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5-06)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就在会场伯孙继宗说话的时候,那些狱卒已经拿出了一条条赤红色锁链,缠绕封钉在栅栏与牢门之外。其中还有着好几位术师,开始在监牢之外刻画着临时的符箓。

李轩凝神注目,发现他们用的是一种很特殊的材料。可以在短时间内,保持极强的效力,可在这之后,这些符文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

甚至那些锁链,可能也是类似之物。

他的眼里不由现出了了然之意,已大概猜到了对方想要做什么。

“你该荣幸。”孙继宗背负着手,眼含睥睨之意:“这是为你准备的封禁之法,一位天位高人专为取你性命而打造。此阵一成,强如天位也难逃脱。不过你还有机会,趁着这个法阵还未完成,你现在可以逃。”

“李某为何要逃?”

李轩一声哂笑,反倒是从容自若的在房内方桌后坐了下来:“逃遁后被你视作逃犯,光明正大的捕杀吗?”

他随后容颜一肃,眸里面杀机顿显:“李某倒也有一言相告,你孙继宗将我关起来容易,日后再想要李某从这里出去,只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孙继宗听了之后,却只觉是荒诞之至,诞谩不经。他不禁摇头失笑:“靖安伯你莫非是失心疯了?你说的这些话真让人不知所云,孙某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请你从这牢里面出来。”

他眼见那些赤红色锁链全都钉死,牢里面的李轩都没有任何动作,眼里面又闪过一丝失望。

他是期待李轩逃走的,如此一来,他们后事处理起来会容易得多,几乎不用费什么手脚。

不似现在,虽然也能将李轩置于死地,却有着无数的手尾需要处置,也有着无数的隐患需要平复。他甚至不得不抛出一些人出来,用于承担罪责。

“靖安伯既无越狱之意,那么接下来就请享受孙某为你准备的节目。”

孙继宗哈哈大笑,就强扯着脸色煞白的孙初芸往牢狱之外走:“这节目非常精彩,靖安伯一定会喜欢。你也不要指望水德元君与江云旗,这两位固然实力强横,可孙某自有安排,牵制他们一两日,还是能够办到的——”

而就在孙继宗离去之后,那位站立在牢门之外的大理寺司直,却在这刻将他的一身官袍碎成了粉末,露出了里面的道装。他面上的肌肤则像是碎裂开的瓷器,骤然间产生无数裂痕,然后化成碎片,一片片的粉碎脱离。

当这些碎片脱离,此人暴露在李轩眼前的真实容貌,却是一个四十多岁,面白无须的道人。

“贫道张丹瑜,代我家师尊向靖安伯问好!”

这道人看着李轩,眼中闪现猩红之意,唇角则是浮现出扭曲的笑意:“贫道的师尊姓张,道号观澜。”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巨大的赤色法阵,开始在张丹瑜的脚下显现。

“贫道虽然是张氏族人,却天赋有限,修行至今,也不过是一个六重楼境的小小术修。这等样的能为,想必平日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入靖安伯之眼。

可在这大理寺的牢狱,贫道这条命却可以换得靖安伯大人与我共赴黄泉!”

就在张丹瑜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的浑身上下忽然化作血粉爆开。

李轩看在眼中不仅一阵错愕,心想这家伙是在搞什么鬼?这还没拿他怎么样呢,就把

少女怀老鼠全文在线阅读

自己给弄死了?

可就在下一瞬,他的面色不禁微微一变,眼中浮现出了几分凝然之意。他感觉到自己的周围,甚至是整个大理寺的牢狱,都在这刻开始‘活’了起来。

这令李轩身周的阴煞之力,急剧的滋长。也让他胸前的心悸隐痛之感,更加的明显。

可接下来,李轩的心内却反是一阵轻松释然。

他最怕的是未知,不知孙继宗给他安排的是什么样的‘节目’,也就没法去应对。可当对方图穷匕见,李轩反倒是安定了下来。

这节目的确很精彩,可他也有应对之策。

※※※※

就在张丹瑜自爆为血肉粉尘的同一刻,一直守在大理寺牢狱之外的罗烟,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里面的异常。

她的柳眉微蹙,本能的就欲冲出屋檐,闯入到前方的牢狱中救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神血青鸾牛郎的身影,蓦然从空中滑落在了她的肩头上。它的眸光无比平静,甚至隐隐含着讥诮之意,俯视着牢狱之内。

“你主人自己能够应付?”

罗烟感受到神血青鸾传递过来的心灵意念,却万分的狐疑,也万分忧心的看着肩上的这只鸟儿:“给我转告你的主人,可别给我托大。”

可神血青鸾却已振翅而起,再次飞凌于长空之上。

同一时间,在都察院的大门外,那头趴伏在地面的魔麒麟,忽然就站起身,看向了大理寺的方向。

它的举动,也引起了都察院门前的门房与衙役的注意。

“你们看那头龙驹,起身之后一看,倒是颇为神骏。”

“说来这到底是谁的坐骑?在这里已经待了一整天了。”

“是靖安伯的,我昨晚亲眼看到他骑着这头龙驹过来,还给了我们五两纹银的赏钱,让我们好生照看。”

“靖安伯已被关押到大理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出来。我刚才拿了些精粮给它喂,可这头龙驹却挑口味不肯吃——”

可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说不出话。

只因这个时候,他们发现眼前的这头‘普通龙驹’正在变化着身影。它的身影拔高,显露出了赤红色的鳞片,还有无比犀利的独角。

它的鳞片当中,则似蕴含着无穷的大道奥理,让人看一眼就感觉精神疲惫,甚至是眼睛刺痛。那独角则是通体宛如白玉,又锋锐无匹,仿佛能够刺穿一切。

它的脚下,则是雷火燃烧,使得地面出现了大量的焦痕。

更让人吃惊的是,这只异兽的浑身上下都透出了清圣光辉。还有一股纯紫之气冲起,直指云霄。

“这是?”

“模样看起来就好像传闻中的圣兽麒麟?”

“那莫非是浩气?紫气东来?”

“不会吧?一定是看错了。圣兽麒麟,怎么出现在这种地方,岂会甘愿当人的坐骑?”

这个时候,正在都察院内,西经卷房勘察遗迹的刑部尚书俞士悦,还有众多陪同的官员,也都是神色错愕的抬头,看向了大门口的方向。

“如此精纯浩气,是何人所有?”

俞士悦的眼里,现出了几分惊奇之色。他确定这绝不是又去了大同巡视的于少保,也不是被关入牢狱的李轩,可到底是谁?

这北京城内,还有人的浩气,能够达到‘紫气东来’的纯度?

可就在下一瞬,他们望见那都察院的大门轰然粉碎,一道赤光从门外急冲而入,如离弦之箭般的穿梭进来,然后向那都察院的大堂轰踏而去。

俞士悦原本下意识的就想要用浩气阻止,可当他看清楚那赤光当中的身影时,却是身躯一僵,现出了匪夷所思之色。

“玉麒麟?”

可这怎么可能?玉麒麟这种神兽,几千年前就已绝迹了。

“还真是玉麒麟,好纯净的清圣之辉——”

“这是盛世之兆,唯有真正的清平盛世,才有玉麒麟现世。”

“这可是我儒家圣人化身!史书记载,昔日圣人的母亲颜征祈祷于尼丘山,遇一麒麟而生圣人,之后圣人成道,又是见麟而死。这麒麟就是指玉麒麟!”

此间的众官,不由都是面色涨红,激动到几乎难以自禁,然后他们就亲眼望着,那道赤色光华,将都察院大堂前的‘刚正不阿’匾,以及堂内的‘明镜高悬’匾,都撞成了粉碎!

它将都察院的大堂撞开了一个巨大的孔洞,然后又化作了赤光,在众人的视野中穿梭而去。

这个时候,在场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阵错愕。

俞士悦也是一阵疑惑不已,他想着玉麒麟为何要撞碎都察院的大门?撞碎都察院的公堂?

且看其势,竟是冲着那两块牌匾去的。

难道说,是这两块牌匾让那头玉麒麟生出了不满吗?

俞士悦不由侧目,往旁边的左都御史,还有左副都御史林有贞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二人的脸孔,此刻竟是血色褪尽,纸一样的苍白。

而就在下一瞬,人群中就有人在低声议论。

“踏门破户,这可是不祥之兆——”

“该不会是都察院有人乱了朝廷法纪,乱了圣人大道?这才使玉麒麟怒而登门。”

“这怎么可能?不得胡言乱语。”

“什么胡言乱语,它不撞别的,就只是院里的‘刚正不阿’匾与‘明镜高悬’匾,这肯定是有原因的。”

“这可如何是好?”

“之前是魔麒麟,如今又是玉麒麟,这世道到底怎么了?”

“住口!”

这是俞士悦,他喝止住了群官,同时背负着手,往那赤光闪耀的方向看了过去:“我刑部都官员外郎何在?速速赶去宫城,将此事告知陛下!”

可此时他的眸中,却闪现着惊疑之意。他看那赤光奔行而去的方向,竟是去了紫禁城的东宫方向。

这头玉麒麟,它到底是意欲何为?

喜欢妖女哪里逃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75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