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绽 (h)甜茶微盘;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Related Post

破绽 (h)甜茶微盘 第一章

“但陛下不是您的敌人!”

宫廊中,基尔伯特大惊失色。

“他是你的父亲!您不能与他为敌!你更不能……”

泰尔斯微笑哼声:

“不能吗?”

基尔伯特收敛惊容,竭力冷静下来:

“听着,殿下,我确实一直期待您,信任您,效忠您,但我的本意绝非如此!”

“那还能是什么?”

泰尔斯讽刺道:

“让我做王子,是为了在闵迪思厅做个吉祥物吗?”

基尔伯特皱紧眉头,越发焦急:

“不,殿下,您应该是所有人都期待的未来,所有人!而你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做的,一切本该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但泰尔斯只是默默地望着对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难道现在这一切,不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吗?

老师?

“您是王位的继承人,我当然理解您觉得窒息压抑,对现状不满,可那至少也该等到,等到……”

“等到我顺利加冕的那天?”泰尔斯淡淡道。

基尔伯特犹豫一瞬,咬牙点头:

“当然,到了那时,我会全力辅佐您的,无论那有多难,无论需要牺牲多少,我发誓!”

“我,梭铎,裘可,康尼,居伊,还有王国的许多有识之士,我们都会帮你的,但在那之前——”

“帮我?”

泰尔斯冷冷打断他:

“就像你过去那样‘帮我’?”

基尔伯特顿了一下。

只见泰尔斯举起右手,缓慢但不容置疑地推开基尔伯特的手掌:

“六年前,我拜托你去搜寻我在下城区的‘朋友’们。”

“我请你帮忙找到他们,拯救他们,帮助……我。”

基尔伯特一怔,黯然道:

“殿下,我,此事我有负所托,难辞其咎……”

“我刚刚从王国秘科回来。”泰尔斯话语淡然:

“你知道吗,我发现他们其实不像你所说的那样,因为讨厌我就拒绝帮我,事实上,秘科对于搜寻我的儿时玩伴可上心了。”

基尔伯特面色微变。

“殿下,秘科与您向来关系不睦,他们之所以如此热心……”

但泰尔斯打断了他,自顾自道:

“而他们还告诉我:这几年里,基尔伯特,你动用自己的人脉和面子找到总守备官,调动市政厅和警戒厅,集合警戒官和税务官队伍,对下城区和西环区发动了好几次的大规模清理扫荡——就为了帮我找人。”

少年认真地看着老师的双眼:

“我很感激,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一怔,不知如何回话。

“直到秘科告诉了我更多。”

泰尔斯面无表情:

“几年来,市政厅和警戒厅就这样高调出击,直接下场,插手黑街兄弟会和血瓶帮不死不休的狗咬狗。”

“他们赶走流浪汉,驱散乞丐,让无权无势的底层人倒尽大霉。他们清查摊贩,关停店铺,让老实本分的可怜人生计无着。他们搜捕小偷小摸,勒索地方团伙,却让真正该死的人渣逃之夭夭。他们抓出几个黑恶典型,充当政绩安抚人心,却对更多更重的压迫剥削视而不见。他们草率行动,轰轰烈烈,却恰好让躲在阴沟角落里的势力化整为零。”

泰尔斯仔仔细细地盯着对方:

“他们粗暴又冷酷,高傲又自矜,就像拿铁犁扫地,在乎的是动静而非整洁。”

“而他们离开之后,本就混乱的下城区唯有更加糟烂。”

基尔伯特闻言,犹豫再三:

“殿下,我,我不知道,我很抱歉,如果我早知道总守备官他们……”

可泰尔斯不容他说完:

“最重要的是。”

“他们的行动,几乎是不可挽回地破坏了一切线索,”王子抬高音量:

“从废屋到红坊街,所有人、物、地、事面目全非,现在再想要循着线索找到当年的那些乞儿……”

“几乎不可能。”

泰尔斯仔细打量着基尔伯特的反应:

“就像是,就像是有人刻意如此。”

“只为阻止我——找到他们。”

那一刻,外交大臣遽然变色!

“是这样吗,”阴暗的宫廊里,少年轻声道:“基尔伯特?当你托请警戒厅的时候?”

“秘科告诉我的,是真相吗?”

外交大臣没有回答。

空气里,唯有基尔伯特沉稳的呼吸声。

沉默持续了很久很久。

泰尔斯摇了摇头,继续开口。

“六年前,当我请你找到他们,你告诉我不可以,因为‘这是为了保密’。”

“我在国是会议上成为了王子,你还是告诉我不行,“为了他们的安全”。”

“再到我去北地,你写信说正在着手但进度缓慢,‘不能让有心人注意到’。”

“直到我归国,你在告诉我没找到的同时,又劝告我别找了,因为——‘你回不去了’。”

泰尔斯平静地面对着自己的老师,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

没有回答。

回答他的仍然是令人难堪的寂静。

泰尔斯抬起头,轻笑一声。

“秘科说,六年了,你还是没能找到他们。”

“因为你根本就不想找到。”

泰尔斯轻声道:

“或者说,是秘科在说谎?”

但基尔伯特只是深深低着头,不辨表情。

这一回的沉默持续了很久。

“算了,基尔伯特,无论秘科是不是说了谎,说了多少谎,”少年转过头,恍惚地道:“都不重要了,不再重要了。”

就在此时,基尔伯特突然开口:

“秘科什么都没告诉您,对吧?”

“您只是为了试探我的反应,就像您试探鸢尾花公爵。”

泰尔斯叹出一口气。

星辰的狡狐。

“对。”

泰尔斯目光落寞。

“秘科忌惮我,什么都没跟我说。”

“我所知道的,都是我经由下城区和西环区的故地重游和所见所闻,推断得来的。”

基尔伯特闭上了眼睛。

走廊里,泰尔斯和基尔伯特都没有说话,两人只是默契地错开眼神,看向别处。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基尔伯特终于开口了。

“对不起。”

他的语气疲惫不已,内容亦然:

“但您不能找到他们。”

带着痛苦与释然,泰尔斯长叹出一口气。

两人再度陷入沉默。

“你知道,我曾经试着说服自己,基尔伯特。”

泰尔斯面向走廊里的黑暗,语气平常,甚至很温和友善,就像故友聊天。

“真的,我试过了,我努力说服自己:基尔伯特·卡索虽然号称狡狐,但他毕竟身居高位,他不懂下城区的门道,他不知道,他不会故意毁掉线索,不会刻意阻止我寻人,所以才用了这世上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而他是我的老师,是这世上我最相信的人之一,我不应也不能怀疑他。”

“我对自己说,只要你告诉我,你没那么做过,我就会相信的。”

泰尔斯双眼无神:

“我试过了,真的,我试过了。”

基尔伯特闻言抬起头来,艰难开口:

“殿下,我,我……”

“为什么?”

基尔伯特沉默了一阵,这才憔悴地道:

“血色之年里,陛下仓促加冕,群敌环伺,王座不稳。复兴宫不得不行奇诡之道,重典戡乱。”

“莫拉特·汉森又是先王多年密友,资历深厚,王国秘科方才备受信重,得以专事独断,法外横行。”

“这样做甫初是很有效,简单粗暴,利落直接。但久而久之,它纵容了陛下的冒进之风,模糊了秘科的职权界限。”

泰尔斯皱起眉头。

“他们现在有陛下支持,可一旦您继位加冕呢?”

“可想而知,为求权势不减,秘科的干吏们一定会想方设法,不惜代价抓住能制约您的手段,而您的过去与出身就是最受诟病的弱点,您的旧日相识正是秘科求之不得的把柄。”

“但您又是星辰王国的未来,是革新朝政的希望。我不能让黑先知或者任何不怀好意的人物,钳制您哪怕一分一毫。”

基尔伯特看向泰尔斯,眼神灰暗:

“所以你不能找到他们,不能。”

“哪怕是抢在秘科之前找到也不行。您的……他们的线索,应该被永久埋葬,无人知晓。”

外交大臣的话音落下。

走廊里,就连不灭灯黯淡了许多。

“所以,基尔伯特,你欺骗了我。”

泰尔斯恍惚道:

“从一开始。”

那一瞬,基尔伯特面色煞白。

但泰尔斯还是对他露出一个慰藉的微笑。

“没关系的,基尔伯特,我明白的,”泰尔斯疲惫地道:

“只是现在,你感受到了吗,这个罗网的重量和厚度。”

“你对它下意识的服从,它对你无声息的掌控,包括它对我的影响和我对它的警惕,都要远远排在——我们的真诚之前。”

基尔伯特面露苦涩,咽了一下喉咙。

泰尔斯痴痴地望着走廊里的阴影:

“就像学生面对老师,员工面对老板,妻子面对丈夫,臣子面对国王,如果从一开始就站在不平等的天平上,待在不干净的水域里,那主宰他们关系的,就绝不仅仅是彼此。”

“当我们笼罩在既定的权力结构里的时候,基尔伯特,当你不得不竭尽全力,才不被偏歧的天平摔下去的时候,当你遍身束缚千钧压顶的时候,当你的选择只剩下‘要么适应要么毁灭’的时候。”

“在你自己意识到之前,你就彻底失去了自由选择的权利。”

“除非你拒绝它,跳出它,超越它。”

破绽 (h)甜茶微盘 第二章

第932章青龙,太阴

在这牌匾前,众人都是莫名的震住了几秒。

然后才有些敬畏的往里走!

青龙圣殿!

这……是什么高大上的所在啊……

一个个忍不住心里都肃穆了起来。

一行人持续深入,视线豁然开朗之瞬,却是一个广阔的大殿引入眼帘。

看起来,这个大殿几乎有数千丈的方圆!

无数的物事,散碎了一地,稍有处的彼端,有几块散落的骨头,发出晶莹的光芒!

而正是这些碎骨片,散发着浓浓的威严气息。

“这是龙威!真正的龙威!”

龙雨生颤声说道。

这处大殿当真是空旷到了极点,在东方的位置,乃是一个巨大的宝座。

一个人,就

文学

坐在上面,龙盘虎踞,身子微微的前俯,一只手放在扶手上,另一只手已经不见了,想必一侧散落的骨头,便是这只手。

这人浑身不见伤势,只有眉心位置留有一道白痕。

但正是这一道白痕,要了他的命。

他虽然死去了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但其身上流溢的那份威势,始终不曾散去!

就连左小多这种胆大包天的惫懒之徒,在正面看这个人的时候,也是情不自禁的挪开眼睛。

这就是一位王者,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君临天下。

俯瞰着自己的臣民,俯瞰着自己的江山!

眼神中,还带着一丝笑意。

纵然身故已久,仍旧如是!

笑意?

左小多下意识的以为,自己看错了,但仔细看去,发现这人的眼神,当真在笑。

虽然已经凝定,但却还是笑着的。

左小多想不通,在他保持这个姿势的时候,他已经身中致命之伤,就快要死了。

而他自己,想必对这个状况是非常清楚的!

既然如此,他在笑什么?

在这个人的对面,乃是一个宫装女子,一手负后,一手持剑,剑尖指着地面。

虽然还只是背面看去,仍是风姿绰约,如同云雾中人。

随着众人进来,气息鼓荡,大殿中沉寂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空气流通,这女子的一身白衣,也在轻轻飘动。

似乎,人还活着。

依然是灵动婉约,风华绝代。

大殿中,两人就这么一坐一立的面对着,宝座上的男人在笑。

左小多等人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唯恐惊扰了这一对男女。

纵使左小多一行人很确定面前这两人已经死去了数万年,但这样的风姿风神,只怕是再过亿万年,任何人来到这里,也不敢对他们有丝毫的不敬!

及至转到女子对面,众人忍不住惊艳了一下。

美,真真是太美了!

这女子冰肌玉骨,飘然出尘,脸上亦是带着一股子淡淡的释然笑意,眼神中,还有些怅然。

腰间一块玉佩。

手上一把长剑。

头上一根玉簪。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装饰。

但只要一看见她,就会瞬时感觉到天地洁净,一尘不染,美丽绝伦,不可方物!

天地之间,没有任何污秽,能近得她的身。

纵然死了已经不知道多少万年,依然是冰清玉洁,高空皓月一般,清冷孤寂,漠然悬空。

很明显,这个男子,应该就是这个女子所杀;而这个女子,也是与这个男子同归于尽,共走九泉!

这一节,大家都隐隐猜了出来。

大殿之中,明明有左小多等好几个大活人进入,却仍旧呈现出一片寂静。

诡异的寂静!

一男一女,一坐一站,尽都面含笑意,却已经死去了不知道几万年。

但就是这两个死人,却令到左小多等人气势压抑,几乎不敢呼吸。

及至尝试着走到一男一女对视的中间区域,竟觉气势激荡更是左近数倍,尽是纵横捭阖!

左小多勉力尝试,更是直接被两人的气势,轻而易举的抛了出来。

轻飘飘的落下之瞬,几乎如同在做梦。

“这两个人,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万年……彼此对峙的气势不但仍旧存在,还有这么大的威势存在,这……这怎么可能?!”

左小念等人闻言尽皆忍不住大吃一惊。

这是什么修为?

死后数万,数十万年,肉身不腐,栩栩如生,表情不变,神韵仍旧,气势依然!

这种境界,已经超出了左小多与左小念等人的认知,匪夷所思,难以想象。

而就在左小多尝试介入气势之中、却又被抛飞的那一刻,蓦然间,一股氤氲的雾气,突然自地下升起。

破绽 (h)甜茶微盘 第三章

“终于死了!”

苍穹之上,黄金神国的强者看着那一道道漆黑的裂缝松了口气,此次行动总算是达到了目的,叶伏天死后,天谕书院便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身上的气息都渐渐收敛,之前便在东凰公主面前承诺过,叶伏天死,一切结束。

黄金神国盖苍眼瞳冷漠,可惜不能大开杀戒,本乘此机会,再灭天谕书院,将之抹平来,但他们对叶伏天出手的理由是因那一战叶伏天没有尽全力,影响了原界同盟的其他人,如今他们再对天谕书院下杀手,岂不是明着耍东凰公主?

而且公主答应不干涉这一战,也是希望原界恢复原有秩序,死一个叶伏天,让原界回归以前,

文学

不再杀戮,他们这时候还继续挑事的话,那就真是不知好歹了。

不仅现在,以后神州来的势力可能也要收敛一些。

就在这时,有两道身影朝着叶伏天毁灭的地方而去,使得不少人露出一抹异色,目光扫向那边,他们看到了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毁灭的战场依旧有着深邃可怕的黑暗裂缝,仿佛打开了一条通道。

“回去。”太玄道尊看着冲向那边的身影大喝道,是夏青鸢,这女子喜欢叶伏天他自然是知道的,但现在她是想要找死吗?

除了夏青鸢之外还有一头妖兽,赫然乃是黑风雕,它眼神极其锋锐,朝着那边冲去,道:“公主上来。”

夏青鸢身形一闪直接落在它背上,一人一妖这一刻像是冰释前嫌,朝着那可怕的空间通道冲去。

黑风雕速度极其的快,只是一瞬简便冲入了裂缝之中,使得许多人露出一抹怪异的神色。

“殉情?”黄金神国等强者露出一抹有趣的神色,还有那妖兽,这么忠心吗。

“此情倒是难得,可惜了。”简鳌低声说道,诸强者联手攻击,硬生生的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但在这之前叶伏天已经死了,攻击首先落在他身上再撕裂空间。

那女子大概是没有看到叶伏天还抱有一丝幻想,想要冲进裂缝中找人吧,但这无疑是找死的行为,那里面可是空间乱流,以夏青鸢的境界,在里面哪里有生路,顶尖人物都不敢轻易踏入其中。

天谕书院一方的强者看着消失的身影,心中都暗暗叹息,没想到那沉默寡言的女子竟是如此深情。

太玄道尊本想要阻止,但黑风雕的速度太快,他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黑风雕一个闪烁便直接进去了,他再挡已经来不及,看着那渐渐闭合的黑暗裂缝太玄道尊脸色有些难看,大意了,叶伏天那家伙没有告诉她吗?

太玄道尊并不知道,叶伏天本意是想要赶夏青鸢离开,让她回夏皇界。

没多久,一道道裂缝消散,苍穹恢复如常,这场九界最强之战便也落下帷幕。

“叶伏天已死,诸位都回吧,以后,不要再挑起九界纷争了。”简鳌开口说道,诸人看向他,这简鳌不尽会拍马屁,如今还学会了做好人?

这老狐狸,仿佛他都是为了原界一样,恐怕,还是为了简青竹吧。

“公主。”简鳌抬头看向东凰公主微微欠身,其他人也都喊了一声。

东凰公主站在高空之上,目光望向诸人,开口道:“一切,到此为止。”

“是,公主。”诸人点头,东凰公主的声音这一次略显强势,带着几分不容违逆之意,这次他们杀叶伏天,想必公主也是有些不高兴的吧。

如今,自然没有谁敢再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东凰公主扫了人群一眼,那一眼没有任何情感,但让许多人心头一凛,随后便见东凰公主转身迈步离开,他身边的强者随她一起离去。

黑暗神庭的强者见到这一切也转身走了。

酒楼中,十邪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将手中的酒杯放下,看了对面的梅亭一眼,道:“有机会再与梅先生一起饮酒,告辞。”

说罢,他便也带人离开。

原界第一天才,死于原界之人手中,真是莫大的讽刺。

梅亭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果然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理解,东凰大帝的人就在这里,他们哪里敢出现,一旦出现即便今日不死,也会被盯上,根本逃不掉。

只是,叶伏天真的死了吗?

他总感觉,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虚空中,南皇、神皋以及神族的族长也回来了。

神皋两人的脸色极其的难堪,格外的阴沉,目光扫向诸强者。

神姬,死了。

他的死,不仅仅是天谕书院同盟势力有责任,和他们一起来的这些人也一样,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神姬会战死,只有一个可能,被盟友给抛弃了。

这群混蛋。

他们只想着杀叶伏天,因此将南皇牵制住,没想到被自己人给阴了。

要出现一位顶尖强者何其难,任何一位顶尖人物,都足以开创一个顶级势力,站在原界之巅,但这一战,只有他神族损失了一位这种级别的人,其他势力都没有。

神族赢了吗?

杀死了叶伏天固然是赢了,但他们却输给了其他势力。

然而,这哑巴亏还无处可说,他们能找谁算账?

找天谕书院同盟?如今只剩下他们俩人,怎么对付天谕书院同盟势力?

找他们的同盟势力?这么多人,找谁?

只见那些强者一个个转身离开,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般,直接忽视了他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神姬,白死了。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