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5-08)  未分类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但为了防止日后可能会到来的血亲复仇,海盗们想出了一个新的规矩。那就是给他们一个机会……只要将自己的孩子作为筹码送到赌场,就有可能把他的命赌回来。”

艾萨克缓缓呼了口气,一边回忆着、一边喃喃道:

“而如果真的能赌赢,那么的确也可以把他们放出去——这是极少数的情况,因为都知道赌档的荷官肯定会动手脚。不过这些恶毒的海盗,偶尔也会故意放出来一两条生命,来给他们留一条生路。

“反正这处决与否,也无法给海盗们带来利益。倒不如作为维持另外一种‘传统’的代价。

“这些孩子们,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或是母亲,将自己绑起来之后送到凶神恶煞的赌场。看着他们以自己不熟识的疯狂而扭曲的姿态,没有任何人催促、就亲自将自家孩子的‘一条胳膊’、‘肝脏’、‘整个人’等部件逐渐压上、并一点一点的输掉后……

“这些孩子在被肢解和死亡的恐惧冲击下,就会逐渐对他们的父母失去‘爱’。

“当然,实际上他们并不会被肢解,这仅仅只是吓唬他们而已……因为‘活人’比碎块值钱至少二十倍。但孩子们可不会懂这个,在他们的印象中、自己就是被父母‘切成块并卖了出去’。

“而这种‘一瞬间的憎恨’形成的冲击力,随着时间会不断被冲淡。所以作为这个仪式的最后一部分,在他们的父母失去了最后的机会、即将被处刑之时……这些已经疯狂的父母的死刑方式,将会由被自己亲自绑好带过来的孩子们来选择。

“他们自己参与到了这个过程中,就不会将自己轻而易举的‘拿出去’。而是会一直记住这一瞬间的冲击。这样,就可以有效避免‘死剩种来复仇’的可能。虽然依然不能完全避免,但却可以减少大多数的这种情况。

“涂抹了海蛇血、能够让人瞬间麻痹的银质长钉贯穿心脏,是最温和的一种、整个过程完全无痛;而同时还有用绳子勒死或是吊死、然后他们自己把尸体放下来的选项。而最狠的一种,则是用铁钩将他们活着挂起来,直到死去。当然,执行者肯定是档主的人。

“选择宽恕,亦或是复仇……当然,我觉得没有什么好宽恕的。

“会仅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将子女卖到赌档来的混蛋——和那个男人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艾萨克看着那个男人一动不动被挂着的姿态,沉默了一瞬间、声音变轻了一些:“当然,这种选择……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因为那个男人,现在已经死了。

所以就没有端出来银钉的意义了。

但作为一种仪式感……他死后尸体该

跳蛋小说无删减全文阅读

如何处理,还是得进行选择的。

那个男孩的目光,在两件物品中来回移动着。

他逐渐往前走了一步。

他的手有些犹豫的往绳索探去——但仅仅只是一瞬间。

他的动作略微一顿,便坚决的按向了那枚铁钩。

那铁钩上是暗红色的锈迹、也有可能是残留的干涸血迹。阴冷的温度,仅仅只是触碰就反复能让那股锈气渗入血管——那男孩忍不住开始颤抖了起来。

旁边哭红了眼的女孩,坚强的抬起头来看着这一切。

她显然有些悲伤。但她也对另外一个孩子的选择,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她看上去,比男孩要大一些——大约是十一二岁的年纪。到了这个年岁,她就已经有些懂事,知道面对着自己的将是怎样的生活了。

昔日的亲情,早已在他将他们送到这里来的一瞬间,就已经被打碎在地。

“好男孩。勇敢的男孩。”

档主满意的发出低沉如深渊般的声音:“你会有多么勇敢呢?”

“……我能、看完这一切。”

那男孩第一次出声。

他盯着那个男人,以有些沙哑的声音,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希望看到他被铁钩挂起来。”

“哼哼呵呵呵呵呵……”

档主发出愉悦的声音。

他赞叹道:“感恩悲剧……时隔多年,我又看到了这一切。”

“他与我的选择一样呢,档主。”

那个提着铁钩的大胖子,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

那原本或许会是一个憨厚而愉快的笑容,但在他那带有刀疤和弹孔、满是横肉的脸上,却显得那样狰狞。

“我记得,你二十年前也是这么说的。加里。”

带着白色狂喜面具的男人,发出了愉悦的声音:“我说过,他的资质会很不错。”

“您会把我卖到哪里?”

男孩轻声发问道。

“那就要看你能够坚强到什么程度了。”

档主拍了拍他的肩膀,发出恶魔般的劝诱声:“如果足够坚强勇敢的话……你说不定可以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我觉得,我可以。”

男孩发出沙哑的声音:“我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

“那就看好了,小子。”

那胖子加里呵呵一笑,将绳索搭在肩上。

他灵活的将铁钩转了个圈,将那绳索割断。把那个中年男人的尸体放了下来。

随后,他便像是打高尔夫一般——迅猛无比的挥舞着铁钩、将其精准无比的贯穿了那个男人的下巴。并从其一侧脸颊中刺出。

旁边的人群发出嘘声。

“嘴巴张这么大都瞄不准!”

“肥加里的手抖了,他是女人上多了!”

“胖子加里,撒尿对不准坑!”

“——闭嘴!”

加里恼羞成怒的咆哮了一声。

他一把将铁钩抽出,并再度用力挥舞着。

这次铁钩的尖端,成功的从口中刺了出来。他的舌头被顶了出来,意味着这个人是因“失约”而死——脸颊被穿透则是因为“丢脸

跳蛋小说无删减全文阅读

”,眼睛被贯穿是因为“不长眼”。

那女孩的身体微微抖了一下。但却没有再哭泣。

男孩则是眼中闪过一丝释然和迷茫。

“行了,加里。把肉拖到海里去吧。”

档主随口说着,拍了拍男孩的肩膀:“‘人死便沉海、不可多泄愤’,消消气吧。这事过了。”

而档主则把女孩肩上的手放开。

他揭开自己的面具,交给女孩。露出一张像是酒馆老板一样憨厚的脸来。只是看脸的话,恐怕会认为他是一位中年佣兵、而不会被他认成赌档的挡住。

他将那男孩举起来,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身后一位女荷官给他递上来了一瓶酒。并将同样的劣酒递给在场所有人,就连安南和艾萨克手上也拿了一瓶。

“你叫什么,小子?”

“哈罗德。哈罗德·艾德……不,我没有姓氏。”

“那你以后就叫哈罗德!‘大胆儿’哈罗德!”

档主大声说着。

他将酒瓶直接咬开,喝了两口之后、又灌了肩膀上的小孩两口。随后将它高举着。

周围的人们也欢呼着,同时喝着瓶中的酒。有的人抿了一口,有的人则喝了一整瓶。

安南也象征性的喝了一口。味道是苦涩的,其中还有一股铁钉子味和鱼腥味。似乎并非是酿造工艺的问题,而是储存时污染了。

“欢迎‘大胆儿’哈罗德加入我们的大家庭!”

档主大吼一声,将酒瓶扔到地上摔碎。

周围所有人都欢呼了一声,将手中的酒瓶一并用力摔碎。

随后所有就这样突然散开,回去各做各的事去了。

只剩下安南与艾萨克留在原地。

刚刚看完这黑暗、残酷,并有几分怪异的豪杰风格的仪式,安南看向艾萨克。

不等安南询问,艾萨克便点了点头:“我当年也差不多是这样。”

“……那么,你选的是什么?”

“当然……是铁钩。”

艾萨克低声说道:“我看着他魂归大海。

“虽然我们这里有句老话,‘人死便沉海、不可多泄愤’。但话是这么说……可那份仇恨,我至今也仍然没有完全忘却。”

喜欢玩家超正义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81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