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疼太大了吃不下h

Related Post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第一章

此为防盗章对面作道士打扮的冷面青年瞥了她一眼,她也不怕,大哥在一边呢。

何家的事情过去数日,何老员外一命呜呼。大哥又逢旬假从府学里回来,全家上五行观来拜神,程素素心情大好。

程犀无奈地道:“看你坐卧不宁,才告诉你这个……”

程犀还要说什么,道一咳嗽一声:“乐够了?”他人冷,声音也冷。

程素素吐吐舌头:“哦……”

“那你找个地方呆着吧,我有话要与大郎说——就不给你听。”

程素素:……

投给程犀一个可

文学

怜兮兮的眼神,程犀无奈地摆摆手。程素素一步三回头地挪出了院子,去城隍庙找卢氏。

程素素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程犀才问道一:“大哥要说的是?”

“何家闹事不告诉你,你已经抱怨过了,还有什么要跟你说的呢?”

程犀试探地道:“素素?”

“她……令我不安。”

“怎么?”

“刚才不是察觉到了?”

程犀低下头,小声道:“兴许是年纪小,看到为难自家的人倒霉了,难免喜形于色。”

“你为什么不呢?”

程犀正色道:“我心中也是庆幸的。只不过,人伦惨剧,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幺妹开心,是小孩子读书不多、经事不多、不谙人情而少感慨,无知而已。见得多了,就明白了。”

“不知敬畏!”道一下断言,“素素,女孩子,我以前见得少,近来留意,她身上有一些东西,你没有,我也没有,别人都没有。她对世间殊无敬意,不似世间之人。”

程犀面上变色:“大哥,这话太重。”

道一食指点点自己的太阳穴,道:“我若不够警醒,与野狗争食的时候就死了,等不到被师父捡来养。”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第二章

夏宝麦之所以最期待大海,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大海里有许多宝藏!

当然了,因为小八所能搜寻的范围只有五十米,所以,她能找到的宝物,其实有限,但总比没有强。

不管是她还是四爷,都需要天文数字的银子去支撑接下来要做的事,所以,小八从大海里捞取一些珍贵的宝石珊瑚贝壳等东西,这是白捡。

大军要渡海,广东省的官员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船只,大军乘坐着船只往琉球进发,白日里夏宝麦与四爷一切如常,但等到了晚上,夫妇俩人带着潜水装备,深入大海,让小八捞取大海中的各种宝物。

为此,夏宝麦还特意叮嘱,让小八检查仔细了,免得错过类似长寿药这样的宝物。

亏得小八在这个世界待了这么久,而且还是个系统,结果竟没发现长寿药,鄙视!

于是,就这么一路前行一路捞的,大军终于来到了琉球。

当然,当大军逼近琉球时,夏宝麦已经悄无声息的先进入琉球了。

琉球很小。

她穿上加速和隐身的装备,一夜之间就逛完了,再加上小八早就提取了琉球那个国师的记忆,所以,在大军攻上琉球之前,小八已经先把长寿药全收走了。

是的。

她很贪心,一株都没给琉球留。

至于长寿药不翼而飞这事儿,夏宝麦与四爷推到了大清的暗探身上,大清的暗探,在大军到达之前,成功的将长寿药全部收走,没让琉球毁了长寿药。

收走了长寿药,接下来的流程就简单了,夏宝麦与四爷率领大军,一路闯进了琉球的皇宫,活捉了琉球的皇帝。

被进入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第三章

苏筠怡点点头,没有答话。

她的脑子还有些晕沉沉的,过了好半晌,苏筠怡才猛地拍了拍脑门:“遭了,要去给雪儿打针。”

而后,苏筠怡拉起霁华,闪身进了空间。

雪儿一直按照苏筠怡说的,窝在沙发上躺着,一动不动,旁边的阿豪,时不时地端茶送水,苏筠怡和霁华进来的时候,就瞧见,雪儿正在啃一枚苹果,她躺着,阿豪举着一个比他身体还大的苹果,在雪儿的旁边伺候着。

瞧着这一对雪蚕如人一样,苏筠怡只觉得有些莫名地想笑。

听到苏筠怡进来,雪儿示意阿豪放下苹果。

“我有些渴了,所以……”雪儿解释。

毕竟这空间是属于苏筠怡的,他们俩在里面住着,没有经过苏筠怡的同意,就随意翻找东西吃,是有些不礼貌。

苏筠怡道:“无事,你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这也是你们的家。”

对于苏筠怡口中所谓的你们的家,雪儿和阿豪听了,都觉得十分感动。

帮雪儿打了针,苏筠怡也在空间随便找了一点东西,填肚子。

“阿粉醒了。”在苏筠怡吃饱之后,霁华突然开口。

“什么?”苏筠怡诧异,连忙带着霁华,又离开了空间。

走到阿粉的房

文学

间,远远地,苏筠怡听到,小白在阿粉房间里,带着哭腔,碎碎念着。

“阿哥,你以后别丢下小白……呜呜呜……”小白趴在阿粉的床边,抽噎。

阿粉醒了之后,一直有些沉默,回忆起那日的场景,他心里终究是过不去那道坎儿。

以前他想着带着妹妹好好过一辈子就好了,但是现在见到了杀害父母的仇人,他就想着,不报仇誓不为人。

听到小白的哭泣,阿粉一下从仇恨中惊醒过来。

他不是那个杀手的对手,那日那杀手就那么轻轻松松一下,就差点要了自己的命,若是自己真的死磕到底,那结局注定就是一个死字,若自己死了,小白一个人,该怎么办?

阿粉满脸写满了惆怅和挣扎,先前那副与世无争的面容上,全是与性子不符合的情绪。

苏筠怡进来,瞧见的就是阿粉双目无神,脸上带着狰狞,望着屋顶,一言不发。

“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苏筠怡问。

阿粉缓缓地收起视线,看着苏筠怡,苦涩地点了点头:“已经无事了。”

小白双眼通红,从床边抬起了头,站了起来。

小白从小被阿粉带大,对阿粉的心思一向琢磨得透彻,刚才她那般哭闹恳求,阿粉都不曾许下一分承诺,小白就知道,阿粉还存着要杀了那人的心思。

此刻的小白,深埋着头,站在苏筠怡的身边,可怜巴巴的模样惹人疼惜。

她不知道为何哥哥突然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的阿哥连杀只鸡都害怕,现在居然敢拔刀杀人了。

“若是好了,你想回去,我们就送你和小白回去。”苏筠怡开口。

阿粉单纯,所有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苏筠怡一瞧,就知道他还是没能放下仇恨,只得提议让他离开。

也许回到以前生活的地方,能让阿粉重新恢复道以前那般平缓的状态。

但是,在苏筠怡的话音刚落的时候,阿粉就表现得很是激动,他甚至想要坐起来。

“不!我不回去!”阿粉剧烈地挣扎着,似乎害怕苏筠怡不顾自己的意愿,带自己离开异域本族。

小白见哥哥如此激动,害怕他将伤口撕裂,赶紧扑到床上,用瘦小的身体压在阿粉身上:“阿哥,阿哥,你别激动,你别激动……”

小白的声音带着哭腔,求助般地盯着苏筠怡。

苏筠怡见状,只得道:“若是不愿意,就算了,你别激动。”

阿粉得到苏筠怡肯定的答复后,稍微冷静了下,但是他突然想到什么,身体又控制不住地战栗起来:“那个人,你认识吧?”

黑本来是大长老的人,若是按照绝对给敌人留活口的思路,苏筠怡是不会留下黑的。

但是苏筠怡也不知道,为何胥五和黑如此投缘,不仅留下了他,似乎还和他成为了过命的朋友。

所以对于黑,苏筠怡不能说不认识,但是熟络,谈不上。

瞧着苏筠怡沉默的模样,阿粉知道,苏筠怡定然是认识黑的。

阿粉有些激动,想要伸出手,拉住苏筠怡的衣角。

奈何他本来就受了伤,现在也才刚刚苏醒,连举起手的力气都没有。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阿粉双目猩红,跟一头困兽一般。

苏筠怡迅速从空间里,拿出文无忧交给自己的镇静剂,给阿粉打了一针。

小白压制不住阿粉,但是却在见到苏筠怡拿出一根管子一样的东西,插在阿粉的身上的时候,猛地从床边站了起来,想要过来拉苏筠怡的手:“姐姐,姐姐,别杀阿哥,别杀阿哥……”

小白以为苏筠怡会对阿粉动手。

但是小白的手都没触碰到苏筠怡,就被霁华一把抓住了衣领。

小白只能泪眼朦胧地盯着苏筠怡,将那不明物体,打进阿粉的手臂里。

很快地,阿粉就安静下来,沉沉地睡了过去。

“果然,还是要有药物傍身才好……”苏筠怡轻轻叹了一口气。

霁华松开小白,小白又扑倒床边,以为哥哥是死了。

她伸出小手,颤颤巍巍地往阿粉的鼻翼上面,探了探,感受到有些呼吸,小白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后,小白起身,站在苏筠怡的面前,“扑通”一下跪地,重重地磕起响头来。

“姐姐,看在我和阿哥救过你份上,你扰过阿哥吧?”小白一边哭,一边哀求,“我们走,我们可以马上离开异域的。”

小白不明白,以为苏筠怡是想保护那个人,所以对阿粉动手。

苏筠怡见小白可怜巴巴,一把鼻涕一把泪哭成了个泪人,十分无奈,难道她的脸上,写着就是忘恩负义四个大字吗?

苏筠怡蹲下来,伸手,想要扶小白起来。

可是小白也许是受到了惊吓,条件反射地就往后缩了缩手。

苏筠怡见状,胸口那股炙热,慢慢地冷却了下来。

先前因为阿粉和小白救过自己的命,所以她对两人掏心掏肺,想要报答两人的恩情,可是毕竟人心不是说焐就能焐热的。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