧郁,可能也与她的出身有关。

对于是孤儿的申林来说,他能懂王芝贤的内心。

“能不能换个手抓?”申林笑着说。

王芝贤这才发现自己还抓着申林的手。

一慌,但慢慢松开了手,低着头不说话。

其实也就是王芝贤,要是别人有王芝贤这样的背景,恐怕早就恨别人知道得少了呢。

“其实有些事,早面对早好。”申林安慰王芝贤。

王芝贤点点头,其实回来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但就是没想到会是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揭开。

申林笑了一下说:“这也是红了的代价吧。”

王芝贤也望着申林,然后点点头。

她从来没想到,是申林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在自己的身边,及时的制止了一切。

但她又觉得,幸好是申林在。从自己抓住他手跑出来看,自己内心是最信任申林的。不管是电影拍摄,还是生活上,申林的乐观,还有看问题的方式,总是让自己有些感悟。

比父亲在还要强。

“谢谢……”

“有点太客气了吧?”

……

申林没想到,很多事情是自己想乐观了。

第二天,并没有出现王芝贤和霍董的真实关系大起底的现象,反而是各种猜测的八卦漫天飞。

“难怪是出演这么重要的角色,原来是某位大佬的小三啊。”

“申林都没能免俗啊,难怪那位站申林呢,这是因为申林捧臭脚啊。”

“看起来冰清玉洁,其实原来最烂。”

“我的天啊,这是让我崩塌嘛?”

“有钱就是爽啊……”

网上八卦漫天飞,娱乐杂志上也有人写,写得虽然很隐晦,但隐晦的是霍董,明面上的脏水了都是在王芝贤的身上。

幸亏消息没有出香江,要是出了香江,连内地的票房也会受到影响。

对于香江的票房,简直就是拦腰斩。

虽然香江的票房本来就不会再继续保持,就那么大市场,但显然还是受到这件事的很大影响。

而双木公司的股价,更是开始下跌。

一天时间,跌倒了三十六块钱。

要知道,昨天可是涨到了五十了。

申林的身家差点缩水了一半。

本来申林要回燕都的,但这样的事情发生,不处理完是不可能回去的。

他通知胡宇,内地要把控好消息。

胡宇知道事情是大条了,连忙联系所有能动用的关系。

邓荣很清楚这件事是谁做的,但这件事跟他没关系。

因为往霍董女儿身上泼脏水。这种事,除非自己是想死。

但有人不知道其中内情,那就另当别论了。而且霍董以前这样的没明说的花边新闻多了,也没见谁因为这种事,被霍董打击。

但邓少很乐意见到申林在这件没在自己计划的事情中,出现了票房折损,公司股票折损。

那双木公司的损失,就要算在申林的头上,他们那百分之七十的股份,显然要被稀释。

自己还是会抓住双木公司,不管霍董是怎么想的,毕竟自己是要给霍氏赚钱的。

坏消息的传播速度,远远超出申林的估计。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