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个月前 (07-26)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龙涎口,浪涛水花激荡,玄狐默然坐在岸边,握着水晶项链,凝望着汪洋中央的金身。

耳边的歌声一遍又一遍,透出淡淡的哀愁,在这片滔滔水声中,让听者内心无比寂静。

“遥望海无边,暮入残霞映如烟。

愁云淡月憔悴了天,奈何相思绵绵。

不悟世间何谓情深意重,碧落珠泪问他是为谁神伤。

如今生死两茫茫,未思量,竟难忘。

雨摧香落青石怜芙蓉,何需来世只盼今生痴狂。

愿将魂魄放逐随风,飞花亦有时相逢。

空虚的心何去又何从,夜深梦断谁话明日沧桑。

几度霜雪岁月中找芬芳,又有何妨。

……”

初闻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守护龙涎口是我的职责,”一道愤懑的声音自背后响起,“你常常待在这里做什么?别以为这样做,我就会原谅你杀害王的事情。”

“掂掂不讲话做什么?”梦虬孙走到玄狐的身边,“喂,你是耳聋喔!真的把我当成空气就对了!若不是常欣担心你,你以为我想跟你讲话啊!”

“有百里闻香吗?”

梦虬孙气得不停顺着气:“气死我了,臭狐狸,真正讲不听!”

玄狐放下握着项链的手:“没吗?”

梦虬孙的头发瞬间炸起:“我自己都没得喝!”

“嗯……”

玄狐正要离开龙涎口,突然又被梦虬孙叫住:“剑无极不是讲了,永夜皇没死,你摆这张臭脸给谁看啊?”

见玄狐转头看了一眼,梦虬孙不爽地说道:“怎样?是在瞪啥?”

“抱歉……还有,多谢你的安慰。”

玄狐离开之后,梦虬孙回过神来,将一块石子踢进海里:“臭狐狸,谁安慰你!郁卒啦!”

“真正出来透气了。”剑无极看着走出祭台的玄狐,“还是常欣的话有效,免担心生角的会跟你打起来。”

“我对剑法已无兴趣。”

剑无极忍不住吐槽道:“换做是以前,我做梦也想不到,你会讲出这句话。不过我要讲的不是剑法,而是仇。虽然你不是故意,但你杀害鳞王是事实。”

“剑无极!”幻幽冰剑看了一眼常欣,“别再提这件事情了。”

“其实我知道,她在利用我杀人。”

常欣等人一震:“啊?”

“但是我不怪她,就算没那句对不住,我也没怪她。”玄狐握着水晶狐狸说道,“以前我不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现在我知晓,这是什么感情。”

“玄狐……”常欣听着玄狐的话,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心口闷得有些难过。

剑无极神情复杂地说道:“作人,真的会觉得有趣吗?”

“作人很复杂,我最讨厌欺骗,”玄狐缓缓放下手,“慢慢我习惯欺骗,学会了欺骗,甚至有时,我宁愿她在骗我。”

“啊……”剑无极长叹了一口气,“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三支刀会支持苗王。你们这些小动物……果真没对比,看不清差距呃。”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没什么意思!”剑无极烦躁地摇了摇头,“我还是捍卫师门爱情!”

就在众人交谈之际,常欣突然心悸,痛苦地捂着胸口,脸上汗流不止:“啊……啊……”

“常欣!”

“我……我没事。”常欣担忧地自言自语道,“这种感觉,为什么……为什么我有不好的预感,难道是……锦烟霞,会是她吗?”

“锦烟霞不是待在天门?”幻幽冰剑急切地询问道,“常欣,你感应到锦烟霞出事了?”

常欣不敢确定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一种感觉。”

“嗯……”

幻幽冰剑眨了眨眼睛,不解地看着转身离开的玄狐:“玄狐,你要去哪里?”

“去找锦烟霞。”

尚同会大殿,俏如来等人在内交谈,突然,一个粉衣少女踏着香风到来。

粉衣少女见到几人,热情地打了声招呼:“嗨,雪山银燕,姿势一百的!”

神田

农村乱睡 乱论

京一莫名其妙地说道:“啊?我跟你有这么熟喔?”

雪山银燕立刻认出了来人:“嗯?飞渊姑娘,你不是

农村乱睡 乱论

回道域了?”

“回去还能再出来嘛。”飞渊的目光接连扫过众人,落在俏如来的身上打量,“嗯……这身释教打扮,你就是俏如来?”

“正是在下。”

飞渊毫不吝啬地赞美道:“果然是很好的男人,难怪明渊凰会喜欢你。”

“姑娘来到尚同会所为何事?”

“是锦烟霞啦……”飞渊讲遇到锦烟霞,路见不平的事情说了一遍,“用讲的不清楚,你们跟我来吧。”

众人跟着飞渊来到一处洞穴,内中锦烟霞抱着颠倒梦想,等待着飞渊带回消息。

俏如来看见锦烟霞,注意到她的伤势,惊呼一声快步上前:“锦烟霞姑娘!”

锦烟霞转过身看着来人:“飞渊。”

飞渊指着俏如来问道:“锦烟霞,他是俏如来,你认得他吗?”

“俏如来,认得。”

“嗯?”俏如来不动声色地询问道,“锦烟霞姑娘,你怎会在此?又怎样受这么重的伤?”

“我想见……”锦烟霞语出惊人,“一步禅空。”

众人一震,情况果真如飞渊所说,锦烟霞遗忘了部分记忆,包括一步禅空坐化一事。

俏如来与赤羽对视一眼:“锦烟霞姑娘,你想找一步禅空?”

“他在哪里?”锦烟霞一激动,身上伤势发作,整个人痛苦不堪,竟是直接向后倒去。

飞渊瞬步上前扶住她:“锦烟霞!”

赤羽上前为锦烟霞诊脉:“她伤得很重,但脑部并没有外伤,她手上握着的这口剑……”

“是摩诃尊的颠倒梦想。”

赤羽转身笃定地说道:“天门出事了!”

飞渊与神田京一带着锦烟霞前往尚同会修养。赤羽与俏如来急忙赶往天门,却是看到被护罩之气隔绝在内的达摩金光塔。

进入的路线从内切断,俏如来与赤羽不明内中状况,没办法冒险强闯达摩金光塔,只能先回尚同会等待锦烟霞恢复。

俏如来等人进入内室,探视锦烟霞的情况。飞渊守在内中照顾,看到他们到来,将锦烟霞的伤势告知。

“很奇怪的伤势,她的身上有很多小孔,伤口之中含有佛气,就像……”飞渊的目光落在俏如来的佛珠上,“就像被很多佛珠穿透一样。好在都避开了要害,没有造成生命危险。”

俏如来看着手里的琉璃佛珠:“佛珠……”

“另外,还有剑伤。”飞渊指着锦烟霞掌心的剑痕,“伤口轻薄细利,同样带有佛气,没想到佛门之中也有这么厉害的剑客。内伤我不是专门,暂时看不出什么。”

“佛珠……剑客……”俏如来向飞渊行了一礼,“多谢姑娘。”

“等一下!”神田京一震惊上前,观视完掌心剑痕后,惊疑不定地向后退去,“这……这是……”

赤羽敏锐地察觉出异状:“有什么不对吗?”

“她的伤口……”神田京一艰难地说出嘴,“有无极剑法的特征!”

熟悉无极剑法的三人惊呼出声:“什么!”

赤羽不敢置信地确认道:“神田,你确定是无极剑法?”

“无常无定,融合各路剑法特征……”神田京一脸色发白地说道,“变化无端,无招无际,随心所欲。这不是无极剑法,这是……她的剑法!”

俏如来惊愕地踉跄后退:“哈?”

“怎样了?”飞渊不解地扫视面色难看的三人,“为什么这种反应,难道你们认识凶手?”

“尚不能确定。”俏如来定了定心神,“如果是她,伤口不该隐含佛气,而是魔气。”

“魔气?”飞渊顿时明白了什么,“打伤锦烟霞的人,莫非是……”

俏如来压下心中的波动:“现在下结论太早。”

“呃……”锦烟霞呻吟着睁开双眼,注意到一旁的俏如来,立刻抱着颠倒梦想起身,向他询问起一步禅空的下落。

俏如来不忍告知她真相,试探起锦烟霞的记忆,旁敲侧击着探听天门的状况。

锦烟霞将一步禅空与百年之前的青奚宣记忆错杂,忘记了痛苦背叛的回忆,只记得他们一同游山玩水,仗义江湖。对于天门的情况,也回以一切安好。

“那你又怎样受伤?”赤羽奇怪地询问锦烟霞,“伤口为何隐含佛气?”

“我被……呃……”锦烟霞痛苦地捂着额头,“一名女人所伤。”

“是什么样的女人?”

“是一个白发女人。”锦烟霞努力地回忆道,“我忘记了她的脸,只记得她的眼睛,很特别。”

雪山银燕着急地追问道:“她的眼睛是不是红色?”

“不是,她的眼睛……”锦烟霞的目光落在俏如来身上,“如你一般,只是……不是人。”

俏如来的内心一阵紧缩,下意识握紧了琉璃佛珠:“不是人……”

“白发,金瞳……”赤羽不禁想到记忆中的脸,“月泠公子,血月孤红!”

飞渊善解人意地安慰道:“都别这么紧张,也不一定就是她,说不定……”

锦烟霞好像想起来什么:“对了,她的手上也有一串佛珠,只不过,是血一样的红色。”

“是凰儿。”

话音甫落,满屋沉默,寂静无声。

锦烟霞不解地看着众人:“你们怎样了?”

赤羽率先开口打破僵局:“摩诃尊为何将颠倒梦想交给你?”

锦烟霞抬起臂弯上的剑:“他要我将这口剑交给俏如来。”

“可否借吾一观?”

锦烟霞正欲将颠倒梦想递出,却又缩回,如此警惕,俏如来不由得开口请要,让她将颠倒梦想交给自己。

俏如来与赤羽观视一阵,发现颠倒梦想有非常严实的封印,无法打开。

雪山银燕看向飞渊:“飞渊姑娘,我记得你也会术法。在落殒之谷,就是你告知我跟无心,锁神灵阵之事。”

见众人的目光转向自己,飞渊尴尬地摇了摇头:“呃,其实我也不是很擅长,那只是刚好在书上有看到。”

“嗯……”俏如来思忖了片刻,看着锦烟霞说道,“锦烟霞姑娘,你好好休息。”

“俏如来,一步禅空去了哪里,我想见他。”

俏如来叹了一口气:“锦烟霞姑娘,请你先安心养伤。飞渊姑娘,有劳你照顾她。”

飞渊仗义地拍了拍胸脯:“放心,交给本女侠。”

俏如来四人回到大殿,谈论起关于锦烟霞的记忆。赤羽提出了三种恢复方案,最后一种被神田京一与雪山银燕否决,因为太残酷了。

赤羽没有否认他们的想法,他只是提出可能的方案,不代表他就支持这样的做法——让锦烟霞接受更大的刺激,再承受一次一步禅空之死。

“那就只能往颠倒梦想之上寻出线索了。”

“俏如来明白怎样做了。”俏如来看着神田京一道,“可否劳烦神田壮士前往魔门世家一趟,延请燕驼龙前辈赶来诊治锦烟霞姑娘?”

“魔门世家在哪里?”

俏如来向他解释道:“就因为此地隐密,俏如来不想让人发现,才会托交给神田壮士。稍后,我会画路观图给你。”

神田京一欲言又止:“呃,俏如来啊……”

“神田壮士,有话不妨直说。”

“再过不久,我跟军师就要返回东瀛,疯女人的事情只能托付给你。”神田京一犹豫了片刻,“如果锦烟霞讲的人真正是她,那她很有可能是被人控制。”

“俏如来明白。”俏如来举手缓缓握拳,“我一定会唤醒她。”

“若是唤不醒呢?”

俏如来坚定地说道:“那就接着唤,直到唤醒为止。”

“如果……我是讲如果……”

“没有如果!”俏如来的语气不容置疑,“那串佛珠就是证明,我一定能唤醒她,让她重新回到我的身边!”

一处静谧的竹林,明渊凰坐在一块石头上,用折下的竹叶吹奏曲子,一向澄如明镜的心,却因为两个人的选择,产生了一丝质疑的波澜。

明渊凰放下竹叶,松手让其随风而去:“叔父,你找我?”

“你没前往光明殿。”罗碧来到明渊凰的面前,“为什么一个人躲在这?”

“感觉自己修行不够,来此静心。”

罗碧闭了闭眼睛,说道:“梵海惊鸿的选择给你的感触极大。”

“修行路上,总会产生质疑。”明渊凰平静地回答道,“我需要做的,就是随心指引。既然质疑,那就证道,然后继续前进。”

“武力,也是一种证道方式。”罗碧跃跃欲试地看着明渊凰,“我们叔侄很久没交过手了。”

“喂喂喂,要打吗?”千雪孤鸣的声音由远及近,“你这个好战份子,连侄女也不放过。”

明渊凰从石头上站起来:“不经纷争,不觉安乐,以武证道,未尝不可。”

千雪孤鸣摸着下巴说道:“渊凰都这样讲了,那我就在一旁观战,等你们打完好喝酒。”

“我戒酒很久了。”明渊凰一眼扫过酒坛,“不过今日想喝,破例。”

“来,出招!”

喜欢金光御九界之为你而来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470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