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5-07)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第692章宫廷乱

“大王,据臣所知,那香夫人乃再蘸之妇,如此人物,安能立为王后?可大王竟被她迷惑,罔顾大雍律法。

臣还听闻,这香夫人即将生产,大王,此女一旦生下王子,母凭子贵,将祸乱宫廷更甚!上天已经为此降下了警讯,大王你还不醒悟吗?难道区区一个女子,真比大王的祖宗江山更重要吗?”

苌茴说的痛心疾首,众大夫、诸侯纷纷拱手,齐声道:“请大王诛杀香夫人,下罪己诏,检讨自省,悔过自新。”

殷受端坐在御案之后,连连冷笑:“上天为此降下警讯?那寡人还说,这是因为你们这些大逆不道的贰臣逼宫,所以才惹得上天震怒呢。

若非如此的话,寡人倒要问你,为何东方有蝗灾,西方有瘟疫,北方有大旱,南方有暴雨,唯独我中土,风景这边独好?”

苌茴胀得脸庞通红,大吼道:“大王这是什么……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难道东西南北四方,就不是大王您的领土了?”

殷受翻了个白眼儿,道:“率土之滨,还莫非王臣呢,你们如今所作所为,可算是人臣之道么?”

苌茴抗声道:“臣等死谏,为的正是保我大雍社稷,臣等是忠臣,此心天地可鉴!”

苌茴刚说到这里,就听隆隆巨响,大地震颤,不由得一呆。

众大臣循声回首望去,就见一只巨大的钢铁蜥蜴,脚步隆隆地向前大殿走来,蜥蜴背上,坐着一个妙龄少女。

一双精致漂亮的鹿皮小靴,随着巨蜥的脚步,轻轻悠荡在两侧。

一头黑色的及腰长发,迎风飘扬,将她一双尖尖的精灵般的耳朵若隐若现地呈露出来。

她的容颜极美,精致的仿佛是一个丹青技艺最为高明的画师,倾其一生心血绘就,简直美到了极致,不见一丝瑕疵。尤其是她的一双美瞳,竟然是红色的竖瞳,如同镶嵌的一对红宝石。

妲己的双瞳平时是宝蓝色的,只有极其愤怒时才会呈现出危险的红色,而此时她的双眸,就是红色的,却仍给人一种似醉非醉的妖媚感。

殿前的武士举起金瓜,试图阻止,却无法阻挡这样的巨兽。

苌茴先是一惊,接着马上叫了起来:“你们看,你们看,她是小妖女!她是香夫人的女儿,她是妖精,那香夫人岂不正是妖妃?大王的宫廷中,安能有妖族立身之地!大王的子嗣中,安能有妖族血脉玷污!”

妲己一听,狠狠瞪向苌茴,娇叱道:“给我杀了他!”

巨蜥仰天嚎叫一声,便向大殿上冲来。

一直默不作声的谈太师眉头微微一挑,沉声道:“妲己姑娘,这是庙堂重地,不得放肆!”

妲己不理,驱赶那巨蜥冲进大殿,直奔苌茴。

苌茴吓得脸色苍白,但他吃定了谈太师作为大雍武将之首、神官代表,绝对不会容许这种让大雍朝廷丧尽威严体面的事情发生,所以把心一横,仍是站在那里,色厉内荏地叫道:“我苌茴乃国之忠臣,岂惧一死,你来,你来,苌某将这大好头颅送你!”

妲己气得银牙紧咬,柳眉倒竖,脑后一轮心月轮倏然闪出,便斩向苌茴的头颅。

谈太师吃了一惊,大喝道:“执天道,化万法,乾坤一掷!”

情急之下,谈太师将手中玉笏掷了出来,化作一道白光,堪堪迎上妲己的心月轮。

“啪”地一声,玉笏粉碎,但心月轮这一击也被挡住了。

妲己心念一转,心月轮当空一旋,再度斩向苌茴。

谈太师手掐法诀,沉声喝道:“乾坤无极,风雷受命,敕!”

一道电光轰然一声,就向妲己劈去。

妲己也火了,大叫道:“你这老头儿好赖不分!”

她手指一抹,大殿上凭空刮起一阵腥风,吹得众文臣站立不住,连连倒退,御书案上的东西除了玉玺过于沉重,噼呖啪啦地扫落了一地。

那道闪电被一道白光一吞,登时消失,但空中却又有数道电光萦绕,噼啪作响。

就见那电光之中,一头插了翅膀的白虎立在地上,威风凛凛地一声咆哮,虎啸高岗,百兽慑伏。

殿上众大臣与诸侯,被这一声吼震得双腿发软,几乎站立不住。

赤忠公公等几位“烛照”高人倏然变色,立即拔剑,护在殷受面前。

殷受哭笑不得,连连顿足道:“妲己,你不要来捣乱,一切自有寡人作主。”

妲己放出了白虎,双手又各执一道符箓,柳眉倒竖地道:“你做个屁的主!本姑娘再晚来片刻,我娘被这些奸人所迫,就要悬梁自尽了。”

殷受大惊,慌忙问道:“什么?香香她没事吧?”

妲己嗔喝道:“我娘若有事,连你这没用的男人,我也一并杀了。滚到一边儿去,我看谁想逼我娘去死,我先要他的命!”

苌茴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退,退到“烛照”高手们护卫的圈子,这才放声大呼道:“目无君上,一至于厮!大王啊,你还说那妖妃没有祸乱宫廷?臣请诛此妖女!臣请大王下旨,诛杀妖妇母女!”

苌茴刚说到这里,就听仙乐飘飘,丝竹袅袅,自空传来。

苌茴精神一振,大喜道:“妖人作祟,触怒上天,一定是天神下凡,要斩妖诛邪了!”

疼太大了吃不下h全文在线阅读

王宫殿宇高处,化作一只脊兽,踞伏在那儿打着瞌睡的月酌老人抬头看了看,咝!陈玄丘这小朋友好不骚包,也不知使了什么法子,居然踏云而来。

不过……是他来了,那倒不必理会。

月酌老人打了个哈欠,反而收了阵法,让陈玄丘安然降落。

陈玄丘踏云而来也罢了,他踏着云,还乘着步辇。

前边三十六名神女翩然起舞,中间三十六名剑侍护卫着一乘步辇,后边三十六名神女,吹拉弹唱,鼓奏着各种乐器。

其中一个包子脸的少女特别的引人注目,她一边吹箫,一边扭呀扭的,动作幅度有些夸张,前边那些神女们干的活儿,她也一并干了。

陈玄丘坐在步辇上,按落云头时,回眸望了一眼,感觉有点牙疼。

这小妞儿,怎么跟洪真英身边的那个韩国小黄毛一样呢,太能抢镜头了。

算了,我不跟她一般见识。

陈玄丘又扭回头来,不理那个正自我陶醉,抢了他风头的司羽姑娘,朗声笑道:“大王,臣正忙于炼制除疫药物,来得迟了,大王恕罪。”

谈太师见陈玄丘到了,虽然这排场大得有些不像话,但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缓缓收势,重新退到了班首。

今日众士大夫和一些诸侯逼宫,谈太师其实也很不满。他看得出来,就连沐衍这位首相,事先也不知道苌茴等人要在今日发难。

不过两只老狐狸,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保持沉默。

沐衍袖手旁观,是因为他察觉到士大夫们把他排除在发难计划之外,分明是把他看成了外人,而不再是士大夫们的代表。

沐衍可是与他们出身同一阶层的。

对于大王的一些新政,凭着沐相的胸襟和眼界,其实现在倒也渐渐支持了。

他不认同的只是殷受急进的策略,在他看来,可以徐徐图之,用两三代的时间来完成,这样阻力更小。

同时,他的宝贝儿子被一个叫仇盈盈的狐族女子给迷得神魂颠倒的,老首相心中颇为不满。一个涂山出来的野姑娘,怎么配做他首相之子的夫人?

所以,对宫里出了个“狐狸精”,沐衍也不赞成。

尤其是大王早就想立香夫人为后了,上一次动这念头,已经被大家施压打消。

结果现在香夫人即将临产,大王又动了心思,只想等香夫人生个儿子,便趁机立她为后。

沐相想借众士大夫给大王施加些压力,等大王承受不住时再出面,杀是不用杀的,但这“狐狸精”,一定要赶出宫廷才行,绝对不可以让她母仪天下。

所以,他才一直袖手旁观,只等天子承受不住压力,准备退让时,再出来给大王铺台阶。

而谈太师……

谈太师单纯地只想让陈玄丘多经些历练罢了。

这场大风波,如何处理才能让它顺利消弥于无形?这太考验一个人的政治智慧了。

随着陈玄丘平东夷、抚虞国、镇南疆、灭西岐,谈太师看他越来越顺眼了。

尤其是对抗天庭的心结,现在谈太师接受了“天庭有坏人”的说法,这也不是问题了。

于是,谈太师培养年轻人的心态就热切起来。

他想看看,陈玄丘如何应对这一局面,哪怕也是搞得焦头烂额,起码先让他历练一番,就有了经验。

等他实在不成时,自己再出面帮他收拾烂摊子,经此一事,陈玄丘也能更加成熟一些,成为大王的股肱之臣。

因此,一见陈玄丘到了,虽然对他如此拉风的排场有些不感冒,谈太师还是悄然退到一边,要看他如何化解这场大风波。

如果谈太师有姜飞熊一般能卜算吉凶祸福的本领,预测到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他一定不会退开,一定不会让陈玄丘来主导接下来的事情。

只可惜,他不会卜算之术,所以,他退开了。

陈玄丘的步辇,缓缓降落在宫殿门前。

陈玄丘提心吊胆的,生怕乐音一停,独有司羽一人还在疯疯颠颠地载歌载舞。

还好,乐曲一停,舞蹈一停,司羽也适时停下了。

前方三十六名春宫姬翩然向左右

疼太大了吃不下h全文在线阅读

一闪,呈雁翎状站定。

陈玄丘便下了步辇,昂昂然地直入大殿。

妲己一见陈玄丘来了,便把白虎和巨蜥一收,俏生生地往他身边一站,落后了半步,只等表哥替她发飙。

当然,要是表哥不发飙,那她就把表哥一脚踢开,放出所有的傀儡战兽,搅它一个天翻地覆!

妲己姑娘,今天真的火了!

PS:求点赞、月票!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797.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