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光影是短暂的,为了拍出好作品,有时过程非常艰难。我不喜欢在任何事都被约束的工作室里工作。因为使用光绘这种创作方式,让我不再是一个背着相机“寻找”好照片的人。我可以发挥想象,做我想做的事。

——彼得·索内斯(Peter Solness)

光是摄影的灵魂。在很多语言门类中,“摄影”的意思就是“用光书写”(light writing)。拍照时,相机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捕捉到被摄对象反射出的光线,从而将被摄对象定格,“写下”它当时的状态。

但有时,艺术家们却不想“书写”,而希望用光来作画,因而便有了“光绘”(Light painting)。通过延长相机曝光时间,记录光线的运动轨迹便可以“光绘”,捕捉到“光影涂鸦”。

创作光绘作品都是在黑暗环境下进行的,创作者会使用手电筒或者其他移动手持式光源来依次照亮被摄对象的不同部分。拍摄光绘作品时,快门始终是开着的,手持光源的移动让被摄对象的不同部分逐渐显现,就像是被画出来一样。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01《简夫人海滩的无花果树》( Figtree at Lady Jane Beach ),选自《水岸》( Waters Edge )系列,2009 © Peter Solness

澳大利亚艺术家彼得·索内斯(Peter Solness)进行摄影创作已有 20 余年。他利用光绘的方式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摄影作品,这些作品不仅只为了追求视觉效果,还显示出他对摄影的探索,以及专注、多思的创作风格。多年来,他的做法不仅形成了鲜明的个人风格,也发展了光绘创作的方法和技巧。

在澳大利亚,彼得·索内斯举办过多次展览,其作品也被许多私人和公共机构收藏,包括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新南威尔士州图书馆、悉尼博物馆等。

2010 年和 2014 年,他的光绘作品两次被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州政府授予“外光派摄影奖” (Plein Air Photographic Prize,外光派是印象派早期名称,因为早期印象派追求光的效果,把画架从室内搬到户外,在野外作画,因此又称为外光派)。

与彼得·索内斯对谈

你的摄影生涯是怎样开始的?

彼得·索内斯:我16岁开始拍照,之后到世界各地拍摄纪实摄影作品。在 25 年中,我为许多杂志和报社工作,并以西伯利亚大铁路(Trans-Siberian Railway)的不同风景、中国军队以及澳大利亚最古老的树为主题,出版了一些摄影书。

1995 年,当我拍摄《树的故事》( Tree Stories )(图 02)这个系列时,我开始探索光绘在摄影中的可能。摒除日光照射出的杂乱细节,我觉得作品更美,这是在普通光照下拍摄所达不到的效果。

最初,我用胶片相机拍摄,因此整个光绘过程非常复杂而缓慢。直到 2000 年左右,高分辨率数码相机出现,我才真正投入光绘创作。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02《联合谷的无花果树》( Figtree at Federation Valley ),2010 © Peter Solness

数码相机对你的拍摄有什么影响?

彼得·索内斯:与胶片相机不同,数码相机可供摄影师在拍摄后第一时间查看照片。当我立刻在相机上看到拍摄的照片,信心会倍加,并及时弥补拍摄的不足。

由于数码相机的感光度调整范围大,所以我能够使用小型手电筒作为光源,而手电筒的光线会让画面有更多细节。我明白光绘的基本原理,因此很快能够熟练操作。

你是怎么操作的,为什么你认为它像绘画?

彼得·索内斯:当时,我不敢称自己是一位“光影画家”,也没有真正考虑过这个术语。我只是喜欢在夜晚用灯光描绘图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意识到“光绘”是对我所做的事的最好定义。在各种各样的光源中我选择了手电筒,就像画家选择颜料刷一样。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04《黑鸭梦》( Black Duck Dreaming ),选自《追溯》 ( Traces )系列,2016 © Peter Solness

这种摄影方式在哪些方面吸引了你?

彼得·索内斯:我的灵感来自夜晚天空这块黑色的“画布”,我用相机记录着手电筒描绘出的一幅幅图案。作为一位摄影师,这是我进行摄影创作的一次重要转变,也是重塑自我的过程。毫不夸张地说,我开始从不同角度看待这个世界,并回想着它的样子。

我最初是被你拍摄的自然风景所吸引,这个系列是怎么开始拍摄的?

彼得·索内斯:1980 年代早期,我开始迷恋澳大利亚丛生的灌木。22 岁时,我开始了一次为期两年的摩托车骑行之旅。旅途中,我常常在一些令人留恋的风景中露营。2009 年,我开始在悉尼拍摄自然风景。尽管我们生活在现代都市,但依然可以去发现最美好的风景。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03( Waratah , East Heathcote ), 选 自《 冈 瓦 纳》 ( Gondwana )系列,2010 © Peter Solness

值得一提的是,你将光绘技术应用在拍摄植物的实践中。比如你拍摄了特洛皮花(一种澳洲落叶灌木)和靠着砂岩墙生长的无花果树。

彼得·索内斯:特洛皮在南方生长得特别茂盛(图 03)。但它对拍摄光线要求非常高,光线过强或过弱都拍不出好效果。拍摄时,我使用一个小手指大小的手电筒照亮它,在特洛皮花头状花序上聚焦光束并造型。我想照亮生长在海滩上(图 01)的无花果树,使它看起来是转动的。

经过多次尝试,我认为使用手电筒灯光拍摄物体表面要比其他光源更具优势。有的树和岩石使用光绘方式拍摄效果特别好,而潮湿和光滑的物体表面反而拍不出好效果。因此,生长在砂岩墙边的无花果树根是较好的拍摄对象。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05 《原住民雕刻系列No. X 》( Aboriginal Engraving Series No. X ), 选 自《 追 溯》( Traces ) 系 列,2009 © Peter Solness

这些植物是澳大利亚自然遗产的一部分,让当年的欧洲探险者非常惊奇。同时,我知道你也在拍摄澳大利亚的本土文化。(图 04~05)

彼得·索内斯:《追溯》( Traces )系列拍摄了澳洲原住民的岩石雕刻,这是在离悉尼市中心50公里处发现的。那里曾经生活着不同的土著部落,包括 Dharawal 和Gadigal(指澳大利亚两个传统的土著部落)。

他们将鱼、动物和精神图腾雕刻在软砂岩上。在白天,拍摄这些图案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经过风吹日晒,肉眼已经很难看到了。夜晚,我使用高度聚光的手电筒描绘这些雕刻品的轮廓,形成一种新的视觉体验,来展示这些如今已衰落的文化。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08 《水景#2》( Waterscape #2 ),选自《光的形式》( Light Forms )系列, 2013 © Peter Solness

你有时甚至放弃有形的被摄对象,而只利用光线来创建画面。

彼得·索内斯:是的,我称其为“光涂鸦”(lightgraffiti),即为光本身创造形状和纹理。拍摄《水景#2》( Waterscape #2 )这幅作品时,我很好奇是否能用光直接模拟水的状态。

作品是我在参观悉尼世纪公园(Centennial Park in Sydney)的旧水库时拍摄的(图08),因此,我使用电致发光线(即包裹在磷光体上的铜丝,磷光体指产生冷发光现象的物质)来布置场景。我想象中的画面是水沿着台阶奔涌而来,拍出的效果令人惊讶,整个画面就像水在流动。

后来,我将这种想法实践于更多抽象的物体上,比如在生锈的铁桥架上拍出了水流直下的视觉效果。(图 09)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10《魔法球》( Field of Orbs ),选自《世纪公园》( Centennial Park )系列, 2015 © Peter Solness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11 《光环》( Ring of Light ),选自《世纪公园》( Centennial Park )系列,2015 © Peter Solness

我了解到,你还和很多人一起创作光涂鸦作品。(图 10~11)

彼得·索内斯:是的,当灯光在黑暗中旋转,整个现场气氛都会被调动起来。

2015 年是“国际光年”(International Year of Light),我受邀举办一个大规模的庆祝活动。根据经验,我知道怎么做才能吸引人们加入到创造光涂鸦作品

的行列。但我没有预料的是人们的创作激情如此旺盛。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进入了公共艺术领域。在群体创作中,我的身份也发生了转变,我不再只是一名创作作品的艺术家。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14( Genevieve Carroll and Bill Moseley ), 选 自《 画 面》( Tableau ) 系 列,2016 © Peter Solness你在最近的系列作品《画面》( Tableau )中,尝试用光影涂鸦的方式探索拍摄人像。这个系列是怎么开始的?

彼得·索内斯:近年来,我一直尝试通过光绘来拍人像。2016 年,这个想法在我为Hill End地区居民的拍摄过程中实现了。

在建于 19 世纪的淘金小屋后院,我与艺术家比尔·莫斯利(Bill Moseley)和吉纳维芙·卡罗尔(Genevieve Carroll)看到一艘躺在草地上小船,而比尔从事艺术工作之前,他是悉尼港的一名船只修复员。这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场景,加之他们自身对美的理解,让这幅作品显得完美无瑕(图 14)。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15(Theo Tremblay and Paloma Ramos ), 选 自《 画 面》( Tableau ) 系 列,2016 © Peter Solness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17 ( Lino Alvarez and Kim Deacon ),选自《画 面》( Tableau )系列,2016 © Peter Solness

这些肖像照片的确给人一种绘画的感觉。(图 15~17)

彼得·索内斯:其实,我并没有打算创建“场景”,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效果是因为光绘受到技术制约。这意味着我要让被拍摄者在黑暗中摆姿势,并尽可能让他们在长时间曝光中保持同一姿势。但这些图片确实使我想起了 17 世纪的欧洲绘画,创造出了明暗对比的光影氛围。

独具匠心!玩了20年光绘摄影,他把世界“绘”成画

彼得·索内斯

图/彼得·索内斯(Peter Solness)

文/阿拉斯戴尔·福斯特(Alasdair Foster)

编译/空灵

(本文节选自《摄影世界》2017年7月刊)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