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5-12)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齐征挂断电话后,面色有些凝重,风家的研究,不知道是否还有继续,不过儿子和儿媳妇这么严阵以待,怕是不但继续做了,还做了不少。

柳莹回到青城小楼前,就已睡着,随着月份的增大,又回到动不动睡觉的时候。

在柳莹他们回到青城第二天,杨南沧夫妇齐征夫妇离开京城来青城,理由是不放心自家闺女儿媳妇!

吴钧毅一拍额头,“这几个老家伙,合着现在就我一个人在京城啊!

老五,告诉阿蘅收拾行李,明天我们去青城。”

吴玉森低声说道:“不晚两天再去吗?这样是不是有点扎眼。”

吴钧毅摇头,有些慎重地说道:“柳莹突然回来,怕是有事情要发生,我得过去搭把手。

吴家承惠良多,做人知道感恩。阿蘅做别的不行,跟不上节奏,陪着聊聊天,缓缓压力,还是不错的。”

刚进门的吴蘅……自己是不是太低调了?低调的自己爹对自己的定位就是陪聊!

“爸,柳莹说让你过段后再过去,京城这里,得您老镇着,免得那些魑魅魍魉翻腾,让人看了不舒服。”

“哦?”吴钧毅有些惊讶,“原来我还有这作用,还真没看出来。”

吴蘅无奈苦笑,“爸,五哥,我在外面还有一个名字,梅如雪。”柳老大让摊牌,便于京城行事。

吴钧毅吴玉森……啥啥啥???

吴蘅萌萌地眨了眨眼睛,看着吴钧毅。

“那个没人知道是谁的梅如雪,是你?”吴玉森感觉自己的脑子有问题,竟然出现了幻觉。

吴蘅……太低调的结果,唉~怎一个惨字了得啊!

“是我,最开始和柳莹在A洲斗法,顺手将孙世杰清出去。

我输了,认赌服输,只能配合她的计划。

远讯的股权,是柳莹想要的,说是送给学长的生日礼物。

那时我不知道是给清远的。”

吴钧毅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没发烧啊,怎么就幻听了呢?不行,明天得去医院检查检查身体。

吴蘅看着自己爹和哥哥都不相信的表情,无奈打开手机,递给自己的爹看。

吴钧毅看着上面的聊天记录……“别人忙做空M股的时候,你

限量版黄鹤楼全文在线阅读

跑去O洲做空!”

“嗯,二哥我和打的配合,还有一个人,不能和你们说。”吴蘅轻声说道,“收获不比M指少多少。”

吴钧毅呆呆地看着吴蘅,“那你为什么在家族事务上表现的……那么差劲。”

“累啊!”吴蘅摊了摊手,说道,“我这样混日子挺好的,原本打算过几天就可以让柳莹和你说,朽木不可雕也,将我踹回来,出现了别的情况,我只能给她当牛做马,退不了了。

她说得告诉你和五哥一声。有些事,在京城这头做,瞒不过你们的,早点坦白,不闹矛盾。”

吴钧毅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呢高兴呢还是高兴呢!

吴家什么时候成了烫手山芋?!老二自己作,作的被自己收回权限,清远清言躲在鹏城不回来,回来也是跟着柳莹住……好不容易阿蘅和老五还算正常,呵呵!

结果正常的只有老五,吴家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啊啊啊!!!

“爸,那让阿蘅主持家族事务,我好去专心研究青铜器。”吴玉森轻声说道,总算可以甩锅了,开心啊~

吴蘅看着自己的五哥,说的还真是轻松写意,“我接手不了,五哥,还得辛苦你。我需要和爸一起去青城,青城将会成为和OM金融斗法的中心。”

吴钧毅转着手里的佛珠,心静,一定要心静,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既然是梅如雪……“阿蘅,你的演技不错,我觉得可以让阿远带你一起拍剧。”

吴蘅忙倒杯茶给吴钧毅,“爸,你就别笑话我了。你是不知道跟在柳莹手下做事,有多累!

我们是有考核的,考核不通过,惩罚绝不手软。袁从简刚被发去历练。”

吴钧毅深吸口气,平复心情,免得自己忍不住揍人……毕竟是闺女不好动手的,“既然那么苦,离开那,回家就是。吴家还是能护住你的。”

吴蘅做到吴钧毅身边,将头靠在他的肩上,“爸,柳莹不是一般人,累是累,做的也很爽,跟着她一起搅动风云,特别有成就感,那话是怎么说的来着……痛并快乐着。”

吴钧毅吴玉森……这是被虐的,没脾气不说,还苦中作乐,乐不思蜀啊~

……

袁从简

限量版黄鹤楼全文在线阅读

朝着远去的飞机竖手指吐口水……就这么把自己一脚踹下来!

太残忍太无情太无理取闹了!

自己的身份又不是什么国家机密,查到不是很正常吗?!

软萌可爱的莹学妹,被清远学长和那个齐墨,彻底带坏了!

最关键的是,这里是哪里啊?!任务是什么啊?!

什么都不说,自己历练什么?野外求生吗?

取出手机来,发消息给唐扶风,只得到四个字:活着就好

看了看周围茂密的树木,人高的草,袁从简取出一根徒步杖来,打着草前行,唯一的好处是,刚刚入春没多久,蛇什么的……应该还没出门。

前行半天才发现……没水!不管没水,什么叫唤的动物都没有,只有风吹过的声音……太吓人了,瘆得慌!

“我要回家!”袁从简朝天大喊道。

远处山谷回荡着“我要回家”。

袁从简从背包里取出一个苹果来啃,还好自己聪明,在机场买了许多水果和水。

听着自己“咔嚓”“咔嚓”啃苹果的声音。莫名的感觉脊背发凉,有什么盯上自己了吗?

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周围,都是草,闭上眼睛静心去听,悄悄摸出手弩来,超西北角射去。

“你大爷!”一道声音传来。

袁从简审慎地戒备着,“哪条道上的兄弟?”

谢颍川翻白眼,还哪条道上的,我还河里的!

“我是谢颍川,你谁啊?”

“袁从简。”袁从简放下心来,不是敌人就好。

谢颍川走出来,看着穿着冲锋衣的袁从简,背着一个偌大的登山包,“你这是连帐篷都带着吗?戒指不是有空间的吗?”

袁从简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谢颍川,“呵呵~”

喜欢大佬的丫头不好惹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194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