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个月前 (05-16)  未分类 |   抢沙发  2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乔初这个名字对“旧调小组”来说,不仅代表着一台军用外骨骼装置,而且还象征着过去的软弱和无力。

那是他们第一次遭遇毫无还手之力的险境,靠着种种际遇才勉强摆脱了控制。

但凡中间出一点差错,他们或许就团灭了。

所以,哪怕龙悦红这种不太记仇的人,想到乔初也会恨得牙痒痒。

“对。”蒋白棉点了下头,“那匹狼很可能也属于‘魅力失控’的情况,但无法肯定这是它觉醒付出的代价,还是畸变获得的能力。”

“就像之前的梦魇马和鬼猫。”白晨对小冲的“宠物”同样印象深刻。

蒋白棉“嗯”了一声:

“算了,我们没时间也没必要去凑热闹,回头往公会卖一份情报就行了,希望能帮到那些接了任务的猎人。”

“这样也能筹集一点换机械手臂和外骨骼装置的物资。”龙悦红觉得卖情报这个想法很棒。

蒋白棉笑吟吟回应道:

“其实,以我们掌握的情报,真要全部拿出来,换机械手臂和外骨骼装置轻轻松松,就是公司饶不了我们。”

说笑间,商见曜洗完澡回来,换龙悦红去。

因为旅途疲惫,他们没等到野草城生活区熄灯,就自行上床,躺在了黑暗里。

仿佛在缓缓流淌的安静中,下铺的蒋白棉忽然喟叹了一声:

“希望这次去最初城能有个好结果。”

上铺的商见曜做出了回应:

“我正在算最初城有几个人欠我们大餐:

“白骁、林彤他们小队,欧迪克,韩望获……”

蒋白棉决定闭上眼睛,假装自己已经睡着。

…………

第二天七点多,天空已经亮了起来,整座城市又一次苏醒。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完整版在线阅读

走在南街上,龙悦红左右各看了一眼,诧异说道:

“为什么好多早餐店都没开门?”

他记得上次来的时候,虽然是冬季,但这里也有多家店铺贩卖早餐,生意都还不错,甚至称得上火爆,毕竟大部分遗迹猎人在这里没有家,只是短暂租住,没法自己做饭,只能到街上买。

那种又干又糙但足够便宜的窝窝头配1卡斯1杯的温开水是他们的最爱。

可今天,除了有那么三四家早餐店在做生意,其余都关着门。

而就算是在卖早餐的那几家,生意也只能说一般。

如果说街道冷清,行人稀少,这种情况还是可以理解,但龙悦红一眼扫去,看到了大量穿着破破烂烂衣物的遗迹猎人往中心广场聚集,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白晨也有点疑惑了:

“往常这个季节,早餐生意都很好的。”

周围区域的遗迹猎人都会聚集到野草城。

商见曜眺望起中心广场,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可能有热闹看。”

“嗯,去瞧瞧。”蒋白棉也没急着去吃早饭。

他们沿着只能供两辆车并行的街道,踏着或青色或灰白的石砖,在一栋栋飞檐斗拱的四五层建筑间,走向了中心广场。

还未真正靠近,他们就听到了“当”的一声钟响。

钟声回荡于清晨的野草城,悠长而空灵,仿佛能洗涤每个人的心灵。

当!

当!

钟声又响了两下,南街的遗迹猎人和本地居民们纷纷往中心广场涌去。

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拿着各种材质各种式样的饭盒和大碗。

蒋白棉、龙悦红和白晨愈发疑惑了。

商见曜则加快了脚步,进入了大部队。

很快,他们抵达了中心广场,扑鼻而来的是人多之后必然会有的复杂味道。

要知道,不少遗迹猎人常常两三周都不洗澡,已经养成了这方面的习惯。

毕竟除了野草城、红石集这种占据着较丰富水资源的地方,很多聚居点都处在时不时得用污染水源维持生存的状态。

也正因为如此,不少势力内部,“水资源保护委员会”或类似的机构有着很高的地位。

习惯了这里的环境后,龙悦红闻到了大米熬出的粥香。

这个时候,一道带着明显电子合成感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广场:

“请各位施主排队。”

商见曜眼睛一亮,高声喊了起来:

“是哪位禅师?”

没人理他。

中心广场上绝大部分人似乎都有足够的经验,没用多久就排出了长而整齐的队伍。

队伍绕了广场几圈,让蒋白棉等人看清楚了声音传出之地的情况。

市政广场与图书馆所在那栋建筑的交界处,一座灰白色的水塔傲然屹立。

水塔下方,搭着一个木架,悬着一个铁黑的大钟。

一个穿黄色僧袍,披红色袈裟的机器人站在木台上,手按着钟槌,面朝队伍,宣了声佛号:

“南无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各位施主请听贫僧一言:

“万物皆虚,意识为真,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这机械僧侣讲法的木台侧面,支着好几口铁锅,每口锅里都熬着不算太稀薄的米粥。

铁锅附近,还有一张张桌子,上面摆放着或白或黄的馒头和叠在一起的中碗。

那些聚集过来的人们有序排着队,边听经,边等着机械僧侣的人类仆从给自己舀一勺粥,发两个馒头。

“许立言兑现了给‘僧侣教团’的承诺啊……”蒋白棉有所明悟地感慨了一句。

那个承诺是允许“僧侣教团”派不那么容易失控的机械僧侣到野草城讲经。

龙悦红好奇地询问起从身边经过的一个路人:

“这一般多久一次啊?”

“现在是每月一次,据说每年还有两次佛诞。”那路人语速很快地回答了一句。

他可不想耽搁了排队。

到时候,粥和馒头说不定就发完了。

“真是奢侈啊。”龙悦红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蒋白棉笑了笑:

“僧侣教团又不用喝粥啃馒头,换到的粮食这么处理也挺好的。”

“旧调小组”说话的时候,图书馆门口,有个人正打量他们。

这人二十出头,混着点红河血统,五官较为深刻,正是野草城的城主许立言。

他今天穿的不那么正式,让自己像个普通公民,只是他没有具备缝补痕迹的衣物,这让他看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同。

许立言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想以一种亲近的态度拜访“盘古生物”那个四人小队。

可他还没来得及实行这个计划,就在广场上发现了商见曜、蒋白棉等人。

“这个小队实力强大,能力特殊,重返野草城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只能先拉拉关系,到时候好说话……”许立言无

重庆红衣男孩事件最后的真相完整版在线阅读

声自语了几句,整理了下衣物,给周围的保镖们使了个眼色。

就在这时,他看见商见曜从战术背包内拿出饭盒,急匆匆排到了队伍末尾。

蒋白棉、龙悦红和白晨紧随其后。

“……”许立言一时竟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

如果不是亲身体验过,看到钱白小队这个样子,他绝对不会认为眼前这四人是什么厉害角色。

以你们的能力,何必去排这种免费的食物……许立言吐了口气,还是走了过去。

等到靠近,他脸上已是堆起了笑容。

他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商见曜已是看到了他,又惊又喜又兴奋地指着身前位置喊道:

“这里这里!”

许立言愣了一秒,相当尴尬地挪动脚步,在一道道视线注视中插了个队。

他的保镖们悄然散到了周围,尽职尽责地完成着任务。这里面,包括许立言重金请到的两名觉醒者。

“你们什么时候来的?都不找我。”许立言平复了下情绪,假装抱怨地说道。

商见曜后面的蒋白棉抢先笑道:

“我们只是路过,待不了几天。”

“这样啊……”许立言暗自松了口气。

又闲聊了一阵,随着队伍不断地往前移动,许立言状若无意般问道:

“赵伯昨天找你们有什么事?”

喜欢长夜余火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2096.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