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周前 (09-24)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大晚上的,辛晓光找到张叹汇报工作。

《剑豪生死斗》已经连载完

病美人(古代)折纸 1V1 无颜之月说的是什

了,《虫师》也快完结,《天空之城》正在进行中,完工了一半,现在要启动新项目,确保新老项目衔接好。

在张叹不在浦江的这段时间,工作室的众人经过讨论,提出了一个项目方案。张叹看完后觉得可行,不过还要改善一下,总体而言有三点修改意见。

“明天上午一起开个会吧,我们具体来讨论一下。”张叹说道,“而且,一个项目不够,最少要同时启动两个才行。”

辛晓光有点尴尬地说:“你说的对,方案大家倒是提了不少,但是都不成熟,我们自己都没同意通过。”

张叹:“我有。”

辛晓光:“……老板就是豪横。”

张叹起身,喝了一口水,说道:“没事今天就到这里吧,榴榴是不是找你有事?榴榴?有事吗?”

榴榴在玄关处探头探脑,拎着医疗箱,听到张叹问她,立马跑了过来,说要给辛晓光看病。

“我没病,我走啦!”

辛晓光赶紧撤

病美人(古代)折纸 1V1 无颜之月说的是什

,榴榴追在他身后,焦急地喊他不要跑啊,僧病了不看病会死的,是真的会死的~!跑的话死的更快!!!

调皮的辛晓光可把她急坏了,是真的担心他会死在半路上。

但是辛晓光“顽劣不堪”,顶着“要死了”的霉运光环,匆匆离开了小红马,都没来得及和小圆老师打招呼告别。

榴榴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直叹气,跑去跟小圆老师说,她的男胖友可危险啦!

可真是操碎了心。

小白和一帮小朋友在院子里玩耍,正在挖沙子呢,没一会儿射箭去了。嘟嘟的一把弓箭轮流给小朋友们耍,对着大桑树的树干射,看谁能射中。

小闺蜜团的成员轮流上,结果没一个射中的,最后轮到神箭手赵小姐出马,她弯弓搭箭,挺胸踏步,姿势完美,绝对一百分,然而一箭射出,偏了,擦着树干飞过去,没入黑漆漆的小树林里。

她跑去小树林里捡箭矢,榴榴也跟着跑了进去,说是保护嘟嘟,结果没一会儿里面传来嘟嘟气呼呼的喊声。

“不要捏我的脸脸,不要~不要~~~~啊~~呜呜呜~~~”

嘟嘟气急败坏地跑了出来,榴榴背着小手,迈着八字步,慢条斯理,假装无辜,决口否认刚才是她在小树林里捏了嘟嘟的脸蛋,但是整个小树林里只有她和嘟嘟两个人啊,总不可能是嘟嘟自己捏自己吧。

小白检查嘟嘟的脸蛋,被捏红了!

小米心领神会,当即把榴榴抓了起来,让她过来给嘟嘟道歉。

“它鸭的不是我鸭~~~~好家伙!好家伙!!!你们玩不起鸭!你们欺负坚强的小石榴!”榴榴大喊,满腹冤屈,旋即被敲了脑袋瓜子,瞬间老实了,低头承认错误,被罚专门给大家捡箭矢。

好家伙,这要是在家里,谁敢这么逼供榴榴,榴榴肯定要躺在地上耍赖犯浑,但是在小闺蜜团面前,她只能老老实实。

嘟嘟射出一箭,榴榴瞬间倒地,嗷嗷大叫,说好箭法!好箭法啊!射中了她,她要死了,躺在地上抽搐蹬腿,一只小凉鞋被蹬到了半空中。

大家一起过去检查,尤其是喜儿,侧耳贴在榴榴的肚子上听心跳,真的担心榴榴被射死。

小白从树干上取下吸附的箭矢,看看箭矢,看看榴榴:“瓜娃子!没有射中你!射到树啦!”

嘟嘟也说:“%¥我射到树啦,我没射榴榴!榴榴你没有死。”

榴榴有点蒙圈,爬起来一看,它鸭的!这个箭怎么这么不配合!之前都没射中树干,偏偏这次射中了。

她快速爬起来,穿好小鞋子,拍拍小衣服,说她要射了,拿走了弓箭,对着众人弯弓搭箭,吓得大家一窝蜂地散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真是太棒棒的啦!”

榴榴得意猖狂,一箭在手,天下我有,结果手一松,没捏紧,箭矢朝半空中飞了出去,划出一道美妙的抛物线,直直地落下,哒的一声,落在老李泡茶用的小茶几上,紧紧地吸在桌面,把正在喝茶的老李吓的一哆嗦,一杯茶溅了出来,湿了他的裤子。

“谁?是谁!!!!”

见他怒气冲冲地看过来,众人毫不犹豫地齐刷刷指向保持弯弓搭箭、笑容僵在脸上的榴榴。

榴榴:…(⊙_⊙;)…

“榴榴——又是你!过来!”老李怒道。

榴榴摇头,头也不回地跑回了教室……

张叹在阳台上听到了老李的吼声,出来看了一眼,死不了,就又回去了,打开书房的电脑,坐在书桌前,开始写剧本。

在四川的时候,他灵机一动,决定写个剧本,把《白娘子传奇》的故事搬上银幕。

这个故事写两个剧本,一个是成年版的《白娘子传奇》,一个是《小戏骨》。

其实两份剧本内容90%相似,只需要根据小演员来稍微调整下即可。

前世的这部剧播出时万人空巷,播出三十年经久不衰,收视长青,可以说是一部现象级的神剧!

故事的整体架构和川剧《白娘子传奇》大同小异,都包括了《游湖借伞》、《水漫金山》、《断桥》等经典桥段……只需要更加的具现化,把剧情展开来。

他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先把框架搭好,关键事件简单描述,明后几天再做细化。

天色已晚,家里冷冷清清的,小白玩的还没回来,张叹不得不下楼喊她回家睡觉。

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这个小不点气喘吁吁地爬楼上来,看到他,咧嘴嘻嘻笑,主动说道:“十点啦,小白要睡觉觉啦~~~”

张叹笑道:“时间观念很准时嘛。”

在小白身后,还跟着喜娃娃。两人回到家里,张叹张罗她们洗澡,但是没有喜儿的衣服,找了小白以前穿过的,给她试了试,刚好。

然而这时候门口传来敲门声,是谭锦儿来了。

“张老板,喜儿在吗?我接她回家。”

张叹回头一看,喜儿刚好抱着自己的小衣裳,跟在小白身后,穿过客厅,准备去浴室洗澡澡。

闻言,喜儿看过来,诧异地盯着自己的姐姐,一脸的懵圈,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她回家了吖!她不在乡下啦!哎呀!!!她要和姐姐一起睡觉觉吖。

“走噻,走噻~~~嚯嚯嚯~~~喜娃娃,搓澡澡!”

小白笑嘻嘻地拉着喜儿的小手进浴室,把个小人儿直接拖走了。富人家的少爷在大街上看到别人家的小媳妇漂亮,拉回家一起搓澡澡呢。

谭锦儿:“……”

张叹笑道:“那就让她们在这洗澡吧,洗完了再回去也行,你进来坐坐。”

“……哦。”

她坐下没一会儿,和张叹独处一室让她有些紧张,起身说她去照看小白和喜儿洗澡,敲门进了浴室,里面短暂地传来一阵惊呼声,很快门关了,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张叹坐在客厅百无聊赖地看电视,等待三个女生从浴室出来,这时他的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朱小静,一接通,是榴榴。

榴榴焦急地告诉他,小光鸽鸽没有接她的电话,他是不是死了鸭?

张叹:“……”

一问才明白,原来榴榴担心辛晓光有病不看,真的死在回家的路上,所以回到家后,依然念念不忘,给他打电话询问病情,结果电话没人接。

喜欢深夜学园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600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