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5-12)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他怎么不敢,我原本以为他对修行长生的执念也仅仅只是压过了亲缘,如今看来何止是压过了亲缘。

就连人性都被他给抛弃了。

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应该放过他,幸好此次我那小重孙俊昊有惊无险,不然我怕是得后悔终生。”

乔木又不理亏。

此时说话自然理直气壮的很。

同时也没打算多留慧轮,稍微停顿了两秒,就开始直言送客了:

“具体情况我已经告诉你了。

不想报复就请走吧。

想报复复仇,我也都接着!”

“抱歉,我会去详细调查一下相关情况的,如果静和真的做了那些事情,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上一次他回去之后,就已经验证了乔木所言都是真的,所以此时他对乔木的话,便已然信了八分。

剩下两分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不见到确凿证据很难相信。

很难相信自家养出这种弟子。

所以说完,慧轮就带着这次一同过来的另外两个后辈转身离开。

乘专机前往乔木所说目的地。

再之后当然就是到达现场,从外面破开困阵,寻找到了卢向义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并且还看到了些没有被彻底毁去的阴阳颠倒转生大阵的残存痕迹以及因果反噬咒。

“师伯,真是阴阳颠倒转生阵。

静和师兄怎么这么糊涂?

幸好这事没有传出去,要是传出去的话,其他道脉该如何看待我们终南一脉,一定都会指责我们养出了魔道中人,指责我们入魔了。”

“静和对自己的嫡系后裔都能下得了手吗,这是真的入了魔道啊!

幸好他女儿修行有成。

阻止了他。

不然这事必然一发不可收拾。”

“师伯,可是即便如此,静和师兄也是我们终南一脉的人,如今被人害死,咱们就真的不管不顾吗?”

过来的都不是年轻人,很轻松就弄明白了这边的大概情况,并且立刻就此情况仔细的探讨了起来。

有感慨,有质疑。

“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是我们理亏,都是静和做了错事,本来现在没什么人知道这件事,要是我们替他报仇,到时候必然会把事情闹得满城皆知,只会更丢我们的脸。

此事就此打住,不得再提!

你们两个把他的尸体收敛一下带回去,我得去小卢居士那一趟。

向她道个歉,给予些补偿。

至少得给那孩子点补偿。”

如今事情既然确凿无疑,慧轮自然也不会食言而肥,所以当即表示要信守承诺,给乔木一个交代。

不过跟着他一起来的那两个晚辈,却都纷纷劝他不可以这么做。

“师伯,你可千万别冲动啊。

哪有被别人害了自家弟子的性命,咱们还得去道歉赔礼的道理。”

“是啊,这件事虽然是静和师兄的错,可是他都已经付出了性命。

况且静和师兄所为是错。

那个小卢居士间接弑父,难道就不是错了吗,而且如果不是她当初以天伦五衰咒斩去静和师兄四十年的寿元,以静和师兄的努力程度而言,怎么都不至于现在就去世。

说不定还能再有所突破。

继续延寿三甲子!

咱们不去找她麻烦,就已经算十分仁慈了,怎么还去给她道歉?”

“如今的一切不都是那个小卢居士自己惹出来的,如果她不去找静和师兄,哪会有现在这些个事情!”

“俗话都说人死债消,再大的错也该随着静和师兄的去世而烟消云散了,哪还有您这个长辈,去替一个已经去世的晚辈向更晚的晚辈道歉的道理,这实在太不可理喻了!”

即便两个晚辈一直在劝,慧轮这一次的态度却依旧十分的坚决:

“够了,你们两个不要再劝了。

这件事上我是有错的。

若是要溯本追源的话,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能够怪到我身上的。

因为你们静和师兄的那门轮回护灵秘术是我传给他的,那门秘术随着太乙一脉几乎断绝之后,就再也没有传出去,直到九十多年前。

那一年静和他外出遭受伤害。

他不想就此轮回,所以求到了我这边,我也念在同门之谊的份子上,将那轮回护灵秘术传给了他。

之后才有了后来的那些事。

他现在做出这等事情。

我又怎能置之度外?

好了,你们两不用再劝了,把他的尸体带回去,好生安葬就行。

我去去就回。”

如果事情真的与他无关,他当然能够置之度外,可事实是事情与他关系虽然不大,但的确有关系。

为了避免这点因果牵连他日后修行,他必须得把因果彻底了解。

说完,慧轮就坚决转身离开。

另外两个终究是晚辈,他们能劝说,可是不能直接阻止,所以最后当然只能眼睁睁看着慧轮离开。

然后无奈的开始收尸。

如此又是几个小时后,第二天大早上,乔木便再次见到了慧轮:

“道长又过来干什么?

难道那边情况还不够鲜明吗?”

“那边的情况已经足够鲜明了。

我是过来履行诺言的,不管如何静和都是我终南一脉的弟子,前几年我带他从你这边离开的时候。

他特地表示要去悼念你母亲。

我以为他真的心生悔意,还好心帮他推算了一下,把他带到了你老家那边,带着他祭奠了一下你母亲和他的亲生父母,同时还顺带着带着他,远远看了一下你的儿孙。

如今细思起来。

恐怕当时他就已然心怀不轨。

你应该是不缺什么,我这里还有几颗培元丹,外带枚护身玉符。

就请你转交给你重孙吧。

被人强行掠夺生机后,就算又重新夺了回去,本身应该也是受到了不小的创伤的,这是我的心意。”

慧轮同样没有跟乔木搞什么迂回,那是一边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装在木盒里递给乔木,一边解释。

解释完也不等乔木回应。

就直接挥挥手,转身离开。

乔木倒是还挺佩服这个老道士的,再加上人都转身走了,她也懒得追上去拒绝,所以便接纳了这心意,并且打电话联系了一下在老家那边的事务所,让他们在本地随便找个算命道士,让那个道士演一场戏,想办法把她刚刚到手的培元丹和玉佩送出去,送给她那小重孙。

吩咐完……

乔木就将东西邮寄了回去。

喜欢快穿之养老攻略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942.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