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前  未分类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看影子的形状,我的肩上,绝不是一对白骨脚掌!

而是,一双腿!

两只明显是被斜斜斩断了的腿,稳稳当当的立在我的肩上!

这时候,我才忽然发觉,肩上确实感觉有不易察觉的被踩踏感。

不是错觉!

也就是说,我的肩上,确确实实有东西,实实在在的东西!

不仅看得见,还感觉得到。

这东西绝对是“双腿”留在我身上的印记无疑。

可既然是印记,却又是实物!

而且,还完全超出了我的理解范畴,天眼看不见,望气术看不全,照妖镜照不出真貌,有影子。

也不知影子的样子,是否是就它的真貌?

我尝试着摸了一下。

根本触碰不到!

姜小四真能和这东西交流?

也不知在姜小四的眼中,这东西是什么样子?

可惜姜小四不会说话。

而且,龙小鱼为什么会怕这东西?

莫非龙小鱼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我忙问龙小鱼道:“小鱼,你在我肩上看见了什么?”

龙小鱼埋头不敢看我,颤声道:“两只龙爪,恶龙爪!”

啊?

龙爪?

我看到的是人腿啊!

龙小鱼看见的是龙爪?

看龙小鱼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这时,龙小鱼抬头瞥了我一眼,眼中的金光已经不见,颤声道:“大师别误会,我说的恶龙,是人!”

“是具备帝王运的恶人!”

“大师肩上的恶龙爪,杀气好重……好吓人!”

原来龙小鱼是被杀气吓到的。

可我仔细感觉了一下,除了肩上有轻微的踩踏感外,并没有感觉到丝毫杀气。

杀气,也许只有龙小鱼才能感觉到。

听了龙小鱼的答案,她看到的,和我看到的,基本一样。

俯身摸了摸龙小鱼的头,我就看向了姜小四。

我总感觉,姜小四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不同。

这时,姜小四仍兀自跟我肩上的东西无声交流着呢。

看样子,是吵起来了。

姜小四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大概没吵赢……

难道,姜小四真能和我肩上的东西交流?我还是很怀疑。

见姜小四还没发现我在看他,我叫唤了一声:“姜小四。”

姜小四很不甘心的停止“吵架”,看向我,无精打采的笑了笑。

我郑重道:“你能和我肩上的东西交流?”

姜小四点头,看样子又想开吵了。

竟然真的能!

我忙问道:“我肩上到底是什么东西?”

姜小四脱下了自己的鞋子,指了指双脚的大拇指。

我瞪大了双眼:“两个大脚拇指……的指骨?”

姜小四小鸡啄米般点头。

我急忙按了按双肩,但并没有发现异常。

又重又深到底了 强壮公的弄得我次次高潮(赵明)

肩的里里外外,都不可能有两个大脚拇指的指骨!

我忙问道:“指骨在我身上的什么部位?”

姜小四穿好鞋子,然后,指向我的双脚。

在我脚上?

我瞳孔一缩,因为,我感觉到双脚的大拇指,不太听使唤!

难道……

我慌忙脱掉鞋、袜一看。

天!

我的拇指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大脚拇指的指骨。

这两个大脚拇指的指骨,明显不是我的,因为太大了!

这就是“双腿”留下的印记?

就是这两个大脚拇指的指骨,能制约我的动作?

姜小四就是跟着两个大脚拇指骨吵架的?

我忙问出了关键问题:“姜小四,你能把这两个指骨,从我身上取下来么?”

姜小四摇头,咿咿呀呀解释着什么。

我疑惑道:“能不能剁掉?”

姜小四摇头,继续咿咿呀呀解释了起来。

我叹了口气,气馁问道:“那我该怎么办?”

姜小四走到我跟前,蹲在地上,用手指写了一个“王”字!

我愣了一下。

这小家伙会写字?

王?

我疑惑道:“你的意思是,找到王守衡,你就有办法把这两个大脚拇指骨,从我身上取下来?”

姜小四点头如捣蒜。

我问道:“要用什么办法?”

姜小四又写了一个字

又重又深到底了 强壮公的弄得我次次高潮(赵明)

,写在了“王”字边上。

是“死”字!

我惊道:“杀了王守衡就行?”

姜小四指着我摇头,然后指着自己,比了个OK。

我疑道:“你的意思是,得由你杀王守衡才行?”

姜小四想了想,点头,然后咿咿呀呀解释了几句。

看来,我猜的不全对。

我撇了撇嘴:“你写出来。”

姜小四委屈的摇了摇头,指了指地上的两个字,又冲我伸出两根手指。

行吧,我懂他的意思,他是说就只会写这两个字。

我又问道:“找到王守衡之前,能避免这两个大脚拇指骨,控制我的身体行动么?”

姜小四摇头。

我无奈摇头,接受了这个事实。

可惜只有找到王守衡才行,现在只好暂时不管这两个指骨了。

因为,比起身体行动被指骨控制,我更害怕龙纹诅咒复发!

而且,李思妍也中了诅咒。

并且,李思妍又重新被李家老祖之魂控制了,我得尽快找到她。

虽然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但多半就是在山顶。

因为我吃心那会儿,如果撑死了变成活尸,就会上山。

山上,有李家这一切怪像的答案!

看了眼山顶的方向,我深吸口气,说道:“上山!”

姜小四当即跳到了我怀里。

龙小鱼犹豫了一下,也跳到了我怀里。

我迈开步子,快步上山。

可没一会儿,我停住了脚步。

因为前路被拦住了。

拦路的,是紫虚心魔。

此时,紫虚心魔浑身都是血,但又不见伤疤。

应该是凭借它那超强的愈合力,痊愈了。

全身上下唯一的疤,就是从额头中间往下的那条明显的缝痕。

经过了一场厮杀,紫虚心魔就只有破烂不堪的染血衣服,证明它刚刚战斗过。

我明明记得,紫虚心魔被紫魃斩断了双臂!

可这时,紫虚心魔无伤无痕、四肢健全。

这说明,紫虚心魔跟那些活尸一样,能让被打没了的身体部位,重新长全!

就离谱!

而且,紫虚心魔手里拿着一截紫魃的断臂!

紫魃败了?

多半是败了!

竟然连紫魃都不是紫虚心魔的对手。

但我倒也不怕,因为我用赌命的方式,探知到了,只要用三波九龙送葬,就能送它去死!

哎?

不对!

我银狐面具呢?

是了,吃活尸的时候揭开扔地上了……

没有银狐面具,我只能发挥出来一半的战力!

我!!

这时,忽然,身后山下传来一阵“嘿嘿嘿”的诡异笑声。

我扭头一看,瞬间头皮发麻。

一大群活尸,捧着血淋淋的心脏走来……

它们的胸口处,一大个血洞。

呕~

要命了!

喜欢麻衣隐婿请大家收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696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