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老卫淑华在上船上

Related Post

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 第一章

锦衣完本了,其实昨天晚上就只剩下几百字,写完就可以结束,可忽然间一股浓浓的不舍感袭上心头,虽然只有几百字,却还是没有写下去,关闭文档,关了电脑,等着今天再完本,觉得至少多陪了书里的人们一天。

身为一个作者,情绪可能与读者有些不同。

不管写的好还是不好,三年来,我将自己化身为书里的一部分,只要打开文档,我就会进入到书里的世界,和他们一起哭笑,和他们一起经历各种曲折的生活,如果写下全书完三个字,就等若是生生地将自己生活了三年时光的世界彻底关闭,这种不舍真的很难用语言表述。

16年5月18号锦衣春秋发布,到如今三年快七个月,终究是要说再见的时候。

其实很多读者在后面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快完本了”,“要结束了”,他们或许不知道,这几句话其实在我听来,既不舍,也算欣慰。

因为当一个读者觉得这本书确实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也就代表整本书的框架确实没有太大问题,是一个完整的故事,他们很明显地看出故事到了尾声。

锦衣的框架不算太大,比起前作国色生枭的庞大格局,甚至有些小家子气,但我却以为很精致,从头到尾,说了一个还算比较圆满的故事,即使有些地方不尽如人意,但自问还是说了一个完整且还算及格的故事。

我喜欢把自己当做说书人,只不过是以笔代嘴,说书人就是要说精彩的故事给大家听,而我就是要写好看的故事给大家看。

我知道一如既往会有读者说结尾仓促,其实并不仓促,又或者说当一本书结束的时候,都会让人有一种唏嘘感。

09年开始入驻纵横,至今写了四部书,初入网文世界的《江山》,此后连续创作出《权臣》、《国色生枭》,到今日完本的《锦衣春秋》,十年时光,共计一千八百万字,平均一年一百八十万字,论速度,实际上比网文界的大部分作者都不如,但诸君没有嫌弃,几部作品的成绩,每一部都是成倍的提升,这全赖诸位的关爱和抬举,有一部分也确实是因为自己热爱这个职业,虽然码字的速度不算快,但每一个字敲打出来都是很用心,自始至终,没有忘记初心,没有乱了章法地堆砌垃圾文字。

锦衣最后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尾,因此而联想到的各种可能,大家都会有自己的看法。

每一部作品,都是优点和缺点并存,锦衣当然也会存在同样的问题,有什么样的优点,由诸君评论,缺点方面,是在一些设定上还是出现了问题,譬如大宗师的无敌设定,其实算是一个缺点,至少让主角的参与度变低。

每一部作品写完,我都会总结其中的优缺点,一个作者当然要明白自己擅长什么,将自己的长处尽可能发挥出来,而缺点也一定要清楚,因为在以后的创作中,只有知道了自己的缺点,才会知道如何避免。

写这篇的时候,本来想着对书中的人物和情节进行一番大的分析,但这时候又想到,无论好与不好,真正有资格评定的是读者。

写书这些年,得到无数朋友的帮助和扶持,给了许多受益良深的建议和批评,也给了提升士气的鼓励和表扬,感谢表扬和鼓励的朋友们,让我动力十足,同样也感谢那些批评过作品的朋友们,你们的批评让我时刻警醒,明白自己的弱点所在,从而竭力去提升。

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 第二章

当白泽少来到司令部的时候,不出意外的见到了刘佩儒。

两人也是老熟人,然而时移世易,谁都没有想到两人会有这么一天。

感慨万分,思绪复杂的两人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最后还是白泽少率先回过神来:“刘科长,好久不见”

“刘

文学

科长?呵呵”刘佩儒自嘲一笑:“你和小兵同岁,喊我一声叔叔就好,刘科长这个称呼对于我来说已经过去”

“刘叔”白泽少立马改变自己的称呼。

“哈哈,不错”刘佩儒忽然大笑起来:“以后小兵那里,还得需要你多多照顾照顾”

“刘叔客气,小兵有您罩着,哪用的着我,反倒是我或许以后还得仰仗叔叔你”白泽少谦虚的说道。

“哈哈,没有想到你会如此说”刘佩儒的心情不由一亮。

“两位看起来聊的挺好”这时,池上慧子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笑着说道。

看到走进来的池上慧子,白泽少还有刘佩儒全都起身问候道。

“坐吧,大家都是熟人,不用这么拘束”池上慧子笑着说道。

两人没有故作客气,直接坐了下来。

坐下以后白泽少好奇的问道:“大佐的心情似乎很不好”

“也没什么,主要是有些收获而已,说起来还得感谢刘先生,要不是刘先生我们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收获”池上慧子解释道。

当然,她也只是简单的说一下,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但白泽少内心却一阵愤怒,肯定是刘佩儒提供了一些线索,这才让池上慧子有所收获。

就是不知道损失大不大。

如此也让他对于刘佩儒杀意更重了。不过表面上看着刘佩儒的眼神却越发和善。

“三天后,我会在上海大饭店为刘先生举办迎接宴会,届时肯定会有很多人来的”

“刘先生身份特殊,特务处的人肯定不会罢休,一定会潜入暗杀的”

“所以白主任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那天的时候贴身保护刘先生”池上慧子淡淡的说道。

“贴身保护?”白泽少心里不由一个咯噔。

“没错,就是贴身保护,你的能力与身手,还有经验都决定了你是最佳人选”

“刘先生对我们的重要性,我不说你也应该清楚”

“当然,如果刘先生出现什么差错,那么你的下场也不会太好,所以我希望你能用心”池上慧子说话的时候,语气非常的严厉。

对此。

白泽少则苦笑一声,池上慧子分明就是让他监守自盗,可这活也不是那么好做的。

不过嘴里却说道:“大佐,我知道刘先生的重要性,所以我建议取消宴会”

“无论是出于哪方面的考虑,这个时候举办宴会都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不可能,宴会必须如期举行”池上慧子强势打断白泽少的话语,冷冷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用替身吧,就像前几天一样,这样一来我们就不用担心什么了”白泽少再次说道。

“这个方法的确不错,但行不通”这次是刘佩儒说的。

“为什么”白泽少不解的看着刘佩儒。

“因为我没有替身了”刘佩儒无奈的摇摇头。

“这样啊”白泽少点点头,然后来到刘佩儒身边劝慰道:“叔,您又何必非要参加宴会”

等不及了现在就想要你 第三章

地方豪强,是指势力不出本县的大地主。

世家门阀,是指势力超出了一个县,达到了郡级甚至州级的大地主。

无论外表如何修饰,本质上他们都是大地主。

那他们的土地是如何来的呢?

正规走手续花钱去买,这是有的,只不过很少。

绝大部分的手段,都是巧取豪夺。

而这巧取豪夺,无法避免的就是与官府勾结。

门阀豪强的起源,基本上都是源于家中出了官。

官职越大,家族的力量与势力也就越大。

这时代里国家的概念还没有完全成型,所以照顾自己家族在这个时代的人看来,那理所当然的事情。

家中有人,就有了资源,有了人脉,有了说话的机会。

之后就是与当地的官府合作,用尽各种手段去残害当地的百姓。

古时候的世界有多么的黑暗,没在这边生活过的人,根本就无法想象那种绝望。

穿越者什么的,如果没有超强的能力,或者干脆是带着系统。最可能的下场,就是被折磨成精神病。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什么的,简直就是仁慈到不能再仁慈。

真正不折手段的地方,说出来吓死人。

首先最常用的手段就是征税。

收田税的时候,税吏都是‘大斗进,小斗出’的盘剥百姓。

还有将装满的粮食堆成尖塔,之后再重重一脚踩下去。掉落出来的粮食,就成了他们的了。

明明是上好的粮食,可却是偏偏被写成不值钱的陈粮等等各种手段,那叫一个层出不穷。

征税虽然是有定额的,可百姓们是否完成了纳税,却是由当地的官吏们说了算。

心黑的税吏,征税之后却是故意拖延,不给完税的凭证。

没有完税凭证,到期之后不但会被罚钱,还会被抓去大牢之中关押。

而古代的牢狱,那可是连做过丞相的周勃都说‘今日方知狱吏之贵’的地方。

为了能够拿到完税凭证,百姓们不得不给税吏们好处。

给的次数多了,家中自然贫苦。

实在是没钱的时候怎么办,那就只能是去借钱了。

这个时候,地方上的豪强们就会出面,借给他们钱财物资。

这可不是因为他们读圣贤书,心地善良。实际上坑害百姓的那些豪强们,大都是读过圣贤书的。

只不过他们读圣贤书的目的,不是为了造福百姓,而是为了自己能够为官做吏。

百姓们借钱的代价很高,还不上的时候,只好用自己手中最值钱的东西,田地来偿还。

税每年都要交,这种事情也是每年都会发生。

许多百姓们将田地都卖光用来抵账,可最后还是不够。只能是把自己全家都用来抵债。

对于豪强来说,田地有了,在田地上干活的牛马也有了。

若是有谁受不了想要反抗,那就会被抓进大牢之中。被狱卒榨干家中最后一文钱,再不明不白的没了。

丰收之年也不见得多好,因为百姓们卖粮食的时候,会遭遇沉重的压价。

所谓粮多伤农,就是这个意思。

而灾荒之年就更惨了,每到这个时候就会出现大规模的流民,原因就在于他们没有储备可言,家底早已经被豪强们掏空。

那些豪强们,凭借着几年,几十年,乃至于几百年持之以恒的坚持。成功的从县里的大地主,成为了郡中的大地主。

身份也是从地方豪强,进化到了世家门阀。

甚至于,像是袁家,杨家这样的。凭借着四世三公的巨大能量,成为了天下闻名的顶级家族。

而他们的通天之路,却是无数平民百姓的尸骸所铺就而成。

祖龙废除分封,设立郡县之后。汉朝说是四百年天下,可实际上西汉与东汉已经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国家,各自的国乍也就只有二百年。

原因什么的,自然就是占据全天下总人口数量九成九的普通百姓们,已经是被世家豪强逼迫到无立锥之地的程度。

他们不想死的话,那就只能是拿起刀剑。

王霄的做法,算是真正意义上能够解决这种循环的办法。

当然了,前提是需要不断向外拓展,需要更多的土地来满足日益增长的人口数量。

还有就是,禁止土地兼并必须严格的执行

文学

下去。

这个世界未来会如何,王霄并不清楚。

不过现在的话,没人能够阻挡他的信心。

“水镜先生。”

王霄走过来,亲自为司马徽倒上一杯酒水“我是为了天下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百姓们!为此,哪怕得罪了全天下的儒生,也绝不后退一步!”

正气凛然的王霄,此刻身上仿佛是在发光。

人性的光辉,刺的一旁的司马徽都有些睁不开眼睛。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