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我初1了胸大吗 有图

Related Post

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 第一章

“我瞅着质量不太行,没好意思往外拿——你们自己刷一下,先凑活着用吧,等下次我去买点上好的瓷碗……”

王子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大壮哥他们几个,手艺还是粗糙了点,火候掌握的也不到位,好好一窑玻璃碗,给炼成了杂货铺,色彩就没有一个一样的!

不过,好歹的算是烧成了,也算是难为他们了。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亲自示范,大壮哥他们如今的手艺,已经能烧制一些对色彩要求不那么严格的普通玻璃制品了。

我去你的不太行吧!

听着王子安的话,大家恨不得把这臭小子摁在地上狠狠打一顿!

太他娘的会炫耀了!

大家一人一个碗,洗刷完,拎在手里,左看看,右看看。

“我们真用这个碗吃饭啊——”

第一次到王子安这里来的李弼,看看手里美轮美奂的琉璃碗,再看看用几块青砖,支在院子里的简易灶台,和蹲在院子里啃大骨头的皇帝太子,还有开国的国公,整个人都有些混乱了。

这样的场合,这样的地方,它配得上这样的碗吗?

“别嫌弃,先凑合一顿吧,我这里实在是没其他碗了——”

王子安有些不好意地冲他笑了笑,接过他的碗,亲手给他装了一碗肉。

大肥肉片子,看着水油发亮。

毕竟是第一次过来,得有特殊待遇。

一直到碗再次被王子安塞回手里,李弼都是懵逼的。

接着王子安又给长乐公主跳了几块好肉,递过去,笑容温和。

“小心,别烫着——”

见第二碗就给了自己,长乐公主感觉受到了优待,高兴地两只大眼睛眯成了两道弯弯的月牙。

抱着碗,美滋滋地跑到一边吃去了。

嗯,美碗配美食,吃起来心情都感觉好了很多呢!

就在

文学

李世民等人站着等王子安也给自己盛碗的时候,就看到王子安拿起勺子,咔咔咔给自己盛了一碗,然后一摆手。

“大家想吃点啥就捞点啥吧,别客气——先吃点肉垫吧垫吧,待会喝酒的时候,免得伤身体……”

李世民:……

这狗东西!

果然是见色忘义,瞧他这献殷勤的熊样就知道,十有八九,又在觊觎自己的这位宝贝闺女!

嗯,回家之后,必须好好给闺女聊聊,可不能被这狗东西的花言巧语所蒙蔽!

这可是月儿的驸马,她未来的姐夫!

四个凉菜,八个热菜,外加一人一大碗炖肉。喜欢吃肉的捞肉,喜欢啃骨头的啃骨头。

虽然看上去人多菜少,但奈何分量十足。

大家一人一碗肉下去,就吃个差不多了。

“吃了子安这里的饭菜,老夫回去可就惨了,就我们家厨子哪水平,我哪里还能吃得下去啊——”

放下手中的大碗,李孝恭故意苦着脸道。

“这,要不我们干脆在子安这里打地铺吧,以后不回去了,就住这里了!”

牛进达闻言,不由哈哈大笑。

秦叔宝也凑趣道。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算我一份——”

“……”

王子安把家里仅剩的两坛子二锅头,足足有十四五斤,统统都搬了上来。

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 第二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

文学

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