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缓解儿子压力 母亲,肥水别流外人田

Related Post

为缓解儿子压力 母亲 第一章

夏宝麦之所以最期待大海,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大海里有许多宝藏!

当然了,因为小八所能搜寻的范围只有五十米,所以,她能找到的宝物,其实有限,但总比没有强。

不管是她还是四爷,都需要天文数字的银子去支撑接下来要做的事,所以,小八从大海里捞取一些珍贵的宝石珊瑚贝壳等东西,这是白捡。

大军要渡海,广东省的官员已经准备好了足够的船只,大军乘坐着船只往琉球进发,白日里夏宝麦与四爷一切如常,但等到了晚上,夫妇俩人带着潜水装备,深入大海,让小八捞取大海中的各种宝物。

为此,夏宝麦还特意叮嘱,让小八检查仔细了,免得错过类似长寿药这样的宝物。

亏得小八在这个世界待了这么久,而且还是个系统,结果竟没发现长寿药,鄙视!

于是,就这么一路前行一路捞的,大军终于来到了琉球。

当然,当大军逼近琉球时,夏宝麦已经悄无声息的先进入琉球了。

琉球很小。

她穿上加速和隐身的装备,一夜之间就逛完了,再加上小八早就提取了琉球那个国师的记忆,所以,在大军攻上琉球之前,小八已经先把长寿药全收走了。

是的。

她很贪心,一株都没给琉球留。

至于长寿药不翼而飞这事儿,夏宝麦与四爷推到了大清的暗探身上,大清的暗探,在大军到达之前,成功的将长寿药全部收走,没让琉球毁了长寿药。

收走了长寿药,接下来的流程就简单了,夏宝麦与四爷率领大军,一路闯进了琉球的皇宫,活捉了琉球的皇帝。

为缓解儿子压力 母亲 第二章

苏筠怡点点头,没有答话。

她的脑子还有些晕沉沉的,过了好半晌,苏筠怡才猛地拍了拍脑门:“遭了,要去给雪儿打针。”

而后,苏筠怡拉起霁华,闪身进了空间。

雪儿一直按照苏筠怡说的,窝在沙发上躺着,一动不动,旁边的阿豪,时不时地端茶送水,苏筠怡和霁华进来的时候,就瞧见,雪儿正在啃一枚苹果,她躺着,阿豪举着一个比他身体还大的苹果,在雪儿的旁边伺候着。

瞧着这一对雪蚕如人一样,苏筠怡只觉得有些莫名地想笑。

听到苏筠怡进来,雪儿示意阿豪放下苹果。

“我有些渴了,所以……”雪儿解释。

毕竟这空间是属于苏筠怡的,他们俩在里面住着,没有经过苏筠怡的同意,就随意翻找东西吃,是有些不礼貌。

苏筠怡道:“无事,你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这也是你们的家。”

对于苏筠怡口中所谓的你们的家,雪儿和阿豪听了,都觉得十分感动。

帮雪儿打了针,苏筠怡也在空间随便找了一点东西,填肚子。

“阿粉醒了。”在苏筠怡吃饱之后,霁华突然开口。

“什么?”苏筠怡诧异,连忙带着霁华,又离开了空间。

走到阿粉的房间,远远地,苏筠怡听到,小白在阿粉房间里,带着哭腔,碎碎念着。

“阿哥,你以后别丢下小白……呜呜呜……”小白趴在阿粉的床边,抽噎。

阿粉醒了之后,一直有些沉默,回忆起那日的场景,他心里终究是过不去那道坎儿。

以前他想着带着妹妹好好过一辈子就好了,但是现在见到了杀害父母的仇人,他就想着,不报仇誓不为人。

听到小白的哭泣,阿粉一下从仇恨中惊醒过来。

他不是那个杀手的对手,那日那杀手就那么轻轻松松一下,就差点要了自己的命,若是自己真的死磕到底,那结局注定就是一个死字,若自己死了,小白一个人,该怎么办?

阿粉满脸写满了惆怅和挣扎,先前那副与世无争的面容上,全是与性子不符合的情绪。

苏筠怡进来,瞧见的就是阿粉双目无神,脸上带着狰狞,望着屋顶,一言不发。

“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苏筠怡问。

阿粉缓缓地收起视线,看着苏筠怡,苦涩地点了点头:“已经无事了。”

小白双眼通红,从床边抬起了头,站了起来。

小白从小被阿粉带大,对阿粉的心思一向琢磨得透彻,刚才她那般哭闹恳求,阿粉都不曾许下一分承诺,小白就知道,阿粉还存着要杀了那人的心思。

此刻的小白,深埋着头,站在苏筠怡的身边,可怜巴巴的模样惹人疼惜。

她不知道为何哥哥突然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以前的阿哥连杀只鸡都害怕,现在居然敢拔刀杀人了。

“若是好了,你想回去,我们就送你和小白回去。”苏筠怡开口。

阿粉单纯,所有的心思都写在了脸上,苏筠怡一瞧,就知道他还是没能放下仇恨,只得提议让他离开。

也许回到以前生活的地方,能让阿粉重新恢复道以前那般平缓的状态。

但是,在苏筠怡的话音刚落的时候,阿粉就表现得很是激动,他甚至想要坐起来。

“不!我不回去!”阿粉剧烈地挣扎着,似乎害怕苏筠怡不顾自己的意愿,带自己离开异域本族。

小白见哥哥如此激动,害怕他将伤口撕裂,赶紧扑到床上,用瘦小的身体压在阿粉身上:“阿哥,阿哥,你别激动,你别激动……”

小白的声音带着哭腔,求助般地盯着苏筠怡。

苏筠怡见状,只得道:“若是不愿意,就算了,你别激动。”

阿粉得到苏筠怡肯定的答复后,稍微冷静了下,但是他突然想到什么,身体又控制不住地战栗起来:“那个人,你认识吧?”

黑本来是大长老的人,若是按照绝对给敌人留活口的思路,苏筠怡是不会留下黑的。

但是苏筠怡也不知道,为何胥五和黑如此投缘,不仅留下了他,似乎还和他成为了过命的朋友。

所以对于黑,苏筠怡不能说不认识,但是熟络,谈不上。

瞧着苏筠怡沉默的模样,阿粉知道,苏筠怡定然是认识黑的。

阿粉有些激动,想要伸出手,拉住苏筠怡的衣角。

奈何他本来就受了伤,现在也才刚刚苏醒,连举起手的力气都没有。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阿粉双目猩红,跟一头困兽一般。

苏筠怡迅速从空间里,拿出文无忧交给自己的镇静剂,给阿粉打了一针。

小白压制不住阿粉,但是却在见到苏筠怡拿出一根管子一样的东西,插在阿粉的身上的时候,猛地从床边站了起来,想要过来拉苏筠怡的手:“姐姐,姐姐,别杀阿哥,别杀阿哥……”

小白以为苏筠怡会对阿粉动手。

但是小白的手都没触碰到苏筠怡,就被霁华一把抓住了衣领。

小白只能泪眼朦胧地盯着苏筠怡,将那不明物体,打进阿粉的手臂里。

很快地,阿粉就安静下来,沉沉地睡了过去。

“果然,还是要有药物傍身才好……”苏筠怡轻轻叹了一口气。

霁华松开小白,小白又扑倒床边,以为哥哥是死了。

她伸出小手,颤颤巍巍地往阿粉的鼻翼上面,探了探,感受到有些呼吸,小白这才松了一口气。

而后,小白起身,站在苏筠怡的面前,“扑通”一下跪地,重重地磕起响头来。

“姐姐,看在我和阿哥救过你份上,你扰过阿哥吧?”小白一边哭,一边哀求,“我们走,我们可以马上离开异域的。”

小白不明白,以为苏筠怡是想保护那个人,所以对阿粉动手。

苏筠怡见小白可怜巴巴,一把鼻涕一把泪哭成了个泪人,十分无奈,难道她的脸上,写着就是忘恩负义四个大字吗?

苏筠怡蹲下来,伸手,想要扶小白起来。

可是小白也许是受到了惊吓,条件反射地就往后缩了缩手。

苏筠怡见状,胸口那股炙热,慢慢地冷却了下来。

先前因为阿粉和小白救过自己的命,所以她对两人掏心掏肺,想要报答两人的恩情,可是毕竟人心不是说焐就能焐热的。

为缓解儿子压力 母亲 第三章

绿茶有三宝:清纯,无辜,装可怜。

慕宝珠顶着一双肿得都快睁不开的双眼,一张长满痘痘的脸,自然是和清纯无辜完全搭不上边了。装可怜倒是慕宝珠的拿手好戏,不过没有仙女buff加成的慕宝珠丝毫没有楚楚可怜的气质了。

想内涵陆咛不成,反被内涵的慕宝珠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怪不得陆咛会收到巫蛊娃娃,她都想对陆咛扎小人了!

吃完晚饭之后,嘉宾们围在客厅里准备进行今天的恋爱互动环节。

导演根据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临时布置了一个恋爱任务,“今天早上发生了一件不开心的事情,陆导师收到了一个巫蛊娃娃。女嘉宾们虽然都只是围观者,但女孩子都是心思细腻的存在,就算娃娃没到她们手上,她们也被那一幕吓到了,请男嘉宾们好好安慰一番自己心仪的女嘉宾,让她们今晚能睡一个好觉。”

说完,导演看向导师坐的方向,“至于陆导师,为了确保你的安全,接下去的几天里我们会多派几个工作人员贴身保护你,直到抓住那个anti粉为止。”

别说,早上的事情发生之后,导演接连接到了好几个电话,打电话来的人无不要求加强对陆咛的安全保护。一个是陆咛的亲爸,一个是沈戎的秘书,还有一个,是影帝的助理。

虽然不知道陆咛是什么时候和沈戎,景弈这样的人物认识的,但既然人家亲爸,沈戎秘书,影帝助理都来说了,他自然会尽职地把陆咛的安全摆到第一的位置。

看来,他以前还是小看陆咛了。没想到陆咛的人脉居然这么广,路子这么野。还好他并没有把人给得罪了。

陆咛闻言,淡淡点头,“谢谢。”

苏小小酸声酸气地问,“导演,今天盒子是我打开的,受到冲击最大的人是我。我受伤的心灵谁来安抚?”

导演哈哈一笑,“施导师,苏导师受伤的小心灵就靠你了。”

施仑今天心情正好,闻言,他忙不迭应承了下来,“好的。”

导演,“先让我们的团宠宝珠来吧,宝珠年纪最小,早上肯定被吓到了,需要人好好哄哄。”

如果是以前,郑束,苏符,裴戏三人肯定第一时间上前安慰她了。但是现在,苏符提前退出了恋爱综艺,裴戏态度开始暧昧不明,所以只有郑束一脸积极地走到了慕宝珠跟前。

郑束信心满满地上前说,“宝珠,别怕,我送你一只包压压惊吧,如果一只不够那就两只!两只不够就四只!总之包管够!”

慕宝珠看都不看郑束,谁要他的包了。而且他这话什么意思,她还少几只包了?

她顶着发肿的双眼,楚楚可怜地看向裴戏,嘴里喃喃地呼唤说,“裴哥哥。”

从前的慕宝珠并不是非裴戏不可,她在景弈,沈戎之间犹疑过,不过裴戏对她冷淡下来之后,她心底慢慢涌起一股恐慌的情绪。景弈和沈戎如同空中楼阁,只有裴戏才是她真正可以触手可及的。

她绝对不能失去裴戏这个追求者!

听到慕宝珠呼唤的裴戏到底还是走到了她面前。裴戏伸出左手,将她直接给壁咚了。

他垂眼看着她,“妹妹,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才能让你落泪,其他人都没有资格!别怕,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虽说这两天裴戏和慕宝珠之间的气场有点不对,似乎有什么变质了,但苏小小和施仑依旧谨记自己的职责,开始疯狂吹彩虹屁。

苏小小,“不愧是我们的霸道裴总,真的很霸道!”

施仑,“这句话也太让人心动了叭,裴总冲啊!”

苏小小,“会还是我们的裴总会!甜度爆表了!”

施仑,“姐妹们,让我们磕起来。”施仑觉得自己结束这档恋爱综艺之后还可以去卖化妆品,毕竟,这么点日子下来,他似乎都快和女生打成一片了。

两人狂吹彩虹屁的时候,直播间里的观众在疯狂cue陆咛。

【陆导师,这一刻,我真觉得他俩好甜,你快来打醒我!】

【呜呜呜,陆导师,我又想磕戏珠cp了。】

【想听听陆导师的评价。】

【感觉他俩真的太甜了啊!裴戏是真的很会说情话。】

被人千呼万唤的陆咛一脸的面无表情,“甜吗?”

施仑和苏小小听到这一句标准的陆咛式反问,下意识一抖,苏小小小心翼翼地反问,“陆导师,难道不甜吗?”

陆咛耸了耸肩,“这样的霸总情话我能一口气说上百八十句,不带一句重复的。但是,这是恋爱综艺,不是偶像剧的录制现场,这话多了一点套路,少了一点真情流露,只能让我看到浮于表面的爱意,很虚浮,可能随时就没有了。”

“所以,这样,你们觉得还甜吗?”

如果裴戏一直怼她这个女配,专心致志地站在慕宝珠那一边,爱她,保护她,呵护她,陆咛可能还会敬裴戏一声汉子。

但偏偏慕宝珠颜值倒退之后,裴戏对她的爱意似乎也像潮水一般退却。

陆咛瞧不上裴戏这种男人。

一听陆咛的点评,直播间里的观众都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陆导师这么一说,好像还真的是。裴总似乎不太走心啊。】

【如果在偶像剧里听到这句话,我可能甜到呜呜叫了,不过这是真人恋爱秀耶。】

【呜呜呜,咱们陆导师也太通透了。】

【不愧是爱情导师,陆导师yyds!】

导演还记得这是金主裴戏用来追求慕宝珠的综艺,见陆咛这么说,他忙把姚涵晗推了上来,“好了,现在轮到我们的女总裁了,哪个男嘉宾来呢?”

和上一次一样,这次依旧是孟珩站了出来。

孟珩上前牵住了她的手,“抱歉,早上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没有第一时间站在你的身边安慰你,哄你。别害怕,我会一直都在,希望你永远开开心心的,没有烦恼。”

孟珩话落,苏小小点头说,“嗯,这一次不是偶像剧的套路了,男嘉宾表现得还是挺真诚的。”

施仑也说,“这应该都是嘉宾心里的真实想法吧。”

两人说完,同时看向陆咛,“陆导师,你怎么看?”

陆咛双手抱胸,“这位男嘉宾莫非忘了自己早上的表现?”

众人纷纷好奇。

啥?孟珩早上的表现?

他啥表现?

陆咛接着说,“早上出事的时候,你自己恶心得脸色都变了。你这样,怎么保护女嘉宾?”

众人:???

【哈哈哈哈。】

【早上那种场合,陆导师居然都注意到了其他人的反应!】

陆咛早上其实是刻意注意了一下其他人反应的。这个巫蛊娃娃也有可能是《心动指数》节目组里的某个不喜欢她的人送的。在关注其他人反应的时候,她无意中看到了孟珩的表现。

看到巫蛊娃娃,孟珩恶心到连退了几步,然后蹲下身,似乎是在平复心情。

对比他早上的行为,显得他的话很假大空,一点都不真诚。

导演轻咳一声,将糯糯拉了上来,“好了,最后轮到的是我们的糯糯女嘉宾。谁来呢?”

导演刚说完,辛南城就端着一杯热牛奶往糯糯这边走了过来。之前他很少参与恋爱互动的环节,只不过他到底也签了合约,于是,他现在也开始慢慢参与进来。

辛南城对糯糯笑了下,“喝杯牛奶,晚上早点睡,祝你好梦。”

糯糯一脸意外地从辛南城手中接过了牛奶,水温不烫也不冷,刚刚好,她轻轻抿了一口,牛奶甜甜的,一路甜到了她的心里。

糯糯甜甜地道谢,“谢谢。”

苏小小双手捧心,“这对可以,真的可以!”

施仑同意道,“没想到我们的男嘉宾这么细心!甜了甜了!”

两人看向陆咛,“陆导师,你怎么说?”

陆咛点头,“可以。”

不愧是海王,如果辛南城想要讨好一个人,那么他可以做到很用心,很真诚。有时候说的多,其实还不过做得多。

辛南城直接给女嘉宾准备了助眠的热牛奶,这个举动很适宜。

三个女嘉宾都和男嘉宾进行了恋爱互动,至于心灵受到了伤害的苏小小,她和施仑的互动则放到了直播镜头外面。毕竟这是嘉宾的恋爱综艺,导师不能喧宾夺主。

恋爱互动环节结束之后,今晚的直播就结束了,导师各回各房,准备休息。

同一时间,景弈已经坐上了回京市的飞机。

小牧挠头,“哥,以前你拍戏几乎不请假的,拍这部古装剧你请了好几次了。”

上一次,景老爷子生病住院,景弈直接向剧组请了一周的长假。那次景老爷子身体不大好,请假情有可原,这一次景弈直接理由都不给,就说要请假三天时间。

导演想也不想就同意了。

导演都同意了,小牧自然也不敢有什么意见。他就是想不明白景弈这次回京市能有什么事。原本,景弈都快杀青了,也就这两三天功夫。

什么事不能等到彻底杀青后再解决?

小牧刚说完,只见他边上的景弈带上了耳机,开始听《心动指数》。

没错,就是听,而不是看。

小牧在边上看得目瞪口呆,“哥,你就听么?”

景弈淡淡地嗯了一声。

在梦里,不管他多么努力地去记苗苗的长相,等他第二天醒来之后,他的脑海里就只剩下一道模糊的影子,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容貌不能作为判断是不是她的依据,既然如此,那么就只专注声音就好了。

过了一会儿,小牧在边上建议说,“哥,睡一会儿吧。你昨天就没好好休息。”

景弈作为一个敬业的演员,通宵拍戏对他而言是一件很常见的事情。临近杀青,他这几天确实很忙。

在梦里。他可以见到她。

这么想着,景弈摘下了耳机,闭上眼,开始浅眠。

陆咛这一次入梦之后,发现自己身处一条黑黝黝的街道。

街边的路灯散发出渗人的白光,四周空无一人。

面对这样的场景,陆咛心底倒没多少害怕的情绪,毕竟上次入梦,她可是一个人在私人陵园里溜达了那么久。

私人陵

文学

园她都不怕,难道还会怕一条寂静无人的街道吗?她的内心毫无波动,只想尽快找到梦境的主人。

陆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到景弈,她开始随意地在街道上走了走。

别说,景弈的每一个梦境都很逼真,这一个梦境也不例外。街边是鳞次栉比的商铺,只不过除了她之外没有其他人。

走了没一会儿,陆咛就听到了脚步靠近的声音。

她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没一会儿,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影从一条小弄堂里走出来,突兀地出现在了她的视线内。他身上穿着黑色的风衣,全副武装,似乎是刚从什么晚会上回来。

对方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背对着她往前方走去。

陆咛刚想跟过去,只见刚才那条小弄堂里又窜出来了一道影子。

不知道为什么,陆咛总觉得这道影子鬼鬼祟祟的,不像是正常人。

她皱了下眉头,没有直接出声,而是选择一路悄悄跟上去。

陆咛一直警惕着第二个出现的人。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