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5-11)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轰隆!

天空中一记惊雷。

地上行人被惊得一呆,抬头看天,看到天色阴沉下来。

“要下暴雨了吗?”

那人喃喃的道。

他身着黑色劲装,头上戴着斗笠,手里提着一柄横刀,正行色匆匆的从西市走过。

整个人透着阴郁、阴沉之气。

令人有一种不寒而栗之感。

附近的人,近乎本能的绕着他而走。

仿佛这男子身边,有毒虫猛兽一般。

男子却丝毫不以为意,仿佛已经习惯了这样。

他的视线,从斗笠下的阴影中透出,左右看了看。

却骤然发现,四面八方有人围了上来。

这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

数十名年青力壮的大汉,着身灰衣,头戴蓝灰色幞头。

一手缩在袖中,隐见利刃光芒透出。

斗笠男子敏感的注意到这些人衣角的标记。

冷声道:“狼蛛。”

狼蛛是长安一个帮派的名字。

大唐初立时,市井之中,多有游侠儿。

说得好听是游侠,说难听点,便是找不到事做的浮浪子,地痞无赖之流。

初时朝廷还出手整治,久而久之,便松懈下来。

这些游侠属于半灰不白,渐渐有了利益,有了靠山,各种各样的势力山头便出现。

前些年长安最厉害的是黑熊帮。

但当时出了件案子牵连甚大,被当时身为不良帅的苏大为带人扫荡。

后来大部份收编,小部份杀鸡骇猴。

那些人不是做了都察寺外围的线人暗桩,便是被打散投入到府兵中,一股脑送去辽东做了炮灰。

又或者是迁徙到蜀,填补蜀中疫情后的人口损失。

总之是平静了几年。

但是这两年,又有新的帮会崛起。

最著名的,便是这“狼蛛”。

权力出现了真空,你不来填,自有别人来填。

就算是大唐的帝都,除了明面上的规矩,许多灰暗不入流之处,也得有一套地下规则,来填满。

“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

斗笠男子声音平静,听不到一丝波动。

似乎根本没把围上自己的这伙狼蛛帮的人放在眼里。

实际上,只要视线散开,就能发现,在这个时间里,在西市这个角落,无关的人都被驱散开。

只有这伙狼蛛帮的人围上来。

而远处隶属都察寺的望楼,对这一幕,却视若无睹,便可知这狼蛛帮,有多大的能量。

背后的靠山,何等可怕。

“管你是什么人。”

围上来的汉子中,一个国字脸庞,浓眉细眼的汉子手缩在袖中,脸上带起狞笑:“老大有令,要抓你,识相的跟我们走一趟,否则有你的苦头吃。”

“难怪。”

斗笠下的男人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

“我笑你们这些人,死到临头都不知道。”

“放屁!”浓眉汉子大怒:“兄弟们并肩上,挑断他的手脚筋!”

老大有令,便是王公贵胄说绑也就绑了。

咱们帮的老大,那背后的靠山手眼通天。

那是在这长安横着走的存在。

去岁有一名县男得罪了老大,最后被帮中人揪到暗处痛揍一顿,打得鼻青脸肿,肋骨都断了两根。

事后刑部与大理寺互相踢皮球,推到长安令那里。

长安令又把球踢给了都察寺。

最后上面老大一句话,这事竟不了了之。

那县男一顿老拳算白挨了。

如此巨大的能量,在这长安,还有狼蛛办不成的事?

得罪不起的人?

简直笑话!

在他的喝斥下,数十名狼蛛成员,按着隐隐的阵列,从各个方位向斗笠男子逼近。

他们这队列,也不是随便排的。

打架,不是人多便好。

初等的,是市井斗殴,只仗着人多或身手高明。

高一等的,是有一定组织纪律,知道哪些人在前,哪些人在后,交替而上,车轮而战。

最厉害的,那便是军中的军阵。

长短兼备,进退如一,分进合击,无坚不摧。

而狼蛛帮打人的阵势,是受过高人点拨,学的是军中之术。

这也是狼蛛在长安横行无忌的本钱。

数次帮派间争夺地盘,一场群殴,狼蛛往往以一敌十。

最后以一帮之力,打得数个帮会抱头鼠蹿,连堂口都被狼蛛给挑了。

到最后,对方老大不得不负荆请罪,请求狼蛛老大放他们一马。

最后以全员退出长安县,让出西市这个最大的肥肉而告终。

“兄弟们,上!”

“干他!”

怒吼声中,早有大汉向着斗笠男子扑了上去。

人还未靠近,早听空气中破风声响。

手弩?

斗笠男子微微一晃,一支弩箭擦着他的肩膀掠过。

夺地一声,狠狠钉入一旁的大树里。

若他躲得稍慢。

这一箭,便能射入他的胸膛。

严重的话,当场毙命。

斗笠男子这才知道,狼蛛帮行事之大胆,手断之狠辣。

远处西市的商旅和行人,早已被驱散。

竟无人敢向这边多张望。

更无人敢报官。

这狼蛛在西市,竟然可以一手遮天?

斗笠汉子心中泛起冷意。

眼见数人执着黑色短刀刺来,他的脚步一错,闪身避开。

手中横刀连鞘扫出。

喀嚓!

最近的一人,手腕被打折,发出可怕的响声。

短刀掉在地上。

但他却不喊不叫,只是煞白着脸,捂着手蹲下去。

脸上大汗淋漓。

后面早有人补位上来。

数支乌沉沉的短枪向着斗笠男子刺来。

横刀一荡,将短枪挑开。

又有数人扑上来,近距离用短刀乱刺。

背后同时有人扑上来,直击斗笠男子下盘。

场面凶险万状。

斗笠男子也是在军伍中闯荡过的。

心中一凛,贴地掠起。

人刚跃上空中。

耳听嗖嗖连声。

数支弩箭向他射来。

呛!

横刀出鞘,在半空中一绞,将三箭弩箭绞碎。

斗笠男子徐徐落地。

头上的斗笠被风吹飞,露出他的脸庞。

这是一张削瘦的脸。

颧骨高突。

眼窝深陷,透着阴冷。

嘴唇极薄。

整张脸透着一种令人心悸的冷意。

最令人难忘的是他的右边脸颊上,从眉心至脸,有一个十字型的刀疤。

“军中武艺,你们狼蛛倒有几分本事。”

他的声音也和他的神色一样,透着冷。

彻入骨髓的冷。

“点子扎手!”

狼蛛帮的浓眉汉子厉声道:“传讯,叫人!”

在后方人群里,有人伸手入怀,从怀里取出一支哨箭,向着空中射去。

那箭发出“咻”地一声尖叫,蜿蜒升空。

才飞出数丈,突然“噗”地一声,不知被何物击中,爆散开来。

这一幕,令所有在场的狼蛛成员,不由愣住了。

什么情况?

“头儿,你看!”

一名汉子指向他们围攻的对相。

狼蛛帮的浓眉汉子顺着他的手指,这才细心去看对方的面相。

一眼之下,立刻神色大变。

“十字刀疤,你是……你是五毒阎罗?”

这声音出来,全场死寂。

只有无数人粗重的呼吸声。

在长安,如今最厉害的便是狼蛛帮,但若说地下世界,最厉害的人,只有一位。

五毒阎罗,魏破延。

传闻此人为异人,七八年前被当时的都察寺寺卿苏大为,招入都察寺,任天字组异人。

此后追随苏大为,南征北讨,杀伐四方,立下无数大功。

但是后来苏大为为了报李大勇之仇,放下都察寺的权位,远赴辽东。

传闻那一战,魏破延也跟随苏大为去了。

在那个时代,地上世界最著名的还不是魏破延。

而是像赵胡儿等一帮猛人。

后来苏大为功成身退,又受朝廷征召,远赴吐蕃。

之后,听闻追随他的赵胡儿死在雪域高原。

而那时魏破延不知为何,回到长安,做了一名小小的不良人。

传闻他在军中恶了苏大为,受到苏大为的惩处。

但是无论如何,那些想趁着他病,踩上一脚的人,如今都坟头草都三尺高了。

魏破延此人,心狠手辣,凡是与他为敌,或落入他手中的,没有一个能得好结果。

之后积功做了不良帅,更是杀得一众地下帮会,心胆俱裂。

当时最厉害的还不是狼蛛帮,而是灰熊帮之后的毒狼帮。

但毒狼不慎得罪了魏破延。

听闻将魏破延在军中的袍泽误杀。

之后魏破延只身赴会,一人杀了毒狼帮二百七十三人。

没留一个活口。

此案,震惊长安。

长安县令亲自带人将魏破延押捕归案。

但是在审讯过程中,魏破延突然暴起,将审讯他的捕头与一名不良帅脖颈拧断。

并亲手斩下长安县县丞之头。

此后定了十恶不赦之罪。

下入死牢。

所谓五毒阎罗的名号,也是那一战打出来的。

五毒者,乃蛇、蝎、蜈蚣、蟾蜍、蜘蛛。

世间之毒,莫过于这五者。

魏破延对毒狼帮赶尽杀绝,对自己不留后路。

杀同僚,杀上官,杀得尸横遍野。

毒狼帮的宅子如今荒废了,野草遍地。

夜里时常听到诡异的哭号声。

仿佛无数冤魂不散。

因此,所有的长安帮会,提起五毒阎罗,无不变色。

“五毒阎罗……你,你什么时候出来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所有人都能听出话里的颤抖、恐惧。

贼你妈!

这魏破延不是被下到长安死牢里。

这种杀上官的人,十恶不赦之罪,怎么可能出来?

他如何能从死牢里出来?

老大为何让我们来抓此人?

岂非嫌命长了?!

这一瞬间,所有的狼蛛帮成员,心胆俱裂。

背后汗毛倒竖,只觉得被天敌给盯住。

两股战战,到了崩溃边缘。

这时候,才记起方才动手前,魏破延说的话。

“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

什么人?

要命的阎罗王!

……

唰!

红云闪过。

同一时间,呛啷一声响。

李客手中短剑出鞘。

他手里的剑比寻常的横刀略短,但也有一尺二寸长。

剑身是师父苏大为亲手设计,请上好的工匠以陨铁折叠锻打千万遍,方才制成。

寻常的横刀若得百炼,已是宝刀。

而李客这剑,至少是千炼。

不光锋利无比,兼有强大的韧性。

可弯折而不断。

这也是苏大为有钱,舍得为李客花钱。

又经他根据李客的功夫特性,量身订做。

满大唐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剑出鞘地一瞬,红裙女子的脸色变了。

她虽在飞踢中,被红裙遮挡看不见李客拔剑的动作。

但耳中听到剑鸣,裙下肌肤生寒。

只觉一股剑气直冲两腿间。

无耻!

红衣女俏面飞红,飞踢的双腿猛地一缩。

只听咻地一声响。

红裙陡然从中裂开。

她大惊失色,一个鹞子翻身,远远掠开。

待落地后低头一看。

只见自己心爱的红裙,从裙摆到胯间,齐齐裂开,分叉从脚到腰。

裹裙变作了开腰裙,露出好一片雪白风光。

“你……”

抬头看向李客。

只见这小郎君手里的短剑犹自嗡嗡颤抖,发出轻悦剑鸣。

李客小脸微仰,嘴角挑起一抹自信的微笑:“你若要打,我奉陪到底,不过提醒一句,我这剑乃是宝物,能长能短,可刚可柔,最擅突刺,一击必中。”

红衣女的脸越发飞红。

这小郎君,看着挺正经的,没想到也是个登徒子。

什么叫能长能短?

什么叫可刚可柔?

还最擅突刺,一击必中?

你怎么不干脆说你的剑能大能小?

“无耻!”

红衣女骂了一声,脚尖一点,以比方才更快的速度飞射而来。

“你还来?”

李客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女子如此刚烈。

已经提醒过她了,居然还要纠缠,当真不怕小爷的剑,给你下面来一下吗?

“你这女子腿踢得那么开,全身都是破绽。”

李客手腕一抖,手中短剑旋了一个剑花,自信的笑道:“我师父说过了,同样的招数,对于我们这种肾斗士,只能用一次,再用就不灵光了。”

“什么斗士,给奴家躺下!”

红裙女子娇叱一声,脸上火辣辣的,俏面飞霞。

只觉这小郎君满口胡言乱语,句句都是扰人心神,下流无耻。

她的双腿纤瘦笔直,看起来肌肉并不夸张,浑圆而结实。

但是在飞踢中,出腿如箭。

空气中传出破空呼啸,力比劲弩。

可以想到,被她一脚踢中,至少也是骨断筋折的下场。

嗖!

李客侧身一闪,十字步横移。

随着拧腰摆胯,力达肩肘,手腕一抖。

短剑如毒蛇般弹起。

犹如响尾蛇般,直扑女子下三路。

哼!

两人目光在半空中碰撞,彼此都动了真怒。

女子一脚踢空,却并不慌张,第二脚凌空又至。

踢至半途,足尖上红光一闪。

火焰乍起。

李客只觉头皮一炸。

异人!

糟糕,料错了。

一缕火焰如红莲绽放,如长鞭抽打。

随着女子的腿踢之势,一下擦到李客胸襟。

那火一沾就着。

李客大叫一声,翻滚跃出,在地上接连扑打。

他可是听师父说过。

异人的火有许多种。

最难缠的一种,沾着即着,不把一切焚烧干净,绝不罢休。

他也曾见过师父身边那只神异的小红鸟,一点火星,就将一片小溪烧干的可怕景象。

李客大异中招之下,狼狈翻滚扑打身上的火。

但是红衣女子也并不轻松。

还没落地,她便察觉到一种异常的寒凉。

李客手里的剑,在方才间不容发间,居然暴长数寸,以诡异莫名的角度,刁钻的刺出。

若非她是异人,远比常人更敏锐,更强大的控制力。

及时缩身避开,只怕方才一下,她就要遭受重创。

落地后,猛地回身。

身上的红裙被剑气又划出一条长长的裂口。

这下好了,变成左右两边开叉到腰的高腰裙。

在这唐朝,这种裙装,无疑是惊世骇俗。

该露的不该露的,全都露了。

只要一动,两边白生生的大长腿,全都现出来。

“无耻!”

红衣女子羞愤欲死,差点没把银牙给咬碎。

她身为异人,身手高明,早已不与人动手多年。

如今回长安,受故人之托,对这少年郎出手。

原本看对方长得俊俏可爱,以为手到擒来,存了几分捉弄之意。

哪知大意之下,居然遭到生平未有的奇齿大孚乚。

李客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

还好,这火并不是那种最可怕的异火。

刚才一翻拍打,总算给拍灭了。

除了胸前衣衫破了个大洞,露出了一点点,别的都还好。

“你怎么知道我无耻了?”

李客放下心来,玩笑心起,冲红衣女笑道:“你又没试过。”

这正是方才红衣女子出手前说过的话。

如今原样奉还。

红衣女子脸色一变。

不知是羞愤,还是恼怒。

从她身上散发出异样的煞气。

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机,自她身上散开。

破开的红裙无风自动。

下面白皙的双腿,若隐若现。

“喂喂,你要来真的?”

李客往后退了半步,有些色厉内茬的道:“小爷的剑可是能长能短,能大能小……”

贼你妈,如果是武道高手他不怕。

但是对上异人,心里还是有些发怵的。

这些异人,一个个有通天彻地的手段神通。

不是凭武道便能克制的。

可惜,跟随师父多年,一直到今日都没能成功开灵,无法踏过异人门槛。

“咯咯咯,小郎君真会说笑。”

红衣女子右手轻轻拢了拢微有些散乱的鬓发。

一洁皓白玉腕露出,白若霜雪。

手腕间,银铃发出清脆声响。

衬着她脸上的妩媚笑容,看得李客心中寒意大盛。

不好!

师父说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这女子笑得如此好看,一定是有大奸大盗,不可不防。

就在他心生怯意,想着如何从这异人女子手中脱身时,红衣女子身形倏地从原地消失。

下一刻,突兀的出现在李客头顶上空。

双腿带着螺旋火焰,笔直踢下。

四周骤然变得灼热。

似乎连空气都被点燃了。

李客心中剧震,此刻才知道自己与这红衣女异人的差距。

原来方才她都留了手。

不过……

不过方才这女子还有些顾忌,飞踢之时,还稍有遮挡,免得被李客看到。

但是这一下,她毫无顾忌,不惧中门大开。

李客一抬头之下,什么都看到了。

这说明,女子存了杀心。

把他杀了,也就无所谓看不看到。

“最毒妇人心啊!”

李客心中狂喊:“师父说过,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歹毒,山下女人是老虎,果然诚不欺我!”

电光火石一瞬间,李客脑袋一缩,短剑在地上一点,锵地一声,借着剑刃反弹之力,平移数尺。

呯!

女子一脚落地。

地下青砖碎裂。

两尺方圆陡然龟裂凹陷,陷出一个近一尺的深坑。

无数裂痕四面蔓延,犹如破碎的瓷器。

红色的烈焰一卷。

那坑中的石头,都被烧成了白色。

贼你妈!

李客看得背后汗直冒。

若是反应慢半点,只怕烧得骨渣都不剩了。

黄蜂尾上刺,毒蛇口中牙。

二者皆不毒,最毒妇人心啊!

红衣女子一击不中,毫不迟疑,身形一闪,如一朵盛放的红云。

红裙开裂,白皙修长的大腿,在阳光和火光下,折射着如象牙般莹润的光泽,向着李客追杀过来。

这一踢,天地失色。

李客心中惨叫,只觉得四面八方似有无形的力量涌来。

身体竟连一动都不能动。

像是被禁固在琥珀中的小虫。

“糟糕!药丸啊!!”

心中念头刚起,只见雪白玉足带着灼热烈焰,直踢到鼻尖。

就在这一刹那,远处忽然有人高喊:“九娘住手!”

嚓!

……

哗啦啦~

眼前跪满了黑鸦鸦一片。

无数的人双腰跪地,行五体投地大礼。

一颗颗脑袋触到地上。

狼蛛帮一群汉子颤抖着身子,齐声道:“我等不敢与五毒阎罗为敌!愿阎罗大发慈悲,饶恕我等一命!”

曹破延冷漠的双眼扫过这些人,一个个,一张张脸。

“想活?”

“想活!”

“说出谁在背后指使,有何目地,指使之人在何处。”

“阎罗……我们……”

狼蛛帮浓眉汉子身子如筛糠般颤抖。

如果说出老大的名字和住处,就算这里逃了,之后也必将受到帮中惨烈无比的报复。

自己和家人都活不下去了。

他的牙齿死死咬住。

这里死,只死自己一个。

若说出来,全家死光。

怎么选?

一颗颗脑袋顿在地上,沉默。

“说出来,我保你们家人无事。”

曹破延的双眼仿佛能看破人心,带着毫无情绪的冷漠:“以我五毒阎罗之名保证。”

“阎罗……”

浓眉汉子心中一颤,抬头看向曹破延。

却从他的眼中,看到冰冷之意。

狼蛛帮完了!

喜欢大唐不良人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911.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