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公与憩小说400章

Related Post

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 第一章

江半月的点头,然后走到了一架钢琴的面前,那钢琴黑白相间,上面雕刻着好看的花纹是欧式的,看起来就好像是魔法的,钢琴一般。

江半月轻轻的坐在钢琴的面前,然后伸出她那纤细好看的手指在上面,一下一下的按着弹奏着,就好像翩翩起舞一样。

这首曲子是她专门为龙霄弹奏的,也是为专门为她学的,也是她专门为它给写的曲调,非常的浪漫,悠长。

像是一条船在湖面上轻轻的摇荡着,就像是他们的爱情一样,寂静而美好。

弹奏完了之后,底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对江半月的情深赞口不绝。

“果然是总裁的老婆,这么的有才华,佩服佩服呀!”

“是呀是呀,好好听呀,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龙霄把她拉了起来,紧紧的把她拥抱在怀里面,“你什么时候回钢琴的?我怎么不知道?”

江半月埋在他的怀里面说。

“老公你放心,我绝对没有瞒着你,不管是唱歌还是钢琴,我都是最近学的,就是为了想给你一个惊喜,老公你喜欢吗?”江半月还是满眼期待的看着他。

还是害怕自己弹奏的曲子不合她的意,她不喜欢,毕竟她也是最近学的,对这技术还是有一些担心的。

“不一样,我觉得挺好听的,非常非常的好听,简直就是天籁之音,我的老婆怎么这么优秀呢,这么优秀,我可害怕被别人惦记了。”

生日会结束了之后,那些人也很快的就离去了,只留下龙霄和江半月两个人,两个人回到家里面之后。

江半月坐在沙发上面看着电视,总感觉今天有一些冷清客人,是因为阿姨不在的缘故,对了,阿姨现在还在医院里面,先后有一些担心她,等明天她去那个公司签约合同之后,就得去看一看阿姨的伤势了。

龙霄洗完澡了之后就走了下来。

她穿着一身浴袍,那身浴袍穿在她的身上,非常的性感,特别是那精致的锁骨,就好像是勾引男人似的,江半月连忙转移目光,一个男人怎么这么会勾引人呢?

龙霄坐在了她的身边,身上都是她沐浴露的味道非常的香,而且还有男人荷尔蒙的味道。

而且她的身体不停的蹭着小火,就好像是诱惑她一样。

连忙走开了两步的距离。

“你这样挨着我干嘛?我还没有洗澡呢。”龙霄抱着她,然后把她手里面的遥控器静音要放在沙发上面,然后两只手拽着她的肩膀。

江半月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

“你这是要干什么?”

龙霄委屈的看着她说,“老婆,难道你今天忘了吗?今天可是我的生日,你不好好的奖励我一下吗?”否则就坏笑了起来。

江半月姐,你的皱着眉头拉拉自己的衣服,知道这个男人脑子里面在想什么,也知道她所说的奖励是什么意思,一天天的就没有一个正经。

江半月撇了撇嘴,假装不懂他的意思,然后从这包里面抓出来了一把糖果,蓝的绿的,什么颜色都有,看起来精致无比,果然是女孩子,就连糖果的包装都十分的好看。

然后她就把那一大堆的糖果一下就放在男人的手心里面说。

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 第二章

棠光姿态闲适地站着:“知道我师承何人吗?”她眉眼一抬,张扬飒爽,“六重天光,战神戎黎。”

说完,把她人扔出去:“回去告诉你师父,我棠光早就不是三万年前那个棠光了。。。”

观博神君撞在树上,吐了一口血,毫无还手能力。

已看呆的大黄回过神来,碎步上前:“我能拜你为师吗?”

棠光刚想说不收弟子。

大黄扑腾跪下:“师父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

观博神君回天光时,已是深夜。

殿外无人把守,他一人进殿。

“师父。”

玄肆闻到了血腥气,睁开眼,瞳孔灰暗:“你去西丘了?”

观博气息不稳,咳了两声:“弟子气不过,想教训教训那个女妖。”

玄肆转头望向他,目光无法对焦,不知在看何处:“你被教训了?”

观博羞愧不语。

他也万万没想到那女妖法力如此高强,他竟连一招都接不住。

玄肆低着头喃了一句:“怎么这么没用呢。”

观博立马请罪:“师父恕罪。”

玄肆动了动脖子,耳后不经意露出来,雪白的皮肤上蛰伏着一条黑色血管,向外凸出,血液似要喷涌出来。

“既然这么没用,”他手指间绕着黑色的光晕,歪着头突然咧嘴一笑,“干脆去死怎么样?”

观博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师、师父……”

他满头大汗滚下来。

玄肆站起来,没有光泽的一双瞳孔像流干了血的两个窟窿:“你这双眼睛倒还有点用处。”

“师——”

声音戛然而止,血流满地。

三日后,伽诺神殿的子寅神君状告到万相神殿,说观博神君在西丘遭遇了不测。子寅虽然没有明说是棠光下的手,但却把嫌疑指向了她。

万相神尊令座下弟子果罗率三万神兵去西丘彻查。

大黄是这个悬案的证人。

“我师父没有把人打死,就把他打伤了。”

“是我亲眼看见的。”

“是那个长得像倭瓜一样的神君先挑事的。”

观博神君有些矮小,但也不至于像倭瓜,果罗正想纠正——

“那个倭瓜还骂我师父是下贱小妖,还拔剑动手……”

大黄眉飞色舞地描述了一通,最后总结:“然后我师父就说她师承我师尊戎黎战神。”

语气那是十分与有荣焉。

果罗和红晔交好,态度算得上客气:“棠光神君,在事情的原委弄清楚之前,请勿擅自离开西丘。”

大黄说得很完整,棠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只纠正了一下称呼:“我被削了神籍,已经不是神君了。”

果罗没接话,面无表情地吩咐神兵将此处包围。

棠光暂时住在树婆的茅草屋里,三万神兵在屋外把守,一只鸟儿也不准靠近。这般阵势,令她隐隐不安。

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 第三章

向淮指着其中一幅不起眼的人物抽象画:“这个,是XXX画得。”

见薛夕对人名不敏感,他干脆换了一种说法:“这幅画,在二十年前的拍卖会上,被拍出了二千万的高价。”

薛夕:!!!

二千万?

这可以买二百个孤儿院了吧!!

她抽了抽嘴角,就见向淮又指着另一幅画:“这幅画,也价值千万,而且这幅画曾经有个富豪放出话来,说是愿意花五千万购买,希望拥有者能拿出来卖给他。”

“……”

薛夕瞪大了眼睛,

文学

就这么跟着向淮从走廊这头,走到了走廊那头,听着向淮介绍着那平平无奇的就那么随便挂在墙上的画作的价值,只觉得不可置信。

那副因为挂的靠边了点,被太阳直晒,都已经有点掉色的破画,竟然值几千万?

向淮更是啧啧称叹。

这里的画,随便拿出来一幅,都是可以放到博物馆去的。

恐怕财神集团养孩子,才这么个奢侈的养法吧!

怪不得小朋友无论看到什么,都不会惊叹了,而且知道的东西很多,因为人家虽然看着可怜,说是从孤儿院出去的,可这完全是被当成公主养的了吧?

等走到薛夕的房间门口处,他再往里面一看。

这房间似乎在薛夕走后,没有人住进来,里面还是老样子,一个套房,但是,那个床垫看着平平无奇,却是世界知名品牌最高级的定制床垫。

那个小沙发看着灰溜溜的,可其实是真皮制造,坐在上面非常舒服。

向淮:!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一道温和的声音传了进来:“夕夕,你回来了?”

薛夕回头,就看到温和的院长妈妈正站在门口处,对着她笑着,眼神里带着惊喜。

看到旧人,薛夕还是开心的,点了点头。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