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个月前 (05-14)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而让他更加想不到的是,被他所认为的,府内最顶尖的七名天圣级别高手,居然也只是在他凝神片刻之后,便猛地全身光芒黯淡,变回了普通模样。

“你们……”

他愕然着,他虽然没有明确交待过,要如何如何针对这个叫做贝信义的少年,但是他跟这七名府内天圣心意是相通的,他很清楚这七位天圣的为人。

我七位天圣,早已经把天碑府,看成了是自己身心的一部分,他们身心中的一部分,是不会允许有如贝信义这样的后起之秀占领的。

这七位天圣,必定会使尽自己的一切术法,阻碍贝信义成为天碑府的守护者。

可看现在这样的情况,这七位天圣,居然就这么波澜不惊地败下阵来了?

七位被他带领着的天圣,在他的注视中纷纷打开了眼睛,朝着那化为光柱的豹袍少年,露出了既不服气,又完全感觉无助的眼神。

“府主,我们……”他们有些难为情地看着石天阜。

“你们都输给贝先生了吗?你们是怎么败的?”石天阜倒是也表现得贴切自然,口中依旧称呼豹袍少年为贝先生,语气问得也没有那种生份之感。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自己的天心力,怎么突然从防御系统中出来了,不知道其他几位兄弟是否知道些其中的奥秒。”

“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跟他的感受一样,感觉防御体系内一片光芒炽目,而我们被那强光照射着,突然就变成了凡人。”

“对,由天圣级虽的高手,突然变成了凡间的蝼蚁,这就是我们的感受。”

“你说,我们的系统,不会是失灵了吧……”

系统失灵了……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全文完整版

天碑府的系统失灵了……

这……

石天阜听着众成员中的这么一句话,心头猛地一颤。

豹袍少年是怎么入侵天路苏家,怎么拿下古墓派的,这些他都不清楚。

但他很了解各太微垣大家族的防御情况。

每个大的家族

在学校和两个学长全文完整版

,肯定都有各自强大的防御系统,那防御系统,必定都是由各位大人物的天心和组构成的系统,就跟天碑府的防御系统是一样的。

在此之间,他早有所耳闻,传言说这个叫做贝信义的人,道力十分地古怪,有一种专门破坏别人防御体系的邪门歪道。

他自知那种说法是错误的,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邪门歪道,所谓的邪门歪道,只不过是更厉害的,别人所不知道的术法而已。

但现在他却有些担心了,难道说这个叫做贝信义的豹袍少年,真的有什么绝世神道,能够把天地之间所有的防御体系都破坏掉?包括他们天碑府的防御体系,都不能幸免?

他止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不可能的。不是还有别的守护者嘛,你们的道力毕竟不够,自有别的守护者,再来跟贝先生过过招……”

他故作镇静地说着。

实际上此时的豹袍少年,早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是以他根本就没有预想到的速度,把他的人给从防御体系中驱散出去了。

他在这里自言自语,实没想到,此刻正集中精力进入他们天碑府防御体系中的豹袍少年,居然还有能力,分开一部分精力,来跟他讲话。

“别的守护者?”

“你是说新的太微三十六圣吗?”

“果然,古楉树从太微三十六圣中被清除出去了,他是我的人,你把他清除出去,也是很正常的事。”

“我看看,代替他的人,是……天道那边的吧,天帝级……竟是天帝级。”

“呵呵,不过其实也没有出乎我的意料,毕竟古楉树在我的帮助下,本就化身为了天帝级的人物。”

“天帝级的人物要想被替换掉,自然得用到另一位天帝级的存在。”

“我再追查一下此人的来历,汤锦年,天道汤家的人,估计本次,该是由他来围剿我吧……”

“哈哈哈哈哈……”

豹袍少年竟然一边用意念在天碑府的防御体系中游走,一边还有闲情逸致,腾出时间来跟石天阜进行交流。

石天阜再次震惊:“什么,你竟然……”

石天阜当然要震惊,要知道,这里可是天碑府的地盘,这个少年,还是第一次进入他们天碑府的防御体系,还任何经验都没有呢。

他身为天碑府府主,可很清楚自己天碑府的防御体系,又多么地庞大复杂。

这天碑府的防御体系,表面上看是一府之力,实际上,那可是直接联通着整个太微垣,甚至由太微垣,再可延伸到天道脚下的紫微垣,以及穷乡僻壤的天市垣。

这三垣是多么地宽广,多么地广大,这个少年即便强为天圣,也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他们的防御体系,这般地熟悉吧?

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他刚前不久邀请进来的天道战将汤锦年都给查出来,就算是他这个最熟悉天碑府防御体系的天碑府府主,也没办法做到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豹袍少年,怎么有如此通天般的本事?

“因为,这个天碑府的防御体系,本就是我父亲一辈打造的天网系统啊~”

化作光柱的豹袍少年,仿佛跟石天阜心意相通一般,突然冒出那么一句话来,回答了石天阜的话。

父亲一辈打造的天网系统……

他所说的父亲一辈,其实是一种广义的父,那种父,不单单真指他的父亲释迦尼措,还指他的祖父释迦松赞,甚至联系到更长远的天意,再更长远的蛮阳帝,乃至被视为邪恶之祖的金乌大帝、血光大帝。

是的,到了这个时间,曾经所谓的正义与邪恶,其实已经不分彼此了。

他们都是豹袍少年的父,都是凌峰的父!

现在,他用他的意念,游走在那个系统之中,感受着这系统的悲欢离合,恩怨情仇,他就是那天网,他父便是那天网,他时空一切,就是那天网。

那不是什么天碑府的防御系统,那就是天网、整个时空宇宙、整个大地万物、整个生者死者的网!

喜欢洪荒神帝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201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